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40节:总动员令

平山大侠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URL] 第40节:总动员令 “关东军、驻朝鲜军、天津驻屯军的将领们一致认为,3个月足可以灭亡中国!另外,军部为策应华北的军事行动,正策划海军在华中的武汉、华东的上海、华南的广州,三地选择一处进行登陆作战,牵制中央军不敢北上救援。”——杉山元 近卫文麿:(1891年10月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40节:总动员令


“关东军、驻朝鲜军、天津驻屯军的将领们一致认为,3个月足可以灭亡中国!另外,军部为策应华北的军事行动,正策划海军在华中的武汉、华东的上海、华南的广州,三地选择一处进行登陆作战,牵制中央军不敢北上救援。”——杉山元


近卫文麿:(1891年10月12日——1945年)东京人。

日本皇族、甲级战犯、后阳城天皇12世孙。

1937年6月第1次组阁,1939年1月,因对蒋介石诱降失败而下台。

1940年7月第2次组阁,

1941年7月第3次组阁,因与东条英机在对美开战时间上发生争执而下台。

1945年,在即将被逮捕时服毒自杀。


蒋介石同时急电远在四川正在整军的军政部长何应钦火速返回南京。何应钦立即乘飞机赶回南京,一下飞机马上赶往总统府面见蒋介石。

“委员长” 何应钦说“虽然日本人的企图还不明确,但是自从1931年‘九一八’ 事变以来,日本人历次挑衅无不以蚕食、控制和侵占中国的土地为目的。天津驻屯军前任司令官多田骏就曾公开宣称:要‘以武力驱逐国民政府于华北之外’, 并一直在紧锣密鼓地引诱、胁迫华北地方权贵的头面实力派人物。29军军长宋哲元不就脱离了中央政府,宣告华北自治吗?这次事变,我想与日本人分裂冀察平津的阴谋密切相关。”

“嗯,我也有同感。”蒋介石赞同道“敬之,我们要特别警惕

这一点,日本人历来发动侵略战争之前,总是会派出代表进行积极的谈判,当他们对你宣布,谈判遗憾地破裂了,这时实际上他们已经不宣而战了!”

“是的,是这样的。委员长说得一针见血。”

“那么,敬之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你有何应对之策?”

何应钦想了想说:“委员长,我个人认为目前我们应积极促成和平解决华北争端,尽全力防止平津战事的扩大。因为华北地区并无中央军队,仅凭一个29军,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和谈是必要的,只怕是一厢情愿哪!况且和谈也必须有武力做后盾。这个……敬之,我看还是要做好应战的准备。”

“委员长说的是。要应战,军事中枢必不可少,我建议由军委会参谋总长、训练总监、军事参谋院院长、军事委员会办公厅主任及所有军事机关长官,组成军事统帅部,并立即召集他们开会商讨决定应对策略。”

“好!你去吧。”

“我马上去办。”

7月8日上午9时正,中日双方的谈判代表先后到达宛平县城,开始谈判。中方代表是110旅旅长何基沣、219团团长吉星文,3营营长金振中。冀察政务委员会外交委员会主任魏宗瀚、对日交涉委员林耕宇。日方代表是天津驻屯军参谋长桥本群少将和柳原振雄。

桥本群首先开口说:“贵方的战斗力与战斗意志令人欣佩。但是贵军独立支撑,能坚持多久。不如就止罢兵,撤出华北,皇军保证礼送出境。”

金振中闻言拍案而起:“笑话,华北乃中国之土地,我身为军人,守土有责,不会放弃一寸土地!”

桥本群缓缓道:“金桑,你的忠勇精神可嘉,只是于事无补。关东军精锐师团指日可到,小小的宛平被围得水泄不通,而贵国政府的援军又在那里呢?因此,抵抗已经毫无意义。”

金振中斩钉截铁地说:“今日之事,有死而已!”

由于双方的立场差得实在太远,况且,日方本无和平解决的诚意,谈判马上演变成了争吵,双方剑拔弩张。就在谈判还在进行的时侯,日军再次炮击。

110旅旅长何基沣愤然而起:“贵方到底有无和平解决的诚意?天下那有开炮进行和谈的先例!告诉你,我们的忍让是有限度的,贵方倘若凭借枪炮讨便宜,我们坚决回击!”

言罢,毅然退场中止了谈判,首次谈判破裂了,战斗再次打响。

日军之所以胆敢用炮弹来结束谈判,是因为经过紧急动员,天津驻屯军步兵第1联队第1大队和炮兵1大队加上一个战车中队己经赶到,牟田口廉也顿时猖狂起来,于是便再次发动进攻。

凭借着优势的兵力,日军夺占了永定河铁路桥东端。日军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彻底切断29军与外界的联系,尤其是不让中方利用铁路运送兵员和物资。

面对危局,亲临前线指挥的110旅旅长何基沣,给金振中下达了死命令:“日落前,一定要把铁路桥东端夺回来!”

