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还记得利比亚

东方文正 收藏 2 200
导读: 尽管利比亚陷入胶着状态的战争还在继续,但这个一度热火的焦点却早已淡出各国传媒的国际新闻版面,可人道主义危机仍在不断扩大和蔓延,未有穷期。在此,我们关注一下这个冰点,关注一下空袭轰炸国际斡旋之外的灾难。 弱国无所依----第三世界国家难民的苦难   中国政府在利比亚混乱局势刚刚抬头的一周时间内,就通过四大航空集团近百架次的民航包机,以及租用数艘豪华游轮等形式,将三万多名中国公民撤回了万里之外的祖国。这种海外撤侨,已经成为大国习以为常的事情。   但是,在利比亚,还有更多的第三世界国家的劳工陷入了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尽管利比亚陷入胶着状态的战争还在继续,但这个一度热火的焦点却早已淡出各国传媒的国际新闻版面,可人道主义危机仍在不断扩大和蔓延,未有穷期。在此,我们关注一下这个冰点,关注一下空袭轰炸国际斡旋之外的灾难。

弱国无所依----第三世界国家难民的苦难

中国政府在利比亚混乱局势刚刚抬头的一周时间内,就通过四大航空集团近百架次的民航包机,以及租用数艘豪华游轮等形式,将三万多名中国公民撤回了万里之外的祖国。这种海外撤侨,已经成为大国习以为常的事情。

但是,在利比亚,还有更多的第三世界国家的劳工陷入了悲惨的命运,利比亚不过有600多万人,海外劳工则高达100万左右。在这些人中他们有的已经逃出了交战区,有的还在等候回国或前往安全地带的路上,有的则深陷战区,难以脱身。

民穷国弱——陷入难民境地

试图逃出利比亚的人主要由两部分人群组成,一部分是受到战火直接影响、生活艰难的利比亚本国人;还有由于政治立场和生活环境改变,而不得不转移的部落成员;他们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营生,随大流逃难到周边的邻国突尼斯和埃及,居住在难民营里。这批人数大约有5.8万,人虽然逃了出来,但不少人每天都在期待战争结束,重返国土。每个人都留恋家园,只要有生路,谁也不愿踏上逃难之路。

更多的是在利比亚从事劳务输出的外国人。除了来自邻国埃及、苏丹的大批劳工大多较为顺利的返回邻国外,来自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等南亚人口大国,以及乍得、尼日尔、尼日利亚、索马里、厄立特里亚、科特迪瓦等“黑非洲”(撒哈拉大沙漠以南的黑种人国家,与地中海沿岸的阿拉伯裔白种人不同)国家的穷“打工仔”们则陷入了难民的境地。

本是贫困和战乱使他们离乡背井,希望在陌生的土地上找到更多的希望。却没想到在异国却遭遇了更大的麻烦,他们又不得不开始新的颠沛之旅。[详细]

一无所有——处境相当狼狈

难民逃亡之路主要有三条,在东部的难民主要通过陆路,到埃及和利比亚的边境;西部的难民主要通过突尼斯和利比亚的边境,到突尼斯去避难。

他们本将希望寄托在利比亚的劳动力市场,只盼着能从这个国家的发展中分得一杯羹,结果却面临狼狈逃难的局面。逃出利比亚的时候很仓促,除了衣服和随身的钱包,其他的几乎都没带来,没有钱回国,只能勉强逃难来到埃及,呆在边境哪儿也去不了。更为糟糕的是,他们的祖国因为贫穷,无力派出飞机或轮船接运回国,几乎陷入自生自灭的境地。即使是与利比亚本是邻国的乍得,政府也只能每天派出5辆巴士,通过陆路缓慢的将公民分批长途接运回国。

战争已经开打三个月,目前仍有5000人滞留在利比亚与突尼斯、埃及和尼日尔等国边境地区。难民的处境相当悲惨。口岸地处沙漠,昼夜温差大,不少难民除了随身衣物和被褥外一无所有,其中很多人已经在口岸等待了多天,情绪很不稳定。

所幸尚有相关国家和国际组织派出机构在当地给他们提供不错的食品和医疗方面的援助。在难民营,汇集了埃及和突尼斯两国政府卫生部、***世界各国的红新月会、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难民署、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国际移民组织等多个机构的救援力量。不过这并不是长久之计。[详细]

九死一生——深陷战区的悲惨群体

其实对于能最终逃出利比亚、在突尼斯或埃及难民营住下的难民来说,已可以说是相对幸运。在卡扎菲政府军和利比亚反对派激烈拉锯的第三大城市米苏拉塔,开战近两个月后,国际社会才发现这里还困有约8300名外籍难民。包括约3400名埃及人,3000名尼日利亚人,1000名加纳人以及一些来自苏丹、孟加拉国和伊拉克等国家的难民。

