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请拍砖:我国的户籍管理是否偏离了国民身份证明的轨道?

刘集2009 收藏 11 1334
导读: 我国的户籍管理,在我国出现居民身份证之前,它已经就是我国公安机关对其辖区内的国民进行有效管理的一种行政手段,也是我国国民证明自己身份的文字凭证之一。它按照我国国民的户籍对象不同,又分为城镇户籍与农村户籍,那时的城镇是因为国家没有田地分给他们耕种且是在招工、招干时是必须的条件之一,并由国家统一配发购买牌价粮油的定量指标,即俗话说是吃[国家粮]的城镇人口;农村户籍则是在农村有属于自己耕田种粮的田地,其耕种得来的粮食,除解决自己的口粮之外,还必须向国家缴交一定比例的公粮与购销粮,这就是我国居城镇户口与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国的户籍管理,在我国出现居民身份证之前,它已经就是我国公安机关对其辖区内的国民进行有效管理的一种行政手段,也是我国国民证明自己身份的文字凭证之一。它按照我国国民的户籍对象不同,又分为城镇户籍与农村户籍,那时的城镇是因为国家没有田地分给他们耕种且是在招工、招干时是必须的条件之一,并由国家统一配发购买牌价粮油的定量指标,即俗话说是吃[国家粮]的城镇人口;农村户籍则是在农村有属于自己耕田种粮的田地,其耕种得来的粮食,除解决自己的口粮之外,还必须向国家缴交一定比例的公粮与购销粮,这就是我国居城镇户口与农村户籍的不同之处。

不过,在我国那个年代的大陆地区,无论是城镇户口还是农村户口,只要是一名中国公民,都会在居住地或工作单位和公安部门里有户籍记录,小孩只要一出生就可以凭单位或生产大队出具的入户证明到公安机关办理户口,公民死亡后,也是凭单位证明到公安机关办理户籍消除的。那时的国民一旦办理了入户手续,就可以随着单位或居住地的变动将自己或家人的户籍同类随迁,不受其他行政政绩考核的制约,而且,那时的我国国民是随着常住地或工作单位的变更而必须随地迁移户口的,不会出现现时的人户分离的普遍现象,据我的记忆,它是一般没有附带其他的行政条件,不过,属于行政特殊管理对象除外,如地主、资本家或那时所谓的反动阶级等,总的来说,国民的户籍管理都是以常住地或固定的工作单位的基层公安机关为管理单位,其他单位是不可能、也无权插手管理的。

可惜,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在改革开放后取消了国家牌价粮供应、特别我国国民拥有公民身份证之后,我国的户籍管理就开始出现变味:居民粮户籍随着国家不再配发牌价粮、国家招工、招干不再论户口性质,即只看重文凭和考试成绩而不再论城镇户籍与农村户籍、国民的谈婚论嫁不再讲究户口性质以及国民外出务工、经商、耕种者只要带上自己的居民身份证也不再受户籍管理的限制等,国民对我国户籍管理应用除在常住地有小孩读书这之外,其他人也就不再那么看重自己的户口,特别是有些农村地区的农民更不回去主动报入新生小孩、迁入迁出与注销死亡人员的户籍,于是就出现了什么人户分离、空挂户、死亡未销户、黑人黑户、双重户口等户籍管理的负面新生事物,其中人户分离的包裹国家工作人员从城市到基层乡镇单位工作后不肯随人迁移户籍的、有居民户口与农村户口通婚因户口性质不同,特别是受须迁入地的行政条件限制无法随迁户口的和包裹到城市购买永久性住房并在该地永久性居住的与须迁入地因经济条件优越和年年有分红的经济发达地区的行政条件或村民自治条件限制而无法或不准随迁户口的;有属政策外出生[如非婚生育、超计划生育等]的小孩因没有向其主管部门申请生育指标、依法缴交社会抚养费而无法入户的黑人黑户、有死亡后不主动到公安机关消除户口的人死户籍未消户[包裹无法出具死亡证明的在农村家中自然死亡人员]、更为严重的是有的地方由于户籍管理人员的疏忽而出现两个、甚至几个户口的现象和在历次户口整顿时不知何故被漏掉户口的无户籍公民等等,试问,这样的户籍管理还有什么社会管理与证明国民身份的价值?

据我所知,我国在居住地的户籍管理功能除了限制小孩享受国家的义务教育的福利、限制迁入户参与户籍地的经济分红、限制已经在常住地永久性居住的国民享受国家在常住地的优惠与福利政策之外,包裹社会救济、社会保险与医疗保险等,还会有哪些作用?

