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了马克思主义,中国会完的。

看了网上的文章,也了解我国的一些社会现实,心里有块垒,不吐不快:如果没有了马克思主义,中国会完的。

网上很长时间以来,有所谓的极左派,打着毛的旗子反社会主义,打着gcd创始人的旗子反gcd,反社会,反现实。自己对这类行径深恶痛绝,自己只是从一个公民的角度,对自己心中长期以来的所思所想做个大概的表达。

不争论,不折腾在特定的历史阶段是完全正确的。但是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在大是大非来去存留的问题上没有思考或者只让少数几个人思考也不是完全正确的状态。

中国长期以来社会是封建宗族宗法制度,皇权天授,天子替天行道,分封入彀者,人们依序进阶,王土王臣,天下太平。天子的稳固来源于被分封者的稳定和固守。秩序的维持根源靠的是儒家的仁义和忠孝等核心理念。先秦以前无儒一统天下,说是百家争鸣,其实是乱相纷呈,割据称雄,百姓蒙难。这个对儒家文化的选择被中国历代统治者锁定是有历史原因的,不是谁一时心血来潮。在十九世纪世界大融合以前,这个国家和文化体系表面上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留下一句:“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历史箴言,但是至少大体上维持了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的存续。毛主席在建立新中国前夕,就在思考这个历史怪圈。这个怪圈的存在围绕我们几千年,视而不见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

马克思主义一声春雷,在20世界初传入中国,这个共产主义的幽灵从欧洲徘徊到了中国。共产主义是作为资本主义的对立物而存在的,其中间状态是社会党的社会改良主义。

资本私有的制度通过后来的改良,加入了国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一些因素,在国家对资本的配置和社会对公民的保障等方面有了一些新的进展,微调了他这个制度,避免了极端垄断和社会由此而来的基本社会阶级矛盾,让这个制度得以延续。

共产主义在苏联的实践道听途说不甚了了,在中国的实践我们基本上是了解的。

78年前,资本由国家集中配置,资本产出国家统一分配。那个年代发挥了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好处,让我们民族从几十年战争状态走出后能在美苏夹缝中生存下来,殊为不易。毛泽东成为永远的旗帜。历史的伤疤虽然不能老揭,但是以往的老右成为今日鼓动西化的精英,毛泽东对这个似乎有明确的预示。这里面有社会变化发展的因素,也有我们如何走出历史怪圈的困惑。78年,放开社会小资本,土地也承包到户,90年代后,股份制改革,抓大放小,中下资本基本放开,国有大企业也有了社会和外资参股。中国的所有制结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资本在谁手里,谁便有决定权和话语权。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原来是四项基本原则,现在是科学发展观和和谐社会理念。科学发展和和谐社会是个社会发展的阶段性计划,针对现实问题有的放矢,调和折中。长远的目标在那里?现在单位的部门领导在讲述单位的发展目标的时候,屡屡强调,不要和钱过不去,他要解决的是实际的利益问题。但是我们知道,生活中今天有一点,不意味明天还有。何况人不完全是动物,还有物欲以外的信念问题。

中国这么大,人员这么复杂。国家通过股票市场,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可以将平民几十年或者几年的积累一扫而光,这有集中财富办大事和让人们继续努力,不致懈怠的必要性。但是人无恒产,必无恒心,社会必陷入历史的怪圈。社会资本和资本产出的配置和分配,既不是真正的市场配置也不是过去的国家按劳分配,国家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多用心。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虽然不视资本为万恶之源,肯定资本在社会发展中的一定正面作用,但是必须限制资本的恶性自我发展。

百姓仇富,百姓仇官,是个可怕的现象。放川防口,不如自我改进完善。

人民是历史的主人,群众中来群众中去,为人民服务,三进三同,让人看到希望,矫枉不必过正,但是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一些基本观点是正确的,盼望时时有人提起。

拉拉杂杂,言不及义。没有什么水平的话,是自己的真话。

本文内容于 2011/6/7 13:34:24 被小编a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