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最勇敢的事

笑忘忧 收藏 32 694


确切的说,马嘉嘉只是个头脑有点儿简单的姑娘,天真,不谙世事,永远带着点儿傻气,常常不计后果的由着自己的性子做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让身边的人满脸黑线而自己浑然不知。她的朋友总夸她是个很有勇气的人,所以她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马无敌。

马无敌有个关系极好的朋友也姓马,从小和她一起长大,人送绰号小马哥。马无敌还有个相识于网络的男朋友也姓马,大名叫做马子衿,两人曾经感情深厚。马嘉嘉常说自己是掉进姓马的窝里了,周围全是姓马的人。

当小马哥知道马嘉嘉竟然背着他跟人网恋时便跑来兴师问罪,让马嘉嘉跟他分析这段网恋有多大的可能照进现实。马嘉嘉不愠不火,两眼闪着坚定的光芒理智的跟小马哥分析:我们之间的巧合实在太多了,真的,首先我们两个都姓马。

小马哥听到这里马上鄙夷的出声:丫丫个呸的马嘉嘉,老子也姓马还跟你一起长大,你咋没觉得巧呢?

马嘉嘉叹口气,双眼仍然闪着坚定的光芒:不是这样的,你说你上网能随便碰到和你来自一个地方的人吗?恰好你们俩是老乡,恰好你们还有共同认识的人,恰好你们都姓马,恰好他还是个兵哥哥……马嘉嘉说到这里便害羞的不出声了。

小马哥恨铁不成钢的叹气:早晚你得被当兵的给迷死!能不能有点出息啊!

小马哥叹完气看着马嘉嘉一脸的坚定,似乎真的认定这段感情一般便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祝他们幸福。但从那以后,小马哥只要和马嘉嘉走在路上碰到邋里邋遢穿着脏兮兮的迷彩服的人,便会指着人家说:你网上的兵哥哥说不定就长这样,就是那个样子!马嘉嘉甜蜜的笑着反驳,才不是呢。她看过马子衿的照片,小伙儿高高瘦瘦的很精神,才不是这么邋遢的样子呢。

有时候马嘉嘉想要是这么一直下去也不错,与马子衿相识这半年多来他们之间没有一点矛盾,她只需安心等他退伍回来,到那时他们的感情一定能修成正果。

但是很不幸,距离马子衿退伍前一个月他们突然不明不白的分手了。马嘉嘉一直觉得他们分手分的有点莫名其妙,她以为分手这两个字只是随便说说,马子衿很快会回头哄她,但是马子衿没有,于是两个人就老死不相往来了。

分手后马嘉嘉整日沉浸在痛苦里,她不相信曾经跟她海誓山盟这辈子都不分开的人从此与她就没有了一点关系。从前马子衿说过无数次等他退伍回来他们就结婚,马嘉嘉傻乎乎的问要是我爸妈不同意呢?马子衿笑的一脸豪迈:那我就赖在你家不走,直到他们同意为止。

十一月底,马嘉嘉的父母试探着问道:那个谁,该退伍回来了吧?马嘉嘉听完眼泪差点从眼眶迸出来,只能噙着眼泪点点头说快了快了。现在马嘉嘉不用担心父母不同意他们之间的事了,马子衿也不需要赖在他们家不走了,她和马子衿没有一点关系了。马嘉嘉想如果再有人跟她问起马子衿时,她应该什么都不说直接拿头狠狠的朝墙上撞。当初你得瑟着告诉所有人你们很幸福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这一天呢?

分手后马嘉嘉抵挡不住思念,曾经悄悄的登过马子衿的QQ,他竟然一直没有改密码。马嘉嘉看到了一些本不该看到的东西,她看到马子衿在一个女孩的留言板上写道:我就要退伍回家了,等我。

马嘉嘉疯狂的大笑了,在夜深人静时笑的眼泪都掉了下来,她打电话吵醒小马哥: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分手吗?你知道为什么他甩了我吗?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不可能了吗?因为我被横刀夺爱了啊!你有刀吗?我想砍人啊!我要砍了那对……

马嘉嘉发完疯后,伤心的哭了。小马哥除了劝她冷静也没有别的办法,人在气头上就随她去吧,说什么都没用。

马子衿退伍的那天马嘉嘉本来打算去大闹一场,她做好了死守火车站的准备,她不信连着两天守在出站口等不到这个负心人。她想见了马子衿她不会哭,也不会真的去闹,她只会冷冷的看着马子衿让他自己愧疚。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最好是那个女孩也在,骂他一句王八蛋然后转身就走。