由于米苏拉塔地处利比亚海岸线的中部,无论与埃及还是突尼斯都有一定的距离,所以有相当多外籍劳工在开战前来不及撤出。他们在纷飞的战火中胆战心惊地煎熬了一个多月,与国内家人完全失去联系。

国际救援机构连忙利用战火间隙将这些不幸的人分批用船撤离米苏拉塔,他们一抵达安全地带首先要做的是就是排队打上几分钟免费的国际长途电话抱平安,而在电话里家人大都以为他们早已成为他乡冤鬼,双方笑泪交加,情绪激动。[详细]

中国积极提供大批紧急人道主义物资

为帮助突尼斯和埃及解决其利比亚难民的安置工作,中国于4月7日和9日分两次包机运送了190吨的救援物资,主要为1500顶帐篷、22吨急需药物、1000套太阳能照明灯、23000条毛毯、25吨清真食品和2吨急需药物,价值约3030万元人民币。此外还对向突、埃两国政府分别提供200万和100万美元现汇援助,履行了国际社会一员的义务,展示了负责任大国的国际形象。

悲惨水世界----数不清的尸体

一提到地中海,有的人想到的是流传几千年的英雄史诗,有的人想到的是浪漫醉人的蔚蓝。而对于难民来说,则是一条更为冒险的路——从利比亚北部的各个海港出发,乘坐超载的难民船,偷渡到欧洲去寻找梦想。这条路虽然不算太遥远,但是却充满变数,尤其是死亡的威胁。

一艘小型的难民船通常只能装100人,但是一来是人们逃难心切,二来是有蛇头从中牟利,船在出发时的人数是预计载荷的3倍左右。不仅十来天的旅程中,吃喝是个问题,而且这意味着航行变得极具风险,生命安全几乎没有任何保障。

近千人丧命海上——连统计数字都没有

据一位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官员称,开战三个月来,每个月都接到多起利比亚难民船沉没或失踪事件报告,数百人遇难,三个月合计至少近上千人。

如3月底,两艘分别搭载120人和360人的难民船离开利比亚后“神秘消失”,失去音讯;同为3月,一艘搭载70多人的难民船在地中海确认沉没,少数人得以生还。

4月6日凌晨,一艘满载着300多名难民的船只在距离意大利兰佩杜萨岛40英里处的海域发生倾覆事件,造成至少250人不幸遇难。

5月6日,一艘搭载600多名难民的船只在驶出港口后不久船体断裂,随后沉没,少量难民自行游泳上岸,但多数不懂水性的难民遇难。

5月8日,一艘载有约500人的难民船8日在意大利兰佩杜萨岛附近海域触礁搁浅。

5月10日凌晨,又有载有600名难民的船只在的黎波里港口外沉没,造成至少200人死亡。

5月14日,一艘载有222名难民的船只在途中遇险,大部分人在杰尔巴岛附近被突尼斯海上警卫队和政府军救起。

…… 据5月10日事故中不少被救上岸的人回忆说,他们周围都是尸体,飘浮在海面上,感觉十分恐怖。一名在其他船上的目击者称,倾覆的难民船上的人一边呼救,一边试图游到岸边,但成功者究竟有多少,还是个未知数。

而在此之外,显然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难民小船悄然消失在地中海。斯大林曾有名言云:一个人的死亡是悲剧,一百万人的死亡则只是统计数字。在这个大悲剧里,还有太多连统计数字都没有进入的生命消失在媒体的聚光灯外。

但无论如何,这些数字达到利内战本身伤亡的近十倍,是一个基本无争议的数字。[详细]

北约航母见死不救 61人活活饥渴而死

悲惨的事情不止一件,72名难民乘船从利比亚驶往意大利,在地中海途中水尽粮绝、燃油耗光,船只曾靠近北约航母,多次求援结果被拒。漂流16日后,包括妇孺在内的61人活活饥渴而死。北约成员事后更互相卸责。

该难民船3月25日从利首都的黎波里出发,船上47人来自埃塞俄比亚,其余分别来自尼日利亚、厄立特里亚、加纳和苏丹等;当中有20名女性和2名小童,其中一人只有1岁。

目的地是距的黎波里仅110海里的意大利兰佩杜萨岛。然而小船启航18小时后,便在距的黎波里约60英里处出现问题。船上有人用卫星电话通知意大利海岸警卫队,要求营救。过了不久,一架直升机在小船上空盘旋,投下桶装水和饼干,并叫难民保持在原位,直至救援船到达。然而,直升机飞走,救援船却没出现。