我不敢说我国的户籍管理已经十分混乱,但敢说我国的人户分离现象已经十分普遍,黑人黑户的现象就算按这次人口普查的这个1300万未入户的结果也已经非常严重,试想,全国一千多万的黑人黑户!还有难以统计的人户分离现象,你叫他们如何在这个社会生存?如何生活?他们还算是一名[中国公民]吗?试问有谁!有哪一部中国法律、法规可以依法限制他们入户、迁户的权力?

按我个人的看法,我国是已经必要完全要进行一次彻底性的户籍整顿啦!前提是必须实现居民户口与农村户口的自由转换且不在受任何限制条件的限制,即:一、国民在结婚后可以自由互迁;二、在常住地购买永久性住房且已经形成永久性居住现实的必须不受限制条件的限制将户籍迁入;三、小孩出生后不在受行政条件的限制办理入户手续;四、国家公职人员与国营单位的员工必须随工作单位的变更而必须随人将户口迁入长期工作所在地的公安机关;五、公安机关在得到辖区内的社区、单位与农村村民委会上报的该单位在当年死亡户籍人员死亡后必须尽快上门核实情况并主动帮死者核销户籍,不要再挂等死者家属主动到派出所为死去的亲人办理销户手续的老黄历啦,做到主动为民办事,尽量、尽力做到辖区内的户籍公民在死亡后当年为死者销户;六、立法设立户籍暂报与户籍报停制度,即:凡属我国国民,在离开户籍所在地到另外的一个地方非永久性居住或务工、经商{以办理营业执照为准}、耕种{以签订耕种租地合同为准}半年以上的必须在户籍所在地办理户籍报停与现居地的临时户口报入,同时可以享受现居住地的国家政策性的福利享受,减少户籍所在地的空挂户普遍存在的不利管理的局面;七、立法规定我国户籍证明管理制度,在我国国民可以符合条件办理居民身份证之前的已经拥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户籍的幼年与青少年公民,必须依法到公安部门办理一张类似居民身份证的[户籍管理证]与在临时居住地居住半年以上的凭[户籍管理证]办理的[临时户籍管理证],并可以享受与居民身份证一样的法律权利,同时立法规定地方各地的国营、集体、个体企业与单位必须凭当地公安机关的[临时户籍管理证]办理招工、招干手续,这样既可以方便这部分没有居民身份证的公民证明自己的身份,更可以加强对他们的有效管理。

依照我的看法与几十年对我国户籍管理变迁的见证,再加上从网上、新闻媒体上等处对我国户籍管理不足的见解与分析,如果我国不尽快进行一次户籍改革与详细的户籍整顿,到时日常月久,我斗胆说我国的户籍将会更加混乱!更加失去其社会管理的价值。只要、也只有健全与规范我国的户籍管理,才能更加清楚地掌握我国国民的人口情况,让我国的人口统计不再依赖笼统的人口统计办法和减少费时、费力、费财的国家人口普查,使我国的人口管理更加具有社会管理的价值,更加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同时也更加符合我国人民群众在生产、生活中的实际需要!



本文内容于 2011/6/6 9:55:12 被刘集200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zxz120 在第1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刘集2009 在第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zxz120 在第7楼的发言:
......

关键的原因是,原来是想有序的城乡一体化,就是在全力发展城市的同时,全力发展农村,缩小城乡的收入差距,当年,几千万城市人口下乡,但与些同时,上亿的人口通过招工招干进城,就是为了缩小城乡差距,搞城乡融合,同时在农村搞乡镇企业(虽然当时的规模很小,但其实80年代占国民经济3分之一的乡镇企业就是原来的乡镇企业),比方说西双版纳,虽然苦了几万城市人,但让上百万的当地人的生活质量提升了至少30年,而且,由于城乡的人口融合,变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如果这种情况再维持30年,我不敢肯定会比现在的城乡差别小,但一定不会比现在的城乡差别大!在那时,平原地区的农业基本形成了规范化,机械化,为就为多余的农业人口去搞工业提供了条件,并且,在70年代后期,工人基本只要工作8小时了,农村人的工作时间基本也比原来少了许多,基本不需要为了基本生活而不停的干活了,根据我的分析,这时,离城乡融合,一体化只剩下一步了,这就是农村的工业化,但这一步,会压缩城市人口的生活水平很多年,至少还要30年。

