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忆海”钩沉(三)那年,苏联军事专家来到艇上

musanshi 收藏 23 18243
导读: “忆海”钩沉(三) 那年,苏联军事专家来到艇 建国以后,为了适应经济建设的需要,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主持下,从前苏联请了一批专家,来帮助我们进行经济建设;同时,也请了一些军事专家,来帮助我们进行国防建设。应该说,这些苏联专家的到来,对我国的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尤其是前苏联的军事顾问,在我军现代化正规化的进程中,给于了许多有益的帮助。但是,毋庸讳言,由於观念上的不同,特别是文化背景的差异,有些专家的指导并不符

“忆海”钩沉(三) 那年,苏联军事专家来到艇



建国以后,为了适应经济建设的需要,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主持下,从前苏联请了一批专家,来帮助我们进行经济建设;同时,也请了一些军事专家,来帮助我们进行国防建设。应该说,这些苏联专家的到来,对我国的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尤其是前苏联的军事顾问,在我军现代化正规化的进程中,给于了许多有益的帮助。但是,毋庸讳言,由於观念上的不同,特别是文化背景的差异,有些专家的指导并不符合我们的国情,我们实行起来也左右为难。有两件事我的印象比较深,这两件事都发生在1956年到1957年期间,那时,我们部队正处在向正规化迈进的关键时期。


一天,我们“先锋一号”艇正停泊在港内进行日常训练,这时司令员来了。我们的卢司令员经常下部队,而且喜欢来我们艇队,所以对于他的到来,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不过,这次他是陪同苏联专家来的。说来大家可能不信,我们也没有想到,来的苏联专家是一位身穿水兵服的“大头兵”(也许是士官,看不懂他们士兵的军衔)。可见,当时的苏联政府和军方,是从各个部门,各个阶层选拔专门人才,派往中国的。而我们也把他们视为上宾,以礼相待。那天我们亲眼看到,我们的卢司令员-- 一位1933年从皖南根据地参加革命的老红军,部队的高级干部,亲自陪同一位苏联大兵,来基层检查和指导工作,这种虚怀若谷的胸怀和以诚待人的态度,我们很受感动,也为我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我们更加敬重我们的老首长。


这位专家也确实不辱使命,工作十分认真。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双洁白的手套,带上后就爬上爬下地忙起来了,这儿摸摸,那儿蹭蹭,一面回过头和随同他来的翻译说上几句。我们的司令员也跟着他跑来跑去,听翻译转达专家的意见。专家的意见大体上还算满意,就是有的地方还有灰尘,有的地方有待改进。正当我们松了一口气,准备欢送他的时候,他又三步两步地走到舢舨架跟前,使劲地摇晃起舢舨吊杆。此人力大无比,本来捆扎牢固的舢舨竟然松动了。这可不是小事,专家的脸上也收起了笑容,严肃地让翻译告诉大家,舰艇上绝无小事,任何疏忽都会酿成大祸。司令员也下令立即整改。当我们把一切工作安排就绪,专家也感到满意时,他和司令员准备离艇了。大家都知道,军人登舰离舰,都要向国旗敬礼。这时,专家却一脸疑惑,他通过翻译告诉司令员,我们国旗悬挂的位置不对,不应该悬挂在主桅上,而应该悬挂在艇尾旗杆上,而且要在艇首旗杆上加一面军旗,因为我们是停泊状态。这可有点为难了,因为我们是小型舰艇,按条令规定,小型舰艇不管是在航行中,还是停泊,国旗都悬挂在主桅上,而不必像大型舰只那样,航行时将国旗升至主桅,停泊时则移至舰尾,军旗(海军旗,我们那时还没有)升至舰首旗杆。在我们那个时候,从中南海军到南海舰队,“5”字号的都算是小型作战舰艇,如我们“3- 541”(“先锋一号”),“3- 531”(“先锋二号”,一艘仿造“先锋一号”的自制木壳炮艇,和我们同属一个巡逻艇中队),所以,我们国旗的悬挂方式是正确的 。但是苏联专家提出这个问题,而且要我们立即改正,司令员也有些为难了,他只好要我们先按专家的意见执行,等向上级部门请示后,再作决定。就这样,我们“先锋一”和“先锋二”这两艘吨位稍大些的炮艇,照此执行了一段时间,不久正式通知我们,仍按原来的规定执行。


另一件事是有关我们的吃饭问题。大家也许有些奇怪,苏联专家怎么还来规范我们的饮食,这和正规化又有何关系?事情还果真如此。苏联军事顾问团认为,我们舰艇出海执行任务时,在舰艇上做饭必须使用炉灶,尽管用柴油为燃料,但也会产生烟和火星,这样就容易暴露,不利隐蔽。因此,他们提出改变我们的饮食习惯,不吃米饭,而像他们俄国人那样吃面包。听起来言之有理,于是,我们的领导机关一声令下,我们舰艇一律停伙,全部改吃面包。我不记得是从哪个月开始的,但还记得的是,我们整整吃了近一年的面包。面包是从后勤部门领来的,全是长条枕头白面包,再配上牛奶鸡蛋黄油,这样的伙食标准,就是放到现在,也会令人称羡不已。尤其是黄油,一块块肥皂块大小的固体黄油(那可是真正的牛油),我们许多人从未见过,不知道该怎么吃,有人张口就咬,却如同嚼蜡,直皱眉头,于是见过“洋”世面人的就“言传身教”,亲自示范。刚开始大家还感到新奇,换换口味也不错,但是天天如此,就受不了啦。我们中国人的肠胃只耐受大米饅头萝卜青菜,对这些“洋食品”怎么也适应不了。而且艇上不许生火,吃的都是又干又冷的面包,时间一长就有意见了。上级也能体恤下情,于是又下达通知,舰艇回基地后可以生火。这样,我们总算能够吃上热饭热菜了,不过,“饭”还是面包,只不过把面包用笼屉蒸热罢了。吃饭的问题暂时解决了,但更大的问题又突显出来,那就是食品的保鲜问题。要知道,四五十年前小型舰艇生活设施之简陋,是今天的年轻人难以想像的,说来寒碜,当时我们艇上连一台电风扇都没有(其他的舰艇也没有),更不要说空调和电冰箱了,那个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世上还有此物。广东的天气,不用说夏季如何之炎热,就是冬天,气温也大都在二十多度以上,艇上仓室空间狭小,空气又不流通,人在仓里都焖热难耐,又如何长期存放食物?况且舰艇出海执行任务,少则三五天,多则数月,艇上淡水没了,还可以向渔家的淡水船买水,可是面包黄油没了,就没处可买了。问题反映上去了,但部队岂能朝令夕改?我们还得坚持下去,不过已经允许生火烧菜了,于是清闲了一阵子的炊事兵又开始忙碌起来。有美味佳肴配面包,尚可将就,但大家最期待的是节假日,一到假日即可“改善生活”,吃上一顿大米饭和白面馒头,到节日更可加餐了。这样过了几个月,可能是领导机关终于明白了,苏联专家的某些意见并不符合我们的国情,于是下令一切恢复原样,我们也终于不吃面包黄油了,又能吃上大米饅头了。


在今天看来,回忆这些 陈年往事,似乎意义不大,也没有什么价值,但是,那必竟是一段历史,一段我们走过的路,一段我军成长史上的小插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