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九章 战略防御 第八节 反“绞 杀 战”05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1 12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四) 反“绞杀战”中的志愿军空军


败阵而归之后,伤心而又惭愧的飞行员们坐在飞机里一动不动,怎么劝都不下飞机。

他们惊奇地发现这架米格-15机身全是窟窿,有人数了数,机身受伤竟达五十六处,连座舱盖都被打了个大洞!

这是自珍珠港事件之后,美国军事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彭德怀只好叹息着下令停工……


从1950年12月起,苏联方面分三批向中国空军提供了五百八十二架米格-15型喷气式歼击机。中国空军用这些飞机陆续装备了空2师、空3师、空4师、空12师、空15师等十二个歼击航空兵师。

后来空军部队又陆续组建了五个航空兵师。至1951年6月,空军共组建了十七个师,计有:歼击师十三个,轰炸师两个,强击师一个,运输师一个。其中能够参战的部队,已经有九个歼击师和两个轰炸师。

1951年7月5日,休整后的空4师再次进驻浪头机场。

7月9日,第12团编队战斗出动,没打上仗,但返航时却遇到了一群敌人的B-29轰炸机。

团长赵大海大喊一声,率先扑了上去。但求战心切的赵大海因动作过猛,一通炮火全部打偏,自己的座机反而冲进了B-29轰炸机尾炮塔的火网,被敌机尾炮击中。米格-15战斗机竟然倒在了B-29的炮口之下!

赵大海血洒长空。这也是志愿军空军在战争中牺牲的职务最高的指挥员之一。

败阵而归之后,伤心而又惭愧的飞行员们坐在飞机里一动不动,怎么劝都不下飞机。

那天,刘亚楼正好在空4师,闻讯赶到机场。“饭不吃啦?”刘亚楼在话筒里和颜悦色。

没有动静。

“觉不睡啦?”刘亚楼调门高了一度。

耳机里传来抽泣声。

“没出息,明天还打不打啦?不想再打啦?”刘亚楼扯着嗓子吼了起来。

飞行员们灰溜溜地下了飞机。刘亚楼通知空勤灶,好酒好肉慰劳他们。

空4师再次轮换休整后,刘亚楼亲自与大家谈心,总结经验教训。

早在7月份,在“绞杀战”全面开始实施以前,敌人的空军就进行了“绞杀战”的试验和准备。1951年8月中旬,敌人所谓的“绞杀战”全面展开。

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突击训练后,1951年9月,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正式参战。年轻的志愿军空军刚刚参战,就碰上了残酷的反“绞杀战”战役。

1951年9月25日,美远东空军一百一十多架战机的混合机群飞临朝鲜清川江铁路大桥上空,执行所谓的“空中封锁铁路线”的袭击任务。

清川江大桥是连接志愿军前线与后方的咽喉要道,是中朝军队战备物资供给的大动脉,也是“联合国军”空军轰炸破坏的重点。清川江大桥如果被敌人炸毁,将严重阻碍中朝军队粉碎敌人“夏季攻势”的反攻战斗。为了保卫这座生死攸关的生命线,当天,苏联空军起飞了近百架飞机的大编队迎击敌混合机群,空4师也先后出动了三十二架米格-15歼击机,配合友军作战。

下午,空4师第12团的十六架战机奉命起飞作战,他们刚接近清川江大桥,就发现了敌人的八架F-84战斗轰炸机。

“投副油箱,13号、4号掩护,其余的跟我攻击!” 副团长李文模下达了命令。

第一大队大队长李永泰率领6架米格战斗机向敌机猛冲了过去,很快就把敌人的阵形冲乱,敌人的战斗轰炸机四散奔逃。李永泰正要追上去,突然感到自己的飞机猛烈地抖动了一下。往后面一看,只见8架F-86“佩刀”式正向自己冲过来。原来敌轰炸机上面的高空云层中,还躲着敌人的F-86战斗机掩护分队 ——敌人很老练。