但这一进程被打断了,结果城市的人回城,城乡再分开了,农村被彻底的孤立,现在有几个年经人还去农村,现在城市里的中老年人,基本还有农村的亲戚,但年经人,我估计除了玩,没有人去农村了,特别是由于经济体系的突然转变,为了提高城市人口的生活质量而得到经济体系转换的支持,而不得不加重对农村的索取(在农业税取消以前,很多地方的税已经超过了种田和种地的收入了,这还是明的,暗的是农产品三十年只涨了4倍,而医疗,教育的费用30年上涨了50倍以上,80年代初,一个农户,只要没大病没大灾,基本能保证一家人的基本生活和医疗教育支出,但现在,一家农户,如果在种田的同时没有两个人外出打工,就保证不了基本的医疗和教育支出,只能保证基本的生活,所以80年代农村农闲时农民还有心思搞龙灯呀,花灯呀,现在是不到初5就起程去打工了)

那么,延续前三十年的户籍管理就是迫不得以的要求的,因为根本没有能力搞城乡一体化了,这些年投入农村的经费大概占城市续费的20%左右,但农村的人口却是城市人口的3倍,这些钱,怎么搞城乡一体化!但向农村搞过多的经费,就会降低城市人的生活,那么现在的经济体制就会失去支持基础。

现在的城市人口拥有比农村人口多得多的福利,如低保,农村的标准是65,城市标准是170(全国人均水平),如教育,如医疗,那么如果城乡一体化了,那么农村人口就会要求一样的最基础的福利,就以低保为例子,如果城乡一体化,至少有7亿农村人口符合现在城市低保的条件,那么光支付低保这一块,全国一年就要1.5万亿,要知道,去年一年中央财政的涉家支出也没有1.5万亿。那低保不搞还是不搞!取消了,原来的几千万城市领取低保者恐怕第一个上街!

要取消户籍的农村差别,让人自由的迁徙,首先一点,就是要迁得动,现在全国的农村人,有几个人能靠打工出入,能在打工地居住下来,要常住下来,至少要有住的地方吧,打工,你住四人间,五人间,甚至10人间,居住下来,如果包括父母和孩子,至少20平方要不要,至少孩子要有个民工学校上吧,至少要能让自己有基本的生存条件吧,也就是说我们的城市规模要在目前的前提下,至少扩容3到四倍,不要扯印度,印度是因为原来的贫民就没有保障,而城市的精英也习惯了那样的条件,如果在中国,你要降低城市人口的生活水平(人口的突然增多,城市里的物价会直线上涨,原来本来就紧张的基础设施会更紧张,),那么,你就准备承受城市人的怒火吧,不要看人权精英们一口一口的在那里叫要取消城乡户口分管,但他们提出的建议也就是取消户口本上的农村和城市两个字,他们怎么不提城乡同一低保标准,怎么不提保障入城的农村人能在城市基本的存在下来,反而提出,不能搞养老保险,保障了农民工的福利会上中国在经济上失去优势,贫困的人受不了教育就不要让好的大学,其实,他们所有的话总结起来,就是不管怎么样,要先保障这些精英们的生活!

谢谢您!您的分析很深透。不过,我对您的观点有一部分是持反对观点的,您说【如果在中国,你要降低城市人口的生活水平(人口的突然增多,城市里的物价会直线上涨,原来本来就紧张的基础设施会更紧张】这个问题,请问,那些已经在城市了成家立业、购房居住的农村迁入人口{包裹从农村嫁入城市的女孩},他们除了因为无法迁入户口而导致自身与家人无法享受城市人口的国家福利、小孩无法进入该城市的公立幼儿园与学校之外,他们的生存现实是否已经完全融入了城市人口的生活?难道他们不是在现实上已经是一群城市人口吗?难道给这部分已经在城市里购买了永久性居住的房产且已经在现实上是在城市里永久性居住的人群迁入户口就会让城市里的物价直线上涨?原来本来就紧张的基础设施就会更加紧张?其二,您说将大量的农村人口迁入城市后会无法保障城市精英们的生活?试问:在我国的每一座城市里,又有谁敢否认这是大量的农村人将它从简陋装修成美丽的?城市里面的商品房又有百分之几十的比例是您们城市人购买的?我真的不敢相信!您敢一句话就否定从农村走进城市的精英会比城市的精英差!我可以告诉您:那些已经在城市里站稳了脚跟的农村精英们,他们除了没有城市户口而无法跟城市里的精英们一视同仁的享受我们国家的社会福利与社会保障之外,您们城市精英们拥有的一切?在城市里的农村精英们也会已经拥有!甚至是城市精英们还无法拥有的?他们也早已经拥有,而这一大部分的农村精英们正是农村空挂户籍的人口,他们在农村里除了还有户籍在长期空挂之外,其他的早就一无所有啦。对吗?

