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1.html


队伍的后卫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范围内。现在数清楚了,整个队伍有19个人,他们把都把武器背在背上或者是扛在肩上,有的敌人甚至把武器交给自己的身边的战友或者是放在骡背上,显然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死神正呆在他们身边。

高远翔拍了拍李云的后背,跟他咬耳朵:“待会儿我一开枪,你们就和我一起开枪,明白吗?”李云点了点头,同时用悄悄话传给自己身边的李海鹰。

由于队伍是分散隐蔽在小路两边的,李海鹰就躲在石头后面,正好是敌人小分队视线的盲区,通过手语向另一边的示意。

越军小分队已经来到了岔路口,正好被躲在路两边的李云他们包在中间。

高远翔放下自己手里的霰弹枪,拿起92式9毫米口径手枪,装上消音器,瞄准面前的越军士兵。李云见状也放下了自己手里的95班机,拿起手枪。李海鹰往95-1的枪口上套上消音器,同时换上一个装着亚音速步枪弹的弹匣。(要保证消音效果,最好使用亚音速弹药。)

高远翔举起手枪瞄准自己面前的越军士兵连开数枪,一连串9毫米手枪弹钻进了两名越军士兵的后背,他们还没能发出清楚的喊叫声就倒在了地上。

跟在后面的越军看见打头的两个人背上绽开的血花,迅速意识到自己遭到了伏击,赶**枪还击,无奈自己的武器不是背在背上就是扛着,他们的手指还没有摸到扳机,李海鹰那支装上了消音器的95-1,还有路对面侦察兵手里的两支05消音冲锋枪一起朝他们开火。这就是队伍里所有的消音自动火力了,它们都是全自动射击,因为所有队员都明白,只要有一个敌人开了一枪,整个任务就要以失败而告终。

05式冲锋枪50发弹匣的大弹容量在近战中发挥了巨大的威力,两把05泼出去的5.8毫米手枪弹一下子就在十几名越军士兵的身上打出了血花,他们纷纷抽搐着倒在地上。

现在整个越军的队列里面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高远翔用手语命令所有人都站起来,准备打扫战场。于是李云他们纷纷从隐蔽的灌木丛和石头后面走了出来。

在队列前部的一名趴在地上装死的越军机枪手突然间爬了起来,“注意!”胡伟拿起装上消音器的92式手枪迅速瞄准那名越军,但是一扣动扳机他就发现自己弹匣里面20发子弹早就打完了。

“快干掉他!”一名正忙着给05式微冲装弹匣的侦察兵一边说一边无可奈何的看着那么逃跑的越军士兵,“用无声武器!”他补充道。

那名越军机枪手扔掉扛在肩上的PKMC机枪向前跑去,李云拿着92式手枪,瞄准那名越军士兵的后脑,当后脑-准星-照门三点一线时,他扣动了扳机,一发5.8毫米手枪弹精确钻进那名越军士兵的后脑勺,子弹的冲击力犹如一位橄榄球运动员一样将之推倒在地。

一枚5.8毫米×21毫米手枪弹壳掉在了小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叮的一声轻响,结束了整场战斗。

高远翔带着一点不满看着李云,于是他朝李云挥了挥手:“你过来一下。”同时踢了踢脚边的一具越军士兵的尸体,确认其已经死亡。

李云刚走到高远翔身边,高远翔就一伸手做出个敲“爆栗”的手势,李云赶紧伸手挡住,说:“干吗敲我?”

“刚才你打死那个越南鬼的时候爆头了吧?”“是啊?”“没事儿爆什么头?你当这是打游戏啊?Headshot加分多啊?!你爆两个头的时间足够你打穿五个胸了!”

“受教,受教……”李云辩解道,“把手拿开。”“好。”李云把挡住高远翔的双手放开,这时候高远翔敲了敲他的头盔:“戴着头盔哪,还怕我敲脑袋。”

而此时李海鹰他们这些老兵已经开始灭口了,地上躺着的越军还留着一两个喘气的,李海鹰发现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掏出腿部刀鞘里面的五六军刺一下子捅穿了那个幸存者的胸口。胡伟发现了另一个他做的居然是先把那个人的脑袋摆正,然后后退一步,大脚一挥,李云还没意识到他究竟要干什么,胡伟的大脚已经踢到了那个幸存者(还不如说是倒霉蛋)的脑袋上,“啪”的一声,那个人的脑袋被胡伟一踢,撞在了路边的一块石头上。

“嘿!你在干什么?”李云不解的向胡伟问道。胡伟若无其事的松了耸肩:“踢球。”而一旁的其他人对胡伟刚才的举动也是没有作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的反应,李云的意思是:你看到一个人把另一个人的脑袋当足球踢,你难道不应该赶到惊讶吗?李海鹰只是抬了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就很淡定的检查越军的武器。

“嗯,武器装备很杂。”李海鹰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越军尸体,差不多一半的家伙连枪还没掏出来就被干掉了,“AK系列,不少还是我们当年支援的56式,法国佬的FAMAS G2,老毛子的PKMC,以及当年美军留下的老M16A1……怎么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李云凑到李海鹰身边,说:“海鹰,刚才你看到没有,胡伟差点把那个越南人的脑袋都给踢飞了!”李海鹰依旧是以一副淡定的语气回答:“嗯,我看到了。这只是他的必杀技之一,后面你会看到更多。”李云:“可是他……”李海鹰:“反正是要杀掉的人了,怎么杀无所谓是吗。”李云觉得自己现在跟他简直就是无法沟通,于是他走到了高远翔身边。

高远翔没有管李云,而是从被打死的骡子背上搬出几根铁管,“TNND,没记错的话这也是我们当年支援给他们的107火箭炮,越南战争时期这玩意儿可是把美军边和机场炸了个底朝天。”李云看着那几根铁管,“就这堆管子?”高远翔把钢管放在地上,对李云说:“注意了这可不是一般的管子,这可是107火箭炮的炮管,107火箭炮这玩意很容易分解的,这可是我们国家发明的经典武器,你居然不知道?”

李海鹰灭口完毕,走到高远翔身边,拍了拍高远翔的肩膀说:“他不知道也很正常吗,走吧,高队,我们还要去摧毁‘奠边府’呢。”

高远翔站了起来,命令道:“大家把107火箭炮的炮管和火箭弹扔到灌木丛里面!”李海鹰走到刚才的“案发现场”,帮着那几名侦察兵把越南人的尸体拖进灌木丛里面,胡伟则走了过来,一手搭在李云的肩上,拖着他走到那些被拆卸的107火箭炮的零件旁边,和他们一起把那些零件扔进道路两边。

在迅速干净的处理好“案发现场后”,高远翔将队员们集合起来,继续向着“奠边府”慢慢前进。

李云回头看了一眼刚才的现场,现在那儿只剩下几头被打死的骡子和地上的弹壳先是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战斗,但是胡伟一脚踢到那名还在喘气的越军的脑袋上的一幕却深深地印在了李云的心里,而其他队员对刚才那一幕的麻木似乎说明,他们以前已经经历过了不少类似的场景了。

张继业说的没错,在战场有很多东西是训练营和军校里面学不到的。

没多久,一名背对着他们的越军士兵出现在领头的侦察兵视线内,他迅速示意停止前进。高远翔拿着自己的霰弹枪猫着腰走到那名侦察兵身边,侦察兵指着那名正背对着他们的越军士兵,做了个用刀抹脖子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