大闹火车站的计划并没有成功,因为马嘉嘉突然心软了。她不吃不喝的从早上站到下午终于在出站口看到了退伍回来的马子衿,她眼睁睁的看着马子衿的哥哥,爸爸妈妈,七八姑八大姨像簇拥着英雄般围住了瘦瘦高高的马子衿,而她却站在他看不见的小角落里。她没有勇气走上前去,哪怕只是说一句欢迎回来,她没有勇气走过去,哪怕只是冷冷的看着他。没有看到臆想中的那个女孩,一种奇怪的失落感笼罩着她,让她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最终她看着马子衿一家热热闹闹的离开,马嘉嘉告诉自己没事没事,他们都走了我也该回家了。

从火车站回来的那个晚上马嘉嘉并没有很想马子衿,可是晚上还是梦到了他,梦到马子衿在QQ上说我们和好吧……一条一条的聊天记录清晰的就像真的,马嘉嘉早上醒来时欢欣鼓舞,她想怪不得我要去火车站,怪不得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原来是我们和好了。带着愉快的心情她洗脸刷牙去了,洗了把脸之后突然清醒了,果然是我在做梦。

自从失恋后马嘉嘉下意识的躲避了所有人,包括小马哥。曾经她那么信誓旦旦的一份感情,遇到现实后却脆弱的不堪一击,她无法面对小马哥。她明白小马哥虽然嘴上什么也不说,心里却是真的盼望她幸福。

但朋友就是朋友,就是你什么也不说也能猜的八九不离十的人。小马哥来找过马嘉嘉几次,劝她这样也好,不现实的感情就要尽快了断,再也别想这个人了。马嘉嘉答应的好好的,转身还是痛苦的不能自已,她还是喜欢马子衿,她忘不了这个人。

十二月过去了,一月过去了,转眼要过年了。小马哥看到马嘉嘉终日萎靡不振的样子终于叹息:心病还须心药医,要不你们见一面吧,反正都在一个地方,不管有什么,见面说清楚就好了。

马嘉嘉摇头拒绝,她不想见马子衿。她振振有辞,马子衿伤了她的心简直是罪大恶极,根本不把她当一回事,让她高高在上的自尊心很受伤害,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见马子衿的!

这就是马嘉嘉,在这话刚说完的第二天就站在狮子门,准备跟这里的老少爷们儿姑娘媳妇儿打听马子衿家住哪里。因为从前马子衿告诉过她在狮子门只要报出他的大名,肯定有人把她带到他家里去,那里的男女老少无人不识马子衿。

马嘉嘉站在狮子门时觉得有点悲伤,这里就是马子衿长大的地方,这是他的地盘。路上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在这里随时可能会碰到马子衿,马嘉嘉感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仿佛充满了马子衿的味道,是啊,这里就是离他很近很近的地方。

漫无目的的走了一阵,马嘉嘉打算开始这次寻找马子衿之旅。马嘉嘉将第一个目标定在一位路边卖水果的中年阿姨身上,她想阿姨占据交通要道在此多年一定阅人无数,说不定她日夜思念的马子衿就从她身边经过无数次,最熟悉的陌生人啊!再或者,世界本来就这么小,这位阿姨和马子衿也许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呢?她一说马子衿的名字,阿姨马上两眼放光连连点头说我认识呢?

卖水果的阿姨一早就注意到马嘉嘉的眼波流转,也用兴奋的眼神回应着她,还不等她走近就迅速站了起来,热情的向她介绍着各种水果。马嘉嘉不看水果直勾勾的盯着阿姨:我想跟您打听一个人,您认识马子衿吗?他的哥哥叫马子祺。

卖水果的阿姨表情一下就变了,连连摇头说不认识,带着满脸的失望重新坐回椅子。

马嘉嘉说声不好意思赶紧转身,一转身她忍不住笑了,她忽然很想告诉马子衿:吹牛了吧吹牛了吧,从前你可说过男女老少都认识你的!

