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父亲系列29 守卫大城市(3)

gaof0501 收藏 28 1971


父亲系列29  守卫大城市(3)

父亲系列29 守卫大城市(3)

(从时间顺序上,这篇文章应该在后面,但写到此处了,也就写下去了。历史时间和文章系列数字就不会对应了。)

1949年4月,准备渡过长江打硬仗打游击的解放军碰到了新情况:一触即逃的国民党兵。父亲的纵队从安徽铜陵渡过长江,在广德打了场歼灭战,然后就一直东进,行军路上往往是多路东进的大军和多路西进的俘虏,有些俘虏怕离开有大军的公路有危险,一直跟随大军东进,走到有火车的地方才离去。

4月初渡过长江,4月中旬已经逼近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

解放上海完全不同于解放北平,一个是武装占领,一个是和平解放,瓷器店里打老鼠,难度可想而知。但那时的党中央为部队下的命令是:为新中国留下完整的大上海。三野完美的完成了任务,解放军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的形象完美体现在这场战役中。

攻占大上海是一场恶战,父亲所在的33军从几个方向参与作战,苦战十余天,同28军在吴淞会师彻底切断了敌人的退路,付出了巨大的伤亡,在几个烈士陵园都有不少33军的烈士。

攻占上海后,33军转入守备任务,1949年9月,奉中央军委命令,转为“华东军区淞沪警备司令部“,成为警卫大上海的守备部队,并成为第一支被撤销番号的野战军。

那时的上海,既是共产党的诞生地,也是蒋介石的据点,各种帮派林立,潜伏特务横行。作为远东最大最繁华的城市,共产党的管理能力遭到了极大的怀疑。

父亲的部队警卫过济南、徐州,有经验了。入城教育空前的严格,所有干战情绪高涨,自觉遵守纪律甚至到苛刻的程度。很多文章,照片提到的“不入民宅“,只是许多条纪律中的一条。现在让当过兵的人无比自豪的”豆腐块被子“,就诞生在父亲纵队的教导队,是一位打过仗的学生兵副排长在佘山发明的,很快推广到全部入城部队,又流传全军。

父亲所在部队几乎全部分散到上海的各个角落,一个连,甚至一个班驻守一处,协助政法部门打击敌特,仅半年时间就破获50多个特务组织,也是一场场战斗,父亲的老部队97师出现了全国著名的反特英雄刘振德。

多年后,父亲还在为自己的老部队骄傲,7师出了两个战斗英雄并出席了第一次全国英模大会;11师在淮海战役打出了至今让国民党困惑的阻击战,把李延年、蒋纬国顶在黄维兵团之外。99年,我陪同找到了他老部队的旧址,现警备区某团驻地,“南京路上好八连“纪念馆赫然在目。

父亲从嘉定进入上海,第一个驻地是现在上海体育学院内的旧上海政府大楼,很漂亮的一座建筑。

父亲进入上海后,一直在军教导队工作,担任学员队的指导员、教导员、政委,教育培养一批批干部。这时父亲的新问题是:要找对象了。

父亲一直不显年纪,皮肤很白,当了师政委时别人还以为是30几岁的年轻干部。打下上海时,父亲是22岁副营职,很英俊,他曾带过学生女生队。也有不少老大姐热心介绍对象,那时像父亲一样的干部还是很抢手的,是多少女孩倾慕的对象。授衔后有句话:“1个豆太小,4个豆太老,三个豆太少,两个豆正好“就是当年对于姑娘找部队干部的心情写照。

父亲是4个豆,既不老还很英俊,打过仗立过功,有文化,单身,现在想想肯定还是相当抢手的。父亲几个同伴找了城市姑娘,有一年在昆明我陪父亲见他当时的一位同事,他的老伴就是上海人。

而父亲选择了从沂蒙山里出来的母亲。

母亲从小卖给地主家当童养媳,逃出来参加了解放军,随大军过长江,进上海,作为工农干部进了父亲的教导队。

父母一辈子相濡与沫,为我们做出了榜样,我们兄妹三人都有稳定幸福的家庭。

从49年到68年,父亲一直从事军队的教育工作,后任公安学院政治教研室主任教员,我小时候的父亲,绝对是舍不得动我们一个手指头的慈父。

68年,父亲的学院整编为二炮某基地,父亲成为第二炮兵的第一批成员。现伏牛山里蛰伏的共和国最锋利的利剑,就是父亲和同事们一手建设的。

辗转换过几个岗位,77年父亲到了大西北的水文部队,79年任支队政委,他们部队分布在陕西、甘肃、青海、新疆,为国家进行水文探测,都是缺水地区,又有多少故事啊。曾有陕北一个县以前是靠天吃水,被打出第一口淡水井后,全部干部拦住部队不让走:再打一口。曾有新疆和田地区的阿訇,保护骚乱中的找水小分队。

84年,百万大裁军,父亲提前离休,回到了他的家乡山东颐养天年。


图片一:父亲当年入住的旧上海市府大楼,现上海体育学院内


父亲系列29  守卫大城市(3)

初为父母,中间为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