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途 第一卷入主南京 01

即雨即处 收藏 1 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8.html



01

“轰隆隆”

一阵沉闷的雷声,竟然莫明其妙地在晴朗朗的天空中炸开。

突然出现的轰鸣,着实让摆在南京城外的十万燕军吃惊不小。顿时间,几千只骚动的马蹄“踏踏”踢打着地面。震颤和回响在队伍中迅速漫延。

出现在铁骑队伍最前端的燕王朱棣,轻轻向怀中带了一下缰绳,跨下坐骑便安静下来。看到朱棣凛然不动的神情。身边的几员战将也都制住了战马。

一个个传染过去,瞬时间,这支万马组成的铁甲骑兵重又恢复平静。

这时节,燕王朱棣没有环视有些变乱的队伍,而是把凝视金川门的目光又抬向天空。


“呼啦啦”,

“动了,动了”有人在队列中悄声说道。

紧接着,大军中的各色旗帜开始飘动。

清风袭来,一种欣悦心情迅速在燕军士兵中散开。

六月的天气对于北方还不算热,可对于这些穿着棉衣棉裤从北方赶到南京的燕军士兵来说,无异处于蒸笼之上。一路驰骋,一路拼杀,哪有什么换装的时机。何况,这是一支没有援军,没有后勤,孤军深入的“靖难”队伍。

胜败就在此一举,决战一处即发。此时出现的雷声预示着什么,朱棣还不知晓。但这阵清风,却让他的将士们为之一振。

突然,清风开始加速,而且渐吹渐强,劲猛中透着狂飙。稍后,强大的气流终于裹卷起了地面上的尘土,变的粗壮、风狂,很快这里便起了黄沙,布满天空。

这时,只见南京城的上方出现了一大堆墨汁一样的云彩,四周还有亿万只云朵正向那里汇集。

云层越积越厚,范围越来越广。仅仅是一盏茶的功夫,整个南京城便被黑色的云层从上面罩住。从远处望过去,几乎看不到一丝亮光。

顿时间,一座若大的南京城,失去了威武雄姿。所有景物全都变成了一种颜色,除了黑,还是黑。

看到这种情景,骑在马上的朱棣眉头一皱,一种不祥预感,噌地从脑中蹿了出来,“难道这就是大师说的异像!”

大将朱能一带马缰,从旁边挤过来,提醒道,“燕王,是否让大军发动进攻。”

“再等一等。”

朱棣两眼直视黑暗中的金川门,人和马都如雕像般凝立不动。


南京城上空的黑云开始涌动,在狂风推搡下,逐渐向北方漫延。当其快要接近燕军阵营时,厚重的云层突然摆开了阵式。

冲在最前边的那一长溜黑色云头,带着血腥,带着杀气,竟然张牙舞爪地直扑第一阵营的铁骑。

朱棣心中一惊,暗叫不好,“这是妖术。”

想到这,朱棣仓啷啷一声,从马肚上抽出一把长剑,双手一握,在空中划了半个圆圈,然后直朝冲到眼前的云头砍去。

说来也怪,长剑挥出后,竟然在空中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这一声响,不似霹雳,却尖锐异常。在半空中散开后,有如千万个铁钉直入人的耳膜。

朱棣身下坐骑,不知是被响声震动,还是受力后的反应,竟然“腾腾腾”连续向后倒退出两三米。

“朱能,开炮”

朱棣挥剑的同时,狂喊一声。

“开炮,开炮。”

朱能慌不跌地向炮兵发出命令。

几百门钢炮一齐开火,对着南京城便是一阵猛轰。早已标定好的炮管喷射出颗颗炮弹,准确地落到城墙上。

顷刻间,南京城的城墙上火光四溅,砖石纷飞。

不仅如此,那些摇曳的炮弹穿过低矮厚重的云层后,竟然从中将之撕裂。

渐渐的,云层散尽,狂风即止。战场上重又露出晴空一色。

朱棣终于从惊恐中回过神来,带着劫后余生的激动,再次向大军发出命令,“进攻。”

朱棣命令发出后,通信兵连连打出旗语。随后见大军中央的旗牌兵红旗向下一劈。最前面的骑兵开始出击。

“杀”

朱棣金刀一挥,然后两腿一夹,身下坐骑便蹿了出去。

猛然间,在他的身后,万马奔腾卷起狂沙无边,杀声震天裹来惊涛骇地。

很快,后面的骑兵超越朱棣,狂风暴雨般直指金川门。


按照约定,南军将领李景隆和谷王朱穗将在巳时一刻打开金川门迎接燕军进城。自晨时起,燕王朱棣便将大军一字摆开,准备在与南军交战中接受二人的投诚。

眼看一个时晨已过,可金川门仍然紧闭,没有一丝打开迹象。

朱棣本来就等的心急火燎,又经过这种异象的惊骇,从而加剧了他内心的不安。朱棣认为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李景隆和朱穗变掛,二来就是城内有变,两人遭遇不测。处于两种考虑,朱棣决定不能再等了,遂发出进攻命令。


进攻部队如狂飙般很快便席卷到了金川门一千米之外。

突然,从中军中冲出一匹快马,旋风般超越向前奔跑的骑兵,很快到达了大将朱能面前。

“朱将军,燕王有令,停止进攻。”

骑在快马上的人一接近朱能,大声狂喊道。

朱能听到此令后,把铁枪朝天一举,“停止前进。”

紧跟其后的传令兵,立即打出旗语。

“哗哗”

两面小旗在空中舞动。上下左右一阵翻转之后,就听得身前身后立时响起无数个止马的哟喝声。

处于极度兴奋中的战马突然被制止住,暴发出了强烈不满,一边“恢恢”打着鼻音鸣叫着,一边用马蹄在地上狠劲地踩踏。

顿时间,被阻住的骑兵阵营内,黄浪滚滚,烟雾茫茫。人和马拥挤在一起。

朱能心中暗忖,如果南军在此时发动进攻,燕军肯定会一败涂地。但是,对于燕王下达的命令,他又不敢不从。

“哒哒哒”

经过一阵忙乱之后,马军队形渐渐恢复到进攻起始态势。

朱能趋马奔向朱棣。

“燕王,为何不打了?”