马嘉嘉继续往前走,路过一家亮着灯的棋牌室她又觉得有希望了。也许马子衿的爸妈就在里面打牌呢,刚好马子衿今天比较有空陪着他爸妈一起来了,马嘉嘉很想进去一探究竟。棋牌室的门口蹲了一个女人,看样子像是孩子他妈的年龄了,哦对了,她会不会是马子衿他阿姨之类的亲戚呢?但那个女人的目光实在不怎么友善,冷冷的看着马嘉嘉,让马嘉嘉忽然没有了进去的勇气。

她退到一边摸出电话打给小马哥,详细的跟小马哥说了周围的情况又问小马哥她该不该进去。小马哥一听棋牌室门口蹲了个女人就嘿嘿笑了:你要想清楚进去的后果哦,那儿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棋牌室。你就不怕门口那个女人是做那行的?你还敢过去跟她打听?你要是真从她嘴里问出点跟马子衿有关的事情,你受得了吗马无敌?

马嘉嘉顾不得听小马哥让她赶紧回家的劝告就挂了电话,转身离开了棋牌室。我怎么能把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跟子衿联想在一起呢?他不是这样的人,不是不是,马嘉嘉摇摇头加快脚步离开了这里。

往前走到大桥那里,有几个十几岁的男孩站在路灯下面兴高采烈的聊天。马嘉嘉停下来看着他们,多么美好的年龄啊,我也有过那样的时候……从他们旁边经过时她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万一他们认识马子衿呢?

马嘉嘉猛的一拍手,马上退回他们旁边直奔主题:跟你们打听个人,你们认识马子衿吗?他的哥哥叫马子祺。

这几个孩子好像呆了一下,离马嘉嘉最近的那个男孩突然仰天长笑:马子衿是谁啊?明星吗?说完又开始笑,自以为很幽默的样子。

马嘉嘉没有笑,也没有很失望,说了句谢谢就准备走。这时离她最近的那个男孩说话了,他说:我认识马子衿,他和我朋友关系特别好。刚才仰天长笑的那位马上把头低下来说:我怎么就不认识马子衿,你可别跟人家胡说。那位自称认识马子衿的小帅哥很镇定,继续说:他是何胜文他小学同学啊,我在何胜文家见过,他哥马子祺我也见过。

仿佛有人在马嘉嘉身上重重的打了一拳,她倒吸一口冷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整个晚上疯疯癫癫的感觉消失了,居然在这里真的碰到了认识马子衿的人。何胜文是马子衿的好朋友,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马子衿一直叫他小无赖。

马嘉嘉走到镇定的小帅哥面前,用几乎要看到人家心底的眼神问他:你在何胜文家里见过马子衿?你认识马子衿?你知道他家在哪里吗?

镇定的小帅哥自我介绍是他何胜文的同班同学,然后应马嘉嘉的要求详细的说起了何胜文家在那里,正说着他突然停下来看着马嘉嘉:你到底是要找何胜文还是马子衿?

当然是……我当然要找何胜文!马嘉嘉说完微微一笑。

马嘉嘉自有她的打算,她知道何胜文和马子衿住在一个小区,问到何胜文家范围可就缩小了,站在小区门口问总比这样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问容易多了。

问完地址后马嘉嘉千恩万谢的走了,甚至对这几个孩子抱拳说了声谢谢,心情很好的样子。马嘉嘉沿着大桥朝着灯火辉煌的地方走去,不敢再回头看那几个孩子,刚才发生的一切多像一场梦。她激动的浑身有点发抖,竟然这么轻易的问到了马子衿家在哪里,除了缘分还有什么能解释清楚?

马嘉嘉甚至幻想到若干年后她和马子衿结婚的场景,如果刚才碰到的那几个孩子也去参加婚礼,看见新娘他们肯定觉得眼熟。越想越觉得邪门,他们肯定会拼命回忆,然后回想起多年前某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曾经有个疯疯癫癫的女人跟他们打听马子衿家在哪里,哈哈……不等自己笑出声,马嘉嘉马上害羞的捂脸:马无敌,你哪有一点女孩矜持的样子!

天这么黑,谁认识谁?

