国务院调查各种变相暴力强拆事件

叮当猫lucky 收藏 5 1299

昔日政府表彰为致富带头人 今日变成政府强拆对象


北京致富女状元被强拆 一无所有失声痛哭


张大明/文




说起过去相应国家号召承包荒山,政府给予了好多的荣誉,今日以其承包地的农业生产生活是违章建筑,动用数百人2个小时强拆完毕,连现金,身份证,存折,换洗的衣服都被掳走,导致其穿的衣服都没了,史秀玲失声痛苦。

北京门头沟区龙泉镇大峪村人史秀玲,作为昔日政府表彰的农村致富女状元,一夜之间变成一无所有,居住荒野的无家可归者。


今年58岁的史秀玲,1999年全家响应国家鼓励个人(或家庭)承包荒山和林地的政策,承包了门头沟龙泉镇大峪村200多亩的荒山。搞种植养殖。曾经最多时养有1万多只鸡,200多只羊,200多只鸽子,100多头猪,共有农业生产生活设施近3000平方米。


她的成绩获得了政府的认可。比如市、区、镇都给以了很高的评价,获得有“巾帼勤劳致富先进个人”,“勤劳致富女状元”,“综合开发水利富民先进户”等荣誉,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的郊区版《京郊日报》还进行了表彰说明(有图)。



为此,2010年6月10日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史秀玲承包地的水、电、通讯被全部中断!致使其无法正常的生产生活。经济林木大批死亡,牲畜也成批死亡!


但是史秀玲采取自备电后,当地有关部门又拿出新的办法。2010年7月12日龙泉镇大峪村村委会,以其改变承包土地用途等名义,将她告上法庭。但是门头沟以及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次判决,称其没有改变用途。


最后,龙泉镇政府拿出了北京城乡规划条例的条文,以其生活生产设施没有城乡规划而在今年4月29日强拆。可是史秀玲称,自己的承包地搞农业生产,有养殖证,也有经营证,建设的时候获得了村许可,甚至有村的图纸,城乡规划法和北京的城乡规划条例到了2007年以后才出来,自己之前都已经建设好。


“怎么过去支持农业生产是地方政府,现在要毁农拆除农业设施也是地方政府?!难道一个鸡窝也要规划?如果在自己的承包地进行农业生产要规划,那么全国的农业大棚还有钢筋在里面,也需要国家规划吗?”史秀玲感到很不理解。


北京京元律师事务所律师展曙光对此感到莫名其妙。因为按照国家今年执行的房屋拆迁条例,要真正进行强拆,只能法院有权执行。如果以违建的名义强拆,则新的问题产生。“法院没说其农业承包地改变了用途,也没说违建,地方政府怎么说是违建,这好像有点明显矛盾。”


根据了解,目前对于农民进行农业生产的设施哪些属于违章建筑物,并无明显的说法。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律师燕薪认为,农民在自己的承包地上,只要是盖的不是永久建筑物,比如房地产等,属于临时的农业生产生活设施,这应该不需要上报规划部门。目前要防止地方政府以拆除违章建筑的名义恶意拆迁,国家需要尽早出台集体土地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同时对于什么建筑物需要规划给以明确界定。



本文内容于 2011/6/7 16:09:00 被小编a1编辑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