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38节:军部会议


“如果和支那开战,即使是把战斗区域限制在黄河以北地区,也需要:一、同时动员15个师团;二、使用一半以上到目前为止积蓄起来的军需准备量;三、战火可能烧过黄河,扩大到上海;四、半年以上的作战时间;五、55亿日元以上的军费。所以卑职认为帝国需要采取不扩大政策。”——河边虎四郎


1、柴山兼四郎:()大佐。日本陆军省军务课课长。陆大34期毕业,后任天津特务机关长,后任陆军次官。

2、河边虎四郎:()大佐。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战争指导课课长。陆大33期毕业,当年军刀组成员之一,后任参谋次长。


田代皖一大将满面愁容、心力憔悴地问土肥原贤二:“土肥原君,你看……”

土肥原贤二毫不犹豫地说:“仗既已开,只有咬牙坚持打下去,立即急电上报东京,请求增援!”转头问身边的柳原振雄“柳原君,华北国民政府的中央军有何动作?”

“暂时没有。我建议马上与29军进行谈判。”

“好主意。”土肥原贤二道“我们需要时间,重新进行军事部署。柳原君,你也要加强情报工作。另外,宪兵队要绝对保证铁路的畅通和安全。”

见进攻并不能轻易得手,日军只好先和谈判,借机调兵遣将,重新部署。天大亮了,金营长接到上级电话,告诉他日方要求停火,各自运回伤亡士兵,等待交涉。

七七事变,立即牵动了中日两国高层的神经,围绕如何应对、处理这一事变,两国高层展开了前所未有的纵横捭阖的斗争,这其中情报战又成为斗争的焦点。

1937年7月7日深夜,最先得到事变消息的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参谋长东条英机中将两人紧急交换了意见,两人都主张立即派兵增援,于是急电日本军部:“鉴于华北局势,现命独立混成第1旅团(日军机械化部队)与独立混成第11旅团之主力及飞行队之一部,做好随时出动之准备。”

紧接着,驻朝鲜军司令官小矶国昭中将,也给陆军部杉山元陆相发急电:“由于华北事件之爆发,己命第20师团采取随时出动的态势。”

1937年7月8日凌晨,中共中央收到了北平地下党组织转来的关于卢沟桥事变的急电,立即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并随即发出《中国共产党为日军进攻卢沟桥通电》。通电指出:“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

接着,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中共中央9名领导人联名给蒋介石发电:“庐山蒋委员长钧鉴:日寇进攻卢沟桥,实行其武装夺取华北之一步骤……平津为华北重地,万不容再丧失。敬恳严令29军奋勇抵抗,并本三中全会御亡抗战之旨实行全国总动员,保卫平津、保卫华北,收复失地。红军将士愿在委员长领导之下为国家效命,与敌周旋,以达保地卫国之目的。”

1937年7月8日凌晨,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参谋长东条英机中将竟然以满州国武装部队首脑的身份,发表所谓声明:“兹因暴戾之支那第29军挑战,华北发生事端。关东军正以极大关心及重大决心,密切注视本事件之发展。”

同时,植田、东条、小矶等再次致电日本军政部门,强烈要求当局当机立断、痛下决心,以事变为契机,实现彻底征服支那之雄图大业。

7月8日晨5时54分,消息传至东京,正在值班的陆军省军事课长田中新一大佐,立即跑到也在参谋本部值班的作战课长武藤章大佐的办公室。

田中激动得语无伦次:“打起来啦……武藤君……”

武藤章笑笑,淡淡地说:“预料之中的事。”

“我们……怎么办?”

“调兵增援。”

“这……”

“这什么?支那驻屯军兵力不足,消灭不了支那29军!况且国民政府必定会增援。兵贵神速!我们动作慢了,华北战局若呈胶着状态,国联将会出面干预,这对我大大不利!”

“可是没有陆相杉山元大将的批准……”

“八嘎!你这个金柑头(日语: 呆瓜、榆木脑袋)”武藤章恼火地骂道“田中君,你就这么愚蠢嘛,动员、集结部队需要一定的时间,我们得抓紧时间,同时进行。

杉山元这老家伙又怎么样?他能当上陆相,并非是因为打仗有多大本事,而是因为他听话。你不要忘了,天皇的奋斗目标是满蒙独立,他努力去做了,这才当上了陆相;现如今天皇的目光关注着华北,在华北开仗,是天皇的睿虑(日语: 天皇的意志) 。他必须继续努力去做,他肯定会同意增兵。他不过是天皇的一个马前卒,具体实施的工具罢了。否则,他只有下台!