日子一天天的过,而马嘉嘉的勇气也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有时候她想干嘛去找马子衿,何必要自取其辱呢,见那个人有什么用?有时候她又想既然已经知道他在哪里,就去看一眼呗,说不定有些事情是要靠自己争取的。

这两股意见在马嘉嘉心里摇摆不定,直到三月十一日那天。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对全世界人民和马嘉嘉来说都是难忘的日子,对全世界人民来说是因为日本在这天发生了大地震,对马嘉嘉来说是因为她的伯父在这天不幸去世。

马嘉嘉的伯父多年前就患有糖尿病,这几年又多了脑溢血,情况一直不太好。马嘉嘉的伯父早就瘦到脱了形,去年就已经不会说话,看起来奄奄一息。大家本来以为他熬不到过年,结果他却奇迹般的挺了过来。三月十一日这天也是这样,上午时表哥在那里惊慌失措的宣布伯父不行了,到了中午又听说伯父在病房里能吃东西了,就在大家都以为这次他又能挺过去的时候,临近下午却忽然听说他已经走了。

那个时候马嘉嘉忽然发觉了生命的可贵,在那样的情况上生命变成了最基本的东西,别的一切都无所谓,只要活着就好。在众人悲痛的哭声中马嘉嘉也格外的悲伤,人离去了,终究什么也带不走。

晚上回家后马嘉嘉看到了日本地震后的惨象,滔天的巨浪毁灭了一切,这就是灾难。马嘉嘉很文艺范儿的瞪大了双眼用手掩上了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景象,她痛惜的是那些无辜的平民,那么多鲜活的生命瞬间就消失了。

这一天时间看了太多让人悲痛的场景,马嘉嘉伤心到有点麻木。奇怪的是,她想的最多的竟是马子衿。她想起马子衿说他从来没看过大海,她想起她答应过等马子衿退伍回来就带他去看海,她看着屏幕上的巨浪滔天忽然就幻想出与马子衿并肩漫步在海滩的场景。

马嘉嘉忽然间百感交集,她有点哽咽,她想告诉马子衿:生命是那么的脆弱,生与死只是一线之间,很多事情太突然太让人措手不及,我们应该珍惜自己的幸福生活对吗?我们应该好好的在一起。

她忽然很想大声喊出来:表白吧表白吧,有喜欢的人就快点说出来吧,现在错过了,以后还有机会吗?

自从那天起马嘉嘉的突然坦然了,她下定决心要去找马子衿,只要能见他一面就好。她只要确定马子衿就在离她很近的地方就好,即使是看到马子衿跟别人手着挽手站在她旁边她也不会难过,顶多她会笑着捶马子衿一下:让你不跟我联系!然后欢欢喜喜的和马子衿做彼此最要好的朋友。马嘉嘉明白了,原来她还是喜欢马子衿,喜欢到愿意迁就他的一切。

自从有了去马子衿家的想法后,马嘉嘉就为去时带什么东西而烦恼。在她的幻想中她应该捧着漂亮的水果篮,带着甜美的微笑对马子衿说一声我来了。但她逛遍了超市没有选到一个合意的,她觉得那里的水果篮都太难看了,而且水果看起来也不怎么新鲜。后来她又打算百度一下哪里有卖新鲜的水果篮,却搜到一个心理测试说送水果篮的人都很虚荣。她就脸红了,气哼哼的想不过就是见马子衿一面怎么还落个虚荣的名声。

马嘉嘉只能又去超市逛,这次她看中了一款装着鸡蛋的竹篮子,那方方的篮子很漂亮。可是她又想第一次见面送人家一筐土鸡蛋合适吗?搞不好人家还以为她是推销的呢。马嘉嘉摇摇头,放下鸡蛋,最后她买了一瓶红酒。

马嘉嘉无数次的幻想过去马子衿家的场景,给她开门的会是谁呢?会是兴高采烈的马子衿吗?会是睡眼惺忪的马子衿吗?会是叼着牙刷的马子衿吗?会不会马子衿看到是敲门的人是她,就冷冷的一摔门根本不让她进去呢。

当她手里握着精挑细选的红酒走在离马子衿家越来越近的地方时,她不禁想起了植物大战僵尸。她就像里面那个头套铁皮桶手摇小红旗的僵尸一样狰狞的喊着I’m coming,一瘸一拐的向马子衿家走去。马子衿肯定想不到马嘉嘉在门口的商店随意的一问,人家就指出了他家的窗户,马嘉嘉就这么施施然的站在了他家门口。

马嘉嘉深呼吸,轻轻的按了门铃。里面很快有人回应,脚步声越来越近,马嘉嘉有点害怕的咬紧了嘴唇,开门的会是谁呢?

门吱呀一声就开了,一个保养的不错的阿姨探出头看到马嘉嘉似乎有点奇怪:你找谁呀?

