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的金达莱 正文 一、丛林阻击战(2)

尹琦 收藏 1 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size][/URL] 我再从我们阵地中拾出了一堆破烂:几把中正式步枪,几把三八大盖,一挺捷克式轻机枪,一挺锈迹斑斑的马克辛,还有排长的宝贝斯登式冲锋枪。这么多的武器弹药落在我们手里,再守半个小时绝对没有问题。 我拎着一把M3式冲锋枪走向那几个捆好的战俘,他们无不惊恐地望着我。 其中一个用英语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


我再从我们阵地中拾出了一堆破烂:几把中正式步枪,几把三八大盖,一挺捷克式轻机枪,一挺锈迹斑斑的马克辛,还有排长的宝贝斯登式冲锋枪。这么多的武器弹药落在我们手里,再守半个小时绝对没有问题。

我拎着一把M3式冲锋枪走向那几个捆好的战俘,他们无不惊恐地望着我。

其中一个用英语说:“你……你要遵守日内瓦公约!不能……虐待战俘!”

我轻蔑地用英语回答:“你们还有资格说?你们那边是怎么对待战俘的?不愿意跟你们扯蛋。我不会动你们,等半个小时后我们走了,你们的人会来救你们的。”说完,我便脱下了他们几人的袜子,塞上他们的嘴。

之后我走向了常志德:“你要啥,我这儿要啥有啥!”他不屑地回答:“谁要你那点儿破烂啊?”但他还是起身走向那堆武器。

几分钟后,他拿走了点三零机枪和两把汤普森冲锋枪,我则把剩下的武器分别装好弹药放在我的那个弹坑里。

此时,我突然想起来刚才常志德救了我的命,于是便冲着他喊:“老常!”“啥子事儿?”“刚才我得谢谢你啊!”“这点儿屁事,谢他们吧!犊子们又上来了!”

我连忙抄起一把M3冲锋枪目视前方,对面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但没有出现人。不一会儿,脚步声突然停止,接着,迫击炮出膛的声音在距我两百米外传来。

轰!轰!一阵炮击将本来已所剩无几的树木折断,到处都是飞溅的尘土和木屑,我只能老老实实趴在弹坑里,祈求圣母大姐耶稣大哥,不被那天杀的炮弹打着。

一分钟后,炮击停止了,我悄悄放下了M3冲锋枪,轻轻地推出了那挺马克辛式机枪,对准对面。

又过了一分钟,美军约两个排靠了上来,但我们俩谁也没出声。当他们距我们已经只有手榴弹射程的距离时,常志德率先开枪了,那挺刚到手的点三零M1919机枪暴风骤雨般地扫向敌军,与此同时,我的马克辛也发话了,两挺机枪同时在一个狭小范围内的威力是惊人的,呈散兵队形的美国兵一下子被放倒了一大片,剩下的连滚带爬去找掩护,可树林基本已经被炸秃了,这林子里的弹坑比剩下的树还多,实在是没什么地儿可躲的,只好挤在不大的几个弹坑里。

我从来没有这么爽过, 一个人可以打得五六十个人抬不起头来。突然,常志德的冷风式机枪没子弹了,只剩下我这挺马克辛依然在发出沉闷的轰鸣,但只过了十几秒,常志德的冷风式机枪又开火了,他的一链子子弹是一百五十发,而我的马克辛一链是两百五十发,而且马克辛的射速比冷风式射速慢了一大截,所以当他又没子弹的时候,我依然疯狂地扫射着。

当他的第三链子弹已经用了一半的时候,我的马克辛子弹打光了。但我并没有为马克辛装子弹,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备用弹链!

没有子弹的机枪就是废铁,我推开了马克辛,从我的小军械库中翻出了捷克式轻机枪架在坑边,然后又挑出一把中正式步枪,一枪一枪地向对面射击,不断有不小心露出胳膊和腿被我击中的家伙,只要他因为中弹而翻身挣扎,露出更多的部位,常志德的点三零马上会把他撕碎。

我打光了五发子弹后立刻把中正式步枪仍到一边,随手又抓起了一把三八大盖开始射击。

此时,常志德的点三零又打光了,我估计对面对此已经等候多时了,呼啦一下子站起来一大片人集群冲锋,不料正中我下怀。

我立刻扔下了三八大盖,伸手去操纵早已架设好的捷克式轻机枪。

捷克式的火力显然没有M1919冷风式的强,但压制这区区两个排绝对够用。

这回美军遭到了迎头痛击,我一梭子下来折了七八个,当我的三十发子弹打完时,常志德的冷风式也装好了,又是一阵暴风骤雨,美国人被打得抬不起头来。

这功夫我为捷克式换好子弹,开始悠闲地接着用三八大盖射击。突然,我发现左侧又摸上来一班美军。我连忙对他们射击。

一个家伙倒下了,其他人继续前进,一边用汤普森冲锋枪对我疯狂射击。

“老常!我这边上来一个班,突击班,十几个人清一色汤普森!咱撤吧!”我趴在坑底大喊。

“撤!撤个屁!现在撤就他妈是送死!怎么也得打退这一回!”

“那怎么办?人家火力太猛,我露不了头!”

“你白痴是不是?不是缴了一堆那个枪什么弹吗?你倒别藏着当宝贝,招呼啊!”

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为M1步枪装上了一枚枪榴弹,发射了出去,结果差了十万八千里,落点太远了。对面一个激灵,加速跑步前进。

我又装上了一枚,发射,又差了很远。曲射我根本不会瞄,只能靠蒙,但不幸的是我的手气一直很差。

当他们冲到十几米处的时候,我又慌慌张张地装上一枚,但我实在没有继续蒙的耐心了,我蹲起身,将步枪瞄准他们这群人,扣动了扳机。这一下,枪榴弹基本呈直线被发射了出去,在那群人中间开了花。立刻,一整班的美军被我击倒,勉强可以爬起来的也立刻被我用M1步枪射倒。

我使用各种步枪,不断地射杀惊惶的美军,直到我用光了所有步枪的子弹。接下来便是捷克式的疯狂扫射,每隔十几秒,我便为捷克式更换一回子弹,几分钟便打光了。

那天的我,像疯了一样,在本已堆满死人的林地间堆出了更多的死人。对方中弹时的抽搐,死人惨白脸上的狰狞,中弹者惨烈的嚎叫,白雪被鲜血染红的地面,一个个从枪膛里跳出的弹壳……

只要是人,参加了这场战役便一定会终生难忘,至少我是这样。

当枪声渐止时,我站了起来,抄起那把斯登式冲锋枪站了起来,向任何一个还能动的美军射击,直至除了我和常志德外,再也没有活人呆在这片树林里。

我们之间并未多说些什么,常志德默默地拾起所有汤普森冲锋枪的子弹塞到包里(能有四五十个弹夹),我则拾起了所有M1卡宾枪的弹药和那把大长枪的弹药。

在林子里呆了几分钟,我们准备撤了。此时我才想起那六个战俘,跑去一看,早已在炮击中被炸了个稀碎。

我们便这样带着沉重的装备走出了那片充满了冤魂的树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