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日沿着金日成当年走过的路线,又厚着脸皮子,从朝鲜跑过来,装模作样形状,狮子般大开口,讨钱乞粮要物质了。

上述的情况前前后后也已经持续了有60多年了。真可谓是没完没了了。如此这般那样还有的话,应该明确的是,在本质上依旧属于无产阶级式样的人(国)情债。虽然时光荏苒,但革命的色彩依然是如此未泯如此鲜艳如此实在。于是乎矣,问题也就派生了出来!即要到猴年马月才能够还清爽这笔冤大头的债务呢?难道真得要到千年以后?因为根据新的科学的很伟大的见解(不过已经远远地超出了《资本论》所预测的时限了),只有到了那个时候,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漫长路程或许才会走完。

由此可见,岁月是已经不好再去作什么计较了。现在而今眼目下,当务之急的要义,是须把握住实质,即关键的症结所在复杂的头绪出处暗藏的玄机地方是到底欠了金家门什么东西了?是精神?是物质?是目标?是战略?是外交?还是说不清道难明理还乱的什么什么什么?而要使得这个老困扰不再烦人心思,就必须说上大实话大白话大真话,以还其事实真相,揭开本来的面目。要是不如若这样,在理论上实践上,搞共产主义建设,必定会继续抓瞎。

所以,情况是很严重的。研究是很必要的。答案是很科学的。提出是很合时的。

而按照常理,要说道起来,总的趋向是,人们会不及其他地极其自然地一灵咬住地谈起那场战争。似乎是因为在生死战场上结下了万古长青的反美友谊,所以才念念不忘,所以才继续保持,所以才知恩图报。也因为这样的话,那场战争的实质就必须再简略地进行一下分析了。道理在于它是想阐述本文的主题而又绝对绕不开去的坎儿。

没有办法啊,现在只好先沉痛地来回顾那段很失败的历史了。

实事求是地说,中国在那场战争中是输得最最最惨痛的。而我们之所以须击中要害地提出这个观点,其最主要的论据支持就在于中国虽然付出了天大的牺牲,但却在方方面面都没有得到半点的回报,都没有捞到丝毫的好处,都没有增强任何的实力。也就只是真正地白忙乎了一场啊。

即不管事无巨细怎么样,首先就是丢掉了老祖宗留下来的遗产(公元前2世纪到公元15世纪,朝鲜半岛北部是中国的领土)。因为大家都知道,从1392年起,李氏朝鲜就变为中国的羁縻国,而中国则成了朝鲜的保护国。事情坏就坏在战前,金日成同毛泽东等人过从时,就已经暴露出要平起平坐的意思了。但有关方面却熟视无睹,甚而至于反过来变得期望依旧不小。认为这样大作特做,最低限度能够保住,不当老子就成兄长。以致后来,情况发展到刚刚开始交火,中方的投入已经很猛了,朝方却是以德报怨,叛逆的劲头越来越铁硬。而等到战事稍稍平稳以后,情况就完全明朗化了。即随着金日成的首相的交椅坐得更稳了,就变本加厉地耍起了大牌脾气。那种倒向苏联,那种桀骜不驯,那种蛮横无理,是再也没有丝毫的儿皇帝的样子了。甚至于还要当你的大佬了。所以,那种古已有之的呵护之恩是早已荡然无存了。而只能降格到所谓的用鲜血浇灌出来的什么友谊。但事实上,即使已经是这样的局面了,仍然还是那么的不值那么的虚伪那么的危险。

其次,毛泽东真得成了斯大林的一个方面军的军首长了。这原本只是在某种场合下说出来的戏语,后来却没有带着任何幽默的意味,而变成了不折不扣的血淋淋的现实。真是非常非常非常可悲的事情啊。道理是,就因为,君不见,在彼时,苏联变为了高高在上的财大气粗的说话算数的老板(苏军在暗地里参战,所损失的总兵源还不足120人),只要能,使眼色,动动嘴,挥挥手,发点钱,送些粮,给武器,中国就会充当上最盲目的最勇猛的最惨烈的打手。所以,白白地使得上百万年轻的有为的优秀的官兵们伤伤残残死死失踪。并且,即使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最终也没有把三八线的定位从北朝鲜往南朝鲜的方向推过去半寸之地。结局就是这么严酷啊!现在再回顾起来,怎么不丢人现眼?怎么不自我贬损?怎么不含恨永久?

