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中将周希汉生平轶事〈二〉

许八多 收藏 0 5069
导读: 1949年2月,周希汉将军被任命第十三军军长。是时,第二野战军政委邓小平与周谈话。小平曰:“周希汉,你早就该当军长,晓不晓得为什么到现在才提你?”将军答:“是不是骄傲?”小平点头,曰:“对头,就是要杀一杀你的傲气。”将军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知道自己的这个缺点,就是改不掉。”小平正色,曰:“改得掉也得改,改不掉也得改。必须得改!”   周希汉将军,湖北麻城人。父名周企耀,佃农。前妻因病早夭,36岁续弦,40岁得子希汉,三世单传。将军出世后,有风水先生为其看相曰:“此子有王侯之相,傲物之形,奔忙之命。

1949年2月,周希汉将军被任命第十三军军长。是时,第二野战军政委邓小平与周谈话。小平曰:“周希汉,你早就该当军长,晓不晓得为什么到现在才提你?”将军答:“是不是骄傲?”小平点头,曰:“对头,就是要杀一杀你的傲气。”将军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知道自己的这个缺点,就是改不掉。”小平正色,曰:“改得掉也得改,改不掉也得改。必须得改!” 周希汉将军,湖北麻城人。父名周企耀,佃农。前妻因病早夭,36岁续弦,40岁得子希汉,三世单传。将军出世后,有风水先生为其看相曰:“此子有王侯之相,傲物之形,奔忙之命。” 陈赓大将曾为周希汉将军“批八字”曰,“周希汉是癸丑年生的,‘癸’不得了。天在人头上,他这个家伙敢叉开双腿,把天骑在下面。这么大的脾气,谁敢惹他?”

瘦子将军

周希汉将军瘦小,眼光上视,嘴角下斜,若藐视态,自称“天下第一瘦”。 红军时期某日,通信连长谢家庆俘虏一国军军官,奇瘦无比。周希汉将军见之,与其比肩而立,大喜曰:“这狗日的比老子瘦多了。好了,老子不是天下第一瘦了。” 1930年,徐向前元帅初见周希汉将军,叹曰:“长得单薄些。” 将军对曰:“将在谋而不在勇,关云长身材高大,不也打败吗?诸葛亮、庞世元长得如何?不也打胜战吗?” 元帅闻之暗喜,继指地图考将军。是时,将军不识地图为何物,即答道:“我看不懂。你能教我吗?” 徐帅闻之又喜。将军又曰:“我肯定能学会,没有学不会的本事。” 徐帅大喜,以掌拍其脑曰“是块好料。” 抗日战争时期某次开会,有人提及周希汉将军,毛泽东问;“就是险些被张国焘砍了脑壳的那位嘛,听说打起仗来很会动脑筋。” 陈赓大将对曰:“他有个绰号呢,叫——瘦子!是我给他起的。” 并用两手比画:“喏,这样瘦!” 主席哈哈大笑,曰:“我见过,我见过。”

八路军三八六旅旅长陈赓、政委王新亭、参谋长周希汉。陈赓腿有伤残,人称“瘸子”;王新亭高度近视,戴眼镜,人称“瞎子”;周希汉奇瘦,人称“瘦子”。故而,三八六旅人皆称之为“三子部队”。

何畏,广东人,红四方面军九军军长,性暴烈,尤爱棍棒伺候。红军时期某战失利,何畏迁怒于时任九军作战科科长的周希汉将军,将军当场顶之。何畏大怒,曰:“老子毙了你!” 连发五枪,将军侧身挺立,仍目瞪何畏,无恙。后将军曰:“何畏枪法不行,老子命大!”何畏曰:“老子不过吓吓你,那舍得真打。”何畏命令打将军二十军棍,被送进医院了伤。 后何畏有悔意,特意到医院看望,并交代医院政委董贤映:“对周科长要特殊照顾好。” 何畏曰:“给周科长炖一只母鸡,没有就到老百姓那里去搞。” 院长不懂广东话,何畏取纸笔写道:“炖鸡婆,加天麻”。继改“鸡婆”为“鸡母”。(广东人称母鸡为“鸡婆”,四川人称母鸡为“鸡母”。) 人谓“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说官话。” 何畏讲话,广东人亦难懂。为此,何畏连换几任参谋。周希汉将军到任后,细心琢磨军长发音规律,一星期即能听懂军长之广东话。何畏大喜,逢人便夸将军:“这小子他妈的是天才!” 周希汉将军身经百战,全身无一弹创枪洞。人谓将军命大福大,将军则言:“人瘦,目标小,敌人打不着。” 将军身边之参谋、警卫、司机亦无一人有负伤之记录。 抗日战争时期,太岳区曾流传歌谣云: 小日本,你听清,太岳山上有陈赓。 小日本,你别捣蛋,让你碰上周希汉。

