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胜利后法国殖民军欲强行接防越南 遭国军痛击

枭龙FC-1 收藏 5 8288
导读:核心提示:战斗发生时,笔者适在河内,闻讯星夜赶回海防,战事已告结束,只见通向港口的路上尚有不少砍倒的大树横卧马路中间,显示出我方准备堵截坦克,决心巷战的气魄。驱车到10公里的港口察看,法军尸体已运回舰上,不留战败痕迹。 新一军(资料图) 本文来源:广州文史网站,作者:郭伟波,原题:《国民党军队入越受降时的海防市见闻》 一、日军投降前的越南局势 日本侵略者从1940年开始侵入越南,使越南人民和中国华侨在惨受法国殖民主义者的残酷统治之余又增加了一重压迫。 1940年9月4日

核心提示:战斗发生时,笔者适在河内,闻讯星夜赶回海防,战事已告结束,只见通向港口的路上尚有不少砍倒的大树横卧马路中间,显示出我方准备堵截坦克,决心巷战的气魄。驱车到10公里的港口察看,法军尸体已运回舰上,不留战败痕迹。

新一军(资料图)

本文来源:广州文史网站,作者:郭伟波,原题:《国民党军队入越受降时的海防市见闻》

一、日军投降前的越南局势

日本侵略者从1940年开始侵入越南,使越南人民和中国华侨在惨受法国殖民主义者的残酷统治之余又增加了一重压迫。

1940年9月4日,法国即与日军签了第一个军事协定,从9月15日起法殖民主义者同意将越南的河内、海防、金兰湾以及在中国广东境内的租借地广州湾(现湛江市)等基地让给日本使用。9月22日又进一步签订第二个军事协定。允许日军进驻印度支那半岛。从9月23开始,日军踏入了越南以及整个印度支那半岛的领土。在法日勾结,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就要蔓延到印度支那的形势下,越南人民的对敌目标从法国殖民主义者方面转移到日本侵略军身上。

日占领军海防宪兵队是血腥屠杀越南人民和中国华侨的主要特务机关,它豢养一批当地走狗和亡命之徒,派他们深入越南社会和华人地区,稍有抗日情绪或抗日行为迹象的就捉去审讯,行刑、杀害,日军极为凶残,但初期杀人的办法尚颇简单,后来竟用放飞机、老虎凳、夹指头,灌辣椒汤……种种折磨肉体的毒刑。例如当时海防华侨青山篮球队球员罗帝谦就曾被日本宪兵队捉去毒打一顿,被拉直手脚绑在木梯上灌水。然后用劈刺训练的棍棒向罗的肚子上直捅,再把人连梯压在地下,两端踩上人去蹦跳,罗肚中的水从口鼻直冒出来,人昏迷后被拖进审讯室,又放出狼犬扑过去半咬着罗的生殖器才开始问话……。因得不出任何口供,才被放了出来。

日军占领越南后,河内、海防、南定等重要城市屡次受到“盟军”飞机轰炸,虽然目标多在日军的军事设施上面,但亦间或波及居民区,造成过一些生命和财产上的损失。

二、“国军”在越受降概略

华侨长期在法国殖民当局的盘剥压迫下,热爱祖国的感情是很深的,所以入越接受日军投降的国民党军队最初被华侨尊称为“国军”,越南人民亦称他们为“惯豆”、“瓮惯”。意即“军头”(军官)和“军先生”,表示敬意。

(一)“国军”入越受(日)降的部署1945年8月15日,盟国接受日本政府无条件投降。由盟军最高统帅部宣布北纬16°以南的日军由英国接受投降,北纬16°以北的日军(包括北圻、中圻即安南顺化一带,及老挝90%地区)由中国接受投降。

早在1944年底,日本军力枯竭,在华作垂死挣扎的时候,国民党政府即在重庆设立了,“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简称陆军总部,臂章仅用“陆总”二字)。由军政部长何应钦任总司令。日本宣布投降后,国民党政府根据盟军最高统帅部的决议和波茨坦宣言,即派卢汉率领第一方面军入越南接受日军投降。当时指令受降时附带不干涉越南内部事务的条款,所以第一方面军入越后曾以中文越文两国文字正式宣布,越南人民是我们的朋友,行政机构人员照样供职,并在实际事务上不加任何条款。

