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七星 第一部、大闹登月楼 第五章

辽西小戟 收藏 13 6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8.html


第五章、


老满头都没心思哭儿子了,直愣愣的看着庄洋,眼瞅着庄洋一脸正经,肯定不是在蒙人呢。老满头又低头看看儿子,手放在鼻子底下探了又探,肯定是没气了。这吹喇叭的咋就非说能救活自己的儿子呢?

不过话说回来,有得救肯定比埋在地里强啊。老满头眼瞅奔六十的人了,膝下就这么一个儿子,头年刚成的家。现在家里儿媳妇大着肚子,如果儿子突然这么说没就没了,那这一家老小怎么活呀?

牛马市上的游医说儿子没救的时候,老满头真是死心都有。乡下人家就是这样,家里的顶梁柱要是倒了,那这个家就完了。

心眼一转,老满头“扑通”跪倒在庄洋面前:“先生,先生,您要是能救我儿子,您就只管出手吧,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呀……”一说话,眼泪又下来了,“救好了,我们老满家这辈子感激先生的大恩大德。要是救不了,咱也不敢怨先生,更不敢让先生出办丧的钱,只当我儿子命苦……哎呀,我的儿呀……”

要说这庄户人就是本分,几句话掏心窝子的话一说出来,张北斗在边上听着都眼热。不由得更是暗中瞪了庄洋一眼,这庄洋要真是光说不练,只是想套两钱的话,张北斗第一个不能放过庄洋。

庄洋仿佛没看见张北斗的眼神,击掌说道:“咱不敢说是华佗在世,起码也药到病除。医者父母心嘛……这事啊,我要是没看见,还则罢了。既然让我看见了,咱不图财不图利,救人一命,他不是胜造七级浮屠吗?大伙说是不是这么个理?”

你别管庄洋有没有本事,这嘴上的活计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听不出半个错字来。围观的人们连连点头,都说庄班主心善,是个大好人。

就连木匠铺里边的绣凤听着热闹都走了过来,不知道庄洋要搞什么鬼。也就是绣凤知道庄洋是个什么货色,要不然的话非把庄洋当成得道高僧不可。

“行了,都别看着了。”庄洋一看气氛差不多了,知道再说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几位兄弟再卖卖力气,把门板抬到我铺子里去。”

有道是看热闹的不怕乱子大,抬门板的几个小伙子立刻就将人抬到了鼓乐班的铺子里。后面二十多人,一看有热闹看,全都往里挤。这活死人的事,光听说没见过,可得开开眼,这饭后吹牛可有得说了。

哪知道庄洋却往门口一挡:“我说诸位,这规矩不用我说吧?可不是我姓庄的小气,这吃饭的本事,大伙还是别过眼啦。”

庄洋这话说得却是在理。

江湖规矩就是如此,别说是看热闹的众人,就是徒弟、儿子,老先生也不能把本事全传出去呀。有道是,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尤其是这死人变活的本领,哪是人人都能学的?

庄洋这话一出口,不但是看热闹的停了脚步,连老满头都没法再跟着了。

这个时代就是如此,稍有点名气的老中医,在给人看病的时候,连方子都不示人。不要以为哪个大夫都是那一句台词:“照方抓药吧,三五剂下去就好转了。”这句话纯是误导人的,老中医的方子是谁想看就看的吗?全是在铺子里熬好了,病人只管喝就行。甚至大多数时候,病人连自己喝的是啥都不知道,反正人家能把你的病治好,那就是“神医”,家里人就只管掏腰包吧。

有句行话“一个方子一辈人!”说的就是,某些个医生,这一辈子就掌握着这个方子,就够吃饭了。所以这些东西,根本就是不外传的,更别说一大群看热闹的在边上看,想都别想。

铺子里放下门板的四个小伙子,也立刻被庄洋弄了出来,却是冲着张北斗使了个眼色。张北斗心领神会,立刻跟了进来,说实话他也真想看看庄洋到底有多大本事。

张北斗一跟进来,闷头二话不说也进来了。庄洋忙说:“我说兄弟,我这方子轻易可不能让外人看见,我还指这个吃饭呢,你说……”

“屁。”闷头的回答非常简单。

别看庄洋圆滑无比,可他拿闷头这样的还真是没有办法。他让张北斗参和进来,一者是知道张北斗别看平常嬉皮笑脸,实际上管得住自己这张嘴,二来这活儿他一个人还真忙不过来,总得有人搭把手。可看看现在这样,想把闷头赶出去,那是万万不能了。

没办法,庄洋叹了口所:“闷头兄弟就是我这辈子的克星。不过咱可把话说前头,这活是我接的,一会儿要分账的话,我得拿大头。”