还有,请不要拿那些普通农民工来做示范,那些普通农民工就算您城市人主动给他们一个城市户口?他们也未必会接受的,因为这些农民工在农村里还有父母、妻儿、田地、房产,他们在城市里拼搏不过是城市里的一片海市蜃楼。

一、在一个地方有固定住所或固定工作,政策明文规定,全家户口可以迁入居住地,或者工作地(各地的政策虽然有不同,但基本都是一样的,差别只是细小的,)

二、你文章里讲的自由,应该是指一个人到了一个地方,就应该享受这个地方的福利政策,享受基本的公平,比方说,教育和医疗,不然自由迁徙又有什么意义,和把户口上的农村和城市统一一改成居民没有任何意义,西方国家的迁徙自由,是指你到了一个地方,只要居住满几个月,就可以申请享受当地的基本福利,如工作机会,教育。

三、您所说的精英,其实是已经被同化的成城市人的农民,其实就是城市人,而我讲的是整个中国范围内的事情,几个所谓的精英,能改变整个农村人的面貌吗,能改善整个农村居民的生存条件吗,他们只是为城市注入新的活力!

不好意思!您说的第一条是您只知道我国的户口迁移政策,但或许不知道户口在迁移过程和报入过程中的种种障碍,特别是一些地方性的政策障碍,其实在现实上,一个在城市里求生的农民,就算他们已经具备了在城市生存的物质条件,但要想成为城市中的一员因为户籍的迁移与报入的问题还是难以一帆风顺的。其二,我说的是如何解决我国的户籍在改革开放后出现如人户分离、黑人黑户、空挂户、双重户口等政策性的负面问题,让那些在常住地已经成为永久性居住的农村人不要因为没有当地的户籍而无法享受国家的有关福利政策,减少黑人黑户、空挂户、双重户口的负面问题。至于第三条我就不想多说啦,我相信网友的眼睛是雪亮的,特别是铁血网上的在线网友。谢谢您的回复。

10楼zxz120

 以下是引用刘集2009 在第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zxz120 在第7楼的发言:
......

关键的原因是,原来是想有序的城乡一体化,就是在全力发展城市的同时,全力发展农村,缩小城乡的收入差距,当年,几千万城市人口下乡,但与些同时,上亿的人口通过招工招干进城,就是为了缩小城乡差距,搞城乡融合,同时在农村搞乡镇企业(虽然当时的规模很小,但其实80年代占国民经济3分之一的乡镇企业就是原来的乡镇企业),比方说西双版纳,虽然苦了几万城市人,但让上百万的当地人的生活质量提升了至少30年,而且,由于城乡的人口融合,变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如果这种情况再维持30年,我不敢肯定会比现在的城乡差别小,但一定不会比现在的城乡差别大!在那时,平原地区的农业基本形成了规范化,机械化,为就为多余的农业人口去搞工业提供了条件,并且,在70年代后期,工人基本只要工作8小时了,农村人的工作时间基本也比原来少了许多,基本不需要为了基本生活而不停的干活了,根据我的分析,这时,离城乡融合,一体化只剩下一步了,这就是农村的工业化,但这一步,会压缩城市人口的生活水平很多年,至少还要30年。

但这一进程被打断了,结果城市的人回城,城乡再分开了,农村被彻底的孤立,现在有几个年经人还去农村,现在城市里的中老年人,基本还有农村的亲戚,但年经人,我估计除了玩,没有人去农村了,特别是由于经济体系的突然转变,为了提高城市人口的生活质量而得到经济体系转换的支持,而不得不加重对农村的索取(在农业税取消以前,很多地方的税已经超过了种田和种地的收入了,这还是明的,暗的是农产品三十年只涨了4倍,而医疗,教育的费用30年上涨了50倍以上,80年代初,一个农户,只要没大病没大灾,基本能保证一家人的基本生活和医疗教育支出,但现在,一家农户,如果在种田的同时没有两个人外出打工,就保证不了基本的医疗和教育支出,只能保证基本的生活,所以80年代农村农闲时农民还有心思搞龙灯呀,花灯呀,现在是不到初5就起程去打工了)

那么,延续前三十年的户籍管理就是迫不得以的要求的,因为根本没有能力搞城乡一体化了,这些年投入农村的经费大概占城市续费的20%左右,但农村的人口却是城市人口的3倍,这些钱,怎么搞城乡一体化!但向农村搞过多的经费,就会降低城市人的生活,那么现在的经济体制就会失去支持基础。

现在的城市人口拥有比农村人口多得多的福利,如低保,农村的标准是65,城市标准是170(全国人均水平),如教育,如医疗,那么如果城乡一体化了,那么农村人口就会要求一样的最基础的福利,就以低保为例子,如果城乡一体化,至少有7亿农村人口符合现在城市低保的条件,那么光支付低保这一块,全国一年就要1.5万亿,要知道,去年一年中央财政的涉家支出也没有1.5万亿。那低保不搞还是不搞!取消了,原来的几千万城市领取低保者恐怕第一个上街!