卢汉所率的第一方面军大部分是云南部队,计有60、93两个军,暂编19、23两个师,中央军第52、53两个军,广东的第62军合共约20万人。由滇越,桂越边界分成四路开进越南。

在桂越边界一线,由苏××率领的别动军一个大队于8月18日左右最先到达海防市,随后是广东黄涛的第62军。滇越一线在8月20日入越的是60军、93军,随之,沿河口老街等地,到月底始抵达河内。

9月3日第一方面军才由参谋长尹××率领一批受降工作人员飞抵河内,设立受降前进指挥所。同一天日军亦派代表到蒙自与中国军方代表洽谈投降事宜。

第一方面军司令部设在河内原法国驻越南总督府。9月12日司令官卢汉飞抵河内主持办理受降事务。蒋介石的军政部也设河内办事处,由邹××当主任,统理国民党中央派往越南的接收机构,处理收缴的武器,弹药等物资。日本俘虏集中营改为日俘战犯管理所,由滇军的苏××任所长。

9月9日在南京举行了日本投降仪式上,国民党陆军总部已明确规定:(1)接受日军投降,解除日军一切武器,遣送日俘回国。(2)不得干预越南内部政务。(3)逃入云南境内的陆军不准私自回越。

9月28日上午10时,在河内举行正式受降仪式,规定10月1日至15日集中全部日俘,10月31日前全部完成解除日军武装的工作,然后在海防港的涂山分批登舰船遣返日本。

(二)法国殖民主义者卷土重来当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传到越南各地后,胡志明领导“越盟”立即号召越南人民起来夺取政权。8月17日越南各地游行示威,19日河内人民起义胜利,成立革命临时政权,宣布8月19日为越南抗日斗争“胜利日”。

8月24日,日占领军扶持的越南傀儡皇帝保大被迫宣告退位。保大退位后一改其君主专制面目,承认并表示拥护越南民主共和政体,于9月10日出任越南民主共和国临时政府顾问。但为时不久,即借机潜逃重庆转去了香港。

9月2日,胡志明在河内巴亭广场的群众大会上以越南民主共和国临时政府名义正式宣告越南独立,发表独立宣言。从此,越南民主共和国成为一个真正独立的国家存在于亚洲和世界之中。

这时法国勾结英美,要求国民党政府把在越南受降地段移交给法国殖民军接管。但国民党入越受降将领如万保邦、曾泽生、卢浚泉、周福成等及所属部队均拒绝交防,反对法国重新占领越南。法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是最先一批“战败国”(在短短的两个月内便败给德国。第二次大战胜利时波茨坦宣言中所称盟国四强的中美英苏,就没有法国在内)。但法国当时仍厚着面皮以“胜利者”自居,力图维持它殖民帝国的地位重新统治越南和整个印度支那。故英国军队在北纬16°以南接受日军投降不久,即将接收过去的防地和行政权全部转移给法国人接管。南越人民奋起反抗,不断爆发革命暴动。法殖民军在越南西贡一带强行登陆,抢接防地的战斗波及和损害到当地华侨的生命财产,激发起全越华侨的愤慨,一度导致北越海防市全体华侨的抗议示威,发起了一场反对法军暴行的爱国护侨运动(另文记述)。

法国当时既不承认自己是战败者,还恬不知耻地站到胜利的盟国一起。华侨过去备受法殖民主义者的欺凌压迫已对法国恨之入骨,国民党军队也对之鄙视不堪。连日俘也瞧不起他们,路上相遇,日俘仅对盟国军官敬礼,对法军却不予理睬。

英国是老牌殖民主义国家,与法国乃一丘之貉。越南民主共和国诞生后,英国对其进行了破坏。9月初英军在越南西贡登陆后,立刻释放法国俘虏,给他们重新装备武器,使他们能于9月23日配合新登陆的法军共同进攻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机关,占领西贡市,越南解放军奋起抵抗,战火遂蔓延到整个英军受降地区。10月5日法英公开协定,明文规定只有法方才能行使行政权力。法方遂以西贡为据点,展开全面占领越南南部及16°以南的印度支那地区的军事行动,10月中旬法方重新占领高棉(即柬埔寨)。

在华侨方面,中小本经营的商人,生活一般尚过得去,对“越盟”的革命目标和越南民主共和国诞生多持观望态度。华侨工人则迥然不同,他们生活比较艰苦,与越南人长期生活在一起,风雨同舟,患难与共,懂得当时越南革命的方向和趋势,对越南的革命和独立热烈支持,惟有一小撮过去是法殖当局的买办、走狗的人,他们希望法殖民主义卷土重来,恢复“邦长”制度,再作黄粱美梦。

