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肯定如实”

lsjtz 收藏 1 161
导读: 北山发生了森林火灾。大火整整烧了半天,把绿葱葱的油松林给烧得没有了模样,平日那宽大厚实走到树下就感到透心凉的树冠都没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黑炭般的站立在那里……。 县委徐副书记阴沉着个脸,站在火场边缘一言不发。刚刚从外县县长任上平调到西川县主管全县的组织、经济、政法等大口的工作,还没有神马来着,这一把火就烧了起来。人家新官上任三把火是烧出成绩,而自己的这头一把火就……!问题是森林火灾还好说,要命的是东村一位年届70的老汉也被烧死在火场里。现在人家家里人乱作一团,连带的整个山村都哭声一片,远


北山发生了森林火灾。大火整整烧了半天,把绿葱葱的油松林给烧得没有了模样,平日那宽大厚实走到树下就感到透心凉的树冠都没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黑炭般的站立在那里……。

县委徐副书记阴沉着个脸,站在火场边缘一言不发。刚刚从外县县长任上平调到西川县主管全县的组织、经济、政法等大口的工作,还没有神马来着,这一把火就烧了起来。人家新官上任三把火是烧出成绩,而自己的这头一把火就……!问题是森林火灾还好说,要命的是东村一位年届70的老汉也被烧死在火场里。现在人家家里人乱作一团,连带的整个山村都哭声一片,远远听去令人心酸不已。是呀,谁家的老人故去肯定要带来后人们的悲伤。徐书记自己也有老人,这点还是能够体会到的。

但是,由于最近一段时间本地区连续发生多起死伤多人的事故,县委县政府受到上级机关的多次批评,而且以纪委书记为首的上级机关工作组还在县里“协助”整治工作。在给工作组接风的晚宴上,县委张书记拍了胸脯子保证不再发生任何事故可是话音刚落这就烧死一个,“麻烦!麻烦!麻烦!”徐副书记连着说了几个麻烦。

林业局长看见徐副书记脸上一层阴云,大气也不敢出,他知道这森林火灾发生了,自己的责任是逃不掉的,何况还烧死了人,这回自己头上这顶红红的乌纱帽还戴成戴不成真是个未知数。他小心翼翼地上前请示“徐书记,公安局的马局长带着法医来了,说听您的指示呢。”“听我的指示管屁用!”徐副书记非常不满的回了句“指示”。转身下山来到了村口见了马局长一行。马局长上前说徐书记,张书记让我给你带句话把徐副书记拉到一边两人脑对脑的小声嘀咕。林业局长哪敢上前听,站在远远的地方伸长脖子望去,只见徐副书记的脸一阵红、一阵青、一阵说不上什么颜色,总之,徐书记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没有多大工夫徐副书记和马局长相继走过来,马局长招呼了一声在这里的县里各部门领导、乡里的领导都到村委会,徐书记要给大伙开个会,说说今天的事怎么办!

大伙一起到了村委会。戡乱时期也没有那么多讲究,大家随便找个地方或坐或站。当然徐书记、马局长他们得坐着,本来乡林业站站长给林业局长也找了个板凳想请局长坐下,不料这次这马屁没有拍在点子上,局长狠狠地瞪了站长一眼,抬手朝门外指了指,然后毕恭毕敬地站在徐副书记附近低头腰略显弯态等待指示。

站长这才想起,这个关头林业局长哪能坐下?自己今天的表现实在是……,站长自嘲地挤出一丝苦涩的笑容提着板凳走出屋门站到院子里。他还不敢走的太远了,怕万一局长叫他呢。

徐副书记扫视了一番屋里的人,见都是县里的、乡里的领导们,于是干咳了一声发话了“同志们,刚才马局长给我传达了张书记刘县长的指示,要求我们代表县委县政府把北山这把火灾的问题解决好!尤其是死人的事,这是大事!必须处理好!既要让家属满意还要让县里过得去!大家也知道,咱地县近一段事故不断,已经受到上级的严厉批评,这不上级工作组还在县里指导查处工作嘛。马上呢县里的换届工作又要开始,你们说说在这个节骨眼上,北山出了这么大的事,真让县委县政府受不了啊!这把火烧了人民群众辛辛苦苦种植的大片松树林不说,还有死人事故发生,这真是雪上加霜呀。如果处理不当,将会严重影响咱县今后一段时间的各项工作,对社会稳定也非常不利!所以各位说说,怎么解决,有什么好主意?都说说!”

