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雷达兵 正文 军政主官 72

春予曙阳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URL] 军政主官 72 连队一系列的失利,让我感到意外感到沮丧,我知道有人对我有意见。但我不能承认连队就这么失利下去,我不能让连队苦心经营了两年的成果毁于一旦,我更不能让连队就毁在了我的手里!我要彻底走出困境,把失利的项目重新板回来,责任驱使我这样做。 板回失利也许不是什么难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军政主官 72

连队一系列的失利,让我感到意外感到沮丧,我知道有人对我有意见。但我不能承认连队就这么失利下去,我不能让连队苦心经营了两年的成果毁于一旦,我更不能让连队就毁在了我的手里!我要彻底走出困境,把失利的项目重新板回来,责任驱使我这样做。

板回失利也许不是什么难事,问题是要认识到怎么出的问题?这样才好对症下药,才能有针对性地去克服它。可惜的是,我的认识只是停留在有人对我有意见的层面上,这样,我就不可能认识到问题的症结,这怎么可能会去积极有效地纠正呢?

回想这半年多来,我也在小心谨慎地工作,从连长抽调去团修理所任“攻关所长”时算起,我就看到了未来的变化,我的搭挡可能要变成一个新手了。连长说是被借调的,其实不过是调出连队的一种说法,我不就是这么调来的吗!在部队这个崇尚资历的群体中,我将成为众人拥戴的对象,只要我平稳地过度,四连是不会有问题的!无奈,我提两个班长,重点确定培养两个苗子,连里有人不赞同,这使我很不理解。我真想赢得大家的信任,想把连队的事办好,怎么就事与愿违呢?事实为什么和我的追求越离越远呢?还有,那个那个……邱利群,他老在背后跟我使坏,他还时不时地放出一句话来,有意给我添乱。

洞五四近来频频失利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团首长的耳朵里。身材高大的团长艾永泉的脸上,显出一丝不快来,他的眉头紧锁着,心情有些烦燥不安,洞五四的事情让他发愁!好端端的一个连队,怎么半年多时间,就变得这么不堪一击了?他要找秦副团长询问此事。秦副团长对洞五四的事已有耳闻,这该是他抽调了洞五四的连长引出的连锁反映吧!应对此事,他早已成竹在胸。当他高兴地走进艾团长的办公室时,他的情绪也感染了艾团长,这使艾团长的心情多少有了好转。艾团长说:“洞五四跟咱们出了一道难题啊,难道你有了什么好主意了?咱们先说好,如果是放徐连长回去,那就免谈!攻关的事也是大事,咱们是在为未来的战争锻造武器,一样耽误不得。”

秦副团长说:“洞五四的事,这何尝不是一个好事呢!”

“你是说我们发现了一个优秀连长是吗?”

“岂止是发现了一个优秀连长,这不正是我们在寻找的参谋长的人选吗?”

“这个想法我赞同,但这只是解决了问题的一半啊,可是洞五四的眼下又该怎么办呢?”

“我看洞五四的工作,是有基础的,不能因为眼下出了点问题,就不给他们机会。还记得两个团部换防时移交的材料吗?洞五四可是122团白副团长亲自办的连队建设的点,从他们探索的成果来看,洞五四的连队机制是充满活力的。当然,今后他们有没有向好的方面转变的可能性?还得边试边看再做决定,咱们不妨来个‘三步走’你看如何?步步都要给他们造成强大的压力,步步给他们来个一针见血,迫使他们在事实面前改弦易辙。在推行这些步骤的过程中,我们要留心看他们的态度,看看有无引进新办法的可能,我看就这么着开始……”

两人在一起商量了好一阵子,艾团长终于笑着同意了秦副团长的办法。艾团长找来作训股长,面授机宜,如此如此一番。

第二天,作训股长带着几个参谋,突然来到四连,他们要对连队军事训练情况再次进行一次抽测。抽测的人员在团里就定好了,名单是按团里掌握的军事实力花名册确定的,按不同兵龄年限分开抽测,从一九六八年的操纵员开始,让以下各年的兵都来参加。连报读板所用的抽测座标内容,都是从团里带来的,连里只要将测验人员找来进行测验就行了。代理连长拿到名单后立即去布置,有的人在阵地值班,他马上将别的人员抽调上去,把名单上的人换下来。

抽测开始了,不同组的内容不一样,成绩由参谋们汇总,花了两个多小时,各组抽测的内容结束,结果很快出来了。放到团里的水平上去衡量,比上次还有所退步,仅仅只等于全团的中等水平,而且,被测试的人员比上次还紧张。作训股长拿到结果,连饭都没有在连队吃,带着参谋回团复命去了。消息传开,连队最感到吃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此刻我认为,有人还在出我的洋相。这会造成什么后果呢?我冷静地想了一下,批评检讨是免不了的,光批评检讨能过得了关吗?

