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发生在刚果的诡异故事—动物的咒怨

manhadun2012 收藏 2 1715
导读:一个发生在刚果的诡异故事—动物的咒怨 动物的咒怨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生物,我们人类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自私自大,目中无人。在科技的庇护下,他们觉得自己很强大。于是,所有所有,一切一切,不该发生和不可避免的都发生了:无辜的动物和植物受到了伤害,人类说:“这是科技文明的牺牲品。”可是,除了人类,其他的生物真的是如此逆来顺受吗? 2003年,一个刚刚展开的新世纪,人类正沉浸在科技文明越来越发达的喜悦中,报复悄然袭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个发生在刚果的诡异故事—动物的咒怨

动物的咒怨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生物,我们人类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自私自大,目中无人。在科技的庇护下,他们觉得自己很强大。于是,所有所有,一切一切,不该发生和不可避免的都发生了:无辜的动物和植物受到了伤害,人类说:“这是科技文明的牺牲品。”可是,除了人类,其他的生物真的是如此逆来顺受吗?



2003年,一个刚刚展开的新世纪,人类正沉浸在科技文明越来越发达的喜悦中,报复悄然袭来……



刚果,一个非洲部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所有人都不知所踪,当地政府在三个月后宣布:搜寻卡卡其亚部落行动结束。当地人都议论纷纷,有人认为他们被邪灵袭击了。因为在他们消失的同时,一个意大利偷猎者被人找到时只剩下骨架,意大利政府只是声称他被猎豹袭击。但是,一个土著却因为看到了事情经过而精神失常了,在他语无伦次的话语中,人们只听到反复一句:“我没杀生,我没杀生…….”土著和野生动物是邻居,他怎么会被猎豹吓成这样?可是,一个部落的消失,人类是不会在意的,更不会关心疯了的土著,他们毕竟不是美国。如果它消失了那才叫恐慌,因为它是人类文明的先锋。人类,就是如此的现实。?



西班牙,马德里班云达斯斗牛场,一头强壮的公牛刨着土,烦躁地喘着气,正向不断摇晃的红布冲去。它不明白人类为什么那么兴奋,它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生气,只是觉得眼前的红色很不安。当它以为撞上红布的时候,红布不见了,但红色还是铺天盖地地涌来,公牛被斗牛士插中头部,鲜血在蔓延……它好愤怒,更加烦躁地撞向红布,结果又是一场空,只换来又一种红,反反复复,公牛倒下了,斗牛士赢得观众的掌声。欢呼声中没有人看一眼死不瞑目的公牛,没有人听一听它最后不寻常的惨叫声,那是它充满怨恨的诅咒。在狂欢的人群中,一个黑影落下了仇恨的眼泪。第二天,斗牛士在回家的路上,在没有公牛的地方,被发现是遭牛角顶穿而死,他身上所有的伤口和昨天被他杀死的公牛基本一致。



米兰,国际时装周,各地的名模正在争先恐后地展示设计师的得意作。不过,本场的焦点是年轻的设计师Vincent爈ok.他的皮草系列轻易地击败了所有对手。从精彩的舞台退回,Vincent遇到导师HOMMER,“亲爱的孩子,你不可以这样任性,的确,华丽的皮草能更好地展现你的才华,但是,孩子,请你不要忘了一个设计师最基本的要求:用热情和爱心去创造人们需要的时尚。用动物的生命换来的时尚是非常冷酷的,穿上它连你自己也会颤抖。”“是的,老师,我非常尊重您的意见,请不用担心,我会好好反省的。”送走了HOMMER,Vincent得意地捧着他的作品,“连老师都妒忌我的才华,我真不愧是个天才啊,哈哈~~”他眯着眼睛欣赏灯光下的白狐大衣,这样的一件大衣至少要杀死好几万只狐狸,因为非洲没有白狐,那是采集狐狸尾部的白毛做成的。雪白的狐毛在灯光下闪着寒光……“Vincent,你在吗?”Jessica推开门,房间里一片漆黑,恶心的血腥味扑面而来,“Vincent?…”这让她感到不安,开了灯,“啊`~~~~~~~~~~~”犓吹絍Vincent穿着他的白狐大衣,不,是没有皮肤的Vincent穿着血红的大衣躺在地上,鲜血正从他身上涌出来,浸透了大衣,布满血管的脸还在痛苦地抽噎着,像扭动的虫子,手上的肌肉组织在颤抖,诡异而恐怖,Jessica瘫坐在地上,赶来的人们惊呆了,更令人惊骇的是,Vincent挂满得意之作的衣架上,现在正挂着他自己血淋淋的皮,一片让人窒息的诡异。