再其次,华沙条约国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曾经是那样的巨势对峙那样的剑拔弩张那样的虎虎相争。但是,现在如果重新透视这段历史的话,人们会并不惊讶地发现,这种局面的纯客观存在只是人为的非热战摆设而已。甚至于还达到了这样的程度,竟然连意想不到的说得过去的细微末节的走火摩擦碰撞都没有发生过。那么,这又是为了什么呢?通过推导,可以知晓,道理在于,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欧洲的)通过朝战,认识到了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欧美的)的厉害。从此,苏联吸取了教训,并随即改换门庭,再也不搞啥热战,而是玩起了冷战,一以贯之几十年。甚至到了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就连冷战都维持不下去了,而被彻底地拖垮了,所以变色了,只好改制了。但中国却依旧笨得出奇,且毫无痛定思痛。过了十几年时间,又在越南见兵戎。要扶持北越政权,与美国火并起来。耗费是无法计算,但依旧没有所获。等美国人撤离后,还因为越南人蓄意以德报怨,我们中国人就非得要加以惩治不可。结果是亲兄弟变成了凶仇家。唉,重蹈覆辙,相差无几,再现以往,付出天大,吃亏天大,含冤天大。

最后,是失去了武力解放台湾的难得的好机会。因为,《左传•庄公十年》指出:“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所以,以那个时期,以那个形势,以那个军力,如乘胜追击,即迅速出兵,猛打将过去,哪怕再鏖战,胜利可在望,能成其大业。但实际的情况却是,在高层决策的时候,根本未考虑此问题。而是转开了注意力,太自我感觉良好了,太不能审时度势了,太听不进去异见了,太缺乏对现代化战争的方方面面的认识了。甚至以为只要有人力而不要靠武器就能成为赢家了。如此这般那样还有,就把主战场错误地摆动到了朝鲜那里去了。以致天时地利人和诸因素全不具备。情况最为严重的是,北韩处在寒冷地带,志愿军很短缺棉衣,自己冻得快要死去,却硬要振作起精神,大做人家的嫁衣裳。从而失去千载难逢,事情久拖没有解决,成为了最大的悬案。以致至今只能空喊,似乎永远就是如此。

所有这些史实的重新提出,叫人不堪反思就不去说了。麻烦的事情还在于老根子作祟不停。即如果从正面的论说出发的话,中国把考虑问题的基本点是放在历史组合的传承上,是放在军事进攻防御的战略上,是放在地域接壤的各种实际的利益上,是放在社会主义大家庭亲兄弟的关系上,那都不言而喻是伟大的是光荣的是正确的。但是,老天爷未帮忙,我们事与愿违,对方死不买账,因此所出现的最终结局却根本上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也就是说良好的主观想法拼命的巨大付出长久的继续维持换来的却是矛盾不断,反对声声,纠结横亘,险象环生,恶果累累。劣质性已经暴露得太充分太过分太万分。

情况就是金日成蓄意发动的满怀野心的注定失败的统一战争过去后,再动手是没得说话的资格了,却歪打正着,还适得其反,而巩固了自己小王朝的统治地位。有了继续作恶的可能性实际性存在性。于是乎也,干出了许许多多有损于共产主义事业的坏事情:

一,几乎不再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正统,至于毛泽东思想则更是压根儿没有门。反过来无处不在地布置着的是那张肿胀的流气的无知的金日成的画像。从而使得整个理论领域处于完全真空的状态,任由着胡作非为在恣意横行。

二,金日成刻意地大肆地持久地伪造着出身经历文章成就名胜,掀起了大规模的造神运动,试图逼使所有的麾下俯首帖耳,顶礼膜拜,成为信徒。创出了无产阶级革命中风云人物弄虚作假欺骗之先河。影响非常恶劣。

三,在劳动党内,竭尽全力地清洗亲中共的派别,手段残忍,压力凶险,程度血腥。从而为全面地倒向苏联人的怀抱,在组织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甚至到苏联变修了,朝鲜已被抛弃为止,局面也无根本改变。更有甚者的还在于,爽性全盘首相化了,再也不理会中国了。

四,哪怕南朝鲜还有很多的美军士兵在呆着,却坚决地拒绝志愿军再长期驻扎在北朝鲜。因为,北韩暗地里有底气,知道不去惹恼南韩,南韩是绝对不会主动地发起进攻的。而即使将来的情况真得不可逆料,那么再请老中国帮忙也还是来得及的。这老中国不是始终犹存着路见不平两肋插刀的愚勇吗?

五,甚至神经病发作,狠毒地炸毁了包括毛岸英等在内的牺牲者的坟墓。为了什么呢?原来,这还是作恶多端的系列举动呢!即要全面地从史料中从学科中从媒体中从实地中从录入中,甚至于从记忆中,清除掉所有有关的文字图片记载信息印痕,甚至于蛛丝马迹。妄图在根本上消除掉中国抗美援朝的事实。好表示出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伟绩应该全部记在金日成领导的解放运动成功的名下才是。真是该有多少无耻就有多少无耻啊。

六,仗着苏联在做后台,公然地提出了在中国长白山等地的领土要求。而且竟然会阴谋得逞。1963年,中朝在划分边界时,绸缎岛和薪岛便悄然地划归了朝鲜。朝鲜就是这样,摆出了十足的盗匪腔调,要彻底地另立门户了,要完全地分庭抗礼了。

七,中国处于建设时期,正需要大量地启用各种人才。朝鲜却利用中国支持的信息资金物质,穷挖墙脚,鼓动许许多多边民叛离起义逃亡到他们那里去。那可是卯足了劲头要大唱对台戏,要抢夺人力资源。