二排五班班长袁建雄来找我,他想探探我的口风。他报告说:“五班战士邱利群学着赵孟权,几天前也买了一块‘上海表’,还戴在手腕上,不加掩饰,公然违反战士不许戴手表的规定。邱利群说,‘我并没有因为戴手表,就丢掉了我党我军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只许干部戴手表,不许战士戴手表,这个规定有些不可思议’。他还说:‘我戴了表,思想并不比以前差’。你听听这是什么话?我看要好好整一整他的傲气!这个兵仗着他的军事技术好,尾巴快翘到天上去了。”我一听,此刻我无心去责问邱利群,我自己心里烦乱极了,只是向报告的袁班长说了一声:“我知道了。”就再没有下文了,来汇报的袁班长闷闷不乐地走了。

我又在想那个问题了,为什么我过去的工作那么主动?而且还创造出一批成绩,最令我骄傲的几件事情是,为岭下大队办知青点的成就,这让我充满了信心。去见毛主席之前开展的一批工作,做得多主动多好啊。篮球队也让我领导得不错,大家的身体素质普遍有了很大提高,促进了军事工作和战备工作,还形成了我的政治工作的特色。换防后,我在工作中继续探索,还找到了换防后开展政治工作的新特点。为什么到了今年,就处处不顺手呢?真是有人在跟我过不去吗?那为什么早两年不跟我作对呢?我一时陷入了困惑。

艾团长来电话了,他把代理连长李元银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你怎么搞的?一个好端端的连队,为什么在你手里只有半年多时间,就全面地滑坡了?你们连里的政治工作是怎么这样无力了?你先交一个书面材料给我,我要看看你们的认识和整改方案,然后再研究对你们的处理意见!”

艾团长几句硬邦邦的话,把代理连长李元银批评得有苦难言有口难辩,连队如今到了这样的地步,怎么全成了我一个人的责任?指导员就不该负责任吗?可他回念一想,指导员的责任叫什么责任呢?还真让他讲不出来!军事工作是我抓的,不管问题的原因出在哪里,从军事上暴露的出来的问题,当然只有我来负责了!他现在才知道了,代理连长不光要代理军事,还要代理与军事工作相关的工作,哪怕它是指导员政治工作,不然,军事工作是搞不上去。可是这个“代理”的字眼,使他在指导员面前有些直不起腰来,结果,让指导员把事搞砸了,这真让他没有想到啊。平常指导员口若悬河,大道理一套一套的,怎么今年会这样?代理连长面对眼下的情况,只有两个办法:第一是自己要全面地负起责任来,不光是军事工作,对属于指导员过问的事也要过问,这不是揽权,这符合军队的工作原则。实在是指导员处理的一些事严重地危及到了军事工作本身,尤其是指导员提的那两个班长,一切乱套都是从这里来的。连队为什么设军政双职干部?本身包含互相弥补取长补短的意思。当政工干部不称职时,军事干部有权弥补他,同样的,当军事干部不称职时,政工干部也有权弥补他。这一切,均是通过建立在连队的党支部来发挥作用的!但代理连长没有用好这个机制。从根本上讲,是他过于相信了指导员,放弃了自己的责任。第二,要把政治工作提到重要的位置上。过去他认为,政治工作是很虚的工作,让指导员一个人去抓,现在他不再有这样的认识了,相反地,他认为政治工作是由实实在在的工作组成的,放弃了它,无疑是放弃了军事工作本身。可惜他清楚地认识到这些已经有点迟了,问题已经成了堆!他现在首先想到的问题,是如何遏制住对连队工作不利性影响的势头。

代理连长把艾团长的电话内容告诉了我,建议马上开一个支部会,研究一个集体的意见,如何认识连队七个月来的工作,再写成材料报送团里。“艾团长要我亲自带着材料到团里去汇报。”

我听了代理连长传达的电话精神,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连队的工作由艾团长亲自过问,是马虎不得的。我立即通知支部委员,在连部开会。参加支部会议的一共六人,我,代理连长,副指导员,季成香和油机技师,战士支委常儒焕。会议先由代理连长传达艾团长的电话内容,然后代理连长说:“大家要根据艾团长的意见,找一找这七个月来连队工作退坡的原因,有哪些教训,怎么改进?”