李永泰一个左转上升,摆脱了敌人的攻击,准备占位反击。情况来的很突然,一大队自己的编队也随即被冲散,飞行员们立刻陷入了与数倍之敌的混战之中。美军飞行员毕竟技高一筹,又占据了有利位置,很快就占据了上风,不久,5号机陈恒就被敌人击落,血洒碧天。

飞行员刘勇新被六架敌机围攻,他瞄准了一架敌机,将它打得凌空爆炸。这是敌人最新式的F-86“佩刀”式战斗机,这也是志愿军空军第一次击落美国空军的F-86战斗机。但在围上来的5架敌F-86战斗机的轮番攻击之下,刘勇新的战机也被敌人击中,他在低空跳伞时重重坠地,壮烈牺牲。

敌人发现李永泰是带队长机,围住他乱炮齐发,混战之中,李永泰再次被敌机击中。他一边不断的躲避,一边盯住了一架敌机,并终于用瞄准光环套住了它。一按炮钮,不响!

再一按,还是没反应!“糟糕,军械系统失灵了!”李永泰不由得心中一凉。

八架敌机觉得李永泰肯定是没有炮弹了,他们兴奋地一拥而上,轮番开火,把李永泰的座机打得坑坑洼洼,座舱盖也被掀掉了一半。连李永泰身上也受了伤。

形势非常危急,但李永泰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飞机飞回去。”他沉着冷静地操纵战机迂回穿插,与敌机反复周旋,瞅准机会一头钻进了一片白云。敌机失去了目标,悻悻地飞走了。

当李永泰驾驶着战机摇摇晃晃地降落在基地时,围上来的地勤人员们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惊奇地发现这架米格-15机身全是窟窿,有人数了数,飞机中弹三十余发,机身受伤竟达五十六处,连座舱盖都被打了个大洞,值得庆幸的是有块钢板挡了一下,李永泰才没有魂归蓝天!

友军罗波夫军长专门赶来察看了这架战斗机,这位曾经见过大世面的苏联军长察看完毕后,激动地向李永泰翘起了大拇指:“哈拉哨(好)!哈拉哨!这不是飞机,这是空中坦克!”

从此,李永泰及其座机被誉为“攻不破打不烂的空中坦克”。

李永泰,时年仅二十二岁,这也是他的第一次战斗出航。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李永泰共击落敌机四架,全部都是美军当时最先进的F-86“佩刀”式战斗机,他因此两次荣立了一等功。

在另一空域,12团第二大队也与十四架F-80美机编队展开了激战。大队长华龙毅单机闯入敌机群,看准机会,猛烈开火,在一分钟之内先后击落了两架敌机,但他却随即陷入敌机的重围之中,机灵的华龙毅左冲右突,又打伤了两架敌机,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战机也被敌人击中了!最后,飞机失去了控制,向大地坠去。

幸运的是,华龙毅跳伞成功,并被迅速赶到的朝鲜当地老百姓和志愿军陆军战士们所营救。

两天后,这个志愿军部队召开军人大会,欢迎从北京回来的功臣作报告,华龙毅为了看望地面战斗的功臣和营救他的陆军战友,由医生搀扶着出席了报告会。

后来一位陆军战友写来了一封感人的信,要求转告志愿军空军飞行员:


“告诉他们,我们对他们的热爱情形;告诉他们,他们的飞机在朝鲜上空的每一个动作,在地面上都有千百万朝鲜人民和志愿军同志的眼睛在亲切地看望着;告诉他们,英勇地战斗吧!多少失去了父母的朝鲜孤儿和被烧了房子无家可归的朝鲜难民在热烈地期待着你们为他们复仇!我在这里也祝福你们胜利!胜利!再胜利!……”


后来的10月16日,华龙毅在与敌机格斗时,也遇到了和李永泰一样的情况,他的战机中弹,座舱盖被打穿,电台失灵,华龙毅手臂也被打穿,血如泉涌。但和李永泰不同的是 ——他的军械系统完好。华龙毅在大量失血的情况下,忍着剧痛坚持战斗,先后击落击伤美机各一架,最后驾机成功返航。