马嘉嘉明白过来,开门是马子衿的妈妈,她马上笑靥如花的介绍自己:阿姨您好,我是子衿的同学,我叫杜文婷,听说子衿退伍回来了,所以今天来看看他。

马嘉嘉说完后也不由得跟着这番得体的话微笑,一副很有礼貌的样子。杜文婷的确是马子衿的同学,马子衿跟她说过他们的关系不错。

马子衿的妈妈把着门好像没有让马嘉嘉进去的意思,带着点好奇继续打量着她:子衿不在家啊,早上说学校有运动会要去找同学。你不是学生吗?你今天不上课?

马嘉嘉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她知道肯定好不到哪去。费尽心机的来了,马子衿却不在家,除了在心里小声骂两声shit然后转身离开,还能说什么呢。

马嘉嘉重新挤出笑容:那我改天再来吧,谢谢阿姨,阿姨再见。

在她转身要走时马子衿的妈妈却变了态度,亲昵的拉住她的胳膊:既然都来了,就到家里坐坐吧,说不定子衿很快就回来。马嘉嘉还没来得及说一声不就被子衿妈妈拉进了屋里。站在门口她打量着屋里的一切,这里温馨的让她有点感动。子衿的妈妈一个人在家,电脑还开着,屏幕上有几个大大的字“我的钢铁”,她不禁笑了,马子衿家果然是卖钢材的。

“过来坐呀,别在门口站着了!”子衿妈妈招呼她过去,已经倒了杯水放在那里。墙角冰箱上的小海马磁铁和马子衿的照片中一模一样,这里真的就是子衿的家,马嘉嘉不由得捏紧了拳头,走过去坐在了子衿妈妈对面。

子衿妈妈继续说:他退伍回来可有一段时间了,你怎么现在才来看他?他呀,自从回来以后就跟着他哥玩疯了,一天到晚都见不到人,俩人开着车乱跑。

“他们开的是路虎吗?”马嘉嘉忽然想起小马哥从前笑她,万一马子衿是个富二代,她没抓住可就亏大了。

“啊?你说啥?”子衿妈妈没听清楚。

“没事没事,我瞎说的。”马嘉嘉摆摆手,在自己腿上拧了一把,你能不能别胡说八道!

子衿妈妈忽然看到马嘉嘉拿来的红酒,便有点不高兴:来就来了,还拿什么东西,小孩怎么也学起大人那一套了,等会儿带回家去啊!

马嘉嘉马上微笑:阿姨,我们家就是卖红酒的,这在我们家一点儿也不稀罕,多的是。

还不等马嘉嘉说完,她心里那个诚实的自己就在呼喊:骗子!你这个说谎不眨眼的骗子!你是个撒谎的坏孩子!

子衿妈妈皱皱眉感叹都是大人教坏了小孩,然后问马嘉嘉多大了,在哪上学。

“我已经毕业很久了,您看我还像学生吗?”马嘉嘉说完坐直身子,瞪大眼睛,努力做出一副纯真的样子。

子衿妈妈笑了:你性格挺开朗的,朋友应该很多吧?

马嘉嘉马上厚脸皮:还行吧,我人缘不错,大家老在领导面前夸我呢。

马嘉嘉和子衿妈妈一起笑起来,子衿妈妈说:子衿就应该多交一些像你这样的朋友,像那个何胜文呀,从他小我就不愿意子衿跟他玩,现在每个星期天都叫子衿去他家打麻将!年纪轻轻的就爱打麻将!

马嘉嘉哦了一声,拿起杯子喝了口水,这些对她来说像天方夜谭里的名字,原来都是活生生存在的人。

子衿妈妈又问马嘉嘉:“你认识何胜文吗?“

马嘉嘉想了想说:“认识,我们都是同学。”也许大概可能是同学吧,他们是不是同学我哪知道啊。

“文婷啊!”

马嘉嘉突然反应过来子衿妈妈叫的是自己,连忙哎了一声对上她的目光。

“中午留在这吃饭吧,子衿应该快回来了,不能让你白跑一趟啊,你们老同学也该见见面。“

“不不不,我不能在这吃饭。”马嘉嘉急忙摆手,她突然害怕了,这不是她臆想中的场景。她不能想当马子衿回家时看到她会是什么反应,她欺骗了马子衿的妈妈,她并不是他的同学,她怎么能以假冒的同学身份和马子衿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呢?