要取消户籍的农村差别,让人自由的迁徙,首先一点,就是要迁得动,现在全国的农村人,有几个人能靠打工出入,能在打工地居住下来,要常住下来,至少要有住的地方吧,打工,你住四人间,五人间,甚至10人间,居住下来,如果包括父母和孩子,至少20平方要不要,至少孩子要有个民工学校上吧,至少要能让自己有基本的生存条件吧,也就是说我们的城市规模要在目前的前提下,至少扩容3到四倍,不要扯印度,印度是因为原来的贫民就没有保障,而城市的精英也习惯了那样的条件,如果在中国,你要降低城市人口的生活水平(人口的突然增多,城市里的物价会直线上涨,原来本来就紧张的基础设施会更紧张,),那么,你就准备承受城市人的怒火吧,不要看人权精英们一口一口的在那里叫要取消城乡户口分管,但他们提出的建议也就是取消户口本上的农村和城市两个字,他们怎么不提城乡同一低保标准,怎么不提保障入城的农村人能在城市基本的存在下来,反而提出,不能搞养老保险,保障了农民工的福利会上中国在经济上失去优势,贫困的人受不了教育就不要让好的大学,其实,他们所有的话总结起来,就是不管怎么样,要先保障这些精英们的生活!

谢谢您!您的分析很深透。不过,我对您的观点有一部分是持反对观点的,您说【如果在中国,你要降低城市人口的生活水平(人口的突然增多,城市里的物价会直线上涨,原来本来就紧张的基础设施会更紧张】这个问题,请问,那些已经在城市了成家立业、购房居住的农村迁入人口{包裹从农村嫁入城市的女孩},他们除了因为无法迁入户口而导致自身与家人无法享受城市人口的国家福利、小孩无法进入该城市的公立幼儿园与学校之外,他们的生存现实是否已经完全融入了城市人口的生活?难道他们不是在现实上已经是一群城市人口吗?难道给这部分已经在城市里购买了永久性居住的房产且已经在现实上是在城市里永久性居住的人群迁入户口就会让城市里的物价直线上涨?原来本来就紧张的基础设施就会更加紧张?其二,您说将大量的农村人口迁入城市后会无法保障城市精英们的生活?试问:在我国的每一座城市里,又有谁敢否认这是大量的农村人将它从简陋装修成美丽的?城市里面的商品房又有百分之几十的比例是您们城市人购买的?我真的不敢相信!您敢一句话就否定从农村走进城市的精英会比城市的精英差!我可以告诉您:那些已经在城市里站稳了脚跟的农村精英们,他们除了没有城市户口而无法跟城市里的精英们一视同仁的享受我们国家的社会福利与社会保障之外,您们城市精英们拥有的一切?在城市里的农村精英们也会已经拥有!甚至是城市精英们还无法拥有的?他们也早已经拥有,而这一大部分的农村精英们正是农村空挂户籍的人口,他们在农村里除了还有户籍在长期空挂之外,其他的早就一无所有啦。对吗?

还有,请不要拿那些普通农民工来做示范,那些普通农民工就算您城市人主动给他们一个城市户口?他们也未必会接受的,因为这些农民工在农村里还有父母、妻儿、田地、房产,他们在城市里拼搏不过是城市里的一片海市蜃楼。

一、在一个地方有固定住所或固定工作,政策明文规定,全家户口可以迁入居住地,或者工作地(各地的政策虽然有不同,但基本都是一样的,差别只是细小的,)

二、你文章里讲的自由,应该是指一个人到了一个地方,就应该享受这个地方的福利政策,享受基本的公平,比方说,教育和医疗,不然自由迁徙又有什么意义,和把户口上的农村和城市统一一改成居民没有任何意义,西方国家的迁徙自由,是指你到了一个地方,只要居住满几个月,就可以申请享受当地的基本福利,如工作机会,教育。

三、您所说的精英,其实是已经被同化的成城市人的农民,其实就是城市人,而我讲的是整个中国范围内的事情,几个所谓的精英,能改变整个农村人的面貌吗,能改善整个农村居民的生存条件吗,他们只是为城市注入新的活力!

 以下是引用zxz120 在第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刘集2009 在第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静含太古 在第4楼的发言:
......