玛淇娜是爱护动物协会的发烧友,她已经在非洲生活了5年,对于所有的动物和土著了如指掌。同时,玛淇娜也是个超级网虫,因为在网上可以获得很多信息,对于自己的工作也很有帮助。因此,她也注意到这些发生在不同国家的怪事,当然,发生在刚果的更让她感兴趣,可是工作忙,玛淇娜也没时间去满足好奇心了,忙完一天,玛淇娜躺下休息。忽然,闪进一道黑影,玛淇娜吓了一跳,但想到非洲这地方,动物比人还多,就从容地开了灯,出乎意料的是黑影是一个小女孩,玛淇娜很惊讶,因为她不是土著,而是一个很白的小女孩。大概只有七八岁,很可爱,但罩着诡异。玛淇娜想坐起来,刚动,小女孩就跃出了窗口,玛淇娜惊奇地看到她瞬间转移一样消失在草原的地平线。直到天亮,玛淇娜还在为昨夜的事情耿耿于怀。时间还早,她想到网上逛逛,打开手提电脑,马上收到网友的消息:意大利的警方通缉一名白人小女孩,因为服装设计师遇害时闭路电视拍到的凶手居然是一名小女孩。放大的相片上就是昨晚的小女孩,玛淇娜呆住了,但一个小女孩为什么一下子跑那么多国家,还如此残忍地杀人,唯一的答案是小女孩根本不是人!玛淇娜觉得这件事情已经和自己拉上了关系,她很清楚小女孩对自己没有敌意,把所有的事情联想起来,玛淇娜找到了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曾经残忍地杀害动物,死法居然都和被他们杀害的动物一样。这么说,小女孩是来报仇的?哪里需要她,她就去哪里,也就是说哪里有动物的怨恨,哪里就有她,自己是非常爱护动物的人,所以她没有敌意。



“砰砰~~~~”外面响起的枪声打断了玛淇娜的思绪。她马上冲出去,糟糕!是偷猎者!他们在袭击大象!刚想阻止,偷猎者已开车离去,只留下被挖去象牙的大象尸体,玛淇娜好心痛,它是这里最年老的大象啊,他们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泪水滴在尸体上,大象的眼睛瞪得好大,射着仇恨的光,玛淇娜怎样努力都合不上它的眼睛,好可怕的眼神!玛淇娜害怕得发抖。糟糕!那样偷猎者会有危险,虽然他们罪有应得,但是玛淇娜还是不忍心看到这么血腥的报复,不行,自己得去救他们,也许小女孩并不坏,她还小,应该会听话的。由于她了解这片地区,很快就找到了偷猎者,“先生们,我是在这里工作的,对于你们种种暴行我感到非常的耻辱!但是我请你们立刻离开这里,因为这里很危险。”“什么?离开这里?开什么玩笑?钱还没赚够呢。”“那么请问阁下的性命重要还是金钱重要呢?”一个高个子哈哈大笑。“你们真是无可救药!难道非要和动物们过不去吗?”“住口!聪明的就滚开!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几个男人围了上来,玛淇娜慌了神,不知所措。“叽叽叽```”一个令人胆战心惊的笑声从背后传来,“谁??你……的同党吗?”高个子问玛淇娜,她听见他的声音在发抖。灌木丛里出现了一个穿得很奇异的小女孩,诡异的脸,阴险地笑,可怕的声音,长长的卷发随着她的笑在发抖。玛淇娜认得是卡卡其亚的装饰!是她!没错,是昨晚的小女孩,“什么东西?去死吧!”偷猎者开了枪,只在一瞬间,小女孩的伤口很快地恢复了,天哪!像野兽般的恢复能力。野兽!对,她现在的样子就像野兽,小女孩的瞳孔发着紫色的光,身上冒出了黑毛,嘶叫着用长着利爪的手活生生地把偷猎者的牙齿整齐地挖了出来,“该死的东西!”高个子拿起枪,“不!”玛淇娜推开了高个子,子弹打在了地上,小女孩转过身来,一挥手,钻在土地里的子弹飞出来,再一挥手,子弹已经打在高个子身上,玛淇娜呆了的瞬间,小女孩已闪到眼前,她吼叫着挖出高个子的牙齿,玛淇娜知道大象受的痛苦此时正在重演,只是对象是偷猎者。“请不要这样,我求求你停手,这样的仇恨是永远也报不完的,人类和动物也可以和平相处啊,像我,就是最好的例子,世界上还有许多我这样的人啊,不要再错下去了。”小女孩看着她,没有说话,但是已经恢复了可爱的样子,朝玛淇娜笑笑,消失了。玛淇娜决心不管到哪都要找到她。