屋里一片沉静,谁也不说话!大家都在认真研究房梁、地面、门框,等等,凡是能够研究的地方都有人在“认真研究。”当领导的都知道这点为官之道,这当口这话可不好说,一旦说不好就可能被训斥甚至连乌纱帽帽都给摘了去!

“怎么,都没有话了。”徐副书记不满地说了句“是不是看我刚到咱们县上,没有领导在座的水平?”

“没有没有”、“哪里哪里”、“不能不能”、“怎么会呢,怎么会呢,徐书记虽然刚来咱县上,但在青丹县任县长的政绩我们早就听说过嘛,领导的非常好,人民群众非常满意,上级决定也非常满意嘛。”

听了徐副书记的话,刚才沉静的屋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人们争先恐后地发言,话语里无不称颂赞美唯怕自己落了后。

“那好,说说这事怎么办。”徐副书记话音刚落,屋里再次一片沉静,人们的嘴仿佛被神马给塞上了,安静的很!

“嗬嗬嗬!”徐副书记官腔十足地笑了笑,“看来我得点名了。啊!林业局王局长,你先说!这森林防火的事就是你们局主管的,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说明你们的管理工作不到位!你先说,怎么办!”

“我、我、我”王局长见徐副书记话语不善,心里一阵阵地发麻!平时被人称为顺风嘴的他不由地结巴了起来。他看见徐书记的脸更黑又要发作,赶快清了清思路说“发生了这件事呀,我们林业局有很大责任,辜负了县委县政府和徐书记平日里对我们的期望,我们要检讨,要承担……,”

“行了行了行了。”徐副书记不耐烦地打断王局长的话,“要你说怎么处理这件事,不是要你检查!检查的事回去再说!”

“啊,啊,好好,我说说这件事如何处理。要说这件事呀,少了松树不要紧,咱们明年再栽嘛。现在关键是死了人。这必须处理好!不然家属不干。”

“废话”徐副书记生气地很。“谁不知道处理好死人的事。你就拿出具体的办法来。”

“啊!对,徐书记说的对!”王局长献媚地强挤出满脸笑容朝徐书记笑了笑,那笑容呢真比哭还难看!“我们知道,如果这人是火灾烧死的呢,那咱们县上麻烦就大了。不仅承担所有的费用不说,而且还要给上级机关检讨呢,特别是前一段咱们县老发生事故已经被上级盯上了,所以这人是不是被烧死的,那就是处理妥当这件事的关键了。如果不是烧死的,那么这事也就好办了,,烧些树就烧了吧。凭我跟同上级有关部门的关系,顶多整个过火几十亩荒山无损失也就过去了。这样就给咱县上带来的影响就减到最低限度乐。”

“那这话就不好说了!”马局长接着说了,“不是烧死的那这人是怎么死的?难道还整个杀人案出来不成?你说的不行!光从你这个部门考虑问题了。不成不成!”马局长不干了。

“我可没有从我们局的立场考虑问题!我是从全县的立场想呢!前面我已经说过,发生森林火灾大不了撤了我的职。问题是影响到县委县政府了嘛!”王局长见马局长把他的意见否定了也不高兴的反驳了几句!