金振中营长亲自带领2个连的兵力发起反冲击。经激战,守桥头的日军约一个中队被全歼,而突击队也伤亡约3/4,日军的攻势被再次击退。

战斗打响以后,29军在北平的主要将领泰德纯、冯治安、张自忠等立即召开紧急会议研讨对策。会后发表声明,表示:“彼方要求我军撤出卢沟桥城 (即宛平城)外,方免事态扩大。但我方以国家领土主权所关,末便轻易放弃。”

同时29军军部明令吉星文团长:“卢沟桥即尔等之坟墓,应与桥共存亡,不得后退!”

29军上下己经很久没有这么硬气了。但是29军的首脑,一个最为关键的,华北第一号的权力人物——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29军军长、陆军二级上将宋哲元,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刻,29军10万大军的最高指挥官居然不在北平,却在他的山东乐陵老家。宋哲元从当上冀察政务委员长之后,就没有过一天的安生日子。他实在受不了了,对秦德纯说:“日本种种无理要求,皆关系我国主权领土,当然不能接受。而日方复无理取闹,确实令我痛苦万分。看来我还是离开北平,暂避一个时期为好。”

1937年7月9日,国民政府军事统帅部宣告成立,蒋介石任军事统帅部最高统帅。接着蒋介石电令叠发:首先令第26路军总指挥孙连仲亲率2个主力师并40军军长庞炳勋部、85师师长高桂滋部火速向石家庄集结。接着电示宋哲元,要他“从速构筑预定之国防工事,”强调“守土应具决死决战与积极准备之精神,”即使谈判也要“务期不丧丝毫主权为原则。”同时下令附近的孙连仲第26路军北上河北保定、石家庄地区,准备出击。

蒋介石再次召见戴笠,要他挑选精干人员,立即潜往平津,搜集敌方情报。

1937年7月9日,中共中央决定:委派周恩来亲见蒋介石,商讨抗战宜。同日,驻扎在西安附近云阳镇红军总部的高级将领,彭德怀、贺龙、刘伯承、林彪、徐向前、叶剑英、聂荣臻等30余人发出请缨电,要求上阵杀敌。

同日,日本政府召开了内阁五相会议。既然军部已经定下来了,内阁五相会议接下来也就跟着否定了杉山元陆相提出来的向华北增兵两个师团的建议,而通过了“不扩大事态”的方针。

“杉山陆相,请你立即给田代发电报。”内阁首相近卫说。

杉山元无奈地“嗯”了一声。可他回去之后立即以身体不适为由,请了病假,躲在家里。他心里很不服气,但他并没有气馈。

在会上他只是看到不扩大派的人多,才勉强同意了不扩大华北战争规模,他在等待时机。

他知道陆军中的强硬主战派绝不会善罢甘休。主张不扩大事态的不过是石原、柴山兼四郎、河边虎四郎等少数几个人的意见。这几个人在陆军省和参谋本部占据了最重要的几个职位,所以他也就随大流,同意了这个意见。

对石原他的心情是十分复杂的,一方面他承认在日本陆海军中,像石原莞尔这样能做出几十年战略规划的人,实属凤毛麟角。因为整个日本民族天生就存在着一个致命的缺陷,缺乏计划性、缺乏远见!但是同时他也认为石原是一个不合时益、不识时务的人。要不然石原莞尔为什么从陆军大学军刀组毕业后,整整15年竟无法进入陆军中央机关,这说明他不合群,孤芳自赏,一直是不受欢迎的边缘人物。

所以尽管15年石原莞尔作为民族英雄进入了陆军中央,表面上风光无限,但实际上在陆军中央却十分孤立。石原最致命的短处就是没有官场经验,不知道应该怎样在官僚机构中上下周旋来推广自己的想法。石原除了与一些形如黑社会似的大陆浪人交往以外,没有朋友,没有人来指点他应该怎么做。而且石原是中央官僚和少壮军官们妒嫉的对象,他是以一种非主流的方式成功的。这样的人是好景不长的。

当天傍晚,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亲王只好以自巳的名义给田代发电。

田代皖一郎中将看着手中的电文:“不扩大事变,不行使武力。”顿觉血压升高、手脚冰凉,一口腥气直冲而出。他吐了几口血,昏厥于地。

田代是真的有病,军部的来电对他的病情不啻是雪上加霜,华北已经动武,欲罢不能,叫他如何收场!这一下子使他怒火、忧虑一起攻心,顿时垮了,直到他死去,再也没有醒过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