三、受降前后的海防市见闻

(一)日军投降之前

1941年日军进入越南后,日本宪兵部即命令越南人民和华侨的所有收音机一律送宪兵部检查,违者拘捕毒刑,甚至杀害。宪兵部将所有收音机的短波线路全部拆后发还给用户,使收音者无法听到较远或外国电台消息;报纸新闻也完全控制在日伪机关手里。所以当时越南人民和华侨对外边的新闻消息是完全不知道的。

海防是越南北部最大城市,也是华侨最多最集中的地方,全市20万人口华侨就占4~5万人,法侨万余人,其他外侨甚少。北圻(即越南北部)最大的中华总商会就设在此地,著名华侨领袖罗伟基当会长。1941年日军进入越南时,相当一部分爱国华侨离开越南归国参加抗日战争,罗伟基也在此时回国,在广西柳州任国民党部队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部的少将参议,其子罗汝铿则留居海防掌管河内、海防、南定各地的产业。

罗汝铿20岁出头,小学毕业后辍学在家,爱花钱,有“二世祖”作风;但为人比较正派,爱国心强,酷爱篮球运动,私人斥资组织“青山篮球队”,参加各地比赛,经常取得胜利。罗汝铿利用“侨领”地位,冒险收藏了一部高级大型收音机,每当深夜就用它秘密收听祖国重庆、美、英等电台广播消息。所以1945年美国原子弹炸广岛、长崎,苏联对日宣战,日本请降……等一连串消息,罗都首先知道,暗中通知青山队球员,虽然各人喜上心头,但都不敢露出声息。

1945年8月16日深夜,罗收听到盟国于15日接受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后,连夜找青山球员们商量,意欲首先向华侨公开这个大喜讯。当时球员们两种意见:一种是以罗为代表的多数人意见,要在17日破晓就在全市张贴“我国抗日战争胜利,日本无条件投降“的喜报;另一种意见是笔者与罗帝谦(被日宪兵灌过水)的少数派认为这个行动过于大胆,可能有危险。认为消息来得太突然,98%的人都不知道这个消息,现在以非官方的海报形式宣布日军投降,一怕华侨不相信,二怕日本占领军会采取野蛮行动。但是当时罗等情绪激昂,爱国热情十分高涨,最终取得一致意见,不管任何情况下,17日凌晨一定要把“抗战胜利,日寇投降”的快报贴满全市,如日军有干预行动,就坚决迎击搏斗。决定后当场由教师罗峰起草快报,署名为“华侨青年”。立刻各人分工,以中、越文字通宵抄写,华侨青年这股爱国热情,使笔者深为感动。

8月17日凌晨。青山队青年分头出动把快报贴出街道各处。这一震撼人心的爆炸性消息立刻哄动全市,人们奔走相告,瞬即炮竹喧天,欢腾一片。但也有少数华侨窃窃私议这消息是否真实?也有人猜度,谁有这种胆量敢于干出这件轰天动地的事?甚至担心这件事的后果。

1941年1月9日,越南东洋共产党(劳动党前身)、社会党、国民党、工农商等各救国会,士兵、妇女、儿童等救国会,佛教、天主教等救国会等共十多个爱国党派和团体,各派出代表开联席会议,成立了广泛的抗日统一阵线“越南独立同盟”(以后长期简称之为“越盟”,直至日军投降后仍沿用这个简称),选出胡志明为主席,统一领导抗日。

1941年12月9日,法国驻越南总督德古进一步与侵越日军司令芳泽签订共同防守印度支那的军事协定,并由法方殖民当局支付日军占领费。从此以后,日本侵略军在印度支那就得到了实际的统治权,表面上尚让法国殖民当局管理一些行政的事务,但在决策和法令方面等都必须在日占领军点头同意后才能行使。1944年9月,“越盟”曾向法方警告说:日占领军已作好公开占领印度支那的准备,要求法方注意。“越盟”自身亦于同年12月间成立了解放军,以应付当时局势的激烈变化。

