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35节:卢沟桥

平山大侠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URL] 第35节:卢沟桥 卢沟桥石桥一带地形险要,日军要夺占宛平城,必先占卢沟桥石桥,因此卢沟桥石桥为兵家必争之地。于是金振中遂以城西的卢沟桥石桥为保卫核心,精心地部署了防御阵地。 ——平山大侠 张岚峰:( 1902年——1952年)汪伪大汉奸。 字腾霄,河南省柘城县林张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35节:卢沟桥


卢沟桥石桥一带地形险要,日军要夺占宛平城,必先占卢沟桥石桥,因此卢沟桥石桥为兵家必争之地。于是金振中遂以城西的卢沟桥石桥为保卫核心,精心地部署了防御阵地。

——平山大侠

张岚峰:( 1902年——1952年)汪伪大汉奸。

字腾霄,河南省柘城县林张村人。其父是前清秀才、大地主。七七事变时,为察哈尔省政府参议,同时还兼着刘汝明119师参谋长。1938年11月在商丘就任日军“豫东招抚使公署”主任。1940年4月任汪伪“中央和平救国军第1军”军长、南京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1942年10月任汪伪第2集团军总司令。1947年1月被解放军活捉,1952年病死。

金振中:(1904——1985年)河南省固始县人。第29军37师110旅219团3营营长。


中西功仔细一看,惊叫道:“唉呀!如此一来,华北大平原整个就无险可守了呀!”

“更为严重的是:日军凭借平津之地理优势和四通八达的铁路网,南下可直取河南省会开封;西进可威胁山西省会太原,对湖北省会武汉形成挟击之势。”

说到这里,柳原振雄忽然问:“中西功君,你研究过中国历史吗?”

中西功摇摇头。柳原振雄说:“北宋末年,金兵就是占领了平津之后,以两路大军分进合击,从山西和华北南下,最终攻占开封,灭亡了北宋。而在清朝末年,太平军与湘军反复争夺武汉,最后终因丢了武汉,丧失了长江上游的战略要地,暴露了首都南京,致使天国覆灭。历史的教训绝对不能忘记!”

“柳原君,你是说日本要对中国发动全面战争?这,可能吗?日本是一个资源贫乏的小国呀?!”

“正因为如此,日本的战争狂人们才会不顾一切地扩大侵略战争,妄图在战争中掠夺他们所要的一切。我一直担心,中国驻屯军的挑衅,绝不是局部动作,而是大规模战略行动的前奏。”

“真是这样,单凭一个29军是抗不住的呀!”

“嗯,中西功君,立即将今天会议的情报送北平地下党。”

这天上午,柳原振雄与中西功正要去火车站检查兵运情况,突然一个全身戎装的人迎面而至,后面紧跟着白坚武。

那人热情地打着招呼:“柳原君,这是要去哪儿呀?”

“啊,是金司令。快请坐。”

川岛芳子走进柳原振雄的办公室,大大咧咧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抬起一条腿搁在茶几上,一边揉搓,一边说:“这几天可把我累坏了,跑得小肚子直抽筋。”

“啊,金司令辛苦了。”

柳原振雄示意中西功上茶。可是中西功十分厌恶这个风骚女人,徉装不见,低头整理案头上的文件。柳原振雄只好亲自动手,给川岛芳子、白坚武两人沏茶端过来。

“金司令请用茶,白桑请。”

“柳原君,怎敢劳您大驾,”川岛芳子故作姿态地说“您也不配个秘书,上茶这种小事也要亲自动手吗?要不要本司令给您找一个?”

“不必,不必。”柳原振雄忙说“军务倥偬、飘泊不定,要什么秘书。噢,对了,策反29军一事进行得如何了?”

“我这不是来向您报告吗?”

“白桑坐下说,坐下说。”

川岛芳子说:“柳原君,换个地方谈吧,我请客。”

白坚武在一旁巴结道:“太君,咱们去东兴楼,它就在日租界松岛街四面楼旁边,离这里不远,那里不仅环境优雅,而且经营着华北独此一家的成吉思汗火锅,那滋味……又是金司令的产业。”

“去,去。柳原君山珍海味,什么没品尝过,还要你多嘴。”川岛芳子掩不住心内的得意“请吧。”

四人来到东兴楼,川岛芳子挨着柳原振雄坐下,白坚武在柳原振雄右侧坐下,中西功在白坚武旁边坐下。

川岛芳子开始卖弄地说:“柳原君,您放心……”

“金司令,咱们都是自家人,就别称您了,多见外呀。”

“好,本司令接受,那你也别叫我金司令,叫芳子。”

