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3.html


四、他导演了这场剧目


文洛事件原来是一场巨大的阴谋,当初谁也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直到后来才揭出谜团。这场精美剧目的导火索是费希尔。

当初,最先与英国秘密情报局驻海牙情报站站长史蒂文斯联系的人是费希尔。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费希尔竟然是一个双面间谍。几年前,他决然地反对纳粹的独裁统治,并且面对日益严峻的国内形势,逃出了德国。但是他又开始后悔了,就通过关系打探到自己还可以为德国政府效劳。当时德国正是用人之际,有这样一个愿意为国家效力的人,何乐而不为呢?

费希尔还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家伙,他得知政府希望他探听一些有关政府内部反对希特勒的阵营的情况,自然是着力去做。他还打入了反对希特勒地下组织的内部,成为了他们的一员。这样,费希尔的双重间谍身份就出现了,不过他对德国党卫保安局还是忠心耿耿的。

当费希尔与贝斯特见面的时候,更是宣称德国统治阶层内部有一个反对希特勒的地下组织,很多高级军官都在里面。但是费希尔对这些高级军官的情况却始终缄口不言,这无疑是给英国的秘密情报局留下了一个悬念。当然,英国的秘密情报局一直认为那个军官就是卡纳里斯,并没有怀疑是别人。

这时,导演这场剧目的重要人物登场了,他就是德国党卫保安局的国外情报处处长施伦堡。这位军官1910年1月16日出生于德国的萨尔布吕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战败,根据凡尔塞条约法国军队占领了萨尔地区,他们一家人被迫迁居卢森堡。他19岁的时候进入马尔堡大学学习医学,不久又进入波恩大学攻读法律。毕业后他在杜塞尔多夫市担任地区高级法庭助理,还担任莱因州地方法院的高级律师。1933年5月施伦堡刚毕业就参加了党卫队组织,后来加入了保安处,1939年10月他被海德里希调入中央保安局四处E科(该科负责反间谍工作)担任副科长,后晋升为党卫队二级突击大队长,专门负责侦破地下抵抗组织。1939年9月,德军入侵波兰期间,他又担任了保安警察与陆军总部的联络官。就在这时,他听说英国的秘密情报局愿意与德国军队内部的反希特勒组织联系,立即对这件事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非常愿意玩这个游戏,如果这件事情成功了,那么他就会扬名立万,甚至还会渗透进秘密情报局的内部,了解一下它的情况。若是游戏玩不成,对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

他就有关此事立刻征求希姆莱的意见,希姆莱当然非常支持。施伦堡就以德国最高统帅部运输部的霍普特曼·夏梅尔的身份出现。就在施伦堡与贝斯特见面之后,他们畅谈很久,施伦堡发现自己与贝斯特竟然有惺惺相惜、相见恨晚的感觉。他们有共同的爱好,那就是喜欢听音乐,甚至连戴单片眼镜的习惯都一样。或许是这种冲动的友谊,使贝斯特与史蒂文斯二人放松了对他的警惕,也就是这种大意最终使他们落入了德国人的圈套。

可能,这个号称近代史上最早的情报机构——秘密情报局还是不够完善,否则这个夏梅尔究竟是不是档案中的夏梅尔是很容易搞清楚的。这件事情连施伦堡都不敢相信自己会这样轻松地蒙混过关,也不敢相信后来的举动能够引来如此美妙的结局。若是这样的话,秘密情报局有此劫难也是命中注定。

就在会谈结束之后,双方做了一个备忘录,那就是只要在政治上推翻希特勒的统治,就会立即与西方世界达成和平。条件就是恢复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以及波兰战前的独立地位,并放弃德国的经济政策。

会议的结果,双方还是非常满意的。孟席斯很满意,但是他也提醒史蒂文斯小心为妙。就在11月初的时候,施伦堡通知贝斯特说有一位德军反希特勒阵营中的高官将密访伦敦,希望皇家空军履行双方的约定,施伦堡与贝斯特11月9日在文洛小镇上的一个咖啡馆见面。

但是,这时一场突然事件改变了施伦堡的计划。11月8日的晚上,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他从睡梦中惊醒,原来是希姆莱打来电话说,有人试图暗杀希特勒。原因是在希特勒去啤酒馆举行他16年前的啤酒馆暴动纪念日的时候,有人对希特勒图谋不轨,幸亏希特勒心血来潮提前离去,否则那场爆炸中留下的尸体里面就会有希特勒啦。

希特勒得知这件事情自然是非常恼怒,他下令一定要找出事情的主谋。他主观臆断,这一定是英国秘密情报局干的,于是就命令希姆莱第二天会见那些英国间谍的时候,一定要把他们抓住。施伦堡自然是非常出色地完成了这个任务。

当贝斯特与史蒂文斯被捕后再次见到夏梅尔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个夏梅尔就是党卫军保安局情报处处长施伦堡!

就在文洛事件发生之后,英国的秘密情报局也经历了一场大的变动。当时,丘吉尔已经是首相了,他极力建议建立一个联合情报机构,并打算将秘密情报局撤销。但是,海陆空三军的情报部还是有自己的想法,他们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根本不希望自身的权力受到限制,因此纷纷反对,孟席斯也因此而得以继续在幸存下来的秘密情报局中任职。

不过,随着战争形势的变化,这时秘密情报局的情况又发生了新的改变,政府的密码学校正在培养新的密码军事人才,他们正在积极地破译德国的密码,秘密情报局也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