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五胡十六国(23)——石虎暴虐(下)[血狼兵团]

石虎的残暴就先告一段落,我们现在换第二话题。除了石虎的后宫生活与大兴土木外,石虎的儿子们也为后人所津津乐道。

皇太子石邃以骁勇善战闻名于世,颇有其父石虎的风范,石虎也对这个完全遗传加翻版自己“优良品种”大为欣赏,常对文武百官说:“司马家父子兄弟骨肉相残,才使我得到今天这个地位,我怎么能忍心杀阿铁?”(石邃乳名,石虎他也好意思说这话)

石虎一出手都是大手笔,比如修建宫殿、扩充后宫美女、用全国的力量运几块铜疙瘩、特别是一笔画出了一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皇家牧场,在这上面,他那几个儿子谁也比不了。并且石虎打仗,轻则数千,动则上万的屠杀,除了他的养子石闵外也没人比得上。但要说杀人的花样,手法之翻新,手段之没有人性,石虎就大大的不行了。石邃在参与朝政后,逐渐开始向他老爹看齐,荒淫残忍。他最爱做的一件事,就是让美女盛装打扮,然后砍下首级,用水洗净,把人头盛放在盘子上供宾客欣赏、品玩,然后再将尸体拉到后厨,烹而食之。

石邃的残忍必定会引起大臣们的恐慌,同时,石虎对另外两个儿子石宣、石韬同样宠爱,石邃于是对这两个弟弟恨之入骨,反之一样。于是大臣就与石宣他们联合,不断向石虎吹风,搞得石虎后来也疑神疑鬼,稍有不慎,立刻虎啸山林伺候之。

石虎每天的工作就是饮酒玩女人,朝中奏章均有石邃裁决。石邃的脑子毕竟不算糊涂,不敢轻易夺了老子的权。于是最开始的日子,石邃每处理完政务,均要来到石虎面前汇报。结果石邃赶得时间不好,每次来都赶上石虎在忙工作,结果一顿臭骂:“这点小事报告我干什么!”被骂了几次石邃就长记性了,裁决的奏章不去汇报,可恰恰又赶上石虎酒醒了,结果又被叫到皇帝面前:“为什么不向我报告,你想干什么?” 并且每次辱骂必须再带上一顿老拳,这种事情每月要发生两三次,最终石邃受不了了。

石邃把自己的遭遇告诉给了身边人,让大家出主意。碰到石虎这样的主子,大家躲还来不及,何况还要主动上他身上拔毛,于是纷纷沉默不语,只对石邃的遭遇表示同情。石邃见大家不说话,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心一横,告诉大家自己的打算,“宫家真难侍候呀,时间长了我早晚要被他打死。我已经想好了,打算做栾提冒顿做过的事,你们追随不追随?”大家听完,没想到石邃竟如此胆大,吓得伏倒在地,浑身颤栗。

公元337年,石邃打算发动政变,遂诈称有病不处理公务,却暗中集结东宫官员五百余人,大摆筵席宣布计划:“我打算到冀州,诛杀河间公爵,不服命令的杀。”大家见石邃如此坚决,无不叫苦,就在石邃慷慨激昂的宣布行动计划的时候,众人都低着头寻思着对策,然后互相使了个眼色,纷纷拿起酒杯上来为石邃壮行。石邃来者不拒,几圈下来就喝高了,带着人马向目的地进发。数里之后,众清醒之人偷偷散去,留下喝高了的石邃被人抬了回来。

石邃的举动被人辗转告诉给了他的生母郑樱桃,郑樱桃大惊,秘密派宦官前去责备。石邃在石虎面前虽是弱势,但犯起混来连他母亲的面子都不给,他嫌来人啰嗦,竟一刀上去把他给宰了。