不出所料,1945年3月9日下午,日占领军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包围了所有法国兵营及各市政机关,仅几个钟头,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解除了全部法军武装,俘虏了全部法军及公职官员,并将他们拘禁到集中营内,市政机构全由日军接管。11日,日占领军扶植保大重新上台,即位为安南国傀儡皇帝。

日军侵入越南后,就指使其在南京的傀儡汪精卫政府派出机构到越南,在海防市设立“南京办事处”作为领事馆的临时外交机构,派李立为主任。笔者当时是海防华侨中学教员,曾被这个日伪的外交办事处查询过多次,幸能应付,没有被送去日本宪兵队残害受刑。

法国殖民主义者统治越南的残酷抽剥,例如“身税”的征收,按人头计税,不论越民华侨无一幸免。税率高昂,约达每个人年收入(一般工)3%~5%,失业挨饿亦同样缴纳。

法殖民主义者对待华侨历来采用封建形式的“邦长制”,邦长相当于我国的乡长或城镇中的联保主任。但它却以宗派的地方性划分成“邦”,如什么福建邦,潮州邦……这种殖民主义制度下的“邦长制”直到1945年3月9日法军被解除武装后才废止,“身税”亦随之取消。

海防市的南京办事处除依赖日本占领军外,自身只有一个“华侨保安团”,以大汉奸邓友亚为团长,叶庆瑜为副团长。平时只用棍棒操练、执勤,遇有紧急状态和军事行动才由日军发给武器使用。当3月9日解除法军武装时,保安团就曾全体出动协同日军作战,也曾维持过东京街,沙华街……等华人区段的警戒治安工作。

中午,罗汝铿等一批青年公开打出“华侨青年欢迎会”的名义号召全市华侨青年参加筹备欢迎“国军”入越受降的各种活动。两天时间报名人数已超过500人,迅即成为北越最大的华侨团体。该会成立后,仍以青山队员为骨干(多是中小学教师,也有部分是参加过祖国抗战工作的),罗汝铿为会长,罗峰为秘书,笔者任总指军,负责组织和训练,并主编出版《欢迎国军专刊》,启用罗汝铿那所被查封达数年之久的印刷厂承印出版。

(二)“国军”进入海防市日

本投降的消息完全证实以后,停止活动多年的国民党海防直属党部亦开始露面。18日下午,由60岁瞎了眼睛的主任委员王雨亭在北圻中华总商会(简称为会馆)召开各社团、学校、行业代表等扩大会议。王雨亭因瞎眼,会议由卢崇山、张家韶等一班委员从旁协助开会。正式宣布日本投降消息;宣布国民党海防直属党部恢复在会馆原址办公;宣布全市华侨社团、学校、店户一列悬挂中华民国国旗。散会时,委员们捧着国民党党部的牌子,在鞭炮声中将其挂在会馆的门前。其后,华侨青年欢迎会的人数继续增加,活动范围越来越大。国民党海防党部提出要把该会纳入国民党组织内。罗汝铿即在中国酒家四楼召集开会(欢迎会的活动费用全部由罗个人包付的)决定:(1)华侨青年会加入国民党组织;(2)将华侨青年欢迎会改为“华侨服务团”(其时人数已达1200人),由罗汝铿任团长,何光华(即笔者)为副团长(后转任团长),辖三个大队和一个直辖中队,团部设华商会馆与国民党部合署办公。这个决定得到国民党海防党部同意,并上报重庆中央党部备案。该团当时任务是协助管理华人区民政、治安、交通,以及入越“国军”的一切联络翻译,粮秣后勤等工作,后来笔者更通过第一方面军政治部副主任刘善怵(笔者老师)请求将服务团纳入第二方面军编制。

8月19日国民党别动军一个大队由苏××率领毫无声息地最先进入海防市(也是入越的第一支部队),新军装、长皮靴,汤姆生卡宾、航空曲手枪以及当时最新式的火箭炮,全副美式装备,军容整齐。长期受外国人欺凌的中国侨胞,一见到“国军”到来十分高兴8月20日左右,黄涛率领第62军进入越南,先头部队是林伟俦的157师继别动军之后进入海防,该军纪律也算严明,国民党海防党部这时才正式组织各界列队欢迎。侨胞这时亲眼看见“国军”部队入越受降,无不吐气扬眉,欣喜如狂,到处彩旗招展,鞭炮齐鸣,高呼口号,景况十发热烈。

