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长征前准备:1934年4个月间招兵近10万

心无风 收藏 3 1477
导读: “三人团”中,周恩来负责“大转移”的具体事宜。从五个方面做了准备工作。       组织上的准备:       为了适应主力红军战略转移中行军作战的需要,1934年9月、10月间,中央军委命令各军团成立后方部,规定:       “在各军团内组织野战后方部,凡军团医院、兵站运输队、教导队、补充团、修械所均包括在内。”       “这些后方勤务机关,由军团司令部实现其领导,在军团干部中任命一后方部长,统一指挥后方机关的工作,并于其转移中及配置中,负责管理。”      


“三人团”中,周恩来负责“大转移”的具体事宜。从五个方面做了准备工作。


组织上的准备:


为了适应主力红军战略转移中行军作战的需要,1934年9月、10月间,中央军委命令各军团成立后方部,规定:


“在各军团内组织野战后方部,凡军团医院、兵站运输队、教导队、补充团、修械所均包括在内。”


“这些后方勤务机关,由军团司令部实现其领导,在军团干部中任命一后方部长,统一指挥后方机关的工作,并于其转移中及配置中,负责管理。”


命令具体规定:1军团、3军团的后方部下应有“包括4个所的军团医院……共7个所,其收容总数为3500人”;“一个中站三个小站”;“军团运输队360名”;“两个充实的补充团(10月1日编入),新战士共2800人”;“中等的修械所工人10名”等。


命令要求:“军团后方机关应于10月1日组织好。”


这一由中央军委主席朱德、副主席周恩来签发的命令最后强调:“这一命令完全是秘密的,只限于给军团首长,军团首长应依此命令下达个别命令,分别施行。”


兵员上的准备:


1934年夏秋,中央苏区再次掀起猛烈扩大红军的运动,从5月至9月,召集了红军新兵近10万人。


1934年5月18日,中央军委发出宣言:“武装起来,到红军中去”,号召青年踊跃参加红军。


9月4日,在“大转移”前夕,中央军委为扩大红军发出紧急动员令,并宣布成立独立第21、第22、第23三个师,组成了红8军团。军团长周昆,政委黄苏,参谋长张云逸,政治部主任罗荣桓。


物资上的准备:


为确保红军“大转移”,后方赶制了弹药、被服,筹集了粮草,赶做草鞋,准备了大量军用品。


叶季壮时任红一方面军总供给部部长兼政委,他回忆说:


在长征前几个月当中……特别是整理了兵工厂,造炸弹(每月5万发),翻造手弹(每月达70万粒),修理迫击炮弹(共3000发)等,保证了第五次反“围剿”中的弹药及长征前得到比较充分的补充,成了红军有史以来兵工厂空前的成绩。8月9日《红色中华》报道:“福建胜利完成了借谷运动,完成7。5万余担”,“中央各机关号召募集20万双草鞋慰向红军。9月15日前完成10万双。”


1934年春夏,中央银行行长毛泽民,同毛泽东的警卫员吴洁清从瑞金附近大山里,取回1932年埋藏在山洞里的100余万块银元,搬回瑞金。长征前夕,这些银元都被分发给各军团。


军事上的准备:


1934年5月,周恩来派程子华赴鄂豫皖,领导红25军突围转移。

8月,任弼时、王震、萧克、王首道,率红6军团离开湘赣苏区,转移到湘鄂西,与贺龙、关向应的红2军团会师。


9月,寻淮洲、粟裕率红7军团北上抵赣东北与方志敏会合。


这些军事计划,都是为了配合红一方面军的战略大转移,因而成为长征的前奏曲。


同时,对红军主力转移后中央苏区的斗争,从军事上也着手部署。5月17日中央军委命令,重新划分了江西、福建、粤赣、赣南军区及所属分区,明确其目前任务分两个方面:一要在敌远方创造、扩大游击区域,开始游击战争,牵制吸引敌人高度兵力于自己方向……二要在敌近后方翼侧及局部正面上建立强有力的作战分区。新成立的赣南军区,由项英任军政委员会主席及军区司令员,指导党政工作。


舆论上的准备:


1934年7月至9月,中央红军以“北上抗日”为基本口号,深入进行了思想动员。


7月4日党中央《关于苏区纪念“八一”的决定》,要求提高部队的战斗情绪及加强部队政治与军事的训练。每一个赤色战士都要深入地了解工农红军与日本帝国主义直接作战的时期是更加迫近了。


7月8日,博古在瑞金演讲时指出:“目前的阶段中,我们已不能满足于宣言与协定。时机已经成熟,工农红军已经必须,而且能够分拨一部分的力量直接去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中央政府与革命军事委员会,已经在这方面作了相应的决定。”


由红7军团组成的北上抗日先遣队,于7月15日发表了《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郑重宣称:“只要进攻苏区的武装队伍接受我们提出的三个条件,那我们工农红军的主力,即可在先遣队之后,全部出动,同全中国武装队伍联合起来共同抗日。”


8月1日在瑞金举行了阅兵典礼,红军总司令朱德亲自率领受阅红军举行了抗日宣誓。毛泽东讲话宣称:“苏维埃政府与革命军事委员会已下令全国红军随时准备随着先遣队出发。”


这些舆论实际上作了红军主力准备离开中央苏区的思想准备。


根据“三人团”的计划,“大转移”安排在10月底11月初实施。由于蒋介石已发觉红军有转移的意图,命令各路军加紧进攻,前线战局急转直下,红军主力很可能被四面合围,不走不行了。于是,“大转移”提前了近一个月。


蒋介石获得我军情报


蒋介石获悉中共中央机关和红军主力将突围出中央苏区的情报,是在破坏中共上海局以后。李德这样回忆:


当时上海局的领导人李竹声和盛忠亮,在或者被枪杀或者叛变二者必居其一的情况下,选择了后一条路,投靠了国民党秘密警察。他们供出他们一切熟悉或者知道的情况,导致了白区很多领导干部被捕,中央和地方党的组织被摧毁,很多重要文件被丢失。


蒋介石很可能就是这样知道了红军的突围意图,幸好只是一个大体轮廓,因为具体的细节,特别是突围路线和日期,当时尚未最后决定,所以也没有告知上海局。从很多情况来看,蒋介石其实已经得到一些关于红军基本决定的情报。


李德制定的红军8至10三个月的作战计划,依然命令红军全线抵御,分兵把守,但前方接连而至的失利,令其惊慌失措。


林彪、寻淮洲、罗炳辉的红1、红7、红9军团,在福建建宁与敌蒋鼎文、汤恩伯第2路军6个师拼杀一个星期,无力抗衡,失守建宁城。


彭德怀红3军团与敌刘和鼎第9纵队4个师交战永安失利,永安城陷落。


敌南路军陈济棠部占领会昌筠门岭要塞。敌李延年第4纵队占领福建连城。敌薛岳、吴奇伟等6路军占领江西永丰龙岗。


8月,彭德怀、董振堂红3、红5军团仿佛又打了一场“广昌战役”。红军伤亡2300人,其中干部就达600余人。最终广昌以南阵地全部失守。


10月6日,石城沦陷。


10月14日,兴国县城失守。


中央苏区仅剩瑞金、会昌、于都、宁都、长汀等狭小地区,人力物力资源濒临枯竭,中央红军的处境十分危急。


突围――只剩下这一条路,且刻不容缓。

本文内容于 2011/6/7 15:07:39 被小编a1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