这样吧,你立即以陆军省的名义下令给关东军和驻朝鲜军司令部,让3个师团进行备战,随时进关参战;我亲自去向陆相报告。”

上午10时20分,天津驻屯军司令部送达详细报告,武藤章看了一遍后,将它装进文件包,驱车去找陆相杉山元大将。在杉山元官邸,武藤章意外地发现石原莞尔已经捷足先登。

“不好!石原一定向杉山元说了什么?如果杉山元先入为主的话,则大为不利!”武藤章心里想着。

“武藤君,你有何贵干?”石原冷冷地说“如果是华北事变,你就不必多言了,我已经向陆相阁下汇报过了。”

“我刚刚得到天津驻屯军司令部送来的详细报告,”武藤章尽量缓和地说“陆相阁下需要了解最新的情况,以做出正确的决断。”

“什么决断?还不是增兵,扩大战争规模!我警告你,这是绝对不允许的!”石原冲着武藤章激动地吼叫起来。

武藤章也不示弱,强硬地说:“你说的不算数!支那驻屯军正遭支那军攻击,我们不能见死不救!”

“你敢犯上做乱?”石原拍着桌子大骂起来。

“看看你们两个,还象是帝国军人嘛!有什么话到作战部去说。”杉山元劝解道。

三人随即返回位于东京新宿区市高谷地灰色的军部大厦里的参谋本部作战部。这幢大厦原本是陆军学校,现在却成了日本对外侵略扩张的神经中枢。

1937年7月8日上午11时,日本军方召开了陆军省、参谋本部联席紧急协议会。

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亲王亲自主持了会议: “石原君,你的作战部是参谋本部第1部,说一说你的看法。”

杉山元见状,揉了一下鼻头,心想:“这是不是一种暗示?看来军部并不想扩大事态,我还是小心些,谨言慎语为好。”

参谋本部作战部部长石原莞尔少将发言:“我个人认为,帝国应对华北事变之策,是‘不扩大事变,不行使武力’。”

“石原君,战争已开,恐怕由不得你。杉山陆相已经同意向华北增兵2个师团的建议。”武藤章冷嘲道。

石原莞尔没理采他,对参谋本部战争指导课课长河边虎四郎大佐说:“河边君,请你介绍一下,如果扩大战事,需要投入多少兵力?”

石原莞尔请河边发言,不仅是因为河边是自己的下属,更是因为河边与自己的看法一致。

河边清了一下嗓音说:“如果和支那开战,即使是把战斗区域限制在黄河以北地区,也需要:一、同时动员15个师团;二、使用一半以上到目前为止积蓄起来的军需准备量;三、战火可能烧过黄河,扩大到上海;四、半年以上的作战时间;五、55亿日元以上的军费。所以卑职认为帝国需要采取不扩大政策。”

石原莞尔又对陆军省军务课课长柴山兼四郎大佐说:“柴山君,请你介绍一下满洲国的情况。”

柴山也是石原观点的支持者,他翻开一本厚厚的备忘录,慢慢说道:“满州国土地辽阔富饶,面积是日本的3倍,自然资源十分丰富。根据1936年的资源调查报告,煤炭储存量约为30亿吨,铁储存量约40亿吨。其它矿物还有黄金、菱镁、铝矾土、油页岩、金刚石等。林业、渔业资源也非常丰富。其中淡水鱼类物种数量在东北亚占第一位。工业:满州国工业基础十分发达。为亚洲最早的工业化地区之一。钢铁和化学工业主要集中在鞍山和本溪一带。煤炭工业集中于抚顺、本溪、阜新。油页岩和合成燃料工业集中在抚顺和吉林。菱镁矿业集中于海城和大石桥。 水力发电集中于吉林和鸭绿江。机械、军火、飞机工业中心为奉天(今沈阳)。纺织和食品等轻工业则集中在大连、丹东、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城市。目前由南满州铁路株式会社(简称“满铁”)。 主宰满州国的工业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