62军驻定后与华侨相处甚洽,这时军政治部主任李荟主持召开了各群众大会,军长黄涛态度谦逊,他们在会上宣布军事管理时期的一些规定,特别提到官兵军风纪律问题,如有违犯者可立刻绑送军法处,这给侨胞留下了很好印象。

但该军入海防后不久即邀大汉奸邓友亚为该军部参议,使邓友亚由大汉奸摇身一变为国民党军政界的红人。在一次有美军参加的群众大会上,邓竞佩戴证章登上主席台,与会群众无不怒火中烧(在大会后不久邓友亚即瑯珰入狱,他开设的友亚大酒店及其他产业也全部查封)。

62军在海防驻扎时间不长,8月底9月初便被调离越南,在涂山登舰赴台湾,北调打内战去了。

(三)在海防的国民党党政军机构

9月初,第一方面军一些机构在海防相继设立,督察处在海防沙华街设立海防分处,李承球为上校主任。李是军统局海防组的原负责人,对海防市汉奸敌产情况比较清楚。他与其弟李兆良趁着对汉奸拘捕、搜查、封产的机会大肆搜括财物,数量之多难以估计,其出入所乘坐的轿车也是最高级的。后来改派张××当主任,官风略见好转。

当时以邓友亚为首的大小汉奸已基本全部落网,唯独跑掉了第二号汉奸梁苏,听说他事先得到日方宪兵队通知,早在日本向盟国请降期间就收拾财物,携带侍妾,丢下南华烟厂空架,连夜乘机动帆船出海逃去无踪。他所留下的南华烟厂后来作了关押汉奸走狗的拘留所,邓友亚的大酒店则做了海防市警备司令部。

国民党在海防也驻了宪兵队,国民党陆军总司令部也派驻了“越南联络组”,由军统原河内组负责人陈泰康任联络组长(陈是笔者军委会外事班同学),当时他委托笔者负责供给海防方面有关情报。

国民党三青团越南分团亦在海防公开成立,由徐××为主任(亦是笔者老师)。海防市华侨中学老校长王子俊原是三青团在海防潜伏多年的负责人,这时亦公开身份,出任三青团干事,做徐××副手,但三青团在华侨中毫无声誉,它仅仅是以一个国民党机构的名义存在,并无什么具体的工作活动。

海防是越南北部最多华侨的城市,他们聚居东京街、沙华街一带自成华人区。法人统治时期采用“邦长制”把华侨分而治之。华侨生活俭朴,秉性纯厚老实,重礼义讲道德,少管闲事,强烈希望祖国强大,不再受外人欺凌,因而团结心强,竭诚互助。所以在日军投降后,越南政府刚成立,“国军”又不干预越政事的情况下,市政管理曾出现真空,但华侨社会依然是秩序井然,治安良好,物价稳定,这种现象实属罕见。后来国民党中央派来军校毕业的留日学生胡日畴担任海防党部秘书,中华总商会会长罗伟基也随之回越主持会务,华侨社会生活开始恢复正常。

(四)金融混乱,关金国币成灾

越南流通着新旧两种越币,旧币俗称“香炉”,有坚实的社会信用。新币叫做“披埃士”,据说是日军侵越时出笼,无甚社会信用。商场交易往往因新旧币付款而暗存差价,因此新币披埃士的库存数额甚大。

“国军”开进越南,带进大量关金、国币,关金与国币1比20的固定比额,但它们与越币的比价就无官方规定。致使市场产生极大混乱,商民不知按什么标准收价,有时还拒收关金、国币。

国民党海防党部联同62军政治部召集各社团,工商界,行业代表到会馆开会,经过协商暂时定出关金券和越币的比价为1比1,即越币一盾(元)等于关金券一元,亦即国币20元。市场上容许越币,关金、国币三种货币流通,新旧越币同等价值通用。会议总算把货币上的矛盾暂时解决了,但没多久时间,金融和市场交易的问题接踵而来。(1)商人怕吃亏尽量把旧越币“香炉币”收藏起来,只用“披埃士”或关金去付款。(2)在中国境内身价低贱的关金、国币大量流入越南,在海防市场形成了一支强大的购买力量。加上国民党官兵都是以关金、国币发军饷的,就更使之充斥了整个经济市场。(3)通货一多,抢购黄金物资闻风而起,商人见势不佳,买卖黄金开始拒收关金。然而国民党官员是金融投机的行家,搜刮民财的老手,权势者干脆用关金国币到法国原东方汇理银行强行兑换存库中的“披埃士”,投放市场去做投机买卖,导致物价猛涨,黄金上升,数月间上升达四五倍之多,这种现象在华侨社会是个晴天霹雳,但国民党高官却是司空见惯,满怀高兴。其时关金、国币信用全失,币值日趋低下。笔者于1946年3月离越南回国,以后的金融混乱情况也就不甚清楚了。

