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网络语言我们应有的态度

289617505 收藏 0 93
导读:昨天,在网上看见上海将在今年的高考语文作文中对网络词语“格杀勿论”。华东师范大学语文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上海高考语文阅卷负责人周宏教授声明:无论是从语言发展规律还是从时代发展的角度来看,高考作文中出现网络词语都不应该被一概否定。我完全同意他的这个观点。 -   这就令人十分纳闷了:语文教育研究负责人兼阅卷负责人都反对胡子眉毛一把抓的一概而论,那么,这个“格杀勿论”的命令是谁下的呢?不消说,当然是言出法随的上海官员。问题又出来了:到底我们的教育是应该由官员来搞还是教育家来搞?反正我知道世界上的一流大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昨天,在网上看见上海将在今年的高考语文作文中对网络词语“格杀勿论”。华东师范大学语文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上海高考语文阅卷负责人周宏教授声明:无论是从语言发展规律还是从时代发展的角度来看,高考作文中出现网络词语都不应该被一概否定。我完全同意他的这个观点。

-


这就令人十分纳闷了:语文教育研究负责人兼阅卷负责人都反对胡子眉毛一把抓的一概而论,那么,这个“格杀勿论”的命令是谁下的呢?不消说,当然是言出法随的上海官员。问题又出来了:到底我们的教育是应该由官员来搞还是教育家来搞?反正我知道世界上的一流大学都是由教育家在搞,官员门都没有。


语言是人类劳动(生活与生产)的产物。新的语汇是社会发展,和劳动生产进步的产物,语言也是需要吐故纳新的。网络语言是近年来语言发展史上新语汇创造最牛的时期。语言是人类交往的工具;用马克思的话说“语言是人生斗争的工具”。人类为自己的生存发展所作的一切努力都是“斗争”,这种斗争往往是通过语言来作为媒介的。没有语言就没有人类;没有语言的吐故纳新,就没有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与发展,语言的吐故纳新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之一。我们的现代汉语词汇中不少是直接从“音译”过来的外来语就是证明。从理论上说,网络语汇也是汉语言吐故纳新的一个当然的渊源!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一概“格杀勿论”。


我们要做和应该做的工作只是而且仅仅是甄别、选择与规范。“格杀勿论”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有什么区别呢,只能是一种没有文化的表现。语言的生命力是老百姓在使用它,不是当官的几个人独占享用。古代骈体的消失,韩愈的古文运动,鲁迅等人的白话运动,汉字简化字改革都是为了老百姓活生生的语言而兴起的文字改革运动。


网络上出现的新语汇,是年轻人在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中通过网络的频繁交往碰撞出来的思想火花;就语言的进步发展更新而言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我们的语言学家,教育家和文化学者应当把网络语言作为自己研究的对象,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吸收其中优秀的成果,按照一定程序加以规范后在现实生活中依法推广使用。而不是把它妖魔化拒之门外,甚至一棍子打死(格杀勿论)。我认为,网络语汇是当代年轻人的一大创造,其精神可嘉,万不可轻易毁灭。


诚然,作为国家统一的高考作文,应当使用规范的汉语言文字。但是,一些已经广为流传,在语汇结构和语义表示上非常明确,并已经被主流媒体接纳使用的网络词汇(如“给力”等),不应该再以“错别字”论,更不应该扣分。这是一种因循守旧,不思进取的官阀文阀作风。网络中出现的利用“同音造字法”深造的语汇禁止在高考作文中使用是正确的。比如:“打酱油、路过(莫谈国事)”、“偶(我)”、“鸟(了)”、“神马(什么)浮云(悲观厌世)”、“酱紫(这样子)”、“稀饭(喜欢)”、“鸡冻(激动)”、“有木有(有没有)”等。这是为了扞卫汉语言文字的纯洁性所必须的。


现在的教师,从大学到小学基本上都是年轻人,没有不上网的,了解一下网络新语汇有利无害;对于与自己的学生沟通,了解学生在做什么,想什么,对做好学生思想工作大有裨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