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北而哭 正文 002 夜半枪声(二)

zhurui1963 收藏 11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6.html[/size][/URL] 围攻大晋商号的是李成。 李成的人一上去就遭到了激烈的反抗。 大晋商号是一栋三层的木楼。 李成是什么人? 老军统,军衔少校。 说白了,算得上是个老特务了。 他有着一张瘦而忧郁的脸,很白,透着一股青色,仿佛从来都没有见过阳光一样。 他很坎坷,二十几岁进入军统就被派往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6.html


围攻大晋商号的是李成。

李成的人一上去就遭到了激烈的反抗。

大晋商号是一栋三层的木楼。

李成是什么人?

老军统,军衔少校。

说白了,算得上是个老特务了。

他有着一张瘦而忧郁的脸,很白,透着一股青色,仿佛从来都没有见过阳光一样。

他很坎坷,二十几岁进入军统就被派往共产党内部去做卧底。

尽管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有智慧能够做一番事业的人,但是,在苏区里却没有讨到好。

最后是从阴沟里爬着逃回来的。

成了军统的一个笑话。

这个笑话虽然不足以让一个特务从此消沉,但是,也实在地影响了他的升迁。

说起来,他应该算是军情处长严风的老师级别的人物了。

不过,谁也不知道他的内心是怎么想的,别说盘根,就连严风也不知道。

但是,有一点,从那次从苏区逃出来后,从来就没有听到他的工作出什么漏洞了。虽然因为这样一个污点,而一直不得重用,所以,一直没有能够做出在军统里面扬名立万的成绩。

但是,这次放外任,很多军统站的组长竟然都争着要他。

这严风是因为太年轻,上面特意把李成给他的。

李成是顶着浓雾首先赶过来的。

尽管他早就熟悉这里的地形,但是,他还是先来了。

行动开始的时候,他已经围着大晋商号转了一大圈。

人一来,他就把枪手、突击手的位置规定到了每一个具体的位置。

但是,一切正如他的运气一样不顺利。

在浓雾中更容易看清楚里面的火力。

屋的三层上面有一支轻机枪火力点。而二楼上面的两支冲锋枪与正对大门的冲锋枪形成了一个三角配置,把大门封得死死的不说,还可以防止有人从两边爬楼偷袭。

房子的后面还有一个隐蔽火力点,李成命令突击了一下,立刻遭到了疯狂的射击。

最重要的是,这个楼房里面虽然还是黑糊糊的与浓雾纠缠在一起,但是,这个楼房的防御,显然是经过特殊设计的。四面有向外面的灯,楼的四角还有射灯。里面有一部发电机在轰鸣着,这些雪亮的灯将进攻路线照得亮晃晃的。

看这架势,这些家伙似乎安心在这里坚守下去!

情报科的副科长是和严风同期参加军统杨运盛,一个盛气凌人的家伙。

他轻声地道:“这些日本鬼子看来是准备足够的防御武器,准备了足够的弹药,是想坚守到他的军队打过来吗?”

这话听起来有些见地,或者说想得还是比较的远。

李成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

杨运盛继续道:“我们应该速战速决!否则,日本鬼子真的打过来了。这就是颗我们心脏的炸弹!”

李成仍旧没有说话。

杨运盛那气质就上来了:“科长,让我带人硬冲进去!”

李成点燃一支烟,轻轻地,但是,用很长时间吸了一口,烟于是少了半截:“说说你怎样进攻。”

杨运盛立刻滔滔不绝地来了:“四面都扔烟幕弹,四面都形成进攻。我带一个小组直接从正门冲进去。这虽然是最危险的,但是,也是敌人最想不到的。”

李成淡淡地道:“你知道我若是个日本鬼子我会怎么干?”

杨运盛盯住他。

李成一口把剩下的烟抽完:“我会在正门埋下地雷!”

杨运盛一时张口结舌。

李成继续轻声道:“我们的军队也不是纸糊的,日本鬼子一夜之间不可能打到这里来。”

他再点燃一杆烟,又是一口来了半截:“我们也不是纸糊的,我们有一千多种手段可以把这几个小鬼子消灭。”

他一口把剩下的烟抽完:“我现在最担心的,他们是假象,根本是要逃跑!所以,我们必须马上把他们的退路断绝!“

杨运盛顿时奇怪起来:“他们怎么逃跑?怎么逃跑?”

李成面色一寒:“我命令你现在立刻组织人,用手榴弹把这商号的一楼炸塌!注意,不对人,对着一楼炸。把楼炸塌!”他的眼睛里突然射出一道冷厉的光芒:“不得放跑一个日本鬼子!”

说完,他上了汽车,带着情报科的几个人员,向着镇外扑了出去。


杨运盛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而且感觉自己很不错的人。他根本没有懂得李成为什么会发出这样一个命令。

或者说,这也可以怪李成,他这人太闷,他根本不会把事情说得太透。

总之,杨运盛没有立刻执行这个命令,而是,举起望远镜再度进行观察。

他认为自己已经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因此,他有了权利提出一个更加可行的办法。

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觉得李成的这个办法有多好。

偏偏这个时候又来了一个人。

谁?盘根。

这盘根在那药房经理面前纯粹被憋住了。

他是一个心硬如铁的人,但是,夜是心硬如铁的人,一但被触及到了,每个人心中的那点人性的地方,都会霎时间一片茫然。

他没有跟着士兵回军情处,因为他现在心中想的不是怎样审问这些共产党,而是想的那句话,杀日本鬼子!

