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遥望祁连

新华老兵 收藏 3 423
导读:[center][size=16][B][color=#F709C7]遥望祁连[/color][/B][/size][/center][size=14] [color=#CC5233]人的情感真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很多发生了的事情,在当时并不觉得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和感受。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沉淀,经过的一些事情,反复在脑海里出现,给人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使那些久远的思绪,慢慢清晰和明朗。情感和理智的交融,使我对二十年前在部队生活的点点滴滴,不由得敲动键盘,再次回味,来感恩生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遥望祁连
人的情感真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很多发生了的事情,在当时并不觉得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和感受。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沉淀,经过的一些事情,反复在脑海里出现,给人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使那些久远的思绪,慢慢清晰和明朗。情感和理智的交融,使我对二十年前在部队生活的点点滴滴,不由得敲动键盘,再次回味,来感恩生活,慰籍心灵。

记得那是一九九一年的一个冬天。那天是星期天,早上8点过吃过早饭,我没啥事情,就和战友汪怀强一起到飞行二大队战友姜智那里去耍。三个人一碰头,也不知道该做啥。于是就商量今天星期天到底做啥子。不知道到是谁提议我们到营区周围去耍一趟。提议得到同意,并商议再找几个战友一起去。说动就动,姜智立即分别给其他同乡战友打电话。很快,戴黎明、邱玉辉、黄玉权三个就过来了。大家再次商议到哪里去耍,终于一致确定往营区北面龙首山走。确定了目标,大家立即准备,有的取来水壶、有的拿来馒头、有的买了饼干,很快一切完毕。大家拿了挎包装上中午的干粮,带上水壶,上午九点半准时出发了。

我们一出营区,便走进了戈壁滩。冬天,河西走廊的戈壁滩上,一眼望去,没有一点绿色,除了已枯黄的骆驼草,非常荒凉。在冬日太阳的照耀下,我们一路有说有笑,顺着营区通往西屯的电话线杆,朝龙首山方向进发。沿途,偶尔能看见一两颗白杨树,光秃秃的的长在戈壁滩上;一群瘦骨嶙峋的绵羊,在牧羊人的驱赶下,从我们周边走过。经过两个多小时,在11点半左右,我们来到了龙首山和戈壁滩的交接处。

大家在此稍事休息了一会,看了一下我们部队原来办的砖厂。接着又开始出发了。越过铁路线,经过了几户人家后,我们就开始进入龙首山的冲积缓坡带。抬眼向龙山上望去,缓坡带的尽头就是龙首山的山谷口。从山谷口下来,冲积缓坡从上到下成扇形展开。从缓坡形状分析,可以看出,这是龙首山上因雨水或春天积雪融化后,将山上的泥土冲刷下来而形成的。随着我们在缓坡上不断的行走,果然证实了我的判断。在戈壁滩上看到的扇形缓坡,很平整,距离山谷口距离也不远。但我们当身处冲积缓坡中看到的是,一条条被水冲击而成的沟壑,因为是冬季,沟壑里除了鹅卵石和冲下来的山石,就没有什么了。沟壑里没有水,沟壑边上也只有零星的早已干枯的骆驼草。从肉眼的视角来看,从爬缓坡开始到山谷口,好像很近,只要半个到一个小时的路程就到了。我们计划到山谷口就行了。从12点开始上缓坡,看到山谷口就在眼前,我们不停的走啊走,但山谷口,清晰的样子依然在眼前就是还走不到。随着地势的升高,我们边走边回头看,广阔戈壁滩尽收眼底,不可思议的是南面本来在营区看到很遥远,很矮小的祁连山,随着我们地势不断的增高而增高了。走到下午2点半时间了。我们距离龙首山谷口,还是有一段距离。我们估算了一下,再走两个小时也未必能到山口。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2点半了。还要返回营区,不可能走到山谷口了。于是我们就在缓坡上休息坐着吃东西。

