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3.html


三、局长是疑犯

就在赖特组织了调查委员会之后,那场追查情报部门内部“鼹鼠”的活动也就迅速展开了。当然,这场活动也是在秘密中进行的,除了调查委员会中的几个人之外,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委员会首先是在军情五局内部调查档案与资料,从中发现线索,其次则是在那些叛逃西方的间谍身上寻找蛛丝马迹。

调查委员会明确了自己的方向后就立刻着手行动,赖特正在着手看几份有关秘密情报局的资料。他发现1945年叛逃的苏联驻渥太华大使馆的译员古曾科曾经说过,苏联在西方有一个原子间谍网,还有一个代号为“埃利”的间谍。如今,原子间谍网已经被破获了,但是“埃利”却杳无音讯。古曾科推断,虽然“埃利”听起来有点像女人的名字,但他却是一位男性,并且很有可能在军情五局工作。“埃利”是有苏联背景的,或者是去过苏联,与苏联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间谍,他还能搞到军情五局的重要档案。

赖特为了寻找出那个“埃利”,左思右想不得其解,因此就不厌其烦地询问叛逃过来的每一个苏联间谍,也不止一次地找古曾科。但是,古曾科毕竟是为了享受西方的物质生活而叛逃过来的,到了英国之后,除了每天花天酒地,就是无所事事。或许,这样的状态是大多数叛逃者的共性。他们叛逃之后,首先要面对的是对方的询问,然后就是不被充分信任,如此的境遇怎么能不让叛逃的间谍寒心。

赖特经过细致的询问,就苏联的间谍们对军情五局的称呼以及所听说的内部间谍有了大致的了解。在排除了菲尔比是军情五局的间谍之后,就把目标移向他处,他推断,既然“埃利”与菲尔比不靠边,而且他还能看到军情五局的有关俄国人的情况,那么只有一个部门有可能,那就是F处,因为那是专门保管档案的地方了。

不过,赖特又在考虑,其他的人也有可能调阅档案呀,这样所有的同僚都成为了怀疑的对象。赖特想来自然也是有些后怕,他担心自己的调查会引起一片混乱,因为他不能够保证每一个人都是忠诚与可靠的。但是也不能保证自己不去怀疑别人,现在他的矛头指向了自己的顶头上司——现任军情五局局长霍利斯。

赖特此时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他痛苦、矛盾又害怕。为了追查那个隐藏在秘密情报局内部的苏联“鼹鼠”,他不辞劳苦,期望着在秘密情报局内部找出那个奸细,但是结果却是他始料未及的。第五军情局的局长如果是间谍的话,20世纪30年代的秘密情报局将会无任何秘密可言,军情五局的颜面又将何存?

但是,赖特不愿意就此罢手,他既然已经抓到了“鼹鼠”的尾巴,就要将其抓出来。赖特是真正下了决心,他是一个倔强的家伙!他顺藤摸瓜,他发现霍利斯就是处理古曾科的官员,就在古曾科叛逃之后,军情六局的德怀尔奔往加拿大审讯那个家伙,并且每天往秘密情报局发送电报,这个电报是由菲尔比处理的,至于古曾科交代的那些东西,菲尔比是了如指掌。紧接着霍利斯亲自去审讯古曾科,就在这次审讯结束之后,霍利斯说出了有关原子间谍网以及藏在军情五局内部的“埃利”的秘密。

当时担任军情五局D处的处长利德尔对“埃利”非常感兴趣,他对“埃利”做出了各种各样的推测,但是霍利斯却让利德尔销毁他所作出的推测,赖特真是有些费解,霍利斯那样做究竟是何居心?

不过,政府通信部破译的苏联间谍的电报又为赖特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线索。就是在1945年9月,古曾科叛逃后,通信总部截获了一份内务部发给伦敦情报站站长克罗托夫的电报,电报上说加拿大的苏联情报机构遇到了麻烦。不过电报说得非常委婉,语气平和,还真是有点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克罗托夫收到电报后就将自己的联络次数降到最低,这是为保护自己间谍网采取的最有利措施。

赖特为此跑到军情六局查阅菲尔比的档案,发现就在1945年9月18日,菲尔比收到了一封来自加拿大的电报,就是有关“埃利”的内容。第二天,伦敦还给莫斯科发过一封加急电报,这与菲尔比发的电报电波频率一致,这明显是菲尔比发的。赖特立刻查阅了一下莫斯科的回电,上面写着就菲尔比关于他们在加拿大事务的材料与加拿大情报局商量一下,并且确认了菲尔比的消息是准确的。

赖特非常震惊,因为菲尔比当时担任军情六处处长已经10年了,苏联间谍总部还是对他不放心,这说明了什么?那就是说,苏联克格勃还是在一直监视着加拿大的间谍机构,并且确实是有一个“埃利”存在。赖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所有的一切都是有一定根据的。虽然他不知道“埃利”是谁,但是他决定一定要找出来。

赖特又调来沃尔科夫的档案,这位苏联驻土耳其领事馆的官员,曾经主动与英国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接洽,愿意为英国情报机构提供线索,他也曾经说过英国外交部内部有两名间谍。情报部门有5名间谍,其中1名正履行着反情报部门的领导职责。后来证明,叛逃的正是麦克莱恩与伯吉斯,这是没有问题的,而那名领导,人们认为是菲尔比,可是赖特却并不这么认为,他推断是霍利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