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友兰回绝教育部的指令

bgh180 收藏 1 486
导读: 1940年,国民政府教育部下达指令,要审核大学的课程和实行统一考试。这一指令受到西南联大全体教授的抵制。西南联大教授委员会委托冯友兰先生给教育部长陈立夫起草回绝函。 冯友兰先生的信用的是典雅的古文,套用诸葛亮《后出师表》的语气,据理批驳了教育部的指令文件。这封信通篇贯穿现代教育独立于权势的理念,掷地有声。信中特别指出如果按此规定办理,大学将等同于教育部高教司的一个科,大学教授在学生心目中将不如科员,受到轻视。结果,教育部的指令就此被顶回,学校保持了独立。这件事在当时传颂颇广。 那时,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0年,国民政府教育部下达指令,要审核大学的课程和实行统一考试。这一指令受到西南联大全体教授的抵制。西南联大教授委员会委托冯友兰先生给教育部长陈立夫起草回绝函。

冯友兰先生的信用的是典雅的古文,套用诸葛亮《后出师表》的语气,据理批驳了教育部的指令文件。这封信通篇贯穿现代教育独立于权势的理念,掷地有声。信中特别指出如果按此规定办理,大学将等同于教育部高教司的一个科,大学教授在学生心目中将不如科员,受到轻视。结果,教育部的指令就此被顶回,学校保持了独立。这件事在当时传颂颇广。

那时,不止西南联大, “中研院”以及其他高等院校的学人都有可歌可泣的表现。那时的国民政府是专制的,搞高压政策,甚至还有暗杀,但是总体上,知识精英还是保持了气节和一种价值共识。比如张奚若在国民政府召开的“国民参政会”上发言被蒋介石打断,就拂袖而去,下次开会又退回差旅费,拒绝参加;马寅初公开揭露孔祥熙,把他骂下台;直到1947年已是内战方酣之时,傅斯年公开发表文章《这样子的宋子文非走开不可》,半个月后宋子文就被撤职了。

当然,那时国家处于多事之秋,学人们各自信奉不同的学说,在国家分裂时也做出了不同的选择,这是很正常的事。然而,那时知识界的一些精神却是令人难忘的。可惜,后来经过某些人的一连串整治,读书人的骨气再难以见到了,就连那位骨鲠之士冯先生的骨头也不那么硬了。

悲夫!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以仁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中国的知识分子忘记这一使命,是自已的悲哀,也是整个民族的悲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