(五)军纪败坏,怨声载道

国民党军队本质的腐败,军纪的松弛,是人尽皆知的。入越受降部队初期算好,不久也是军纪败坏,如滇军在抗战期间未经战斗,入越时兵骄将横,其他部队亦以胜利者自居,受降更被看成是发财的大好机会。62军调离越南,由赵公武率52军到海防市接防,官兵敲诈勒索,调戏妇女,盗卖军器物资,贩买鸦片,甚至掳人勒索……暴行百出,使华侨社会鸡犬不宁,怨声载道。“国军”威望一落千丈,略举其二三事足可窥其全貌。

11月初,笔者与友人到海防中国酒家三楼吃晚饭。听见邻室几个下级军官正在把一个“琵琶仔”(只卖唱不卖身的十五六岁雏妓)打得抱头大哭,我们走过去劝说,那几个军官见我们虽穿西装(吃饭时脱了外衣),但腋下背部都插着航空曲手枪,才顺个人情打发那鸨母带着雏妓走了。据说是那几个军官在酒兴之下,硬逼那雏妓把“襟上一朵花”这首歌改唱为下流无耻歌曲,雏妓不肯唱就挨了痛打。

,别动军进驻到一座三层楼的敌产房屋,行动检点,对待华侨也亲热(官兵全部是广东人)。他们将几门火箭炮放置在上下楼梯转角的地方,任由华侨自由进出参观。

有一次,海防×盛金铺华侨老板失了踪,两天后,其家人接到该老板亲笔信,叫其妻儿到某处商谈“放人”手续(条件)。该老板的妻儿跑去见海防督察分处主任李承球,李明知是辣手事情,就写了个名片将此事推到华侨服务团。这时已经黄昏,正下毛毛细雨,服务团团长何光华即亲自驾车带同她们母子到达约定地点,原来是52军某连连部。卫兵通传后由一位排长出来接待进去,经过10分钟左右的“布置”,才见该连连长满脸堆笑走进来打招呼,迎烟送茶,忙不迭解释说是“误会”、“捉错”了人,又说捉来后“凑巧”生了病,正准备明天送他回去……说得漏洞百出,语无伦次。笔者(何光华)提出要求先看看这位华侨老板,然后把人交给他妻儿接回家去的意见。该连长忙说可以可以,又陪了不少好听的话。进到那间潮湿的房间,该华侨躺在床上盖着军毯,头肿面青,遍体鳞伤。在母子流着泪替他穿衣服的时候,连长已吩咐特务长(即事务长)先去华人街某酒家摆好一桌酒席等候。这位连长性情暴戾,言语粗野,一副肥肉到口被冲散的神情,不甘的神色溢露于言表。到酒家坐完后,随去的排长尚算懂事,吩咐只要啤酒,不喝烈酒,又顺手取去了连长那支快掣驳壳手枪挂到自己身上,并在席间向“客人”极力应酬。华侨一家人惊魂未定,诚惶诚恐。席半,何光华示意该老板的儿子去结帐,但连长坚持由他请客,这样的酒宴不宜久留,出门后客气几句便由何光华驾车把华侨一家送了回去,为了息事宁人,此事并没向该军部报告。

后期华侨受军队凌辱之事多有发生,诸如酒楼舞厅闹事,争风打架,调戏妇女……弄到天怒人怨,侨心惶惶。本来,“国军”尤其粤籍部队进入越南之初,威望甚高,侨胞寄予希望甚大,满以为从此民族可以复兴,祖国富强有望。华侨女青年对入越青年军官亦表好感,谈情说爱,就地结婚者亦大不乏其人,连国民党海防党部青年办事员毕××(仅只委任12级)也得到富商××金铺女儿的垂青,公开订婚下嫁。但是,后来几次换防,调来一些部队,军纪每况愈下,致使“国军”声誉扫地。后期华侨社会流行三句俗语来表达他们对“国军”的心情,这三句话是“国军来时欢天喜地,国军到后怨天怨地,国军撤走谢天谢地。”

