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37节:七七事变

平山大侠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URL] 第37节:七七事变 “7月8日,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参谋长东条英机中将竟然以满州国武装部队首脑的身份,发表所谓声明:“兹因暴戾之支那第29军挑战,华北发生事端。关东军正以极大关心及重大决心,密切注视本事件之发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37节:七七事变


“7月8日,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参谋长东条英机中将竟然以满州国武装部队首脑的身份,发表所谓声明:“兹因暴戾之支那第29军挑战,华北发生事端。关东军正以极大关心及重大决心,密切注视本事件之发展。”

——平山大侠

1、何基沣:(1898——1980年)字芑荪,河北省藁城县人。第29军37师110旅旅长、

2、吉星文:(1908——1958年)河南省扶沟县人。著名的抗日将领吉鸿昌族侄。第29军37师110旅219团团长。


金振中抬头看了看星稀月残、河水泛光、远山隐蔽、四下里黑沉沉地夜,嘟囔着说:“今晚可是个没有月亮的暗夜!”

“长官,你说什么?”

“小仨,传令下去,今晚加双岗,都警醒一些,严防鬼子偷袭!”

此时,就在宛平城东北不远处的大瓦窑,数百名全副武装的,隶属于日本陆军中国驻屯军,河边正三旅团步兵第1联队第3大队第7、8两个中队的士兵,在黑夜的掩护下,正进行一场夜间攻防战的演习。

第8中队共有3个步兵小队,官兵约150名。中队长清水节郎大尉,当年36岁。正常情况下,演习不需要使用实弹,配发的是无杀伤力的空包弹,但是鉴于最近一个时期局势紧张,中队在参加演习前发放了实弹,清水中队长亲自为每1支步枪发放了实弹30发,每一挺轻机枪发放实弹120发。

这一天的演习进行得十分顺利,到当日22时30分演习基本结束。由于事件爆发时没有任何中方目击者,所以以下内容全部引自日方史料。据3大队的作战详报声称,就在演习结束后不久,附近忽然想起了几声枪响。由于听到了子弹飞行的呼啸声,日军断定这不是演习中的空包弹射击,而是实弹!清水中队长立即命令分散在演习区域内的部队集合。集合后经过清点,发现二等兵志村菊次郎失踪。

清水中队长立即向第3大队长报告。午夜,第3大队大队长一木清直少佐接到报告,称有一名士兵失踪。一木清直少佐也马上派人向第1联队牟田口廉也大佐报告。牟田口廉也随即令人通报支那驻屯军司令部。

田代、土肥原等闻报大喜过望,田代便要下令进攻。土肥原急忙阻止:“田代君不必着急,须知驻扎在宛平县城的29军是第37师110旅219团3营。3营是一个加强营,全营共有4个步兵连、1个机枪连、轻重迫击炮各1个连、总兵力约 1400人。这个实力超过了中国一般军队的1个整团,无论是兵力火力都相当强,皇军还未做好开战的准备,贸然进攻并无胜算。何况营长金振中少校,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

“土肥原君,你的意思?”

“先礼后兵。”

“好。”

土肥原立即下令日军驻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太久郎去与中方交涉。

23时,松井太久郎以一名士兵失踪为借口,硬要日军进入宛平城搜查。金振中坚决不让。此时,金振中、团长吉星文和旅长何基沣都不知道,日本陆军二等兵志村菊次郎失踪了仅仅20分钟后,已经归队了。

田代、土肥原等得知志村归队后,赶紧磋商。

参谋长桥本群少将说:“志村归队,皇军要求进城搜查的理由己经不存在了。”

“那又怎么样?”土肥原蛮横地说“支那人并不知道。立即下令,封锁这一消息。把那个兵关禁闭。”

“下一步怎么办?”田代发愁地问。

“桥本君,以你的名义给金振中写封信……”土肥原说。

23时30分,日军派来专使,给金振中送来一封日军参谋长桥本群少将的亲笔信,通报说:“日军即将发起进攻,劝金振中撤出宛平,以免玉石俱焚。”

金振中看了轻蔑地一笑说:“你带我的口信回去,尽管放马过来。”

日军见威逼利诱均不见效,马上开始作战准备。

凌晨 2时,联队长牟田口廉也大佐命令3大队全大队集结到卢沟桥附近备战待命。3时20分,3大队的全部,包括当夜未参加演习的9中队、机枪中队和大队炮小队都已经全部完成集结,并占领了宛平县城外的唯一制高点——一文字山。

果然当天深夜,日军向卢沟桥发动猛烈攻击。影响中国历史、乃至影响世界历史的七七事变就这样爆发了!日军进攻卢沟桥,是对华全面战争的前奏,而对华全面战争又是新的世界大战的前奏!