“什么叫影响到县委县政府!这事本身已经影响到县委县政府了。不然徐书记带着我们这么多领导干什么来了?要我说,就是严格按照要求办,是什么就是什么,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作为县委常委的公安局马局长还能够把王局长放在眼里,王局长的话音刚落就立即顶了回去。

“那就请徐书记决定怎么办!我听徐书记的。”马局长的话音刚落王局长也紧跟着接了一句。平时里王局长打心眼里就不服组织的这种安排,都是科部级领导,凭什么公安局长就是常委我这林业局长就不是?王局长还特别把“我听徐书记的”语气加的重重的!王局长知道,徐副书记放下县长不当调到本县来,本是冲着县委书记的宝座来的,不料上级突然决定从上面给派了县委书记,徐副书记只好继续担任副书记的职务。所以……。

“都得听县委县政府的!”马局长还能够胆怯王局长?更是斩钉截铁地强调了一句。

“好了,好了。”见马局长、王局长两人都起嘴来了。徐副书记表态了。“这样吧,民政局说说对家属的安抚情况。”“是这样的,我们会同乡政府的领导已经同家属接触了,听了听他们的要求。大概有几点。一是要认定他们老人是火灾烧死的,二是政府给一定抚恤金,三是要负责办理后事的一切费用,四是安排一、两个子女到县上的单位工作。别的就没有神马了。”

“奥。看来这件事还算比较好处理嘛!”徐书记听完后松了一口气。“那么公安局法医检查的死因是什么呢?”“初步认定是烧死的。”马局长挥了挥手里的几张纸,估计是法医的初步意见吧。

“照这么说,这人是烧死的没有神马问题了吧?”徐副书记说了句。“不能定烧死的呀,徐书记!”王局长急得几乎叫了起来。“这一定烧死的,那么咱县上麻烦就大了!这个人是不是要评因公牺牲?我们平时的扑火教育是怎么做的?谁动员老汉去的火场?等等,更重要的是县委县政府刚表完态就……?县领导怎么向上级机关汇报?我作为县委县政府委任的主管森林防火工作的部门领导,必须为县委县政府领导分忧解难,在县委县政府领导的领导下做好工作,决不做站着说话要不疼的事。”王局长说着还看了马局长一眼。马局长的脸也有点变色,你想县委常委的马局长能够吃王局长的一套!但碍于这场合没有发作。

徐副书记听完王局长不顾一切的叙述后,认为这个人还行,能够说到自己的心坎上,一些关键的话不需要自己说出来,在这样的场合,必须自己说那就跌份子了。于是带着满意的腔音说了句“嗯。你说的也是个道理!”接着转身问马局长,“有什么想法?说说看。”“我有什么想法呢,也不主管这事,县领导定我们公安局照办就是了。”

“不要说话带刺!“徐副书记是谁,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还看不出听不出马局长的含义,他可不吃这一套!自己怎么也是县里的三把手,何况,自己来县里原来是冲着一把来的,只不过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发生了变数,不然,这会自己早是……。

徐副书记想了想,觉得还是要取得马局长的支持。毕竟人家是常委嘛。于是他却尊就屈地站起来,走到马局长跟前,低头说了句话。马局长听了后说你们先到外面等一会,我同徐书记要说商量点其它事情。

徐副书记见人都出去了,说了句“老马呀,你看,我到咱们县上时间不长,情况呢也不是那么熟悉,你还得多帮助多支持呢。不然你说我又管组织、又管政法,又管经济,没有你的支持我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行呀。就拿前几天我到上级去开会,想弄几个正县级待遇给咱们县上快退休的老同志,号让老同志们退下来舒服一点,毕竟干了一辈子革命了吗。可是人家问我具体的情况我还真说不园呢。本来今天我就准备找你请你给我介绍介绍这方面的情况呢,你看看赶上了这件事情。但是我记着呢,这件事完了后我还得找你呢。”

