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二战缅甸战场老兵口述 第二部分 6.危机点 科希马(17)

朱利安0 收藏 0 1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5.html[/size][/URL] 瓦尔特·格莱丁连队军士长(皇家诺福克团第2营B连) 冲在前面的士兵离山顶只有20英尺远了。罗伯特·斯科特冲上去和士兵一起朝敌人扔手榴弹。他一边扔一边大声叫道:“快冲,消灭他们!”当时,我离他只有十码远。我举着斯特恩式轻机枪,一边开枪一边前进。我们根本就看不见日军的掩体或战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5.html


瓦尔特·格莱丁连队军士长(皇家诺福克团第2营B连)

冲在前面的士兵离山顶只有20英尺远了。罗伯特·斯科特冲上去和士兵一起朝敌人扔手榴弹。他一边扔一边大声叫道:“快冲,消灭他们!”当时,我离他只有十码远。我举着斯特恩式轻机枪,一边开枪一边前进。我们根本就看不见日军的掩体或战壕,他们隐藏得很好。当有人受伤之后,抬担架的士兵就会过来把他们抬去治疗。

莫里斯·弗朗斯少尉(皇家诺福克团第2营B连)

罗伯特·斯科特是一个非常热衷板球运动的人。他扔手榴弹的姿势以及打板球时发中高球的姿势一模一样。我很愿意看他扔手榴弹时的动作,因为我能从中学到一些东西。几分钟之后,一名日本兵朝罗伯特扔了一枚手榴弹。罗伯特迟疑了一下,我猜想他肯定是想把手榴弹踢飞。但是,他所估计的时间与手榴弹爆炸的时间有误差。当手榴弹在他身边爆炸之后,他倒下了。

瓦尔特·格莱丁连队军士长(皇家诺福克团第2营B连)

我看见他倒下了。随后,抬担架的士兵跑过去把他抬上了担架。他们剪开了他的裤子,然后把止血包摁在他的伤口上。在一片炮弹声中,我听见罗伯特大声喊道:“你们掩护我!”

威廉·克龙士兵(皇家诺福克团第2营运输排)

担架员去抢救罗伯特的时候,我举着布朗式轻机枪不断朝日军开枪以吸引他们的注意。我一共开了三十多枪,但我只打中了一名日军的胳膊,而且,他的伤势并不严重。当我和日军交火的时候,担架员把罗伯特抬上了担架,然后躲到了隐蔽的地方。

■ 在科希马,女王私人卡梅伦高地人团第1营的士兵坐在被砍破的油桶中洗澡。从左到右,背对着相机的人依次是:大卫·莫里上尉、尼尔·怀特上尉和艾伦·罗伊少校。

汤姆·卡特尔士兵(多塞特军团第2营D连第17排)

我们又回到了科希马,师部已经把沿线的日军都消灭了。因为多塞特的部队不再沿着公路行军,他们选择沿着公路左翼前进,所以我们成了先头部队。当时,医疗救护站已经搬到了科希马。在山谷的稻田里面行军是件很困难的事。整整一天之后,我们走到了大树山的山脚,并到达了科希马—英帕尔公路,我们在那里阻断了日军。后来,我们到达了阿瑞杜瑞支脉山脚。但是,要穿过丛林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我们派出的巡逻兵报告说,大树山上并没有日军。

我们往前走了一段时间,天慢慢变黑了。于是,我们决定在原地挖掩体。天气十分炎热,所以,在挖掩体的时候,我们卸下了所有装备。不过我们还是戴着头盔,因为我们营不允许带丛林帽。在我们把掩体挖到一英尺深左右的时候,我脱掉了头盔。而就在这时,日军向我们发起了攻击。我感觉自己的后脑勺被什么击中了,然后,我就晕了过去。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后脑勺全是血。我大声的叫担架员过来。于是,有人过来给我缠上了绷带,然后把我放到了担架上。我就这样一直被抬到了科希马的急救站。急救站里到处都是伤员。我并不是最严重的伤员。我只是让炮弹的碎片擦到了后脑勺,而有的士兵却是缺胳膊断腿。急救站里到处都能听到士兵的呻吟和惨叫。

我被抬到一张床上动手术,医生把炮弹的碎片取了出来。三天之后,我的后脑勺到脖子这块疼得特别厉害。于是,我就让护士过来看看。护士说,我的伤口恶化了。由于急救站没有青霉素,所以,我的伤口已经腐烂了。我当时还有一些天真,我想,我才20岁,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后来,我又动了一次手术,之后伤口才慢慢好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