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发起“百团大战”。 第一阶段为正太铁路破袭战,一二九师十个团主力分为中央和左、右三个纵队。 周希汉将军奉命任左翼纵队司令员,负责寿阳至榆次段铁路的破袭。 某日,刘伯承、邓小平至正太前线。邓小平问周希汉:“左翼没有配政委、参谋长,只有你一个,行不行?” 将军未加思索对曰:“不怕,这种短期的任务,有两三个硬一点的参谋就行了。” 刘伯承点头称善,而邓小平略有感觉:这个娃子不简单,但有些子傲气。 百团大战第一阶段发起后,日军出动精锐部队报复,直扑卷屿沟,攻势凶猛。 是时我八路军前指和中共中央北方局首脑机关正撤至卷屿沟,仅有一警卫营掩护,情况万分危急。第十六团于羊儿岭与敌激战半小时,主阵地失守。刘伯承正愁手边无兵可调,忽闻周希汉率部赶至羊儿岭,与日军接火。刘帅舒口气曰:“好了,这下是赵子龙来了。” 周希汉率部勇夺羊儿岭,阻击日军至黑夜。后,刘伯承正太战役总结时,表扬羊儿岭战斗“起到了掩护首脑机关转移的重要作用,并使左右两翼得以安全转移。”

“杀鸡焉用牛刀”

1946年9月22日,国民党军第27旅和第167旅被晋冀鲁豫野战军包围在浮山一带。胡宗南立刻命令其号称“天下第一旅”的第1军第1旅前往救援,正中我军“围点打援”之计。担任担任打援主要任务的是周希汉的第10旅。 国民党军第1旅前卫第2团刚到官雀村,就被陈赓兵团的第11旅包围。第1旅旅长黄正诚恼羞成怒,率领其第1团杀奔过来。在陈堰一带,被周希汉的第10旅第30团迎头拦住。黄正诚发动几次攻击,均被周希汉打垮。 黄正诚不由地骂了一声在官雀被围的2团团长王亚武:“你这混账东西,你谎报军情。你碰到的是哪国陈赓呢?老子这里才是陈赓呢!中原共军的将领,除了陈赓,谁会这一手?!” 谁会有这一手?陈赓手下的勇将都会。黄正诚或许不知道,陈赓当旅长时,周希汉是旅参谋长,许多作战计划是由周希汉首先拟定的。 双方激战到天黑,黄正诚被迫将部队撤进陈堰。周希汉立刻抓住战机,指挥其28、29、30团利用黑夜将敌人团团围住。经过一夜战斗,黄正诚的“天下第一旅”彻底被消灭。黄正诚被带到了10旅旅部,带到了周希汉面前。 油灯下,两个旅长相视而立。周希汉又高又瘦,黄正诚墩墩实实,一个空着土布军装,一个套着呢料军裤。 良久,黄正诚气恼地扭过身:“你不是陈赓!” 周希汉明白了,黄正诚想见的不是他。周希汉被对方的傲慢激怒了,冷冷地说:“我是周希汉!” 黄正诚再次上下打量周希汉一眼,说:“我要见陈赓,他为什么不见我?” 周希汉拉过椅子坐下了,瞟了黄正诚一眼:“杀鸡焉用牛刀?捉你,我周希汉足矣。”

据云,天下第一旅被歼灭,轰动了朝野。刘伯承于晋冀鲁豫军区干部会上曰;“同蒲方面打得很好!中央夸奖说‘这一仗出乎意料之外’”。 1946年9月26日,延安的《解放日报》发表了题为《向太岳纵队致敬》的社论。 社论曰,此役“与中原部队的胜利突围、苏中南下的七战七捷,陇海路与晋冀豫歼灭蒋军同为光辉胜利。对于粉碎蒋介石进攻、争取国内和平民主,有其不可磨灭的功绩。我们欢欣庆祝之余,特向太岳纵队全体指战员致以崇高的敬礼!” 1947年夏,陈谢大军挺进豫西。8月,周希汉随先锋第二十九团先行南渡黄河。23日,偷渡得手。将军上岸后,即命二十九团团长吴效闵夺取敌石头山阵地。是时,枪炮声震耳欲聋,吴效闵举冲锋枪大声曰:“放心吧,旅长!拿不下石头山,我提头来见!”周希汉将军亦提冲锋枪,大声喝道:“不行!老子要你提国军的头来见我!”数小时后,吴效闵克石头山,押大批俘虏凯旋归。新华社记者冯牧见之叹曰:“真是关云长温酒斩华雄啊!”

“开饭!”

