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二战缅甸战场老兵口述 第二部分 7.转折点 英帕尔(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5.html

■ 钦敦江边一片宁静

藤原齐羽(日本士兵)

温盖特的钦迪特部队的第一次远征彻底地改变了我们的想法。我们原以为缅甸北部的丛林可以很好地阻止英军进入缅甸,但是,现在我们意识到,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我们没有进攻印度的打算,只是想占领英帕尔和科希马以推进对缅甸的进攻。但是,昌德拉·鲍斯和牟田口廉也想在占领英帕尔之后进攻印度。印度的反英运动高涨,所以我们希望印度国民军能够在孟加拉帮忙镇压这些运动。

我们之所以一直取得胜利,是因为英军总是在公路上或汽车里作战,而我们日本军人却能穿过荆棘,绕到英军的后方进行攻击。英国人太娇生惯养了,我们才是铁血战士。

■ 铁定公路,可能是109号墓碑的所在地。1944年3月,在印度第17师撤离的过程中,日军妄图在这里切断他们的后路。


夏万星中尉(印度国民军)

上级告诉我们,就算是从英国人手中夺取武器,我们也要保卫印度。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人会保卫印度。我们并不在乎昌德拉·鲍斯是站在希特勒和墨索里尼一边。昌德拉·鲍斯说过:“我周游过世界各地,并见过德国的军队,他们一定会获胜的。”

西武星少尉(印度国民军)

当我们在香港被捕时,昌德拉·鲍斯将军和牟田口廉将军告诉我们:“你们必须去为自己的国家而战,你们现在当兵只能挣一点点钱而已,回去为自己的国家战斗吧。”

就这样,我们自愿加入了军队。我对这件事的印象十分深刻,当我在1939年听说昌德拉·鲍斯时,我以为他比甘地还要伟大。

日本人是极其残忍的,他们是最具有民族主义精神的民族。但是,日本人对我们并不残忍,因为我们的领导是昌德拉·鲍斯将军。泰国和日本还有一些很出色的将领,他们带领我们与日军共同作战。

马赫什·夏马中尉(孟加拉布雷工兵部队第70野战连)

我的父亲是印度政府的一名法官。我的叔叔以前是一个独立省的总理,他现在已经退休了。我之所以参军,是因为印度所有的政府职位都是为退伍人员准备的。我以前是大学学生训练军的一名中士,我很想加入孟加拉布雷工兵部队。

掺和政治并不是明智的选择,所以,我对加入印度国民军并不感兴趣。在完成了学生训练军的六个月的训练任务之后,我又做了两年的公共服务工作,然后,我和另外一名学生士兵在1943年被选入了第70野战连。我是野战连的第一位印度军官,也是第48旅唯一的一名印度军官。所以,我必须为印度人增光,我不能犯一丁点儿错误。我先是待在锡克教徒的排,然后又去了穆斯林的排,最后才去了印度教徒的排。

我第一次面临真刀真枪的战争发生在1943年底,当时,日军向钦丘陵地区发起了进攻。克洛斯·菲尔德上尉领导的一个连奉命进攻一个名叫巴沙东部的地区。我当时是做后援工作,即在我军攻击日军的碉堡后炸掉他们的碉堡,这样它们就不能再被使用了。于是,我们背上炸弹就出发了。

不幸的是,克洛斯·菲尔德上尉和其他六名廓尔喀兵被日军事先埋好的地雷炸死了。连部的副指挥官, 一名印度陆军尉官也受了重伤。这使得整个部队的情况很让人担忧。我从一名来自旅部指挥所的军官那里得到了一颗绿色的信号弹,如果我们炸掉了日军的碉堡,那么我就发射出这颗信号弹。但是,日军好像也选择了绿色信号弹作为他们的火力发射信号。

我身上还有一颗炮弹,它是用来炸日军的碉堡的。但是,我们后来却没有成功。克洛斯·菲尔德上尉就死在我的旁边。

我能看见日军的碉堡,然后我就开始慢慢向碉堡靠近。日军已经开始使用迫击炮了,我身边的勤务兵被炸弹炸成了两半。十分钟之后,从旅部指挥所来的那名军官一边跑一边大叫道:“撤,快撤!”于是,我就撤退了。有一名工兵腹部中弹,他第二天早上就去世了。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从未经历过战争的年轻军官究竟会想些什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