西域高僧佛图澄因为曾神秘的预测了好多事情而被石勒、石虎敬重,他就曾警告石虎:“陛下不可以常去东宫。”这会儿石虎只知石邃患病,正打算去东宫探视病情,突然想起佛图澄的话,走了一半又返了回来。可是不久就瞪大眼睛,自言自语道:“我是天下之主,怎么连父子都互不相信了!”于是派了个最亲信的宫女前去探视(石虎把下太监都换成小宫女了),结果石邃想也没想就又把石虎选来的美女给砍了。

石邃此举无疑是在发泄心中的不满,更有小孩子赌气的成分,换成一般人家的孩子,顶多是挨一顿揍,事后仍是心肝宝贝。可现在换成石虎就不一样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竟被自己儿子给宰了。石邃这一刀砍的既是美女的人头,更是石虎这个皇帝的权威,得知此事大为震怒,立即下令逮捕石邃亲信三十余人,严加审问。众人据实禀告,本想博个坦白从宽,结果却被石虎以知情不报定了性,砍了脑袋。随后把石邃囚禁在东宫,但不久又将其赦免。

石邃这么出格的举动都没招来石虎的处置,不久更是将他赦免,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可见在石虎心里,石邃还是最被疼爱的宝贝大儿子。但石邃的小孩子气还没撒完,石虎在将其赦免不久便在大殿召见,本想借此机会父子二人重归于好。谁知石邃见了老父只行了一礼,对自己的过失只字不提,更不道歉,不大功夫便起身告退。在石邃看来,老父亲因为一个小宫女而诛杀自己的属官,这完全是亲疏不分,错不在自己。

石虎看着自己的混儿子也是茫然若失,派人从后追赶,提醒他应该去参见皇后,石邃不理,大踏步而去。石虎怒火冲天,终于忍无可忍,下令罢黜石邃,贬为平民。当天夜里,连同石邃正室,及其子女二十六人一并处决,装在一个大棺材里草草埋葬。再诛杀太子宫属官二百余人,废皇后郑樱桃为东海太妃,立石宣为皇太子。

(人们常说虎毒不食子,石虎却不光杀了儿子,还连孙子孙女二十六人一并诛杀,真是糟蹋了他名字里的那个虎字。当然,此次事件也不全怪石虎,政治本就是泯灭人性的游戏,石邃主动挑战的不是石虎这个当父亲的,而是石虎所代表的皇帝权威,石邃是自己在找死。

不过我认为石邃被杀的经过疑点甚大。石邃虽然残忍,但杀母亲派来的宦官,杀父亲派来的宫女,这些就不只是凶残这个层面上的问题了,而是缺心眼的问题。以石邃征战沙场出生入死的经历来看,石邃是否会做出这种不可思议的举动,确实很让人怀疑。历史的真实发生我们是看不到的,而能看到的只是记载此次事件的书,由他人写成的书)

石邃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告别自行车了,剩下石宣、石韬继续PK。

石宣现在贵为皇太子,可石虎更喜欢石韬,任命石韬为太尉,同时参与政事。把石邃之前的权利一份为二,也就是说石宣、石韬一人一天,俩人轮流裁决朝廷奏章。

这下不就热闹了,石韬仗着老父的宠爱,与石宣俩人争得面红耳赤。今天石宣裁决,说:“大家往左看。”于是百官呼啦啦的向左看齐,明天又论到石韬值班,一看昨天老哥发话了,这还得了,于是告诉大家:“大家向右看。”百官在呼啦啦的向右看齐,弄得最后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并且这哥俩谁都尝到权利的美味,一旦咬上就不肯撒口了,日后非来个你死我活不可。

石虎好像跟自己的儿子有仇似的,众大臣劝他这样轮流值班不行,但石虎就是听不进去,还经常有意无意的在一旁煽风点火。说的更抽象一点,石宣、石韬就是两只蹲在石虎左右的狗,石虎经常往他们面前扔鸡腿,每扔一次,两条狗就掐一次,好不热闹。

