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时代企业为何缺钱倒闭?

icesi 收藏 0 126
导读: 又闻南方中小企业纷纷出现停产与倒闭!这不由让我想起数月前,有朋友准备投资百万到南方中小企业,签约前来咨询我是否可行并担心下半年中小企业会不会出现倒闭潮。我的回答很干脆:投资还在起点线上的中小企业很危险,下半年必有倒闭潮。回头想来,这些都应验了。其实很多人感觉奇怪的是,现在中国正处于一个通货膨胀时代,也就是说,通胀时代应当“不差钱”,为什么在不差钱的情况下还会有这么多企业感觉资金吃紧甚至因此走向倒闭呢?我的回答也很简单:这就是“中国特色”!   中国特色,它不只是指政治领域的那些新设制度,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又闻南方中小企业纷纷出现停产与倒闭!这不由让我想起数月前,有朋友准备投资百万到南方中小企业,签约前来咨询我是否可行并担心下半年中小企业会不会出现倒闭潮。我的回答很干脆:投资还在起点线上的中小企业很危险,下半年必有倒闭潮。回头想来,这些都应验了。其实很多人感觉奇怪的是,现在中国正处于一个通货膨胀时代,也就是说,通胀时代应当“不差钱”,为什么在不差钱的情况下还会有这么多企业感觉资金吃紧甚至因此走向倒闭呢?



括经济领域甚至文化领域的许多东西,比如GDP经济、国企独大却不算垄断、政绩经济、集团利益经济等。今天,我们不是要深入分析这些理论上的问题,而是针对目前中小企业经营困境与资金难题,分析一下原因并以此促动人们思考有效的对策。在我们看来,通胀时代出现企业缺钱而倒闭潮的现象,其根本原因不在于许多假学者与卫道士所讲的“央行货币从紧政策”,而恰恰在于央行过去几年过度扩张宽松的货币政策所带来的“后遗症”与中国经济中特殊的结构问题。关于过度扩张货币政策之后遗症,我们以前写过多篇文章分析过,此不赘述。下面,我们讲三个方面的“中国经济中特殊的结构问题”,它们才是最深层的不利原因。



首先,经济定位与产业结构的不合理造成通胀时代企业缺钱怪现象。中国过去三十年的经济定位是“出口”,即消耗内国资源、剥削低价国民劳动力的方式,完成所谓的财富积累与GDP增长。现在,被美国所逼,我们重新回到启动内需道路上来,这就被迫去增加劳动者工资以提高国民购买能力。这样,直接造成企业“用工成本上升”。同时,通胀带来的资产价格泡沫导致企业原材料成本上升过快,也造成企业经营面临资金困难。这都是过去经济定位出错带来的后遗症,现在是“还债”期。同时,产业结构不合理也造成上述怪现象,即过去十年尤其是2008年以来的“房地产支柱产业”政策,造成今天制造业或实体经济普遍缺钱。过去的十年里,我们把资金多用于挖地造楼与“炒作经济”上去了,而忽略了最基础的国家生存之根本即农业与制造业等实体领域,尤其是在2008年之后的三年,国家以4万亿计划刺激经济,但未能正确地考虑中国经济过去十年真正的病根却错误地“刺激错了地方”,为了保8等政绩目标与GDP经济,结果把这些钱刺激到了房地产、铁路基础设施与那些“会”上,依然没有从制造业或改善农业等根本症结入手拯救中国经济,反而使原来的毒瘤变得更大更毒,间接造成制造业或实体经济“缺钱”。所以出现通胀时代企业缺钱的怪现象。



其次,国民二元结构造成通胀时代企业缺钱怪现象。我们现在看到的,都是中小企业缺钱,没听说哪个国有大型企业缺钱吧?当然中国石化、石油等企业除外,因为它们在购买天价酒的同时基本每年都在说“缺钱”。造成中小企业缺钱而国字号红军不缺钱的原因,恰恰在于国民二元经济结构。国字号就是不缺钱,也会有“家电下乡”或央企重组等办法把它们救活喂饱,而民字号乡军就不一样了,它们只能靠自己努力,靠民间100%利息的高额贷款生存,得不到“4万亿”带来的半点好处的同时,还“享受”着“4万亿”带来的资产价格泡沫与原材料上涨之害,经营成本显著增大却在市场份额上哪里敌得过有政策扶持的国军,所以走向倒闭也纯属正常。中国经济要想走出这种怪圈,决策者必须跳出小集团利益,把央企打散或央企利润全部专项管理全额用于“民生”(而不是小小的4亿),让决策者与中国经济所有的实体之间不存在任何利益关联,否则就难有公正客观的决策。这是管理学上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我们以前讲过切蛋糕的理论即属。让切蛋糕者最后拿切开的蛋糕,自然会切得公平分得合理。



最后,制度缺陷或部门分立结构造成通胀时代企业缺钱怪现象。中国经济与中国社会,一切问题最终都可以归结为制度问题,这永远不会错。制度上,我们搞的是部门分立,即管理中国经济的婆婆们太多,如国办、财政部、发改委、国税局、央行、证监会等等等等,太多太多。而它们最要命的是“各管各的”,如央行制定货币政策时不考虑对股市的影响(吴某某语)、财政部制订财政政策时不考虑货币政策纠正与经济结构平衡如此等等。以央行为例,当初打死不承认中国会出现通胀到今天不得不承认通胀严重,从当初只管“货币量调控”到今天周小川不得不承认的“宏观审慎政策”,说白了就是从小部门职能视角跳出来,制订政策时要对中国经济进行“通盘考虑”。这是明智的抉择,但成本实在太高昂!我们过去十年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提前防范危机甚至危机来临时学驼鸟政策而不直面危机,为什么不早几年进行“宏观审慎”却只限于部门利益与视角进行决策,等等。制订经济政策一如股民“炒股”,你必须要“提前”才能有效防范或显示你有治理能力,否则事后才明白道理,那么只能是“事后诸葛亮”一文不值。今天,企业经营成本过快上升带来资金面吃紧,其实也是“4万亿”决策后遗症的晚期表现,说到底就是决策当初因部门分立而没有通盘考虑的恶劣后果。



所以,要从根子上解决中小企业缺钱问题,不只是简单的加大贷款、调整货币投放方向所能解决的,必须治理中国经济的深层次问题,尤其是结构问题与制度问题,否则只是蜻蜓点水尔,最终只是花拳秀腿、无济于事,管得了一时(事)却治不了一世。

(来源;全球网)




本文内容于 2011/6/7 10:29:44 被小编a1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