(六)痛击法帝殖民军队中华儿女吐气扬眉

52军赵公武部调离海防市,曾由60军某部接防一段时间,年底由53军130师王理寰部接防,设立海防警备部,司令部设在友亚酒店,由师长王理寰兼任司令。

按议定,国民党第一方面军在越南受降完毕后将防地移交法军接管,交防日期由3月1日开始到月底完毕。但在交防的具体命令未下达之前,法方就迫不及待把要求几次在海防港口登陆,提前接防,而且态度骄横自大,咄咄逼人。第一方面军将领出于对法殖民主义者的憎恶,出于对越南人民的同情,即以“未奉到正式交防命令”为理由,严辞拒绝。王师长为维护中华民族的尊严,决定给来犯者以迎头痛击,遂集中所有轻重武器(事后获悉,当时还调用了部分日俘的炮兵)沿着五公里长的港口码头设防,构筑工事,严阵以待。

法殖民军不听海防受降部队的警告,竟于3月6日凌晨集结法舰大小共八九艘向海防港口进犯,驶入狭浅的港口内河,强行登陆。并自恃火力强大,首先向我开炮,击中海关码头弹药仓库,起火燃烧,库中炮弹相继爆炸。我军立予还击,双方展开激战,法舰上多是远射程大炮,对近战实属不利,而我方轻重武器在浅狭河面上却发挥了极大威力。先行的法舰大量中弹,其中一艘起火爆炸,迅即沉没,尾随两艘也受重创,驶而不动。其余舰只见势不佳,立即回头,且战且退,最后只好扯起白旗逃出港口外海。乘艇登陆部队全部投降被俘,是役法军伤亡数百,被俘二千余人,俘虏中有舰队司令阿巴罗中将以及高级军官多名。仅以四五小时便全部结束战斗,使法国遭受继马奇诺防线大败后的又一次大惨败。

法舰队逃出外海,不得不低下头来请求谈判,俘虏中的阿巴罗司令官求见我方警备司令王理寰,代表法方承认错误,签字承担这场战斗的责任。王师长向河内方面军司令部请示后将法军俘虏监护出海防港口,全部放回舰上。

战斗发生时,笔者适在河内,闻讯星夜赶回海防,战事已告结束,只见通向港口的路上尚有不少砍倒的大树横卧马路中间,显示出我方准备堵截坦克,决心巷战的气魄。驱车到10公里的港口察看,法军尸体已运回舰上,不留战败痕迹。附近房屋仓库几被夷平,颓垣废壁,弹痕累累,战斗之激烈由此可见。中午弹药仓库仍在燃烧、爆炸。警备部谕示海防居民,须作疏散准备,如到下午四时仍不能扑灭大火,势必燃及附近仓库,导致更大爆炸。其时有些市民已开始疏散行动,幸好到下午火势得到控制逐渐减弱,傍晚市民亦纷纷返家。

这场痛击法殖民军的胜利,不仅中国人吐气扬眉,华侨拍手称快,更大大鼓舞了越南人民维护独立,抗击法国殖民主义者卷土重来的坚强斗志。

法方在武力强行接防失败后进行谈判,谈判时还邀请了越南民主共和国代表参加,经商定交防日期由3月18日开始逐步移交,到4月底结束。我方声明:一切任何企图以挑衅形式接防,或者惹起纠纷的,必予痛击,严惩不贷。法殖民军亦乖乖地按照我方的规定去履行交接防手续;国民党入越接受日军投降部队亦于5月全部撤离越南返回祖国。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4楼钱眼

转贴一位当年高人所做:法国简明战争史

高卢战争:法国失败了。这场战争的结局预示了之后两千年的法国历史,即法国能被任何人征服,甚至是一个意大利人。

百年战争:大部分的仗法国都打输了。国家最后为一个女性精神分裂症患者所挽救。此女患者不经意间创造了法国战争定律一:“只有不是在法国男人的领导下,法军才能获胜。”

意大利战争:法国输了。法国就此有幸成为世上唯一一个即使和意大利人作战也能连输两次的国家。

宗教战争:法国对胡格诺派,三个阶段各取得0场、5场和4场胜利。

三十年战争:如果技术上死抠国际公法的话,法国不能算是三十年战争的交战方,不过法国仍然是成功地被搅进战争中。这场仗法国宣称是一场平局,原因是战争的最后阶段其他交战方都懒得理睬她了。