季成香首先发言,他轻言细语地说:“连队变成今天这样,我感到很痛心,我也有责任,至少我没有在大事上为连队出主意。连队的问题,我认为代理连长不能大胆地负起责任来,才是最根本的问题。他没有用技术革新的态度,积极主动地抓军事工作。政治工作是不是只有指导员才有资格抓?别人能不能过问?政治工作怎么界定?不能把军事工作之外的工作都叫成政治工作吧?凡是直接影响到军事工作的事,哪怕是政治工作,也应当间接纳入到军事工作的范畴中来统筹规划。对军事工作之外的事都不管,放任自流,是不对的,恰恰代理连长是这么做的。我讲的第二个问题,军事工作和政治工作的关系不协调,军事工作和政治工作各吹各的调,虽然大家想把连队的工作搞好,但是又不能围绕连队建设的根本去统一抓工作,结果,政治工作就不能与军事工作拧成一股绳,反而给军事工作制造了麻烦,帮了倒忙。这恰好说明了连队军事工作和政治工作有分家的思想。我讲的第三个问题,指导员作为党支部书记,对连队不断滑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今年,指导员不知怎么搞的,把仁兆福和许登丰两个战士确定为重点培养对象,挫伤了战士们的积极性,并严重地干扰了连队的工作,当时我是坚决反对这么做的。现在,连队在管理上已经失去了理直气壮,只有疲于奔命的分,哪里出了问题就在哪里堵,一点主动性和优势也没有了,结果导致两次军事训练抽查失利,这就是连队七个月来的实际。我认为,要纠正连队的被动局面,就要取消两个重点培养对象的资格,任何躲躲闪闪,都是无济于事的。”季成香的话,语气很轻,但期望很重。

副指导员指出连队一系列的问题,使战士中的不良情绪增长,这导致连队的负面影响扩大,不及时解决,是会搞乱同志关系,造成战士之间不团结的问题加剧。他同意季技师的观点,要取消两个重点培养对象的资格。

代理连长对自己不能全面负起责任的问题进行了检讨,同时他也对我的问题提出了严肃的批评。其他的同志也从不同的角度分析了连队中存在的问题,只是有的人言词激烈,有的人语气缓和些。

我表了一个态,认为自己没有协助好代理连长做好工作,连队的问题我是有一定责任的,我对纠正培养仁兆福和许登丰的问题只字不提,甚至还有点抵触。显然我对自己应负的责任,认识还不足。

会上大家的态度已经明朗了,除了战士支委常儒焕态度暧昧之外,四个支委的态度鲜明,都对我的工作提出了批评。会议责成常儒焕将连队支部会议的内容,整理成材料上报团里。会议的核心问题是在找连队工作教训中,批评了两个同志,一个是代理连长,一个是我。代理连长的核心问题是工作放不开手脚,不大胆抓工作。我的问题是协助连长不够,而且还严重地干扰了代理连长的工作。这个材料让常儒焕感到很难写,他对我问题的认识,感到分寸感把握不易,写轻了,没有体现出大多数同志的意见;写重了,又怕伤害了我,这也是他在会议上态度暧昧的原因。当然,他也说过主张要重点培养那两个战士的话。他在权衡了大家的意见后,写了第一个稿子,被代理连长否定了。代理连长认为没有体现出会议的精神,还在会议已有的基础上后退了。第二稿有进步,仍然不行。第三稿遭到了大多数支部委员的批评,最后大多数支委认为,材料应改由副指导员来起草比较合适。

写好的材料,代理连长改派油机班稍胖的河南新战士杨海清,送到团里去了,团长没有让代理连长亲自去送材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