“哎呀呀,哎呀呀,您看您,你看您,徐书记,您说什么呢,我哪能不支持您呢。”马局长当然知道徐副书记的来头,也知道徐副书记刚才一番话的含义。更知道徐副书记还年轻,这次没有一步登天纯属偶然事件,将来前途肯定无量。自己呢已经年届花甲就等换届下台了,这当口得罪了徐副书记还怎么混过余下的日子?自己日思夜盼的正县级待遇还想不想要了?想到这里马局长赶忙说“徐书记您放心,从我算起,公安局有一个是一个都是您的部下,就听您的。您说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那好。”徐副书记心里想你个老不死的还想跟我较个劲。我随便使个招就把你给办了但是脸上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你看刚才你也说了,张书记刘县长让你给我传达的指示。咱们两个呢必须把书记县长的指示落实了,办好了,让领导放心,也让领导看看你老马是能够为县委县政府分忧解难的一把好手嘛,以后解决个啥事我也好给你说话使劲呀。你说是不是呢。”

“对,对,对,还是书记想的周全,书记的水平就是高。”马局长这回可不敢端县常委的架子了,那献媚的劲道呀绝对不次于刚才王局长的那两下子,你看连徐字都省了,直接称呼其书记两字了。这个称谓在全县,也就是张书记被人这么称呼,别的县领导那可都是带着姓加官衔,如刘县长、徐书记、梁县长、侯部长,等等。现在马局长对徐副书记直接称呼起书记来了说明马局长已经把徐副书记当作一把手对待了嘛。唉呀。这官场上的知识呀,够人们好好学学的嘞。

徐副书记朝外努了努嘴,马局长赶快喊都回来,都回来,书记有指示呢。大伙忙不迭地回到屋里各就各位,个个毕恭毕敬地。

徐副书记徐徐地扫了大伙一眼,看见大伙都伸长脖子,眼光专注着自己,掏笔的掏笔,翻本的翻本。他知道,这是准备记录“重要指示”呢。说明众人不敢不把他放在眼里呢。徐副书记心里升起一股舍我其谁的感觉。他心里陶醉呀,但随后从外面远远传来的哭声使他立即知道了自己当前的职责。“先不要乐,一定要处理好这件事,让大伙都看看我徐某人的水平。”

“同志们,咱县!”徐副书记强调了一句“咱县”,“咱县发生的这件事,是大事,处理得不好,必然影响到全县的各项工作,尤其是马上要开展的换届工作!所以我们必须处理好,处理得圆满,处理得让人民群众,让死者家属,让张书记刘县长,让上级单位都满意!这是这件事的处理原则。各单位各部门都必须围绕着这个原则做好每一件事。刚才你们也知道了,县委县政府决定我负责把这件事处理好,那么我就大胆地负起责来,有决心把这件事处理好!当然要你们各部门的配合嘛。我一个人那是什么也干不成的。”“哎呀,哎呀,看徐书记您说的,我们当然要按照您的指示办。”会场上一片称叹声,表忠心声,也不乏献媚声。“那好,你们各部门按照自己的职责分工,说说如何贯彻刚才啊我提的这个处理原则。王局长你先说。”

“啊,啊,好,好,我先说。根据规定,这火烧面积不够15亩呢,就不是火灾,只要不是火灾,那么这件事就好处理。只是这死人的事?如果不是火灾烧死的,那么这件事就更好处理!面积问题,我们调查队九可以确定,我马上去安排他们调查,可这死人的原因那就不是我们能够管得了的。”王局长说了这么几句。“那该谁管,你就说清楚,不要吞吞吐吐的。我就最烦这样的干部!”徐副书记不满的指责道。“啊,啊,那是公安局的事。”“这不就行了嘛,有什么说什么,这是咱们做好一切工作的前提。都装好人怕得罪人,那么就回家算了!”徐副书记狠狠地说了一句,他知道,对主管局这样的干部,不给点颜色看,别人还真不知道他的厉害。当然诸如马常委那样的官就不能这么做了,毕竟都是常委嘛。