霸权转移战争:平局。法国人就是喜欢拿红花盆当帽子戴。(译者注:貌似意思是法国人把输掉的战争当平局。)

荷兰战争:平局。荷兰农夫和花农打起仗来可比他们那傻呵呵的外表厉害多了。

War of the Augsburg League/King William's War/French and Indian War(译者不知道怎么翻译):法国输了,但她宣称是平局。法国短时间内把三场战争(霸权转移战争、荷兰战争和这次战争)都打成平局。这样的事实诱使脑子秀豆的全世界法兰西粉们把这个年代吹嘘为法国军事力量的顶峰。

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法国输了。战争让法国人初次品尝了Marlborough的美味,此后法国人一直很喜欢 Marlborough。(Marlborough是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中在欧洲大陆与法军作战的英国将领。后来的Marlborough貌似指万宝路香烟。双关语。)

美国独立战争:在这场为后世熟知的战争中,法国人宣称自己是胜利者,虽然大多数的仗都是美国人民在打。这就是所谓的“戴高乐综合症”。从此也引出法国战争定律二:“法国只有在美军和他们一边并为其打了大部分仗的情况下才能获胜。”

法国大革命:胜利了。主要原因是战争双方都是法国人。

拿破仑战争:法国输了。法军初期的胜利归功于一个科西嘉人的领导(记得法国战争定律一吧),然而这位科西嘉人也赢不了俄罗斯的寒冬,普鲁士的掷弹兵和一位英国的鞋袜设计师。

普法战争:法国输了。德国人开始扮演这样的角色:在周末夜晚闯进法国丑姑娘家里的醉汉子。

第一次世界大战:遭受侵略蒙受侮辱眼看要输的法国被美国拯救了。伟大的法兰西人民终于收获了一场平局。几千名法国妇女尝到了这样新奇的滋味:与胜利者上床,而且那胜利者不会用德文叫她们“Fraulein(妓女?)”。可悲的是,当时美国人鬼迷心窍地在意起什么个人卫生(法国女人自然搞不懂为啥要个人卫生),因此美国士兵使得安全套的使用开始广泛传播,因而预先排除了法国人血统改良的任何可能。

第二次世界大战:即使是按照法国人的标准,这也是一次决定性的失败。希特勒和他领导的德国青年在圣诞假期睡大觉打呼噜,就这样过了冬(指1939年10月波兰战斗停止后,西线的平静局面)。开春后希特勒把德国青年集结成军队,在六周内就征服了法国。希特勒在埃菲尔铁塔前跳舞,而此时法国军队的总参谋长先生撤退到阿尔及利亚去制作一个崩溃性的语言教学类节目:教法国大兵在德国人面前如何说“我投降”,也教法国将领在德国人面前如何说“我们投降”。被征服的法国人民刚刚学会唱党卫军的赫斯特威塞尔之歌,就被美国人和英国人解放了。

第一次越南战争(越南人的叫法是“争球”或者说“表演赛”,这种比赛主力队员都在场边看着替补队员在场上比赛。):法国输了。在德国人的战俘营里呆了四年刚恢复自由的法国士兵,却死在了奠边府战役。

阿尔及利亚叛乱:法国输了。十字军东征以来还是第一次,一支阿拉伯军队打败了西方军队。制造了现在***战争定律一:“我们总能打败法国人。”这定律不错,不过缺了点意思。这也是意大利、俄罗斯、普鲁士、德国、英格兰、荷兰、西班牙、越南以及美洲印第安人和美洲资本家的战争第一定律。

反恐战争:法国输了。忿恨于未被美国列为邪恶轴心之一,法国拒绝参战。当局势开始明朗,这不是“闹着玩的战争”的时候,法国总统希拉克先生瞄了眼自己的信用卡,立即投降了德国老兵施罗德先生。从好的方面说,他也是向法国境内五百万阿尔及利亚非法移民投降

另外补一条:法国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即使和大清作战也能输掉得国家,而且还搞得政府垮台。


在补充一条,海地独立战争中,拿破仑派去的镇压军队被独立军队击败。

法国人连大清都干不过

(这篇帖子是通过手机发表,请参与手机体验 wap.tiexue.net)

法国纯属不要脸 我个人认为法国没资格有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席位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