华龙毅因此而成为志愿军空军第一位荣获“特等功臣”荣誉称号的飞行员。

空军司令员刘亚楼高兴极了,他发来贺电:“空4师12团的飞行员们虽然都是新手,但敢于同老牌的美国空军交锋,在上百架飞机的空战中,沉着镇静,必须承认这是个胜利。”电报还指出:“对李永泰同志之飞机中弹三十余发安全返回基地,应加以特别表扬。”

接下来的两天,更大的空战开始了。结果美国远东空军第五航空队惊呼:


“这三天的战斗是历史上最长最大的喷气式飞机战斗,而且,也显示了共产党空军的飞行技术已经改进了。”

“战斗轰炸机除了扔掉炸弹,四散逃命之外,别无他法。”

“中共的空军严重地阻碍着联合国军空中封锁铁路线的活动。”


进入10月后,美远东空军似乎有意与中苏空军在清川江上空一决高下,大机群作战的场面,甚为激烈,仅在10月份,大规模空战就进行了六次。

从9月12日至10月20日,在三十八天的轮战中,空4师共战斗出动二十九批五百零八架次,空战十次,其中与二百架以上的敌大机群作战达七次,共击落敌机十七架,击伤七架,自身被击落十四架,被击伤四架。刘亚楼告诉方子翼师长,这是“交学费”。

志愿军空军未参战前,敌人的空军猖狂之极,即便是一架飞机也敢在我军的后方毫无顾忌地飞来窜去。现在,敌人一架飞机再也不敢乱窜了,起码都是四机的编队,也不敢再大胆深入了。

就在这年10月的一天,洪学智又一次遭遇险情。

一大早,洪学智乘车去部队视察。上路没多久,就应头碰上了敌人的B-26轰炸机。汽车正好在路中间,路两旁光秃秃的,也没有什么隐蔽物。正在危急时,敌人的飞机忽然往回飞了。洪学智觉得很奇怪,抬头一看 ——哈哈,原来是我军的战鹰飞过来了,敌机惧怕被歼灭,也顾不上轰炸,仓皇转身逃跑了……

10月2日,毛泽东在中南海看到空军上报的有关空4师作战情况的报告后非常高兴,他提起笔来,写下批示:


“空4师奋勇作战,甚好甚慰,你们予以鼓励是正确的。对壮烈牺牲者的家属应予以安慰。”


消息传到空4师后,4师的官兵们高兴得无法形容,28大队大队长李汉兴奋得不得了,一把抱起身边的一个人就摔了一跤,摔完后一看,倒在地上的竟是空军一位乐得合不拢嘴的副部长!

空4师是中国空军第一支战斗部队,按照国际军界惯例,这支部队应该编为第1师。而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专门留下了第1师的番号空缺,他说:“谁打得最好,第1师的番号就给谁!”

后来,志愿军空4师将这个荣誉夺到了手,他们成为光荣的中国空军“空1师”……

继空4师之后,志愿军航空兵第3师也进入了朝鲜战场实战锻炼,后来大名鼎鼎的中国空军司令员王海上将、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刘玉堤中将、北京军区空军副参谋长赵宝桐上校都出自空3师。

1951年10月至11月,当空4师在万里长空大显身手的时候,空3师第9团却全无斩获。

那个时候,飞行员每击落一架敌机,就在自己的飞机上用油漆涂上一颗鲜艳的红色五角星,实心五角星为击落,空心则为击伤。每次出击一回来,地勤人员都急切地围上来:“打上没有?”有的人还手提红漆桶,准备往机身上涂红五星。

“没有!”王海、林虎等飞行员都觉得抬不起头来。

“没关系,下一次一定能打上。”