1947年11月4日,周希汉指挥10旅攻击郏县,国民党军整编第15师师长武庭麟率5000人顽固死守。战斗到最后关头,残敌退守城西北角,但此时国民党李铁军部的援军也已经抵达郏县三十里外,走的慢的也只需要3小时。敌人的内外兵力刚好是10旅的10倍。 3小时,阻击部队只要能争取到3个小时的时间就够了。周希汉嘴里在布置,眼睛在看手表,心里在盘算着。周希汉将阻援部队部署完毕,众人以为他要下达总攻命令了,谁知他用力扔掉烟蒂,大声说一句:“开饭!” 后有人问将军:“其时前有武庭磷,后有李铁军,如何还有心思考虑开饭?”将军对曰:“我早已计算好了。武庭磷早我一天到,防御上不可能有大作为;李铁军离郏县还有60公里,最少得三小时到。李铁军有饭吃,武庭麟有饭吃,我们为什么要饿肚子去会他们!”

拉枯摧朽

杨围子,是双堆集东南最后一个据点,拿下杨围子,我军就可以直捣双堆集黄维兵团部了。 驻守场围子的是蒋军14军军部和所属第10师、第85师残部。14军是蒋介石嫡系部队,装备好,战斗力也较强。但在解放军的猛烈打击下,14军已丧失斗志,所据守的几个村庄,都一一被解放军攻占。最后,只剩下杨围子军部所在地了。 随着包围圈日渐缩小,14军军长熊绶春焦急万分,眼看着露天工事里躺满了伤兵无人管,上千匹的牲口大部打死在外壕,饥饿的蒋军士兵,用刀割马肉充饥,这一副山穷水尽的惨相,他悲不能抑,竟坐在掩蔽部里不时地掩面饮泣。他的参谋长梁岱,在浍河南岸溃败时,曾被解放军俘虏过。梁岱当时冒称军部的书记官,解放军就把他放了。释放时给他一封劝降书,要他交给熊绶春。熊绶春却执迷不悟,不接受投降,他指望凭杨围子四周的开阔地进行顽抗,坚持到援军的到来。 哪知他碰上了二野久经战火锤炼的勇将周希汉,区区开阔地挡不住周希汉的脚步。周希汉采用了“壕沟战术”。即在场围子东面、北面、西面挖了许多条交通壕,逐日向杨围子逼近。 到了12月11日,周希汉指挥的部队在杨围子周围挖成了连接贯彻的交通沟网,把熊绶春的14军围在中间动也不能动了。解放军准备攻击的突击队,可以自如地走以敌人阵地前面30米的地方,等候着攻击命令。 12月11日下午4时,对杨围子的进攻开始了。我军上百门榴弹炮、野炮、山炮、迫击炮的炮弹,就像下雨似地落入敌人前沿阵地和纵深阵地,整个杨围子成了一片浓烟火海。随着硝烟,我军突击队发起冲击。 前后不过十几分钟,杨围子阵地就被我军全部占领。 我军炮火的威力和指战员的英勇,简直吓昏了敌人。许多蒋军士兵从打塌的工事里爬出来,扔下枪就跑了。有的撞见解放军,吓得跪地磕头,大叫道:“饶命呀!我们早就不想打了!”在杨围子最后一个碉堡里,七八个蒋军一见解放军到了,就跳起来高喊道:“欢迎解放军,你们不来,我们就困死了,你们救了我们!” 许多蒋军军官更有经验,当解放军刚打进村时,他们就收拾行李。等解放军打到掩蔽部门口时,他们正好赶上俘虏队伍,背起行李就走。什么也没丢下。 12月11日晚7点钟,枪声完全停止,14军的一行行俘虏,从交通壕走向解放军后方。

1948年冬,淮海大战。 周希汉将军率十旅西攻砀山,东斩津浦,阻敌北上,滞敌东援。继参加围歼黄维兵团之决战,将军所部首克李围子、继克沈庄、再克杨围子,连战连捷。 12月13日,进攻黄维兵团东北方向最后据点杨文学庄。 是时,黄维对所部下了死命令:“战则生,退则死”。将军所部进攻失利,伤亡严重。 是时,陈赓大将前来督战,与将军言:“你别难过,这一战打完了,损失多少我给你补多少?” 将军以手附陈赓耳曰:“不必,我还有一个十旅呢。” 盖将军于豫西第十旅留守处和教导队埋伏了数千军,以备关键时刻用。 陈赓大将喜,挥拳击其胸:“你这小子!” 是役,终克杨文学庄,黄维兵团被歼。 将军晚年常曰:“黄维虽不是我旅捉的,但他是被老子打垮的!”

本文内容于 2011/6/6 14:57:31 被许八多编辑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