到3月27日,船只迷途,燃料用尽,卫星电话电池同样用光,只能随海浪漂流。船上粮水耗尽,加上天气恶劣,死神逐步逼近。约1、2 日后,小船漂流至一艘北约航母旁边,绝望的难民以为得救。

航母上飞出两架战机,在小船上空低飞。难民高举两个饿得不似人形的婴孩示意,却等不到救援。小船燃油耗尽无法靠近航母,继续随波漂流,眼看着航母愈驶愈远。

接下来的10天,死神把难民们一个一个拖进鬼门关。每天起来都发现又有人饿死,船上尸体愈来愈多,余下的人不得不将尸体抛下海。船上人虽留下一小瓶水(来自直升机)给两个婴孩──他们双亲早已撒手人寰,但再过2日,两个婴孩也挨不住了。

到了4月10日,小船被冲到利比亚米苏拉塔附近城镇兹利坦,当时船上只剩下11人生还,1人上岸立即虚弱死亡;其他人被政府军拘捕,有1人于狱中死亡。被拘禁4日后,生还的9人才获释。

至于拒绝施救的航母,英国《卫报》翻查资料后确定是法国“戴高乐”号。法国海军官员最初表示航母当时不在该水域,当记者出示有关证据时,官员立即拒绝置评。北约发言人表示,当时北约指挥的唯一航母是意大利“加里波第”号,当时在离岸约110英里的深海(法军不完全归属北约指挥)。

自北非多国发生政局动荡以来,大批来自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的近2万人非法移民持续涌入意大利。意大利频频向欧盟寻求援助,要求欧盟做出统一部署和安排,但都没有得到积极回应。意大利无奈只能采取“分流”方式减轻国内安置压力。[详细]

欧盟的尴尬——闯进家门的难民

一场又一场的沉船悲剧之后,仍有更多的幸运者成功抵达意大利最南端的兰佩杜萨岛。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平常每年就有3万非洲移民渡海而来。今年以来,随着北非局势动荡,已有近400艘船,26000难民抵达这个小岛。

为控制移民涌入,多年来,欧盟总计拨款数十亿美元给利比亚和突尼斯,要求他们看紧大门。2008年,意大利与利比亚曾达成协议,将所有在海上截获的偷渡客直接送返利比亚。这一举措使利比亚非法移民人数从当年的36000人猛降至2010年的4300人。

《洛杉矶时报》称,跨海求生的利比亚难民中的一些人是被利比亚政府军用枪逼着登上严重超载的船只,驱赶离岸。

沙特《中东报》分析,稳定的欧洲社会害怕难民冲击,卡扎菲或许正是看准了这一点,试图制造难民潮,将欧洲闹得鸡犬不宁,以此向欧盟施压,寻求转机。

很多突尼斯移民告诉记者,他们不想在兰佩杜萨岛久留。他们花了1000欧元乘船来到欧洲,希望能尽快前往意大利的大城市,或者法国、德国和西班牙等其他国家,找一份工作,补贴还在突尼斯老家的亲人。

意大利政府宣布给这些难民发放欧洲申根签证。但法、英、德等国政府则对意大利的举动反应强烈,称他们不能接受这种“难民潮”的冲击。在实践中,也对这些难民以没有适当的身份证明和充足的财产对其禁止入境,引发了欧洲舆论的又一番辩论。

战争无人道----国际社会应推动尽早停战

3月20日,正是美伊战争八周年纪念日,美、英、法等北约成员国以维护所谓“人道主义”建立利比亚禁飞区的名义,经联合国授权对利比亚进行军事打击。从海上和空中实施地面打击的第一天就造成了利比亚平民64人死亡,150人受伤,远远超出了军事干预前利比亚内战的死伤规模。

目前,以法美英为主的西方盟军对利比亚的武装干涉也已经进入第三个月,除了卡扎菲继续强硬的抵抗态度外似乎没有什么新的进展。在每天数百架次的空袭掩护下,反对派武装也未能在战场上扩大地盘,政府军与反对派之间陷入僵局,利比亚进入一个事实上的分裂状态。

鸡毛当令箭——西方狠狠利用了一把联合国

按理说,在利比亚内战初起之时,面对每天增加的人员伤亡,国际社会不能熟视无睹,联合国框架下的隔离和调停应该是最佳选择。

可如果说联合国安理会1970号决议的通过是史无前例的话,如果说安理会的1973号决议的初衷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的话,那么这三个月以来的利比亚局势充分说明,以法美英为首的西方国家蓄意绑架联合国,打着“人道”之名推行“霸道”之实的阴谋正在得逞,他们举着“保护平民”的幌子到处主动攻击,希望消灭一个主权国家的军队甚至是它的领导层。