您的帖子我读了,我知道您讲的是户籍管理问题。户籍制度本身,就有限制人员无序流动的功能。我只是想到这点,延伸了一下。谢谢

限制人员无序流动的功能。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可那是我的社会经验还有欠缺吧。

在我国已经完全进入经济社会的今天,要想单凭户籍管理成为限制国民流动的工具?是不可能的。唯有让户籍管理跟上社会发展的需求,不要让国民在流入地因为[没有当地户口]就被人为夺去享用我国政府对国民的社会保障的权利,否则,就算是有能力限制国民的户口迁移与申报,也绝对无法限制国民的合理流动。

雪在北方下,鸟往南方飞。何故呢?是南方有适合它们认为可以生存的地方哦!试问这种雪地求生的规律可以限制吗?

关键的原因是,原来是想有序的城乡一体化,就是在全力发展城市的同时,全力发展农村,缩小城乡的收入差距,当年,几千万城市人口下乡,但与些同时,上亿的人口通过招工招干进城,就是为了缩小城乡差距,搞城乡融合,同时在农村搞乡镇企业(虽然当时的规模很小,但其实80年代占国民经济3分之一的乡镇企业就是原来的乡镇企业),比方说西双版纳,虽然苦了几万城市人,但让上百万的当地人的生活质量提升了至少30年,而且,由于城乡的人口融合,变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如果这种情况再维持30年,我不敢肯定会比现在的城乡差别小,但一定不会比现在的城乡差别大!在那时,平原地区的农业基本形成了规范化,机械化,为就为多余的农业人口去搞工业提供了条件,并且,在70年代后期,工人基本只要工作8小时了,农村人的工作时间基本也比原来少了许多,基本不需要为了基本生活而不停的干活了,根据我的分析,这时,离城乡融合,一体化只剩下一步了,这就是农村的工业化,但这一步,会压缩城市人口的生活水平很多年,至少还要30年。

但这一进程被打断了,结果城市的人回城,城乡再分开了,农村被彻底的孤立,现在有几个年经人还去农村,现在城市里的中老年人,基本还有农村的亲戚,但年经人,我估计除了玩,没有人去农村了,特别是由于经济体系的突然转变,为了提高城市人口的生活质量而得到经济体系转换的支持,而不得不加重对农村的索取(在农业税取消以前,很多地方的税已经超过了种田和种地的收入了,这还是明的,暗的是农产品三十年只涨了4倍,而医疗,教育的费用30年上涨了50倍以上,80年代初,一个农户,只要没大病没大灾,基本能保证一家人的基本生活和医疗教育支出,但现在,一家农户,如果在种田的同时没有两个人外出打工,就保证不了基本的医疗和教育支出,只能保证基本的生活,所以80年代农村农闲时农民还有心思搞龙灯呀,花灯呀,现在是不到初5就起程去打工了)

那么,延续前三十年的户籍管理就是迫不得以的要求的,因为根本没有能力搞城乡一体化了,这些年投入农村的经费大概占城市续费的20%左右,但农村的人口却是城市人口的3倍,这些钱,怎么搞城乡一体化!但向农村搞过多的经费,就会降低城市人的生活,那么现在的经济体制就会失去支持基础。

现在的城市人口拥有比农村人口多得多的福利,如低保,农村的标准是65,城市标准是170(全国人均水平),如教育,如医疗,那么如果城乡一体化了,那么农村人口就会要求一样的最基础的福利,就以低保为例子,如果城乡一体化,至少有7亿农村人口符合现在城市低保的条件,那么光支付低保这一块,全国一年就要1.5万亿,要知道,去年一年中央财政的涉家支出也没有1.5万亿。那低保不搞还是不搞!取消了,原来的几千万城市领取低保者恐怕第一个上街!

要取消户籍的农村差别,让人自由的迁徙,首先一点,就是要迁得动,现在全国的农村人,有几个人能靠打工出入,能在打工地居住下来,要常住下来,至少要有住的地方吧,打工,你住四人间,五人间,甚至10人间,居住下来,如果包括父母和孩子,至少20平方要不要,至少孩子要有个民工学校上吧,至少要能让自己有基本的生存条件吧,也就是说我们的城市规模要在目前的前提下,至少扩容3到四倍,不要扯印度,印度是因为原来的贫民就没有保障,而城市的精英也习惯了那样的条件,如果在中国,你要降低城市人口的生活水平(人口的突然增多,城市里的物价会直线上涨,原来本来就紧张的基础设施会更紧张,),那么,你就准备承受城市人的怒火吧,不要看人权精英们一口一口的在那里叫要取消城乡户口分管,但他们提出的建议也就是取消户口本上的农村和城市两个字,他们怎么不提城乡同一低保标准,怎么不提保障入城的农村人能在城市基本的存在下来,反而提出,不能搞养老保险,保障了农民工的福利会上中国在经济上失去优势,贫困的人受不了教育就不要让好的大学,其实,他们所有的话总结起来,就是不管怎么样,要先保障这些精英们的生活!