“没关系呀,吃顿饭嘛!”子衿妈妈正说着,马嘉嘉忽地站起身告辞要走。看到马嘉嘉忽然变了态度,子衿妈妈有点惊讶:“要不我给子衿打个电话,让他马上回来,你别急呀。”

“不了不了,阿姨我真的要走了,谢谢您的招待,再见。”

子衿妈妈又问:“那你知道他的电话号码吗?”

马嘉嘉愣了一下,马子衿退伍回来这么久肯定早换了电话号码,只是他一定不愿意让我知道吧。她很快回过神来,笑着摆手:“嗯,我知道,我回头自己跟他联系吧,阿姨,谢谢您了。”

子衿妈妈送她到门口,似乎对她说走就走有点不满:“有空了一定再来啊,看你急啥呢,在这吃顿饭都不行。”

马嘉嘉看着子衿妈妈,觉得很感动,她想如果能和子衿妈妈天天在一起的话,相处起来应该很愉快。马嘉嘉点点头对子衿妈妈说了句再见,便转身离开了。

从马子衿家里出来后马嘉嘉松了口气,就像一场鬼迷心窍后突然清醒一般。她站在楼梯口打量着四周,充满了留恋。她想自己终于做了一件勇敢的事,她很想打个电话给小马哥:你猜我现在在哪?我在马子衿家门口,我刚才去他家了。

马嘉嘉不禁笑了,摇头否定自己的想法。小马哥肯定会说:你这个不淡定的大龄女青年啊,竟然跑到人家家里去了!

马嘉嘉忽然明白,谁会在意你是否真的有勇气呢?

马嘉嘉下了楼梯,顺着各个不同的方向挨个儿踩了一圈,确保各个方位都留下了她的脚印。她边踩边说:马子衿呀马子衿,我就不信你不从这儿经过,只要你从这儿走,我们的脚印就一定有重合的那一天。

走出小区后马嘉嘉又回头看了一眼马子衿的家,她问自己:你和子衿认识多久了?人家都跟你大半年不联系了,你怎么还跟个痴情妹妹似的对人家念念不忘?小马姑娘,莫非你中了情花毒?

想到这儿她自顾地的笑了,很想再转身看一眼马子衿的家,不等她转身过去,身后便有脚步声传过来,伴随着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嘉嘉!”

正午的阳光很刺眼,她看着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影有点呆了,一切忽然恍惚起来。这场景,多像马嘉嘉做过无数次的梦,马子衿叫着她的名字气喘吁吁的朝她跑过来,蓝色的军装,金色的士官军衔闪闪发光。

马嘉嘉愣了一下,几乎是下意识的转过身不去看马子衿,她忽然很想跑开,不想见马子衿了。她问自己跑这么远来不就是为了要见他吗?为什么要跑开呢?再说你跑得过人家吗?

马嘉嘉又转过身来挤出笑,看着终于气喘吁吁跑过来的马子衿,轻轻的叫了一声:子衿。

马子衿一把拉过马嘉嘉的胳膊,马嘉嘉这下完全的面对着马子衿了。马子衿说:嘉嘉,你去我们家了?你怎么不等我呢?我一回去我妈说你刚走,我还奇怪我刚在杜文婷他们学校给她加油她怎么能一转眼就跑我家来呢,我心一揪,忽然就想到你了。

马嘉嘉看着有点气喘的马子衿,她想哭,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她努力的挤出笑看着马子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嘉嘉,我……我回来这么长时间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我……以前是我不懂事,现在我已经改了很多了,朋友之间就该互相联系的,你说是不是?你赶紧告诉我你的电话,以后我们要经常联系,有空一起出来呀!”

马嘉嘉的心忽然就沉到一个她也看不到的地方了,他们之间打过无数个电话,马子衿换过五个电话号码,每一个马嘉嘉都烂熟于心。可是马子衿竟然连她唯一的一个电话号码都没有记住,她没能控制住眼里温热的泪,一不小心就湿了脸颊。她转过头去,当着马子衿的面儿哭出来实在让她难为情。马子衿有点尴尬的松开她的胳膊,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她。

马嘉嘉很快就挤出笑脸:不用了,我就要去北京了,到时候换了新的电话号码再告诉你吧。

“你要去北京?”马子衿一脸的惊讶。

“是啊,我考上了北京的一个成人学院,再去学习两年,活到老学到老嘛。”马嘉嘉干笑两声,对自己满嘴跑火车的谎话也有点佩服了。

马子衿一脸遗憾的表情:你真的要去北京啊?什么时候走?

