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36节:卢沟晓月

平山大侠 收藏 0 5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36节:卢沟晓月


如此兵家战略要地,历来为当朝者所重视。明朝末年,为了监视进京的交通线,屏护古城的西南方,专门修建了宛平城,距曾经做过5朝首都的千年名城——北平,只有15公里。与中华大地上那些重镇名城相比,宛平城实在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不点,但是它的战略地位,实在是太重要啦!——平山大侠


金振中仔细看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样?”吉星文问。

“团长,目前的态势对我们很不利呀!北平西南方20公里的丰台,地当北宁、平汉、平绥三条铁路交汇点上,一向为兵家所倚重,现在已经被小鬼子占据,而且距卢沟桥只有十余里地。对卢沟桥形成极大的威胁。而卢沟桥则控扼平汉线要冲,是通瞿要道。北平城北面是长城独石口、古北口、喜峰口,眼下都有日军驻守,掌握住要津;西北面张北、尚义、宝昌驻有满蒙军4万余人,受关东军指挥;平津之间通县、顺义、怀柔各地,又有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所属保安队2万人,受中国驻屯军调遣;平津之间到山海关铁路沿线唐山、滦县、丰台皆有中国驻屯军把守。

北平八方被围了七方,只有西南方向经平汉铁路可以外地联系。卢沟桥正在这一口气的气眼上。卢沟桥若失,北平与天津使四面被围,成为孤城。所以卢沟桥虽小,却关系全局!”

“说得好!振中,29军3个师摆的是一个三叉戟阵。如果说宛平城是北平南大门的锁,那么,卢沟桥便是钥匙。只要钥匙在我方手里,小鬼子休想靠近大门一步!”

“团长,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长城会战,我们37师没打好,被人笑话。现在我倒要叫小鬼子看看,我们37师是不是泥巴捏的!3营长!”

“到!”

“令你部进驻宛平城,保卫卢沟桥!人在阵地在,誓与宛平共存亡!”

金振中领着3营经过北平西南六里桥,往南走了10余公里,就是方方正正的宛平城。进入宛平县城,县长王冷斋已在恭侯。原来,为预防日本人找麻烦,宋哲元将河北行政划分为几个区,设立行政督察公署进行管辖。宛平属于河北第3区,辖宛平、大兴、通州、昌平4县。行政督察公署专员就是王冷斋,因办公地点就在宛平县,宋哲元干脆让他兼了县长。

金振中在王冷斋的引领下,一边四处巡查,一边听王冷斋讲当地的掌故:“丰台往西不过6、7公里,便是华北的大河永定河,别称卢沟河。卢沟桥始建于金代1189年,1192年建成。桥长266.5米、宽8米。有11个孔石拱连接,每一孔石拱长短不一,长者有20余米,短者也有10余米。桥两侧栏杆上共立有281根望柱,柱顶方形莲花宝座上雕有石狮。”

“都说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王专员你数过嘛,到底有多少?”

“嗯,如果没数错的话,应是大狮子281只、小狮子198只;另有2只特大的石狮守桥,加上4只望天吼,共是485只。这些大大小小的狮子或母子相依、欢乐嬉戏;或翘首观天、低头看河;或闭目养神、一个个栩栩如生。八百多年来,历经沧桑,至今仍旧巍然屹立。

明人杨荣作诗:河声流月漏声残,咫尺西北雾里看。远树依稀云影残,疏星寥落曙光寒。”

从东往西走了一圈后,来到西城的威严门。金振中说:“王专员,这宛平城并不大呀,只有东、西两座城门。”

“是啊,此处原无城,为守卫卢沟桥,才修建了一座兵营,尔后又建城叫拱北城。呈长方形,东西长640米,南北宽320米,由条石砌成,很是坚固。宛平城虽然并不大,但它控铁路交通,扼平汉、平津、平绥三大铁路交汇点,又是北平西南咽喉要道,地理位置较丰台更为重要。”

次日,金振中化妆成农民,只身仔细地勘察了宛平县城周边的地形,他发现其实卢沟桥有2座,一座是石桥,在宛平县城西门外,此桥便是七七事变发生地的卢沟桥。永定河水自北向南从桥下流过。石桥往北约6000米,还有一座铁路桥,长940米,连接平汉铁路。过了铁桥分为两路,右一路经丰台接平津线;左一路经通州到北平。

