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二战缅甸战场老兵口述 第二部分 6.危机点 科希马(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5.html


汤姆·卡特尔士兵(多塞特军团第2营D连第17排)

突然,一些日军开始逃跑。我们知道,我们的攻击奏效了。于是,我们在那些日军逃跑的时候就把他们击毙了。在我们的战壕里面,有些尸体已经在那里好几个星期,苍蝇到处乱飞,战壕里的情况已经惨不忍睹。 为了让所有日军都离开战壕,我们朝日军的战壕扔了手榴弹。日军一开始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天,我们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尽管在库基皮科特和吉尔山的日军非常难对付,但是,我们还是取得了胜利。现在,我们可以开着坦克去支援前面的部队了。我们和日军的战斗从四月中旬一直持续到5月13日我们占领科希马时。

特雷弗·海特中士(多塞特军团第2营运输排指挥官)

日军很擅长防御。世界上每个国家的部队都宣称会一直坚守阵地,直到最后一名士兵阵亡。但实际上,只有德国和日本的士兵能真正做到这一点。他们的阵地通常都很难攻克。我们都认为他们是十分擅长打仗的怪物。在战争期间,我们只抓住一两名战俘。我们需要从战俘口中得到情报。但是,受伤的日军会在他们身上藏一枚拉开拉环的手榴弹,所以我们负责抢救伤员的士兵在战场上会特别小心。

汤姆·卡特尔士兵(多塞特军团第2营D连第17排)

我们可以四处走动,我们不用担心会被日军的狙击手打中。但是,山上的日军还是会时不时地朝我们开炮。我的身上特别脏,浑身都是虱子,全身还长满了脓庖疹,胡子也好久没刮了。我的脚也非常痛。我们穿得都很单薄,我们又累又饿又渴。

当回到祖巴扎后,我们都洗了澡。我们把大油桶劈开,然后把热水装



在里面。我的脸上有很多疮,所以,刮胡子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医护人员在我们的腋窝和胯部抹上了龙胆紫药水。

后来,我们到了迪马普尔,国家娱乐服务协会的一个代表团来慰问了我们。我当时非常瘦,所以在鼓掌的时候,我把手上的戒指都拍掉了。我以为那枚戒指再也找不回来了。但是后来,几名士兵和我一起在淤泥里面把它找到了。我们有了新衣服和新靴子。不久之后,我们就继续前进了。

■ 冲出英帕尔

山姆·霍纳中尉(皇家诺福克团第2营信号官)

我们察看了一下阿瑞杜瑞的地形。这里有一座十分陡峭的山,日军就在山上。他们掩护得很好,而我们要从正面对日军发起攻击并取得胜利简直比登天还难。

瓦尔特·格莱丁连队军士长(皇家诺福克团第2营B连)

士兵们来到了山脚。那里是一片丛林,根本就没有路。有些地方很陡,我们只能手脚并用爬上去。一个皇家苏格兰团的连队在我们左侧。我们用25磅重的大炮炮轰山顶,希望以此破坏日军在山顶的掩体。我们计划用两个排作为突击排,他们后面就是一个排和指挥部。我和斯科特也在后面。在大炮的掩护下,我们朝着山顶进发了。我们根本就不能走直线,在行进中,我们一会儿需要绕过一些竹子,一会儿又要绕过一些大树。我们能听见从山顶不断传来的枪声。当我们走到一半的时候,大炮突然停止了攻击。于是,日军的机关枪、手榴弹全都对准了我们。

莫里斯·弗朗斯少尉(皇家诺福克团第2营B连)

山上的日军朝我们扔手榴弹,于是,我们也用手榴弹回敬了他们。山路很陡,我们扔向日军的手榴弹很有可能滚回来炸到我们。我尽量把手榴弹扔在平地或者远一点的地方,这样一来,手榴弹就不会滚回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