八,中国在大搞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朝鲜也跟着瞎起哄胡乱来穷闹事,天天在边境线上张开着大喇叭,狂吼乱叫。但针对性是非常明确的。即要同毛泽东争风吃醋,要大树要特树要死树金日成。使金日成压倒毛泽东,成为真正的天上神统。

九,坚持树立假想敌国,坚持处于备战状态,坚持大搞阶级斗争,坚持割掉资本尾巴。因此,直把个朝鲜搞得是叮当作响的穷,年年岁岁的饿,成千上万的死。现在,简直就是一座人间地狱了。

十,穷则万恶生。既如狼似虎又面带菜色的边防军人不断地袭击我方居民聚集地,大肆进行抢劫骚扰枪杀,制造事端,形成摩擦,酿成血案。

十一,坚持封建主义,就是搞家天下。甚至于大倒退,还要奴隶主义。赤裸裸到连挂羊头卖狗肉奢谈民主都不要了。就是实行法西斯,你们又能怎么样?只见得国势日益衰微。广大民众,水深火热。上天无路,入地没门。极其严重地败坏了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发展。

十二,不断地以核武器威胁在意识形态上处于敌对的国家,破坏了东亚地区的和平局面。及至威胁到更远的地方。

以上种种,难以述尽。由此可见,实实在在,理智全无,歇斯底里,丧心病狂。天大地大,无奇不有。好个市侩,实在脓包。有事要人,过河拆桥。再不客气,面露恶相。什么主义,什么战略,什么利益,什么友情,全部丢进东海黄海里面去就算了断了。

当然,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该帮的全帮了,该送的都送了。所以,从中可以论断,从传统上从法律上从革命上从近邻上从血缘上已经完全都不再存有什么继续进行援助的必要性了。甚至完全相反的情况是,朝鲜欠了我们这么多这么多这么多。他们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偿还清爽呢?

话讲到了这个份上,那么,又何以再回过头去,回答本文所提将出来的问题呢?

这也就等于是说,作为现在而今眼目下仅存的两个社会主义国家,一个是最大的,一个是最穷的,已经够顽强了,够英勇了,够悲壮了。然而,相逢何必曾相识呢?是不是意味着必须彻底地抛弃掉救急不救穷的中华古训,而把资助朝鲜的工作永远地做将下去,才可能保持住这个已经很小很小的什么阵营?

所以,在这里不得不先讲个不是故事的故事。好让大家读完以后,有个大概的印象。这样做对问题的理解就会方便上许多了。即马克思花费了毕生的精力来撰写煌煌巨著《资本论》,当然也就不可能再去打工,再去谋职,再为五斗米折腰了。那么,他及他的一大家子又怎么才得以活下去呢?事实证明,是完全地依靠了恩格斯在经济上的鼎力帮助。否则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那么在此,换一句话来说就是,一方面,马克思无情地揭露着剩余价值的每个毛细孔都浸透了工人血汗的滔天罪行;另方面,马克思又享受着恩格斯的家族企业通过残酷地剥削工人用血汗铸就的剩余价值所带来的物质生活。这是一副多么具有讽刺意味的画面呢?但又是多么说明问题的经典例子啊!

道理就在于我们想通过引进外资大办产业有了积累(也是剩余价值)后,再大量地再持久地再根本地资助朝鲜,从而制造出一个不搞经济也能求得生存发展的社会主义国家的神话。这是很不应该的。也是有失体统的。更不像是个做兄长的样子的。当然,这个也就是我们拖欠朝鲜至今还没有给予解决的关键之所在了。

应该说,我们必须偿还他们这么一笔“债务”了。即向朝鲜说明有关的情况。因为,社会主义如果不搞改革开放那是绝对没有出路的,是要步入死胡同的。而贫穷又并不是社会主义的特征。所以,朝鲜必须彻底地放弃战争斗争论争,而向资本主义敞开国门,尤其是要寻求与美国和韩国的合作,一个最发达,一个最血缘。走自力更生的道路。与世界经济一体化合流。不要老是靠乞讨过日子了。而是要,吃饱了,有钱了,富裕了,发达了,社会主义才会充满希望。等到那个时候,再想着法子大战资本主义也来得及啊。

真的,真的。绝对不想看见金正银、金敬姬之类再沿着金正日的路子来作揖了,来拜求了,来乞讨了。

我们还要大声疾呼:金家门,为了让朝鲜广大的贫穷民众能过上有饭吃的最低度的大写人的日子,你们该醒悟了,该改辙了,该为善了。

(徐均赛)

引文出处:《关于长白山及其他割让给朝鲜的领土的问题》(鑫子收藏)、《金正日打造朝鲜王国:儿子女儿都当大将》(米尔论坛)、《朝鲜大流氓之金日成》(上帝耶和华)、《今日北朝鲜》(林思云)、《食不果腹:揭秘一个最真实的朝鲜》(百本小派在路上)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