他当然知道,杀日本鬼子,至少是这个时间,杀日本鬼子才是真正的好汉真正的中国人真正的中国男人!

最重要的是,日本鬼子就在自己的身边。

他当然不应该插手李成的事情,那是自讨没趣的活路。

可是,他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期期艾艾地就寻着枪声过来了。

过来了,竟然没有发现李成。

你说他那心中是多么的高兴。


还别说,因为都是年轻人,这杨运盛就觉得和盘根投缘。

或者是因为他们两人不在同一个科,没有权利之争,或者说盘根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人,根本没有李成那样多的弯弯肠子,总之两人投缘。

盘根一巴掌拍在杨运盛的肩膀上:“别听那个胎神的!这天上,夜里他们飞机没办法来。这地下,他又不是土行孙,钻得进去!”

他一把把衣服拉开:“我堂堂中国汉子,能输于那狗日的矮鬼子!今日哥哥和你一起杀进去,一定要亲手劈开一个鬼子的头颅,这心里才能安逸!”

杨运盛霎时间也是大脑上的每一根头发都仿佛充满了热血:“好,盘队长,兄弟今日和你联手,好好地杀一盘小日本!”

两人是一拍既和。很快就拿出了一个方案。

两人一个负责一面,来个四面开花,强行冲进去,把这些小鬼子踏平!

这样一来,那手榴弹就不是把楼房炸踏了,而是漫天飞雨一般,把整个楼房都罩住了。

这突击队根本就是在投手真正投手榴弹的时候,一下子就冲了进去。

杨运盛想独出心裁的立大功!是的,他想立大功,立了大功,他要压倒李成。或者说李成他也根本没有放在眼里,他想做严风,做军情处的处长。

做军情处长是他的一个梦想,因为做了军情处长他就可以完成一个心愿。一不但是事业,还是感情上的心愿。

这个感情上的心愿一直埋藏在他的心底,他没有对人说,甚至没有勇气去表达。

为了达成这个心愿,他不怕牺牲!这大约也就是不成功则成仁吧!

这盘根本就是个天杀星下凡,这时候正要一门心思证明自己杀日本鬼子也是一条好汉。

两人又是吼又是一马当先。

带动得这如狼似虎的宪兵们一个个也是又冲又吼,竟然一下子就杀了进去。

还有士兵被自己的投手扔出的手榴弹的弹片误伤,但是士兵却真的冲了进去。

一路直冲到楼顶上。

只是,盘根和杨运盛两人都傻了眼。

因为他们没有见到一个日本鬼子。

这些日本鬼子真的是凭空消失了。

那盘根只气得在那里又是跳又是叫。

杨运盛的脑壳也大了,叫也叫不出,只憋在那里。

他可知道抗命造成毫无战果在军统中将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说白了,最大的结果,他将因为抗命而被枪毙!只要李成安心追究他。

而他根本想不出李成会放过他的理由。

他茫然地站在那里。

盘根却只吼了几声就一下子醒悟过来了。

他是一个习惯行动的人,要说他没有脑壳那纯粹是骗人。

他有着丰富的行动经验,他有着过人的瞬间反应的能力。

他几乎立刻就想到了一件事情,大喝一声:“所有人跟我来!”

接着一把拽着杨运盛就向楼下扑去。

杨运盛还在发愣,他在他耳朵边高声叫道:“老子对你负责!我断定,这些和老鼠大小差不多的小日本,一定是早有防备,在楼下面修了暗道!”

杨运盛一下子醒悟了过来,于是人也活了过来。

连滚带爬地向着楼下急扑而来。


回头再说那李成,这家伙却是早就想到了这一点。

对这三家镇的地形他是一来就把每个地方都看了一个遍。

他早想到了出口只可能是三家镇外面的河道。

这个月份正是枯水季节,从这里出口,沿着河道逃跑,实在是天衣无缝!

不过,他冲到河道边才心中一凉。

原来,这河道这么长,自己根本不知道具体出口在什么地方。

如果是平常的夜晚这也没什么。

只要有人出现在河道里自己就可以发现。那个时候自己或者来个乱枪点杀!实在不行还可以调兵来围困!

可是来到河边才发现这河里的雾更加的重,就如同在河道上盖了一个巨大的由雾组成的锅盖!

这个样子他也一时没了计策。

因为,这个时候就是把全旅调来,一是时间来不及,二是在这雾中一时哪里分得清敌我!

他咬咬牙,带着身边的人就溜下了河道。

“大家跟紧,互相不要误伤!发现不明人物,立刻拘捕并发出明确声音!”

他们在五步之内就看不清人影的河道中摸索着。

浓雾直往肉里钻。

刺骨的寒冷几乎让人的神经都在痛算不得什么。关键是这舞钻眼睛和鼻子。

让人眼睛痛得睁不开,让人觉得呼吸困难。

现在只能有两种可能能够完成任务,不然自己又要遭遇一次被人笑话的失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