4时20分,牟田口大佐下达了攻击命令。

5时,日军的机枪和步兵炮向宛平城齐射,中华民族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打响了!

日本对华北蓄谋已久,29军各处驻军及战斗目标早已进行了精确的预测,因此日军的炮火相当准确,第一轮就击中了金振中营长的指挥部,2名士兵当场牺性,5人负伤。在炮火的支援下,日军3大队8中队的士兵扑向中国军队的阵地。金振中营长果断指挥部队进行反击,击退了日军的进攻。双方暂时打成僵持状态。日军虽然不断增兵,但是在3营长金振中的指挥下,中国军人顽强抵抗,日军尺寸未进。

天津驻屯军的首脑们万万没有想到,29军会破釜沉舟地顽强抵抗,鉴于事态的严重,天津驻屯军田代皖一大将无奈,只得下令暂停进攻,在天津海光寺军司令部召开紧急会议,商量对策。

参谋长桥本群少将气得大骂:“金的,这个愚蠢的女人,坏了帝国的大事!什么将领只想保住自已的实力,士兵也毫无斗志……什么群龙无首、一片混乱……什么一举解决华北问题正是时逢其适,全是一派胡言乱语……让她以死谢罪!”

“说这些于事无补的气话不是时候。”

土肥原贤二不紧不慢地说。

其实他对川岛芳子打心眼里是瞧不起的,这个从小就被自已的义父川岛浪速当作玩物,才变态地女扮男装,后来又卖身投靠了支那驻屯军司令官多田骏,成了他的情妇,凭着多田骏的支持,才拉起一支队伍,当上了安国军司令官,耀武扬威,梦想重温大清帝国的旧梦。

但是这个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丰台事件,原本计划得十分周祥,却被这个女人弄砸了,不仅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安国军被29军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没剩下几个人枪,金司令也成了光杆司令。

尤其是这一次,因为这个女人提供的错误情报,支那驻屯军轻率地挑起事变,原以为可以借此威胁、压制、逼迫国民政府承认满蒙的独立。这下子可倒好,不仅事与愿违,自已丢尽颜面不说,而且如何收场都成了大问题,一肚子的火气更是无处发泄。

土肥原贤二不由得想起1929年6月,自已和坂垣征四郎,有一次与惯于策划阴谋的前辈河本大作闲聊,那时河本大作己在5月被解除军职,在满铁当顾问。而他的接班人正是坂垣征四郎大佐。当问及1928年6月4日发生的皇姑屯事件时,河本大作神情黯然地掏出肺腑之言:“我本想借皇姑屯炸死张作霖事件,来刺激张学良和东北军,让他们主动攻击关东军,便好趁机占领全东北。谁知张学良和东北军却按兵不动,我的计划全部落空。由此,我得出的教训是:在中国要想干成一件大事,绝对不能相信和依赖中国人!更不能让他们参与!尤其是绝密工作。另外,我还要告诫你们的是:要想在中国干成一件大事,必须不择手段、坚定不移,就算对方隐忍不发、不为所动,也要积极采取行动!”

后来,在1932年9.18事变中,张学良和东北军仍旧是按兵不动,以为日本人会象过去一样知难而退。可是这一次,张学良和东北军上当了,日本人并没有因张学良和东北军采取隐忍手段就自行撤兵停战,而是更加猖狂地进攻,短短的时间里便攻占了东北全境。

“至理名言那!”土肥原贤二喃喃自语。

但是,土肥原贤二还不想处治川岛芳子。这个女人虽然是一块鸡肋,食之无味。不过,留着她还有用。毕竟这个女人也曾经发挥过相当的,别人无法替代的作用。比如当年从天津将溥仪偷运至东北,就是采用了这个女人的计谋。否则,满洲国还建立不起来呢。另外,土肥原贤二深知《孙子兵法》的一个绝妙之处便是“声东击西”。

1932年,自己与坂垣征四郎策划满洲独立,因为担心引起国际舆论的注意和国民政府的警觉,二人遂找了日本驻上海公使馆的武官田中隆吉少佐,问他有什么好办法。而田中隆吉则力荐川岛芳子。后来川岛芳子在上海找了一群浪人闹事,最终引发1.28淞泸之战,成功地转移了人们的视线,反而不大关心东北的事了。土肥原贤二明白,有些工作还真得川岛芳子这样的角色才能胜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