石虎后宫的美女多,几万人服侍石虎一人,说句俗的,要不是石虎身体好,早就驾鹤找石勒去了。但有这么多美女伺候着,要换成我也懒得出门了,于是有一次就命太子石宣出京,代石虎向众神祈福,并顺便打打猎。石宣乘坐**号车轿,用精美的羽毛编制成豪华的车盖,使用只有皇帝才可以使用的旗帜,同时带上十八万小弟,浩浩荡荡从金明门出发。石虎此时在后宫,搂着小妾登高眺望,笑着说:“我家父子如此,除非是天塌地陷,再没有别的忧愁了。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抱着孙儿游戏,每天快乐无穷。”(他怎么不说抱着美女游戏,呵呵)

石宣所到之处,一定用人围成长墙,四面每面都长达一百里,黄昏时分,把飞禽走兽驱赶到中间,严密包围,并同时燃起火炬,照耀得如同白昼。然后,命骑兵百余人,在中间跑马射箭,石宣跟他的姬妾们就坐在软车上观望。万一有野兽破围而出,那这个地方的人就倒霉了,有爵位的则没收马匹,徒步奔跑一天,没有爵位的要打一百皮鞭。这次出游,仅冻死、饿死就多达一万余人,打猎经过司、兖、豫三州,共十五郡,如蝗虫一般,所过之处被一扫而光。

石宣大队威风凛凛的走了,又风风光光的回来了,石虎一高兴,扔出一鸡腿——命石韬也出京祭祀山川祈福,顺便打猎。石韬这次走的是并、秦、雍三州,情况跟他那个做太子的二哥一模一样,石宣对此当然怒不可遏,越发嫉恨,也就有了诛杀石韬的打算。

石虎宠着石韬是不言而喻的,只因为石宣年纪居长,所以一直犹豫。也加上石宣倒霉,当上太子侍奉石虎本来就属于高危行业,有一次石宣违反了石虎旨意,石虎大怒之下竟又仍一鸡腿,对石宣吼道:“真后悔当初没立石韬为太子!”石韬从此就更加不把石宣放在眼里了。

其实石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在自己的太尉府内建了座“宣光殿”,梁长九丈。石宣看了暴跳如雷(宣字犯了石宣的讳),当场诛杀了正在施工的工匠,并把大梁砍断而去。石韬也是大怒,把梁又增长到十丈。至此,石宣的忍耐到头了,对自己的亲信说:“这小子如此骄横,真是活着不耐烦了,你们如能把他杀了,等我当上皇帝,就把石韬的采邑封给你们。石韬一死,主上一定亲自驾临哀悼,我就借这个机会做件大事。”

公元348年,石韬夜宴群僚,宴席散后就住在寺院(吃的满肚子油竟敢住寺院)。事值多事之秋,石韬的举动确实轻率。石宣就趁着石韬不在自己府中的机会,潜刺客用软梯攀登而入,斩杀了石韬。第二天,石宣奏报,石虎惊愕悲痛,很久才悠悠苏醒,打算亲自前往主持丧礼,但被司空李农劝住。石宣前往灵堂,叫人掀起被单观察尸体,发现果然是石韬无误,心情愉悦,大笑而去,同时下令逮捕当夜陪酒的一干大臣,准备诬陷他们谋杀石韬。

石宣的举动也不沉稳,在验尸现场居然还能心情愉悦,明显就是在告诉大家“真不是我杀的石韬”。石虎此时心里也感觉石宣嫌疑最大,打算召他进宫,又怕他不肯来,就诈称石宣母亲悲痛过度,生命垂危。石宣不知道他爸的心眼转的比他要多的多,毫不犹豫的进宫朝见,结果有来无回,被软禁了。

此时有人知道谋杀内幕,上疏揭发。石虎下令缉拿嫌犯,逮捕一名刺客严刑逼供。这名刺客招受不起,将石宣阴谋全盘托出。石虎愤怒,下令把石宣囚禁在草席库,用铁环锁住他的下巴,高僧佛图澄劝石虎不要诛杀石宣,但石虎不理。