“等等刘保。”

朱棣简短地回答一句,转目向朝阳门方向看去。


为防止南军在城外有埋伏,在进攻之前,朱棣曾派出三队人马在南京城外围进行探看。

现在,已有二队打探人马回来了,唯独离金川门最近的朝阳门迟迟没有回音。这也正是朱棣突然下达停止进攻命令的原因所在。

南京城在南宋时期被称为建康。做为国都,曾多次抵御过金兵的侵略,可见其坚固性非同一般。到了明朝朱元章手里之后,其城墙在不断加固之后,不仅高大,而且城防设施非常完善。在此基础上,如果城外又有一支部队配合,燕王很难在这里大有作为。

要想攻下南京城,扫荡其外围,是首要之举。

正当朱棣举棋不定时,左军方向发现有一支人马冲了过来。

奔驰过来的是支足有一千人之多的马队,行进速度快如闪电,眨眼功夫便到了左军近前。

左军迅速进行调整,把防御正面转向左。长枪直指,万箭待发。

狂奔过来的铁骑并没有因这一变化而停止,继续一路向前狂奔。

左队中一名将校发出命令,“弓箭手准备。”

几百名弓箭手拉满长弓,只等一声令下。

这时,冲过来的队伍中有人喊,“不要放箭,是自己人。”

“停”

左军中的这名将校似乎认出了来人,命令士兵暂停放箭。

奔驰过来的这一千多兵马,在距左军一百米远时停下。接着,又有一坐骑驰了出来。

“是刘保。”

左军将领认出刘保。

“燕王在哪?燕王在哪?”

刘保骑马跑到近前,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带着缰绳急切地问。

“燕王在前军。”将校用刀一指说道。

刘保不等这名将领说完,一踅战马,在军前拐了一个弯,直朝前军奔去。

刘保来到朱棣跟前,跳下战马,左腿一跪,行了个军前礼。

朱棣不等刘保说话,急切地问,“朝阳门外情况如何?”

“回秉燕王,那里不曾见南军一人一马。”

朱棣猛然松开紧绷的脸颊,欣喜之色立时便现于脸上。转过头对朱能说,“朱能,命令大军向金川门进发。”

“是”

朱能答应一声,又回归本队。

回到铁甲骑兵前,朱能高举铁枪,发出命令。

“步兵准备。”

这时的朱能没有了先前的慌张,显得从容不迫,

“踏踏踏”一阵砸乱的响声过后,马军让出空隙,一队队步兵从空隙中钻出,抬着各种攻城器械涌到最前列。


所有南军全都撤进城内,这就使得燕军可以无所顾忌地把全部兵力用在攻城上,完全可以不考虑与对方拼杀,从而也控制了战场上的主动权。

“进攻”

朱能命令一发出,步兵们抬着器械,呐喊着冲向城墙。

突然,金川门城楼上打出一面白旗。紧接着,城门大开,一队人马从里面涌了出来。

朱棣看见后大喜,猜测到这是李景隆和朱穗得手了。

朱棣遂将大刀一挂,高举马鞭,猛抽身下坐骑,带着一队骑兵便朝金川门飞奔而去。


城外的炮声渐渐稀了下来,城内也不再有兵士的呐喊声。

一个男人飞快地在街上狂奔。转过几个弯,来到一座大宅院门前。

男人喘着粗气,猛拍门环,“开门,开门”

朱漆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男人也顾不得和开门的人说话,大步迈过门槛,一溜烟地直奔上房。

“咣当”一声,上房屋门被推开。

正在屋里议论的中个人顿时一楞,全都把目光转向来人。

男人喘息未定,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完了,城破了。”

“破了?”有人惊问。

“破了,燕军已经打到了皇宫门前。”

一听这话,屋内四人全都沉默不语。

杨士奇站起来说,“诸位臣工,我们是太祖的遗臣,有责任保护皇上安全,决不能坐以待毙,必须有所作为。”

“有什么作为?”解缙锐气尽失,“燕军都打入皇宫了,我们这些人手无缚鸡之力,还能怎么样?”

“虽手无缚鸡之力,但我们有的是忠心。现今皇上是太祖亲嘱所定,是正位,我们不能见皇上有难,坐而不管。”杨士奇语气强硬。

王艮一声不吭,即不发言,也不用目光去看其他人,只是低着头独自流泪。

坐在一旁的吴溥见杨士奇和解缙两人说来说去也没个结果,遂起身说道,“你们三人受皇恩厚重,如吴溥去也,你们尽可从容不迫。”那意思是,我走了,你们三人爱打爱吵,爱自杀或者与燕军拼命顺其自便。

吴傅出屋走了。

解缙仰头长叹,“皇上。”喊完便颓丧倒地。

杨士奇斜睨了解缙一眼,站起身,将官帽戴好,整理好衣襟,迈步出门,头也不回地说,“我去找燕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