谢谢您!您的分析很深透。不过,我对您的观点有一部分是持反对观点的,您说[如果在中国,你要降低城市人口的生活水平(人口的突然增多,城市里的物价会直线上涨,原来本来就紧张的基础设施会更紧张]这个问题,请问,那些已经在城市了成家立业、购房居住的农村迁入人口{包裹从农村嫁入城市的女孩},他们除了因为无法迁入户口而导致自身与家人无法享受城市人口的国家福利、小孩无法进入该城市的公立幼儿园与学校之外,他们的生存现实是否已经完全融入了城市人口的生活?难道他们不是在现实上已经是一群城市人口吗?难道给这部分已经在城市里购买了永久性居住的房产且已经在现实上是在城市里永久性居住的人群迁入户口就会让城市里的物价直线上涨?原来本来就紧张的基础设施就会更加紧张?其二,您说将大量的农村人口迁入城市后会无法保障城市精英们的生活?试问:在我国的每一座城市里,又有谁敢否认这是大量的农村人将它从简陋装修成美丽的?城市里面的商品房又有百分之几十的比例是您们城市人购买的?我真的不敢相信!您敢一句话就否定从农村走进城市的精英会比城市的精英差!我可以告诉您:那些已经在城市里站稳了脚跟的农村精英们,他们除了没有城市户口而无法跟城市里的精英们一视同仁的享受我们国家的社会福利与社会保障之外,您们城市精英们拥有的一切?在城市里的农村精英们也会已经拥有!甚至是城市精英们还无法拥有的?他们也早已经拥有,而这一大部分的农村精英们正是农村空挂户籍的人口,他们在农村里除了还有户籍在长期空挂之外,其他的早就一无所有啦。对吗?

还有,请不要拿那些普通农民工来做示范,那些普通农民工就算您城市人主动给他们一个城市户口?他们也未必会接受的,因为这些农民工在农村里还有父母、妻儿、田地、房产,他们在城市里拼搏不过是城市里的一片海市蜃楼。

本文内容于 2011/6/7 9:06:26 被刘集2009编辑

7楼zxz120

 以下是引用刘集2009 在第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静含太古 在第4楼的发言:
......

您的帖子我读了,我知道您讲的是户籍管理问题。户籍制度本身,就有限制人员无序流动的功能。我只是想到这点,延伸了一下。谢谢

限制人员无序流动的功能。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可那是我的社会经验还有欠缺吧。

在我国已经完全进入经济社会的今天,要想单凭户籍管理成为限制国民流动的工具?是不可能的。唯有让户籍管理跟上社会发展的需求,不要让国民在流入地因为【没有当地户口】就被人为夺去享用我国政府对国民的社会保障的权利,否则,就算是有能力限制国民的户口迁移与申报,也绝对无法限制国民的合理流动。

雪在北方下,鸟往南方飞。何故呢?是南方有适合它们认为可以生存的地方哦!试问这种雪地求生的规律可以限制吗?

关键的原因是,原来是想有序的城乡一体化,就是在全力发展城市的同时,全力发展农村,缩小城乡的收入差距,当年,几千万城市人口下乡,但与些同时,上亿的人口通过招工招干进城,就是为了缩小城乡差距,搞城乡融合,同时在农村搞乡镇企业(虽然当时的规模很小,但其实80年代占国民经济3分之一的乡镇企业就是原来的乡镇企业),比方说西双版纳,虽然苦了几万城市人,但让上百万的当地人的生活质量提升了至少30年,而且,由于城乡的人口融合,变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如果这种情况再维持30年,我不敢肯定会比现在的城乡差别小,但一定不会比现在的城乡差别大!在那时,平原地区的农业基本形成了规范化,机械化,为就为多余的农业人口去搞工业提供了条件,并且,在70年代后期,工人基本只要工作8小时了,农村人的工作时间基本也比原来少了许多,基本不需要为了基本生活而不停的干活了,根据我的分析,这时,离城乡融合,一体化只剩下一步了,这就是农村的工业化,但这一步,会压缩城市人口的生活水平很多年,至少还要30年。