一切准备就绪,大戏正式上演。石虎在邺城以北,用木柴堆成高台,上面设立木架,架上安装辘轳,垂下绳索,一张长梯靠在柴堆之旁,把石宣押解到梯子下面。第一个节目是石韬的亲信宦官生拔石宣头发,然后再生拔石宣的舌头,牵着铁环登上长梯。然后把绳子穿过石宣的下巴,用辘轳将石宣绞上柴堆,再用斧头砍断石宣双手双脚,挖出眼珠,剖开小腹让肠胃流出,当然,为的就是让石宣跟石韬死时一模一样。随后纵火,把石宣活活烧死。

整个过程,石虎都在数千嫔妃的簇拥下登高遥望,有素质不过硬的,就两眼一黑,歪过去了。火熄之后,石虎命人把灰烬撒到各城门十字路口,供人踩踏。又杀石宣妻妾儿子九人。石宣小儿子才几岁,石虎一向疼爱这个幼孙,打算赦免,可当权高官怕留下后患,生生的把这个孩子从石虎怀中抢走,连石虎的衣袋都被扯断。杀人魔王石虎终于还是没能承受幼孙在面前被杀的刺激,由此生病。东宫四翼禁卫队队长以下三百人,宦官五十人,全部车裂,其余十万卫士发配凉州。

(这段精彩。当年李隆基一次下令三个儿子自尽,就被后人说成不近人情,而今石虎是眼睁睁的看着、甚至是欣赏着自己的儿子被虐杀,真是人性丧尽,这种人无法形容)

在忙完了石宣、石韬的破事后,石虎又要立太子了。新太尉张举说:“燕公爵石斌有谋略,彭城公爵石遵有文采品德,只看陛下选择哪一位?”张豺一听就急了,当年他俘虏的刘曜的小女儿,将其献给了石虎,生有一子石世,张豺打算等石虎百年之后控制朝廷,就建言道:“他们的母亲出身都很低微,石遵的母亲又由于石邃事件被您废黜,我看这次选择太子,应该考虑母亲出身高贵的皇子。”

石虎接受了张豺的建议,在下一次朝会时,对群臣说了句特经典的话,“我打算用纯灰三斛洗洗自己的肠子,为什么专生罪恶之子?年过二十就要谋杀老父。现在石世才十岁,等他二十那会儿我也老了。”然后石世就被石虎以这种名义立为太子了。(顺便说一下纯灰的问题,当时没有肥皂,农民就用麦秆烧成灰,用水过滤,再用滤过的水洗衣服,效果比用肥皂还好。真是为我们的先人有这样的智慧而自豪呀)

公元349年,石虎终于命在旦夕。他在临死前任命了三个顾命大臣:彭城王石遵为大将军,镇守关中;燕王石斌为丞相,主管政府机要;张豺为镇卫大将军、领军将军、吏部尚书。

刘皇后和张豺肯定是一拨儿的,想着石虎死后,由自己掌管朝政。石遵虽被支出京城,但石斌却留了下来辅政,于是刘皇后和张豺就合谋除掉石斌。

石斌当时驻防襄国,刘皇后就派人假传情报说:“主上病情已经减轻,大王如果要打猎,那不妨就先留下来。”石斌酷爱打猎,同时又爱饮酒,巴不得留下来不去邺城。等石斌乖乖入套后,刘皇后再假传圣旨,说石虎病重,石斌却一点孝心也没有,下令返回私宅闭门思过,就这样给软禁起来了。后来石虎的病情越来越重,一会清醒一会迷糊,张豺害怕了,又假传了一道圣旨,把石斌诛杀。

4月23日,石虎在蹂躏了后赵帝国整整十六年后,终于一命呜呼,年五十五岁。之后,年仅十一岁的太子石世登基。

顾命大臣,也就是老皇帝把小皇帝托付给那些自己最为信任的人,但从石斌的案例我们发现,这拨儿顾命大臣质量不高呀!现在石斌已死,还剩下两个人,他们将会给世人上演一出怎样的大戏呢?


(下一回——石闵翻脸不认人,后赵四分五裂终没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