桥东面有一座龙王庙。在卢沟桥南面的丰台,驻有日军1个联队,相当于中国军队的1个团兵力。经过侦察,金振中心里明白:卢沟桥石桥一带地形险要,日军要夺占宛平城,必先占卢沟桥石桥,因此卢沟桥石桥为兵家必争之地。于是金振中遂以城西的卢沟桥石桥为保卫核心,精心地部署了防御阵地。

对保卫宛平城,金振中有绝对的信心,因为他统带的3营是一个加强营,兵力近1500人,与普通的一个团兵力相当。而且3营有不少重火力。3营有4个步兵连、1个重机枪连、1个轻迫击炮和1个重迫击炮连。更为重要的是:全营官兵早就憋足了一股劲,小鬼子胆敢进犯,定叫他有来无回。

这一段时间以来,日军经常在卢沟桥附近进行演习,金振中下令全体官兵时刻准备着,警惕日军借演习之名进行偷袭。

1937年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年份。这一年中国正处在外求和平、内求统一的历史关头。这一年的夏天,历史注定了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为火热、最为惨烈的一年。随着卢沟桥的数声枪响,历史车轮在它原来的走向上,猛然巅波,震荡,偏离了正常的轨道,被迫折向了世人无法预料前景与后果的,另一条充满千难万险、流血牺牲的危难之途。同时它也使一个被压迫、被奴役了近一个世纪的古老民族,由此而终于从睡梦和麻木之中被惊醒,这头雄狮睁开巨眼、咆哮、怒吼了!开始了与入侵外敌进行民族生存、自由、解放的生死博斗!

中国农历的5月29日这一天,正是公元1937年7月7日。3营长金振中屹立在卢沟桥北面桥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渐渐黑了下来的天,渐渐小下来的雨。7月的卢沟桥,时常有雨。雨一时大一时小,但总是有雨。

当天,日军又在卢沟桥附近冒着倾盆大雨进行演习,闹腾了整整一天,现在南面已经没有什么动静了。但他心里却像是灌了铅一样沉甸甸地,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挥之不去、又排解不开。

身旁的卫士小仨悄声说道:“长官,回营部去吧。一整天了,你水米未进,这样下去,铁打的金刚,也会累垮的。”

3营营部设在卢沟桥的西首大王庙里。这座大王庙建于明代,但它供奉的却不是菩萨,也不是龙王爷,而是乌龟和长虫(北方人称蛇为长虫),因为永定河经常泛滥成灾。

金振中并没有想走的意思,反而坐下来,掏出香烟来,递给卫士一支。小仨赶紧点燃火柴。金振中狠狠地吸了一口,指着像一条银色的带子,弯弯曲曲地盘延而过永定河说:“小仨,你看这中国式的石拱桥多美啊,石栏上那些雕刻的石狮子,就没有重样的!”

“是啊,前两天我还和大个、小胖几个数来着,可我们3人数得数,就是不一样。”

“哈、哈……”金振中爽朗地笑了“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嘛!它还有一个洋名呢。”

“洋名?啥洋名?没听话过。”

“马可·波罗桥。当年,卢沟桥的美丽、壮观,曾经让一位意大利的商人兼旅行家为之心醉,回国后向亲友们大加赞颂,一传十、十传百,西方人便用他的名字命名这座桥为马可·波罗桥。中国的乾隆皇帝曾为之定名‘卢沟晓月’。”

“我不知道什么意大利人和皇帝,我知道我们中国人叫它卢沟桥。而且卢沟桥是从西南方向进北平的必经之路!”小仨说。

“小仨,你说,日本人今晚会来闹事嘛?”

“长官,这我可说不好,反正这些天,日本人天天在瞎折腾。”

金振中眺望着暗夜中铁路桥黑色巨大的身影,一列火车正冒着浓烟,发出巨吼,隆隆地开过。这座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开通的,沟通中国南北大动脉的平汉铁路桥,与已经过了八百年的卢沟古石拱桥比邻而居。卢沟桥以东7公里便是京郊重要的交通枢纽丰台,从东北入关的铁路只需经过一条短短的支线便可以与平汉线连通一路南下。除了铁路之外,从北平通往热河的公路也从卢沟桥经过。

如此兵家战略要地,历来为当朝者所重视。明朝末年,为了监视进京的交通线,屏护古城的西南方,专门修建了宛平城,距曾经做过5朝首都的千年名城——北平,只有15公里。与中华大地上那些重镇名城相比,宛平城实在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不点,但是它的战略地位,实在是太重要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