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河间市巡警出勤,遭到一方当事人、该市纪委常委邢××殴打。


新闻是这么说的。但事情在当地似乎还不能给出说法。处理事务的派出所副所长说,办案民警外出,他对此案不了解情况。而纪委的邢常委则说,“在公安局调查结果没出来前请不要找我。我说什么都没用,让事(实)说话吧。我相信法律会有一个公正的结论。”


被打巡警、同时出警的警察、事发时的饭店,都指认邢常委打人。据称,警察是110指挥中心指令出警到达一家饭店,见有顾客和服务员发生纠纷,劝解无效,要求双方去派出所解决,邢××就出拳打人,而后其妻还邀约十多人到饭店对警察进行追打。


如邢常委所说,事情需要公安局调查。邢常委是否殴打了警察,邢常委的妻子是否邀约了十多人追打警察,这是关键。


邢常委和家人在饭店吃饭,与服务员发生纠纷,这里面的是非,已不重要。警察接警到场,对双方纠纷是否处置不当,这也不是太重要。重要的是警察到达后,警察对邢常委做了什么,邢常委和家人又做了些什么。为什么?因为邢常委与饭店的纠纷,原本正是警察出警要解决的问题,而警察处置是否合适,原本有很多途径进行评鉴,若有不当,也完全可以在程序内加以解决。而现场却发生了暴力冲突,事件是警察先行不当使用武力所致,还是邢常委先行殴打警察?


如果事件是因警察先行使用武力,而且这种使用属于不正当,那么邢常委的拳击行为或可算是情急反抗,即使如此,邀约十余人追打警察,仍属扰乱社会治安。如果事件缘于邢常委先行殴打警察,这就属于袭警。


无论警察还是“常委”,都不是普通人,某种程度上,都是普通人见了不能不恭谨以待的人。而他们相互之间,又会怎样呢?警察与常委,这里面又存在着普通国家工作人员与领导干部之别。邢常委拳打警察,这算是普通国家工作人员与领导干部关系的一个注脚?


警察与常委,都属于政权体系之内的成员。警察维护安全,常委在进行“党风监督监察”。惯常情况下,人们被教育要接受警察的管理,也被教育要服从领导的意见。一般社会层面,纠纷现场,警察就是国家在场的标志。邢常委属于纠纷中的一方,警察到来后为何与警察发生了暴力冲突,还邀约多人追打警察?


邢常委尚在相信法律给予公正结论?而我想问的是,邢常委这样的官员,究竟有着怎样的“执政意识”和“国家观念”?纪委常委殴打警察,“为公乎,为私乎”?殴打时之身份,是党政官员还是纠纷当事人,两者是否串味?邢常委家属邀约多人追打警察,是执政党官员家属追打代表国家进行社会管理的工作人员。


这不是什么大案件,但深昧其中含义,荒唐而且令人无语。 刘洪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