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抗日:飞虎战龙 第一卷 初犯清远 第72节 血洗清城录2

flxlrh303 收藏 3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size][/URL] 黄包车看上去很眼熟,梁飞虎定睛一看,正是口水威的黄包车。口水威连搵食的工具也丢弃不顾,可见事态紧急,逃跑得非常匆忙。口水威的家大门敞开,满地的纸屑随风飘扬,围着黄包车打旋,诉说着凄酸。 他们四人冲入口水威家中的里间,想找一处地方藏身。里间有一把竹梯子。清远很多房屋都搭建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


黄包车看上去很眼熟,梁飞虎定睛一看,正是口水威的黄包车。口水威连搵食的工具也丢弃不顾,可见事态紧急,逃跑得非常匆忙。口水威的家大门敞开,满地的纸屑随风飘扬,围着黄包车打旋,诉说着凄酸。

他们四人冲入口水威家中的里间,想找一处地方藏身。里间有一把竹梯子。清远很多房屋都搭建着小阁楼,用梯子作上落的工具。大只佬分别背着梁飞虎、岳豹爬竹梯子上了阁楼,阁楼的空间狭窄,放不下这把梯子。马骝仔就像猴子一样滑下竹梯子,找一把柴刀把梯子砍断。

砍断了梯子,马骝仔怎样上阁楼?

只见马骝仔倒退两步,骤然发力往前冲,一个筋斗蹦上一张五成新的长形桌子上,跟着他双脚猛地狠蹬桌子,借力往上飞跃,他的身子就像纸鹞般飘起。当旧力已尽,新力不继时,他的右手倏地伸出,已经攀住阁楼的边缘。他的右手向下用力按,他瘦小的身子“嗖”的一声往上蹿,一个跟头就翻上了阁楼。马骝仔不愧叫马骝仔,他的动作流畅潇洒得如美猴王。

阁楼的空间很小,陈设极其简陋,一床一柜一扫把加上一残旧的小竹椅,如此而已。床上一顶打着补丁的蚊帐,一张棉被,堆放着几件女孩子穿的衣服,可见阁楼是口水威女儿的闺房。

大只佬把梁飞虎和岳豹放在床上,与马骝仔分别抽出腰间别着的一把防身匕首,这把匕首就是他们最先进的防身武器。他俩捏着匕首,紧靠着墙壁。如果鬼子上阁楼搜查,他俩就只能出手。

梁飞虎坐在床上,床上还散发着少女淡淡的体香。他环视四顾,发现竹扫把放在床边,于是他从竹扫把里抽出一根竹子,然后取出贴身的飞刀。他的手粗大,手指粗壮,手掌手指布满厚厚的茧子。由于失血过多,手掌没有血色,但他的手还很稳。他把竹枝切成一截截,每截手指般长,然后就像在琢磨一件玉器似的,用飞刀小心翼翼地把竹枝的一端削尖成竹签状,跟着他拿起这根竹签,把没有削尖的那端含在嘴里,然后继续削竹枝,最后把削尖的竹枝插在他腰间的裤带里。忙完这些在平日里轻而易举的事情,他已经疼得满脸冷汗。

鬼子叽里呱啦地冲进屋里,胡乱地搜索,用刺刀在杂物堆里乱刺。由于紧张,大只佬的脸上布满汗珠,手指关节因用力过猛而变得青白。梁飞虎则一脸平静,嘴里的竹签正对着阁楼的入口。

斜对面李家的人声吸引了鬼子的注意力,他们凶神恶煞地扑向李家。梁飞虎依在墙壁上,墙壁上有一个小小的窗户。他掀起蚊帐把窗户推开一点点,透过缝隙可以看清楚李姓家里发生的一切。

翻译带头,然后就是挎着军刀的军曹。梁飞虎用“梁氏”特有的方法去分辨鬼子的官与兵,拿军刀的就是军官,不拿刀的就是士兵。若一众鬼子军官排在一起,他还是能一眼认出哪个军官最大。方法很简单,发号施令的就是最大的军官。至于其他不说话的军官的军衔大小,他可就没把握辨别了,就像眼前这个挎着军刀的军曹的军衔究竟多大,他就糊里糊涂。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是他从打架中获得的经验,如果连鬼子军官的大小也分辨不出,怎能做到擒贼先擒王呢?他心里对自己说:“若再遇上邓晓龙,我一定要恶补这方面的知识。”

家主正当离去之际,五名日军及翻译就闯进来。翻译梳着“汉奸发”,即梳成分头。翻译衣着怪异,佩戴着大驳壳枪,扯高气扬地拿着一张纸,问:“这个是皇军要缉拿的要犯,叫梁飞虎。梁飞虎曾是洲心的大土匪,你们有见过他吗?”

新老爷只能一边打躬作揖,一边分烟派喜糖,接过翻译手中的画像,战战兢兢地说:“这个人刚离开这儿,朝下廓后街而去了。”

翻译满脸谄笑,露出满嘴的黄牙,弯着腰一脸谄谀状,叽里咕噜地向军曹汇报。看见翻译的丑态,梁飞虎几乎要呕吐,他恨不得一把割下翻译的卵蛋喂狗。

军曹望望新老爷,喊了几声鸟语。翻译对军曹点头哈腰,转过身,马上就耀武扬威,变化的速度比川剧中的“变脸”还要快,比翻书还要容易。翻译不去参加奥斯卡评奖,简直是浪费“人才”。

翻译传话说:“新娘子快快出来慰劳皇军,皇军大大的有赏。”

新郎听了当场目瞪口呆,稍后又恍然庆幸新娘还未过门,要求翻译向日军说情。

“八嘎!放火!”那军曹得不到兽性的满足,恶性大发,命令放火烧新郎的房子。

新郎兄弟俩见房子被焚,急忙扑前救火。日军不容许他们救火,把哥弟俩人捆绑起来拉出去。

夕阳西下,残阳似火,更似清城人民心中的怒火。

目睹一切,梁飞虎怒发冲冠,一截竹签被他拗成几节。大只佬把拳头捏得嘚嘚作响,如果他手中有枪,必定要给鬼子一点颜色看。由于鬼子远离梁飞虎的视线范围,梁飞虎并没有亲眼看到哥弟俩人被拉去大社坛,捆绑在电杆上,用刺刀活活捅死。可怜白发苍苍的老母亲,转瞬间家破人亡,接受不了这一残酷的现实,纵身北江自尽。这些事情,梁飞虎后来是从口水威的口中得知的。

(真实史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