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有之乡公诉团只有2万人签名说明了什么

买啥啥跌郁闷1 收藏 11 1153
导读:自从乌有之乡说要公诉茅于轼、辛子陵以来,就一直比较关注。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可以通过法律程序把有关事情的真相搞清楚,可以让不明真相的老百姓们明白一把真相。这些天来,单看网上,感觉声势确是浩大,今天是河南,明天是湖北,后天是广西,各省都成立了公诉团。还有人发帖子说全中国人民都坚决支持公诉茅、辛,声势一浪高过一浪,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毛语)”。 可昨天看到一篇文章来自乌有之乡的文章介绍说:“第一,签名人数远没有达到预期。时间已经过去了10天,但今天截止的签名人数仅仅21378人。13亿人口的

自从乌有之乡说要公诉茅于轼、辛子陵以来,就一直比较关注。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可以通过法律程序把有关事情的真相搞清楚,可以让不明真相的老百姓们明白一把真相。这些天来,单看网上,感觉声势确是浩大,今天是河南,明天是湖北,后天是广西,各省都成立了公诉团。还有人发帖子说全中国人民都坚决支持公诉茅、辛,声势一浪高过一浪,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毛语)”。

可昨天看到一篇文章来自乌有之乡的文章介绍说:“第一,签名人数远没有达到预期。时间已经过去了10天,但今天截止的签名人数仅仅21378人。13亿人口的大国,90%以上的拥护泽东思想,但为何是这样一个签名水平呢?第二,当今上网者,绝大多数不问政治。笔者近段内跑了近20个网吧,发现100%的上网者都在玩网络游戏;第三,几乎所有网站均对《乌有之乡》组织的签名进行封锁,这与网络阵地的控制源有关。”

乌有之乡还反思道:“我们都确信广大人民群众对毛主席、共产党、毛泽东思想的热爱,但签名仅占了全国0.001%,还不及一场球赛的观众,如果近期还停留在这样的签名水平,那么这个签名非但没有积极的意义,反而是让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蒙羞;第二,让亲者痛、仇者快。目前已经在其他网站出现了诸如“应者寥寥”之类的嘲弄之声。”

看来,乌有之乡还是具备了一点反思意识,但反思的不彻底,也没有找到根子。下面,我替他们反思一下,希望对乌有之乡下一步行动有所裨益:

第一、人们反感的不是乌有之乡的公诉举动,而是反感他们打棍子、扣帽子、拉大旗充虎皮的做法。

其实,很多人,包括支持茅于轼、辛子陵的人,都对乌有之乡的起诉行为持支持态度。一方面,这些人大都是自由主义者,满脑子是“虽然我不支持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的想法;另一方面,乌有之乡是准备通过法律手段解决问题,比起过去大搞群众运动,不经任何程序就把人批倒、批臭,再踏上一万只脚的做法,无疑体现了时代的进步。

但乌有之乡在具体实施中还是继承了过去的许多做法,突出一点就是打棍子、扣帽子,先把别人定性为汉奸、卖国贼,罪名定了再去寻找证据,这是典型的文革遗毒。许多人对这一套都有切肤之痛,当然也就对其大为反感了。

再一点就是拉大旗充虎皮,看看它的宗旨──“2011年春夏之交全国范围的公诉卖国贼,更是一场伟大的民众大联合的革命运动,其本质是一场捍卫宪法和党章、捍卫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捍卫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捍卫主席和泽东思想的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

这就扯得有点大了。

第二、寄希望于大规模群众运动和法律问题政治化

乌有之乡之所以在全国范围内掀起这样大规模的公诉运动,其目的就是大造舆论声势,显示其人多力量大,占据大多数,从而掌握道德、正义的制高点,真理的拥有者。

但历史告诉我们,真理在哪一方,并不是由人数多少决定的,有时恰恰相反,人数少的一方,反而是真理的拥有者。当初表决开除刘少奇,只有一名代表没有举手,但历史证明,这唯一一个没有举手的代表,反而站在真理的一方。乌有之乡受文革遗毒太深,过分迷恋、相信人多力量大这一套,反倒露出了自己的“怯”来。

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社会状态的最大一个问题就是,社会生活高度政治化,全社会、全民族都紧紧围绕政治进行,都被捆绑在政治这辆车上。改革开放的最大成就之一,就是把老百姓从政治这辆车上放下来,不必天天学毛选、读语录,早请示、晚汇报,开批斗会、割资本主义尾巴,让老百姓有时间、有精力、有胆量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开公司、做买卖,享受世俗生活带来的欢乐。这本是一个社会的常态,政治从来就是少数人的事,从来就是政治家的事,选民们选举政治家代表自己处理国家事务,而不是时时刻刻自己来关注。这点,乌有之乡也看到了,所以才说“当今上网者,绝大多数不问政治。笔者近段内跑了近20个网吧,发现100%的上网者都在玩网络游戏”。

这就对了。

社会生活高度政治化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法律问题政治化。在中国,无论什么样的法律问题,最后一定会归结为政治问题。越是影响大、涉及面广的问题,越容易政治化,越容易通过政治手段来解决,这就是老百姓说的“有问题找书记,不找法院”的根源。

通过政治手段解决问题,固然有见效快、成本低的好处,但最大的问题是过分依赖政治家个人的品德和操守,人治色彩浓厚,无法复制和模仿,难以成为社会普遍遵循的范本。只有通过法律手段解决问题,实行法治而不是人治,才是一个社会长治久安的基础。

政治问题法律化,而不是法律问题政治化。希望乌有之乡的公诉,能在这方面起个好头。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