但这一进程被打断了,结果城市的人回城,城乡再分开了,农村被彻底的孤立,现在有几个年经人还去农村,现在城市里的中老年人,基本还有农村的亲戚,但年经人,我估计除了玩,没有人去农村了,特别是由于经济体系的突然转变,为了提高城市人口的生活质量而得到经济体系转换的支持,而不得不加重对农村的索取(在农业税取消以前,很多地方的税已经超过了种田和种地的收入了,这还是明的,暗的是农产品三十年只涨了4倍,而医疗,教育的费用30年上涨了50倍以上,80年代初,一个农户,只要没大病没大灾,基本能保证一家人的基本生活和医疗教育支出,但现在,一家农户,如果在种田的同时没有两个人外出打工,就保证不了基本的医疗和教育支出,只能保证基本的生活,所以80年代农村农闲时农民还有心思搞龙灯呀,花灯呀,现在是不到初5就起程去打工了)

那么,延续前三十年的户籍管理就是迫不得以的要求的,因为根本没有能力搞城乡一体化了,这些年投入农村的经费大概占城市续费的20%左右,但农村的人口却是城市人口的3倍,这些钱,怎么搞城乡一体化!但向农村搞过多的经费,就会降低城市人的生活,那么现在的经济体制就会失去支持基础。

现在的城市人口拥有比农村人口多得多的福利,如低保,农村的标准是65,城市标准是170(全国人均水平),如教育,如医疗,那么如果城乡一体化了,那么农村人口就会要求一样的最基础的福利,就以低保为例子,如果城乡一体化,至少有7亿农村人口符合现在城市低保的条件,那么光支付低保这一块,全国一年就要1.5万亿,要知道,去年一年中央财政的涉家支出也没有1.5万亿。那低保不搞还是不搞!取消了,原来的几千万城市领取低保者恐怕第一个上街!

要取消户籍的农村差别,让人自由的迁徙,首先一点,就是要迁得动,现在全国的农村人,有几个人能靠打工出入,能在打工地居住下来,要常住下来,至少要有住的地方吧,打工,你住四人间,五人间,甚至10人间,居住下来,如果包括父母和孩子,至少20平方要不要,至少孩子要有个民工学校上吧,至少要能让自己有基本的生存条件吧,也就是说我们的城市规模要在目前的前提下,至少扩容3到四倍,不要扯印度,印度是因为原来的贫民就没有保障,而城市的精英也习惯了那样的条件,如果在中国,你要降低城市人口的生活水平(人口的突然增多,城市里的物价会直线上涨,原来本来就紧张的基础设施会更紧张,),那么,你就准备承受城市人的怒火吧,不要看人权精英们一口一口的在那里叫要取消城乡户口分管,但他们提出的建议也就是取消户口本上的农村和城市两个字,他们怎么不提城乡同一低保标准,怎么不提保障入城的农村人能在城市基本的存在下来,反而提出,不能搞养老保险,保障了农民工的福利会上中国在经济上失去优势,贫困的人受不了教育就不要让好的大学,其实,他们所有的话总结起来,就是不管怎么样,要先保障这些精英们的生活!

 以下是引用刘集2009 在第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静含太古 在第4楼的发言:
......

您的帖子我读了,我知道您讲的是户籍管理问题。户籍制度本身,就有限制人员无序流动的功能。我只是想到这点,延伸了一下。谢谢

限制人员无序流动的功能。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可那是我的社会经验还有欠缺吧。

在我国已经完全进入经济社会的今天,要想单凭户籍管理成为限制国民流动的工具?是不可能的。唯有让户籍管理跟上社会发展的需求,不要让国民在流入地因为【没有当地户口】就被人为夺去享用我国政府对国民的社会保障的权利,否则,就算是有能力限制国民的户口迁移与申报,也绝对无法限制国民的合理流动。

雪在北方下,鸟往南方飞。何故呢?是南方有适合它们认为可以生存的地方哦!试问这种雪地求生的规律可以限制吗?


二位的说法颇有见地。我国是人口大国,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城市化进程,势必产生大量人员的流动,打破原有户籍管理的地域、空间。城市对人才和劳动力的需求是显而易见的,在大量外地人涌入城市的同时,也产生了“逃离北上广”的现象。我想这是价值规律的作用。咱老百姓讲求的是实惠,良禽择木而栖,哪儿好挣钱,哪儿好发展,人员自然往哪儿流动。城市生活成本高了,压力大了,部分人就会选择离开。现在国家也出台了一些富农、惠农政策,吸引了不少人员到农村创业。所以个人认为在流动人口管理方面,国家的相关政策不宜刚性,应以经济手段调控为主。总而言之,缩小东部与西部,沿海与内地的GDP差距才是根本办法。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