11月9日,空9团一大队又一次奉命出击,在镇南浦上空发现了一架英军掉队的FMK-8型喷气式战斗机。

心急火燎的王海首先冲了上去,隔着一千七百多米就开了炮,直至打光了所有炮弹。那架英军FMK-8战斗机虽然中了弹,但还是没有掉下去。结果焦景文、周风性、刘德林一拥而上,轮番开炮,最终才把它击落,但他们四个人中倒有三个人打光了炮弹。

在随后召开的总结会上,大家七嘴八舌,一句比一句刻薄,把大队长王海批得没了脾气:

“一千七百米就开炮,那不明明是在浪费炮弹吗?今后靠近了再开炮!”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一下子就把炮弹都打光了!”

“大队长只喊了声‘你们攻击’,‘你们’是谁?这样的指挥明确吗?”

勿须讳言,那个时候,志愿军飞行员的技术水平和战术意识大多都很幼稚,求战积极性虽然很高,但协同能力却很差。于是技术水平上便以勇敢来弥补,而在战术上则以军事民主来弥补,这就是中国军队的优秀传统 ——“诸葛亮会”。

刘亚楼及时对他们给予了鼓励:“第三师应大胆细心地参加大规模空战。至于战斗损失通常是免不了的,但如果能够提高组织指挥和战术动作,损失是可以减少的,这方面不必顾虑太多。”

11月18日,美远东空军出动飞机九批一百八十四架,窜入永柔、安州、清川江一带,轰炸我方铁路。

苏军第64歼击航空兵军和志愿军空3师共起飞一百余架飞机前往迎战,第9团副团长林虎率十六架米格-15战斗机奉命出击。

在清川江上空,空9团编队与六十多架敌F-84型战斗轰炸机遭遇。在副团长林虎发出进攻命令后,王海率领一大队扑了上去。

这时,敌机群忽然调整队形,采取了一种新战术,他们围成了一个圆圈,转圈儿绕飞起来。王海他们不由自主地和敌人一起转起圈来,几十架飞机搅在一起。

王海看了出来:敌人很狡猾,这种圆圈一是能互相掩护,如果前一架美机被咬尾攻击,攻击者也将被后一架美机咬尾;二是看准机会还能寻机反击或者逃跑。这就是所谓“圆阵战术”。

王海急剧地思考着,很快,他想出了办法。“爬高占位!”他一边迅速跃升,一边果断地下达了命令。战友们也迅速跟了上来。占位之后,王海率队向敌人的圆阵俯冲攻击。如此反复几次后,敌人的阵形被冲乱了。王海趁机瞄准一架敌机,追至五百米距离上,狠狠地按下了炮钮。

“轰”地一声巨响,敌机燃起大火,冒着黑烟向地面坠去。

这时,一架敌机在背后悄悄咬上了王海。王海的僚机焦景文急驰而至,一通急骤的炮火,敌机被迫压下机头躲避。焦景文紧追不舍,在六百米距离上再次开火,将敌机打得凌空爆炸。

4号机飞行员孙生禄,发扬陆军“刺刀见红”的精神,直逼敌机,在300米的距离上将其打成一朵盛开的“铝花”,“花瓣”四处飞溅。

9团这次共击落敌机六架,自身无一损伤,其中五架是王海第一大队的战绩。

六比零!一场干净利落的漂亮仗!

王海后来回忆说:“这一仗打得很过瘾,很解气,狠狠地教训了美空军一顿,我们大队的飞行员个个扬眉吐气。”

刘亚楼司令员亲自参加了战后总结会,并表扬了王海:“王海有进步,决心快,动作猛!他和焦景文保持双机编队作战,相互协同也不错,非常勇猛灵活。也没把炮弹打光嘛!”

王海的脸,红了。

至空3师轮战结束时止,第9团一大队共击落敌机十四架,击伤一架,自身无一损伤。王海和他的战友们,创造了中国空军战史上里程碑式的战绩。随后,第一大队被空军司令部命名为“英雄的王海大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