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近日在南海围绕石油勘探发生摩擦,并引发两国外交口水战。中评社对此发表社评,原题《南海争端 越南岂能轻言动海军!》文章内容如下:


近日中越在南海问题上的多回合交锋,不仅给两国关系增添了新变数,也给地区局势增添了紧张气氛。它再次提醒人们,如果相关方处理不当,南海问题将成为影响地区和平与稳定的最突出消极因素。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越南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强硬。5月29日,越南外交部罕见地在周末举行新闻发布会,发言人阮芳娥称,「越南海军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越南独立、自主和领土完整。」这样的话语,不仅是迄今越南在此问题上的最强硬表态,而且也明显突破了应有的边界。


为了弄清事情的原委,有必要对事件的整个过程作个还原。虽然中越的说法有一定差异,但透过双方的话语,还是能看出事件的大致来龙去脉:26日凌晨,中国海监执法船在南海海域例行执法巡查,发现越南石油勘探船在此实施作业,中方随即要求越南停止侵权行为,但遭越南勘探船的拒绝。中国执法船随即采取了强制措施,剪断了越南勘探船的光缆。


第二天,越南外交部向中国大使馆发出照会,要求中国「赔偿所有损失」。次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作出回应,批评越南「在中国管辖的海域开展油气,损害中国权益」,并表示中国主管部门采取的行动完全是正常的海洋执法监察。于是,越南外交部在29日作出了「越南海军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越南独立、自主和领土完整」的异乎寻常表态。客观地说,中越在南海海域存在主权争端,这是事实。我们也不拟就这个问题在此多费口舌,因为这是个极其复杂、谁也说服不了谁的问题。我们想指出的是,在主权问题解决前双方发生事端后,应当本着怎样的姿态予以解决?是息事宁人大事化小、通过对话协商解决,还是把事件无限升级,甚至把军事手段也扯进来?相信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一清二楚的。《南海行动各方宣言》明确规定,「各方不以武力或威胁使用武力解决南海争端」。这次越南亮出了「海军」这张牌,明确违反了这个原则,也实在令人错愕。


其实,真要比海军,越南与中国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中国之所以不轻言用武,并非对自己的能力没信心,而是因为这样做不符合自己的外交与国防理念,也不想授人以柄,为外界炒作「中国威胁论」增添新素材,更不想因此影响地区和平与稳定,损害中国国内经济建设的外部环境。但这显然不能成为越南轻言武力的理由。越南应该清楚的是,建政之初就敢和美国在朝鲜战场上硬碰硬的中国,岂能屈服于一个三流军事国家的武力恫吓?


此次越南异常强硬的原因,也成为国际舆论关注的热点。美国《国家战略》杂志认为,南海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美国,美国肯定会将中国堵在第一岛链内;如果做不到,也要堵在第二岛链内。而借助于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南海争端,美国实施这一战略时就可以事半功倍。正是基于这一考量,美国近年来明显加大了对南海问题的介入力度。在去年在越南河内举行的东盟地区论坛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放言,南海问题涉及美国利益,美国有责任和有关国家解决这一问题。今年3月14日,希拉里致电菲律宾官员时表示,南海群岛周边水域的航行自由,对美国的国家利益至关重要。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亚洲事务的前主管迈克尔·格林认为,这样的宣言让一些东南亚国家「稍感自信」。显然,美国的态度让一些有狐假虎威心态的国家感到有了靠山。不过,这些国家应当清醒的是,美国虽然有卷入南海事务的利益冲动,但如果事到临头时,美国有这样做的意志吗?在对利比亚这样一个小国的战事中,美国都主动退身二线,如何敢与世界第二经济体的中国兵戎相见?芬兰《赫芬顿邮报》的分析认为,在美国从越战战场撤退几十年后,越南却再次指望用美国来平衡北京,那么68万名美国人究竟为何而亡?这样的历史,相信越南不会不清楚。


其实,各方都不应起将南海争端诉诸军事解决的念头,这样做对谁来说都是弊远大于利。正因为如此,多年来中国在南海问题上一直都采取温和谨慎忍让的姿态。对相关国家的越轨行为,也尽量克制。中国国家海洋局2007年出版的《中国海洋发展报告》指出,有关国家在我国「断续国界线」内钻井1000多口,每年开采油气资源5,000万吨以上。美国合众国际社的报道认为,在素有「第二个波斯湾」之称的中国南海,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文莱等国一直占据着油气开发的主导地位。但中国从未采用过军事手段制止上述行为。但相关国家绝对不能把中国的顾全大局当作软弱可欺的表现。他们应当清楚的是,中国不想把事端闹大,但也不怕别人藉机闹事,更不怕武力恫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