川岛芳子向柳原振雄抛了一个媚眼,看得出,柳原振雄的话让她很受用。

川岛芳子斟满酒,端起酒杯:“柳原君,为我们的合作愉快、为皇军在平津再建功勋,干杯!”说罢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柳原振雄问:“芳子,咱们言归正传吧。”

川岛芳子努努嘴:“白桑,你给太君说一下吧。”

“太君,我已同石友三谈妥了,只要皇军枪一响,他就率部投诚……”

“八嘎牙鲁!怎么,东陵大盗?你们策反行动搞了这么久,就弄了这么一个土匪强盗的队伍?”柳原振雄不满的斥问。

“不,太君,在金司令的策划下,我早就开始对张自忠进行策反……”

“张自忠?”

“是啊,就是29军第38师师长张自忠,他还兼着天津市市长呢!”

“啊,这可是条大鱼!哦,进行得怎么样?”

“太君,这家伙很狡猾,态度不明确。”

“嗯,别着急,大人物嘛。天津在皇军手中,谅他张自忠不敢不与皇军合作。还有什么人?”

“还有一个张岚峰。”

“张的,什么的干活?”

“这人字腾霄,出生于1902年,河南省柘城县林张村人。其父是前清秀才、大地主。1922年投身于冯玉祥的西北军。1929年毕业于日本陆士炮兵科。回国后与冯玉祥的夫人李德全的大姐之女张志兰结婚。这张志兰又是张自忠的堂妹。他与皇军第7师团参谋长松室孝良少将关系极好,因为张岚峰在陆士学习时,松室太君是炮兵队长,有师生之谊。现在他是察哈尔省政府参议同时还兼着刘汝明119师参谋长。”

“唔,白桑,干得不错。只是我们对29军的动向不明了,皇军即将在华北采取行动,急需掌握29军的反应。芳子,你们可以通过关系向29军透露消息,以此试探他们的反应。同时要加紧争取打入29军高层,获取高端情报。”

“是,太君高明!我们已经安排人打探29军核心机密……”

“噢,”柳原振雄立即警觉起来,追问“是谁呀?”

白坚武正要说,猛然见川岛芳子严厉地瞪了一眼,马上改口:“正在安排,正在安排。”

“你们这么拖拖拉拉地可不行,”中西功插话指责“要抓紧进行。”

“是,太君。”

回到办公室,中西功说:“柳原君,看来那个骚女人有事瞒着我们。”

“是啊!”柳原振雄沉思地说“白坚武这个叛徒,必须尽快除掉,实在不行,我亲……”

“不行,你不能违反组织纪律!”

“可你行吗?你有合适的人吗?”柳原振雄焦躁地反问。

中西功沉默了,半晌才说:“人,倒是有一个。”

“谁?”

“郑文清。”

“郑文清?说一说他的情况。”

“好。他是东北沈阳人,1914年出生。1933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上海同济大学附设高级工业学校机械科。毕业后回到家乡,却找不到工作,正好张学良挑选卫兵,因他近1米80的个头和拳脚工夫不错,便被选中,在张学良的卫队里当卫士。9.18事变后,队伍散了,他只好在满铁当技工。

此人不仅枪法好、为人机警,而且我早就介绍他加入了党组织,他对党忠心耿耿,对日寇恨之入骨。其实他已经在为我们工作了……”

“他现在那里?”

“在29军军部当参谋。”

柳原振雄嗔道:“你手里有这么个人,怎么不早说?我们小组不能只是我们两个人,我看这个郑文清很适合当别动队长。”

“是吗?”中西功高兴了。

“我要见他,当面考察一下。”

“不行!”中西功断然道:“你是别当(日语: 老大)、是组长,纪律规定不能与下属情报员直接见面!况且他现在还不是我们小组正式的情报员。”

“若头(日语: 老二),非常时期,非常办理。我不和他见面,怎么进行考察?”

“考察是必要的,但也不是你非和他见面哪?办法有多种多样嘛!”中西功还是不松口。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中西功想了想说:“我看不如这样……”

柳原振雄点头同意。

1936年6月,国民政府代表何应钦与日本天津驻屯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大将秘密签定条约,即《何梅协定》。这一条约签定后,华北的局势进一步恶化,为防备日军的突然袭击,29军37师师长冯治安,把保卫北平外围的重担交给了110旅长何基沣。110旅的旅部驻扎在西苑。110旅长何基沣又把守卫宛平县城的任务交给219团团长吉星文。

吉星文随即招来3营营长金振中。吉星文指着地图说:“振中,你看看目前的态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