“死人原因我们公安局的法医已经来了,初步鉴定也有。书记的指示我们公安局保证认真贯彻执行。我们公安局必须配合县委县政府的大局,把这件事处理好!”马局长狠狠地剜了王局长一眼,心里想你等着,总有一天老子得给你整点眼药上上。“书记,从维护大局出发,我看咱们主要发挥咱们的优良传统,做好家属们的思想工作,这样才能够使事情圆满解决。”“好,马局长说的很好。那么怎么做?你说说看?”“据了解死者的大孩子就在咱们县商务局工作,是个股级干部,据说最近要提拔使用,我看先找他谈谈?”马局长凑近徐副书记低低地说了起来。“好主意,好主意,怪不得张书记、刘县长常常表扬公安局的工作走在前面,的确如此。好,那么就?”“这事让他们吴局长出面说说,然后呢,您再出马一说,肯定马到成功。”“好,好,那就这样办!对了,民政局的主意,对死者的优抚必须跟上,如果人家能干配合大局,那么咱们一定要就高不就低的做好善后。”徐副书记专门叮嘱了几句,民政局长忙不迭地点头表示赞同。

一会儿,商务局吴局长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带着死者的大孩子来了,吴局长一见徐副书记就点了点头表示顺利。徐副书记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站起快步走到大孩子跟前双手紧握着对方的手,哽咽着代表县委县政府对老人的不幸去世表示慰问“一定要节哀,节哀!把后事办好。这样才对得起老人家。”“一定,一定。”大孩子通过刚才吴局长的一番开导,知道今天这事处理的好差,关系到自己今后的前程,当然要慎重。

“你的情况我了解得不多。”徐副书记慢慢地说。“但是商务局提出的重用名单我认真看了。”在这里徐副书记不说拟提拔名单而是说重用名单,非常有涵底,这就是给大孩子一个警示,不要认为就能够顺顺利利提拔了,还得看你这次配合的怎么样!“你平时的表现不错嘛。特别是顾全大局的精神非常好!这点是当前我们重用干部的最着重看点嘛。如果一个干部连大局都不顾,那么组织上能够指望他干什么呢?他还能够为人民服务好?肯定不行!我这一关就通不过!”这话徐副书记是对着在场的人说的,说得非常到位,在场的人没有一位不随声附合的。然后徐副书记又转身对着大孩子说“像你这样顾全大局的干部,我当然要重用啦。等这里的事忙完我就要开常委会,就办嘛!”

大孩子激动地当即表态,“书记您放心,我一定顾全大局,一定不给政府添过多的麻烦,坚决配合县委县政府做好工作。坚决、坚决……。”徐副书记挥了挥手不让大孩子说下去了。徐副书记看了看吴局长,吴局长顿时明白了,徐副书记要关键的话呀,即死人的死因!

这时吴局长给大孩子说,“你给书记就说说嘛,老人家是怎么不幸去世的嘛。”大孩子听到这话,再三嘟囔着就是不说句完整的话。他知道,老人就是被火烧死的,如果自己坚持呢,不要说提拔当官,恐怕自己以后在县里都……了。大孩子想到这里,仰面朝上,说了句“我父亲是、是、是脑溢血发作去世的。呜呜呜呜。爹呀,您就饶恕孩儿不孝呀!”

“请节哀,请节哀。”徐副书记心里踏实了,于是陪着大孩子洒了几滴眼泪,说了句“在家你是大的,现在家里的工作都得你去做,你的担子很重,而且即将要走上领导岗位,你一定要保重身体,把各方面的工作都做好。当然县里也会帮助你做好善后工作的。家里有困难,一定要靠单位,都予以解决。我已经给民政局、你们局领导都说了,必须在善后方面就高不就低的原则格外还要加优。”徐副书记安慰了大孩子一番。“书记您放心,我一定会按照领导指示做好善后工作的。”大孩子抽抽嗒嗒地和吴局长走了。这时王局长带着胜利的喜悦进来说,书记书记,经技术人员调查,过火面积14.5亩,就是火警一把。徐副书记心里暗喜但脸上毫无表现问调查工作都是按照技术要求如实办的?“咱们可是一直强调任何工作必须实事求是呀!”王局长一愣,随即尴尬得咧开嘴“当然,当然,实事求是,实事求是。调查工作都是如实按照技术要求办的。肯定如实,肯定如实!”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