事实上,安理会1973号决议的内容非常清楚,根据《联合国宪章》第七章采取的行动共有29条,其中的核心是保护平民和建立禁飞区。而在卡扎菲明确表示全盘接受1973号决议之后,法美英仍开始了大规模空中打击。

当媒体甚至是联军的英国军官宣布“利比亚已不存在空军,卡扎菲的空中力量被摧毁”,事实上的禁飞区已经建立,甚至利比亚政府军的坦克部队也基本被消灭后,这种军事打击还没有结束的迹象。

法美等国到底意欲何为?法国、英国、德国、美国甚至包括G8峰会之后的俄罗斯都明确表示“卡扎菲必须下台、必须流亡。”这显然已经远远超越了联合国安理会1973号决议的授权,暴露了西方国家的霸道逻辑。[详细]

双方差距太大——利比亚反对派拒绝谈判

从联合国决议通过一开始,利比亚政府就表露了配合姿态,宣布接受联合国安理会1973号决议,同意停飞,并在遭到西方打击后,在非盟的斡旋下很快表示愿意停火谈判。

而利比亚反对派的态度颇有意思,在战争最开始对卡扎菲进攻顺利之时,对邀请联军协助轰炸卡扎菲军队颇有顾虑,担心戴上“引狼入室”、“出卖主权”的骂名。

而一当遭到了卡扎菲正规军强大反击后,立刻吁请西方介入、要求谈判以保全自我。在局势重新转好,西方空袭力度加大之时,反对派则进一步屡次宣布卡扎菲只有立刻下台流亡,拒绝一切谈判可能。

西方联军是打着保护利比亚人民的旗帜进行军事打击的,他们声明要去保卫利比亚人民,让他们过上人道的好日子。他们说卡扎菲在那里进行独裁统治,卡扎菲在那里对他的人民进行疯狂的屠杀。

在西方和利比亚反对派看来,为了消除卡扎菲制造的人道主义灾难,必须让卡扎菲下台。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即使形成更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也是必须的,哪怕利比亚血流成河,哪怕利比亚人从此陷入万劫不复的内战和部族仇杀都是必要的。

这就是“以武力镇压武力”,“以暴易暴”的老路。这是冷战结束后国际社会努力建立国际政治新秩序的又一次大挫折。[详细]

强权者的游戏

卡扎菲说过要血洗班加西这样的话吗?卡扎菲真的要大量地肆屠杀那里的人民或者已经屠杀了吗?答案都是没有。

那么欧美的空袭制造了什么呢?事实证明人道主义卫士们的战争给利比亚人民的是更长时间的杀戮,是更长时间颠沛流离、民不聊生的灾难。

此次积极开展武装打击利比亚的西方国家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一个周全的战略,也就是说他们完全可能把一个分裂的、满目疮痍、恐怖活动泛滥和积贫积弱的利比亚留给利比亚人民和世界,为世界制造新的、更多的不稳定因素,造成更大的人道主义灾难。

为了推翻“暴君”制造的人道主义灾难,都可以算到暴君头上。最主要的是,最后牺牲的反正不是自己国家的民众,萨达姆被推翻后死亡的数十万老百姓是伊拉克的民众,不是美国民众。西方轰炸后死伤的两万多老百姓是利比亚人,不是英法和北约的民众。

这样的战争其实就是强权者的游戏。[详细]

国际关系的丛林法则

很清楚,当今世界是一定要按照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利益被安排的。小国,尤其是那些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小国,最终命运要么成为西方的附庸,要么被伊拉克化、阿富汗化、索马里化。

我们也注意到,参与此次武力打击利比亚的国家除了法美英以外,还有加拿大、意大利、西班牙、丹麦、挪威等西方国家。而在联合国通过1973号决议时投了弃权票的五个国家中,就有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四个新兴经济体。

这一现象似乎在向我们说明此次西方国家借利比亚乱局之机开展武装干涉,反映的是它们企图以武力在世界重塑昔日的地位,打了再说,边打边找边想,体验曾经的“主宰”快感

结语----

从天赋人权的角度,利比亚反政府组织反对独裁、争取民主和自由,最后拿起武器来对政府进行武器的批判,理直气壮。

从国家主权的角度,利比亚卡扎菲政府打击反政府武装也理所应当,因为谁也不允许自己的政府被人用武力去推翻。

但是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国际社会应坚决反对别的国家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利而打着人道主义救助的幌子,把战争强加在一个主权国家人民头上的行为。


凤凰网 军事频道出品 转载请注明出处

编辑:唐毓瑨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