张北斗点点头,闷头虽不吭声,显然也是同意了。

“还有,这话谁要是在外头露出半句去,可别说我当大哥的翻脸不认人啊。”庄洋今年二十八了,年龄的确要比张北斗和闷头大,只不过二人从来没把庄洋当成大哥来看。

然而庄洋这句话说得庄重,张北斗与闷头自然晓得其中厉害。兄弟是兄弟,规矩是规矩,张北斗就算是亲眼看见庄洋怎么救人了,这法子他也不能拿出去再用,那是断了人家庄洋的财路。这种事,穷死不能干,这叫江湖人的骨气。

庄洋又往外头看了看,伸手把窗帘也拉上了,确保外边的人真的看不见里边了。这才转身从一厨柜里拿出一块生姜来。

如果按格局来看,庄洋的屋子与张北斗的屋子是一样的,可是张北斗的屋子那就是猪窝,甚至连猪窝都不如。庄洋也是一个人过,却收拾得干干净净,桌子是桌子、柜是柜。不大的空间里,还硬是让他收拾出一小块厨房来。

庄洋也不解释,拿起菜刀切出三块姜片来,分别往张北斗和闷头的手里放了一片,自己又拿了一片。

一探坑洞,还有点热乎气,火头还没全熄呢。往锅里舀了一瓢水,将剩下的姜胡乱切碎扔到锅里,又拿出半包红糖来,也都倒了进去。

张北斗暗暗惊讶,这庄洋居然还有红糖,这可不是般人家用得起的。这小子,为了勾搭姑娘,真是下本钱那。

庄洋也不解释,伸手三下两下将死人的上衣解开,喉咙道:“小张子你搓额头,闷头你搓胸口……”自己则把手中的姜片放在死人的腹部丹田之处,“用点劲。”

“搓?”张北斗还没太明白。

“对,象搓澡那么搓。”庄洋一边答应着,一边就已经开始动手了。看张北斗和闷头还在看他,不由一瞪眼睛,“愣着干啥?搓呀!”

生姜活血这办法,张北斗到不是不懂,一看庄洋这动作也隐约猜到了三分。于是拿着姜片在死人的额头处搓了起来,闷头一看张北斗动手了,也没闲站,开始搓死人的胸口。

三人里要说还是闷头劲大,没三下子,死人的胸口硬是让他给搓红了。

“你轻点啊,活人也给搓死了。”庄洋吓了一跳。

闷头一瞪眼睛,明明是你让我用力搓的,这会儿又嫌劲大了!只是这也不是拗气的时候,闷头只好放松手劲,学着张北斗和庄洋的样子,一圈圈的搓了起来。

与闷头相比,张北斗的手法就好了很多,姜气很快在死者的头部散开,死者的额头略见红,却并不明显,隐隐有一股热辣之气传出。

庄洋的眼角抽动了一下,心中暗想,这张北斗肯定不是头一回做这事了。这生姜活血,说起来简单,却不是拿起来就能搓的,张北斗手法如此老练,若说是一时三刻自己悟出来的,打死也没人相信。

就这样,三个搓了约有一柱香的功夫,死者的身体渐渐的有了热乎气,身体不再是那么冰冷冷的。可是鼻子下面还是没有出气,看不出活人的样子来。

庄洋回头看看,锅已经开了。一掀开锅盖,小小的铺子里立刻充满了一种甜滋滋又热辣辣的味道,说不上好闻还是不好闻,反正闷头和张北斗都从来没闻过这味。

庄洋也不说话,拿出个海碗,从锅里盛出一碗姜汤交给张北斗。然后对闷头说道:“把人扶起来。”

庄洋将死者半扶着放在闷头的身上,这样死者的上半身算是立了起来。庄洋再一把掐住死者的鼻子,另一手掰开死者的嘴,对张北斗说道:“注意,一下子要全进去,慢了的话,这半天劲就白费了。”

张北斗面色凝重,知道这么半天的准备,就是为了这一下子。深吸了一口气,看准庄洋掰开的死者的嘴,一碗姜汤一下了全都灌了下去。

就在姜汤刚一入嘴的时候,庄洋本来掰着死者的嘴的手,也不知怎么动了一下,死者象是活了一样,胸膛一挺。那么一大碗的汤水居然全都顺着喉咙流进肚了,半滴也没有流出来。

这一下子看似简单,实则不然。张北斗眉头一皱,这庄洋有越来越多的地方让他看不透了。

姜气本来就辣,又有红糖烘着,倒进肚子以后,立刻就形成了一股向上的热流,反着嗓子冲了出来。死者的喉咙里,立刻传出长长的“咯”的一声,就象是吃饱了打了一个嗝一样。

就借着这一下子,死者又长长的出一口气,再仔细看看,胸口起伏,竟然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