马嘉嘉仔细看着他遗憾的表情,试图从中找出一些不舍,她微微的笑着说:快了,就快了。

马嘉嘉微笑着看着站在眼前让她日思夜想的马子衿,从此再不能对这个人有幻想,我们是朋友了。马嘉嘉想原来我骗了自己这么久,我骗自己我不喜欢他,我骗自己能和他做朋友也不错,我骗自己只要能来见他就一定有好结果……我真的骗了自己,即使见到了他,能有什么结果呢?

马嘉嘉想其实这个结果也不错,马子衿的热情不像是装出来的,也没有甩脸子给我看,我应该感到庆幸。庆幸的是我们彼此都保存着善良的那一面,我们客客气气,我们没有陌生感,我们仍像从前那般无话不说,这样就够了。

看着马子衿清澈的眼神,马嘉嘉笑了,她挥挥手说:“你快回去吧,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见面。”

马子衿继续问:嘉嘉,你到底什么时候去北京?

马嘉嘉低头已经准备要走:走的时候一定告诉你,放心吧。

马子衿一把拉住马嘉嘉,似乎受了马嘉嘉之前伤感的影响:“嘉嘉,我知道你怪我,你心里恨我,可是你站在我的角度上想想。五个月,我们联系了整整五个月,我当兵能有几个五个月?可这五个月来我天天像傻子一样乐呵呵的跟你聊天,打电话,每一天都过的开开心心,你对我来说很重要。”

马嘉嘉笑了,挣脱开马子衿的手:谢谢你,子衿。

马子衿继续说:嘉嘉,我们做朋友也很好啊,我们会是最好的朋友。

马嘉嘉点点头跟着他重复:最好的朋友。

马嘉嘉对着马子衿挥挥手终于转身,走了几步回头看到马子衿仍然站在原地,她说:回去吧,有空常联系。然后狠下心来,一步一步离马子衿越来越远。

马嘉嘉走在路上,为自己感到小小的骄傲,她想我怎么就真的来见马子衿了呢?我哪来的勇气呢?她走在路上百感交集,并不像之前想象那样见到马子衿后会两眼热泪,相反,她突然平静了下来,心情平淡的像见了一个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马嘉嘉想人生要有方向生活要有希望,不一定喜欢什么就必须要拥有什么。那些得不到的东西是因为得不到才会变得更加珍贵。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马嘉嘉突然发现自己不太喜欢兵哥哥了,有几次在路上看到穿着军装的兵哥哥,她竟然眼花的看成保安。兵哥哥从她旁边经过,她也不再激动了。看着电视剧里那个当年英明神武的史班长变成了赵长天,微微发福,动不动就两眼泪花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反感。只觉得他的眉间再也没有了那股英气,那股让她深深着迷的感觉。

自从那次见了马子衿之后,马嘉嘉再也没有跟他联系过,她的心好像突然麻木了一般,有了自我保护的意识,把自己从前热衷的东西自动屏蔽了。

有一天上网时她突然记起来,一年前的现在正好是她和马子衿相识的日子,认识一年了,想不到现在却老死不相往来了。登上QQ她看到马子衿请求加她为好友,马嘉嘉笑了,选择了忽略。

马嘉嘉想最勇敢的事情反正已经做过了一件,再多一件又有何妨呢?她笑着想既然有勇气去见你,自然也会有勇气不见你。笑过之后她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年龄这个东西果然不是白长的。


本文内容于 2011/6/7 13:24:44 被笑忘忧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送一千八百金子来 我替你选张好看一点地

 以下是引用christina001 在第19楼的发言:
哇,笑无忧这么好的作品我才看到,写的太好了,很少看到A级精华。

拜读了

奈何愁,笑忘忧。是笑忘忧非笑无忧。楼主可是经过深思熟虑、字斟句酌的哦。

 以下是引用笑忘忧 在第3楼的发言:
以后再不发这么长的了,害人害己!

麻烦斑斑评定了,辛苦辛苦。

选择了忽略。

先顶再看。。。好家伙 篇幅不少啊 。。。我就看明白了一点 那谁以后再见到兵哥哥 定淡了淡定了。。。呵呵

忘忧倾力打造,我们不得不看。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