第二天,玛淇娜就动身去了刚果,非洲对她来说就像自己的家,刚果早就不陌生了。她一路打听,得知附近的人家常有丢蔬菜的事情,大家都以为是被动物吃了,玛淇娜直觉却告诉自己不是这样,把附近几家丢东西的人家联系在一起,她发现小偷就住在这里的森林,而且只偷蔬菜,对肉类一点也不感兴趣,这更像小女孩所为,她是不会吃动物的肉的。晚上,她迫不及待地进入了森林。一踏进森林,玛淇娜就觉得好舒服,一点也不害怕,明亮的月光照耀着整片森林,替草地上的野花罩上一层柔和的光,它们散发着让人安静的清香,微风拂过,掀起一阵花雨,真的好懈意!偶尔有几只小动物在花丛里露出来,好奇地注视着她,就连挂在树上手臂粗的大螨蛇都很和善,它只抬头看看玛淇娜就继续睡它的觉了。玛淇娜明白这里就是小女孩的家,动物们在她的保护下都很快乐。再往前走,是一片飘着浓雾的空地,月光只能朦胧地瞧着它,玛淇娜一点也不害怕,她朝着浓雾游去,过了好久她才到空地的中央,奇怪的是这里没有雾,甚至没有声音,玛淇娜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但是满地的鲜花令人着迷,哦!前面有发光的东西,玛淇娜好奇地跑过去,一瞬间,她仿佛停止了呼吸,月光笼罩着一个睡美人,可是她却很诡异,一片白森森的死人骨头竟然是她的床,在月光下散发着阴冷的光芒,鲜花在骨头的缝隙钻出来,美丽和恐怖共存。睡着的小女孩没有动静,冷酷地像一尊雕相,长长的睫毛闪着透骨的冰冷。很忽然地,她张开了眼睛,毫无表情地看着玛淇娜,玛淇娜吓得跌坐在地上,“不用怕,她不会伤害你的。”玛淇娜看到一个土著女人向她走来,从她身上的图腾和装饰玛淇娜知道她就是卡卡其亚部落的,“你是?你们不是失踪了吗?她也是卡卡其亚人吗?这些白骨又是谁?”“别着急,既然你来了,而且小哀也没伤害你,我就告诉你一切吧,我也好久没和人谈话了。”女人拉着玛淇娜在花丛里坐下,小哀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们,“我是小哀的母亲,从她出生就是个悲剧,她不会说话,不能好好和人相处,更因为她肤色和别人不一样,大家就排斥她,多么悲哀啊,我就叫她小哀了,但是小哀能和动物沟通,大家说她是异类。”女人的眼泪滴在花朵上,打个滚落在花的深处,“可是她是我的孩子啊,祭神的时候,小哀不忍心看着动物们死去,只是打了祭司一下,谁知他就死了,原来小哀生气起来就像野兽,他们就要烧死小哀,我不让,就被抓起来说要杀死怪物的母亲,可怕的事情就发生了,小哀疯了一般把所有人都杀了,她把他们像祭神的动物那样……”女人悲伤地望着小哀,眼泪随着心痛和无奈流下来,“现在我明白了,小哀是怨恨的化身,她痛恨杀害动物的人类,可我知道她是好孩子啊,她每天都会找东西给我吃,虽然她没对我说过话,但我知道她是爱我的,正像我爱她一样。”“这么说小哀是随动物的诅咒而来到这个世界,她是为仇恨而生?但你不觉得这样对小哀来说不公平吗?她还那么小,就要背负这样沉重的包袱。”“这就是我每天都心痛的原因啊,我怎么会忍心看她这样?”月光下的小哀,可爱的卷发泛着诡异的光,“小哀,有些事情不是报仇就能解决的啊,人类和动物冲突有些是无可避免的,这是自然的定律,人类有时是很可恶,可是他们当中也有好人啊,难道那些被你杀死的人就没有怨恨吗?请你冷静下来,和你妈妈一起生活吧。”小哀没有动静,依旧冷冷地看着她,过了好久,她抬起手,一具骨架腾空而起,她抬起头,瞪着紫色的眼睛看了骨架一眼,骨架便粉碎了,化成轻轻的灰洒在花朵上。小哀以另一种方式回答了玛淇娜,然后,她不舍地看了看土著女人,飞快地消失在雾里。“她走了,小哀走了,回来啊,孩子,妈妈需要你。”女人泣不成声。“小哀去哪了?她还会回来对吧?”“事实上,我已经失去了小哀,我很了解她,她知道你会照顾我,她就安心地报仇去了。”玛淇娜看着悲哀的女人,实在不知怎么安慰她。



就这样,小哀不见了,只有每天都在盼望她回来的母亲,可是玛淇娜知道小哀不会罢休,只要有怨恨的地方,她就会出现,以亡灵的咒怨去报复。



到这里故事就完了,可是这些事情也并不是毫无根据,只要大家稍微注意一下,就会知道我们人类在很多时候真的对动物做出了非常恐怖的事情,也许,可怕的不是小哀,而是我们,人类。请大家记得善待动物们,就是善待人类,别忘了小哀总是在这个世界徘徊,等待复仇的召唤……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