身处龙首山缓坡的半程,放眼向南俯望去,河西走廊的戈壁滩感觉变狭窄了。原来平坦一望无垠的戈壁滩此时却变成了中间高,两边低的弧形。我们的营区整处在弧形的最上面。平视过去,看到的是祁连山的半山腰。山上的积雪和陡峭的岩石清晰可见,遥望祁连山脉顶峰,山顶白雪皑皑,山脉宛如一条巨龙,从东至西,凌空舞动。整个祁连山犹如一道巨大的屏障,高耸入云,遮挡了半个天空。不是我亲眼所见,根本不能感受到祁连山的雄伟壮观的气势。原来在营区,看到的祁连山离地平线的高度不过30度左右,而此处所看到的祁连山与地平线的高度至少不低于70度。由于是冬季,加之冬日高照,能见度非常好。祁连山上成片的松林、裸露的岩石、峰谷中的积雪在阳光的映衬下均可看见。可惜我们都没有带相机,无法拍下这难得一见的景色。至今都很遗憾。

一看时间不早了,休息了15分钟,我们就匆匆开始返回。走下缓坡越过铁路,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我们必须要赶在六点到营区。大家此时已经走得不行了,按正常时间要走到营区,至少还要将近2个小时,大家都害怕赶不上吃晚饭,更害怕吃晚饭集合点名。如果不在,肯定要挨批评。为了加快速度,我们在路上捡起了一大坨冰块,要求每个人必须抱着冰块从这根电杆开始走到下一根电杆再交给另外一个人抱着走。就这样,为了尽快将冰块交给下一个人,加之冰块冰手,抱冰块的人只有加快步伐,尽快往前赶,就这样大家一路你追我赶,紧赶慢赶,终于在6点钟回到了连队。后来测算了一下,我们当天走路走了8个小时,来回将近60公里路程。

吃过晚饭,我的双腿就像灌满了铅一样,根本不想动弹,很快就躺在床上。当天晚上,半夜起来上厕所,我才真正感到,脚已经疼得无法行走了。扶住墙壁,短短的10来米,我足足走了10多分钟。第二天,仍然不见好,一走路,脚掌、脚背的筋络和关节钻心的疼。幸好整个上午和下午,我在房间里没什么事情,也没咋走动,同一个房间的战友都没看出什么。但到了晚饭后,我们班的班长张民良终于看出了我的脚有问题。他问我是咋回事,我简单给他说了一下缘由。张班长说:“我用酒给你搓一下,好得快一点”。我说不用了,过几天就好了。他说:“没经常走路,突然走了远路,用酒搓脚好得快”。没等我回答,张班长立即从他的柜子里拿出一瓶白酒,倒在我的盆子里,让我脱掉鞋袜。张班长点燃酒,用手蘸着燃烧的酒,开始给我搓脚。开始,我真的不好意思,我说我自己来搓,但房间里没有矮板凳,我做到床边,盆子放在地上,自己确实也不好搓。张班长熟练的用手沾酒,从脚趾、脚背、脚跟、脚腕反复给我揉搓,虽然确实很痛,但我还是忍着痛,就这样,张班长整整给我搓脚搓了将近1个小时。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第二天我的双脚,虽然还有些酸痛,但基本上能够正常行走了。除了这件事之外,因我当时身体过敏,张班长观察到我当时一天很少喝水,劝我还是要多喝点水。他还把从他老乡那里要来的专供飞行员的维生素送给了我一瓶。

每每回想起此事。我直到现在还很愧疚。张班长及我们班的战友真的很关照我。他们当时都是老兵,而我却是比他们晚的兵。他们对我从不以居高临下的口气对我安排工作,也从无盛气凌人的态度对我。大家在一起共事了二三年,相处得非常融洽。虽然我们相处的很融洽,但我们私下相互交流谈心的时候并不多。虽然我很感激张班长,但现在回想起来,我却什么也没回报他。从我退伍至今将近二十年了。听河北的战友说,他退伍回家后还是在干他的老本行,日子还过得去。

遥望祁连,回想戈壁滩的广漠;遥望祁连,冥想祁连山的雄伟气势;遥望祁连,追忆与战友的欢乐;遥望祁连,更怀念战友情深。遥望祁连,祝福战友们生活更加幸福美好。



二0一一年六月三日,作于遂宁

本文内容于 2011/6/8 10:21:43 被新华老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