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谁为这样的冤假错案买单—王振江一案之分析

新闻报道弱势群体 收藏 0 48
导读: 关于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徐庄镇幸福庄村党支部书记王传成造了一张假的轻伤证明,捏造事实,诬告陷害王振江,性质极其恶劣,影响极坏,给社会带来了不安全感,竟然假轻伤证明被当地公、检、法部门所采用,备了案,竟将受害者王镇江抓了起来,这社会还有天理吗?这样的社会何谈法治社会?乌烟瘴气!!!! 为什么?这社会还有没有人敢说真话? 这真是社会的可悲,还是人民内心深处的悲哀?如果继续下去,劳苦大众将无法继续下去,特别是那些弱势群体。 我相信法院和法官能主持公道,依据事实作出公正的判决,还

关于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徐庄镇幸福庄村党支部书记王传成造了一张假的轻伤证明,捏造事实,诬告陷害王振江,性质极其恶劣,影响极坏,给社会带来了不安全感,竟然假轻伤证明被当地公、检、法部门所采用,备了案,竟将受害者王镇江抓了起来,这社会还有天理吗?这样的社会何谈法治社会?乌烟瘴气!!!!

为什么?这社会还有没有人敢说真话?

这真是社会的可悲,还是人民内心深处的悲哀?如果继续下去,劳苦大众将无法继续下去,特别是那些弱势群体。

我相信法院和法官能主持公道,依据事实作出公正的判决,还王振江以清白。

河南省高院宣布给予赵作海国家赔偿及生活困难补助共计65万元,比之于此前几个案子里让人汗颜的国家赔偿,也算是个令人稍感欣慰的亮点。近年来,冤假错案的不断被曝光,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司法界和舆论界共同进步的体现。

为什么在媒体不断曝光和违法办案人员不断受到追究的情况下,类似的案件仍在不断发生?我们在拷问执法者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同时,也在拷问我们的社会:什么原因促成了一起起冤假错案?冤案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深层原因和社会背景?谁才是一起起冤假错案的罪魁祸首?谁才应该为这样的冤假错案买单?

赵作海案件发生在1999年,此时新的《刑事诉讼法》已推行三年,并且案件作出最终判决的时间是2003年,如果说已经出台和实施7年的法律,执法者尚不知晓恐怕于理不合,于法不容。

不容忽视的是这起案件的最后促成者——商丘市政法委。正是由于政法委组织的联席会议使这起疑问重重的案件得以顺利起诉,并在短短的时间内被判决生效,把赵作海推入冤狱。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权力对司法的影响和干预何等严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以权驭法”是导致法律难以按程序和原则运行而制造冤案的真正罪魁祸首。

出了事,总有人喜欢寻找“替罪羊”,比如年代的局限、权力的强大、法律的漏洞、体制的弊端等。毋庸置疑这些因素固然存在,但这并不能成为个体灵魂拒绝反省良知和职业精神是否缺失的挡箭牌。面对一起起冤案,我们实在无语。我们不知该向那些含冤蒙屈、饱受蹂躏之人说些什么。生者尚能得以补偿,那些被判死刑或由于内心冤屈而死去之人又怎样得以昭雪和补偿呢?恐怕他们的灵魂在天上也难得到安息!如果说“疑罪从无”最初施行时有些人因不了解或者由于过去的办案习惯而造成错案尚能原谅的话,新《刑法》已经实行了14年了,现在仍有人在运用“有罪推定”继续制造冤案又该如何解释呢?

正义强烈的期盼和对法律深深的尊重和依赖。然而执法者对法律尊严和当事人人权的漠视令人寒澈骨髓!

在这起案件背后有权力的干预,有执法者害怕被追究的故意施压作祟,也有办案者对上级领导的畏惧和逢迎以及他们违背良心和职业道德的违法之举,让人不由得感到深深的疑虑——法律能让百姓依托么?一年半了,这样一起简简单单的案件却被人为的弄得扑朔迷离,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人们在痛恨执法者有法不依的同时,更对那些只顾个人政绩和利益不惜牺牲他人自由甚至生命而玩弄权力、干预司法公正之人充满深深地愤怒和憎恨! 1996年《刑事诉讼法》修订以来就明确提出的“疑罪从无”的原则不知何时才能在司法实践中成为现实?执法者不知何时才能依法秉公办案?不知何时百姓才能享受到法律的保护和公平正义的阳光?

神圣和尊严的法律一直是老百姓的守护神。在老百姓的心目中,王法大于天!如果法律在百姓中失去了应有的尊严我们不敢想象我们的社会将是什么样子。让我们齐声声讨冤案制造者的罪恶,用社会的力量促进法律依照正确的轨道运行,共同推进我国的司法进程。让百姓不再为冤屈而落泪,不再为违法办案而付出生命和尊严的代价。让“以权驭法”、干预司法公正的腐败分子和有法不依、凭主观和领导意志而随意伤害无辜的执法败类受到法律及党和人民的惩罚!严格按法律程序和原则办案是党的事业、和谐社会建设的需要,是亿万百姓衷心的呼吁和期盼!

我相信法院和法官能主持公道,依据事实作出公正的判决,还王振江以清白。相信真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