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四卷 垂直入侵 第三十章 悲伤之日(3)

赤色风铃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在中原地区的初冬,干燥的风沙天气几乎占据了每分每秒的时间,来自北方的寒风就像长江中的流水般无穷无尽,几乎将这片降水稀少的荒芜土地上的最后一个水分子都裹挟在气流中带走了。 但是,今天的天气明显有点反常:刚过中午后不久,天色就过早地暗了下来。越来越密集的云团开始在黄土荒原的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在中原地区的初冬,干燥的风沙天气几乎占据了每分每秒的时间,来自北方的寒风就像长江中的流水般无穷无尽,几乎将这片降水稀少的荒芜土地上的最后一个水分子都裹挟在气流中带走了。


但是,今天的天气明显有点反常:刚过中午后不久,天色就过早地暗了下来。越来越密集的云团开始在黄土荒原的上空聚集,并迅速编织成了一片密不透风的黑色幕布。没过多久,细线般的雨丝就夹杂在北风中纷纷扬扬地飘落了下来,富含尘埃和沙砾的空气将这些细小的水珠在半空中就变成了黏糊糊的半流质泥浆,在干渴龟裂的地面上敲打出了一片令人烦闷欲呕的低沉“噼啪”声。顺风飘落(或者应该说,顺风砸落)的泥浆落在人的护目镜上、粘在人每一寸裸露的皮肤上、糊在突击步枪的抛壳口和导气装置上、粘在弹药携行袋的封口上,甚至还会从鼻孔被呛进人的呼吸道里,仿佛四面八方、乃至这整个宇宙中都只剩下了该死的泥浆,泥浆,泥浆。


京特.魏格纳又一次摘下了自己的护目镜,翻出衣袖里的棉布内衬用力将那两块普列克斯玻璃片满是划痕的表面上的泥垢擦掉。这个动作他已经连续重复了好几十次,衣袖内衬上也已经出现了一层不算薄的泥壳。而这该死的泥浆雨看起来还要持续相当长的时间——这可不是什么令人鼓舞的事。


——更糟糕的是,他们还得拖带着一头半吨重、已经开始发臭、脓水直冒的外星死龙虾。在这该死的根本没有道路的黄土荒原上拖带。真他妈的见鬼。



“见鬼,那些家伙到底在炸什么东西?”当又一架机翼挂弹架上挂满航空炸弹的“鹔鹴”强击机在它的脉冲喷气发动机发出招牌式的“嗡嗡”嘶鸣中从229重装甲营的幸存者们头顶低空掠过阴云密布的天穹时,半边脸上裹着绷带的雅列.哈迪含糊不清地嘟囔道。当那枚中子弹在十几公里外的丘陵中爆炸时,他卧倒得过于仓促,结果一头撞在了一只弹药箱的棱角上,险些把下巴给撞脱臼,“就算能见度再差,这些混蛋好歹也要找个像样的东西炸吧?干嘛把炸弹丢在山沟里?他们这嫌弹药太多还是嫌燃料太多?”


仿佛是为了证明他所言非虚,雅列话音刚落,一阵闷雷般的爆炸声就伴着地面的轻微振动从北方不远处传来。片刻之后,那架“鹔鹴”又像一只烦人的蚊子般“嗡嗡”叫着飞了回来,只不过它的机翼和机腹下方的挂点都已经完全空了。不过,从不远处的一座黄土丘陵上升起的滚滚烟柱清楚地证明,这架强击机没有获得哪怕半点疑似战果:那座看上去很像黄油面包的土丘上仅有的活物就是几株东倒西歪的灌木和蒿草,土丘顶部的一棵早已枯死的歪脖子槐树被几枚航弹非常准确地命中,变成了一个非常耀眼的大火炬,看上去倒有几分像是传说中罗得岛上的大灯塔。


“空军那群杂种操出来的废物,根本没一个有种的,”布莱恩.徐用力吐出了已经嚼了半天的一块牛肉干。这种罐头装的“特别供应腌制牛肉”的别名叫做“硫化橡胶牛肉”,后者是经常享用这种特色美味的巡道军士兵们赠给它的绰号——这是因为咀嚼这种黑褐色的胶状物完全是对人类的咬合肌、臼齿和牙床坚固程度与力量的的极限考验,特别是在没有用水煮过几个钟头的情况下,“我敢打赌这群畜生什么都不打算炸,他们只是在丢掉挂弹架上的弹药而已。”


“什么都不打算炸?”


布莱恩耸了耸肩:“那是当然。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社会革命军空军都是一群王八蛋养的混球!他们玩这一招不是一次两次了——只要战场上稍微有些能威胁到他们的因素,这些家伙就会随便丢掉炸弹,然后在他们自认为安全的地方像一群没脑子的麻雀一样绕圈圈,直到油箱空掉为止——如果这些家伙真敢去执行空袭外星杂种的任务,那倒反而有鬼了。喏,瞧,第五架了,看看这些混蛋。”


当这架“鹔鹴”与之前的四架(或许它们是同一个中队的)一样将所有航弹一股脑地丢在那座不走运的土丘上、掉头往西南方向飞去时,地面上的几个人朝着它发出了一阵鄙夷的嘘声。当然,驾驶舱内的飞行员是铁定听不到这声音的,那家伙照样可以满心欢喜地回去,然后继续玩这种浪费弹药库存的无聊游戏。


“见鬼,走吧,要是继续呆在这儿,搞不好那群混蛋的炸弹会和咱们的脑袋亲密接触,”魏格纳挥了挥手。这支小小的队伍又开始顶着泥浆雨朝西前进了。尽管刚才目睹的这一幕足以令人灰心丧气,但他们现在实在是没什么“气”可“丧”了——特别是在离开了他们一度曾经寄予厚望的E-293训练基地后。


是的,当他们在可恶的泥浆雨和寒风中好不容易蹒跚跋涉到那座训练基地时,映入眼帘的景象在转瞬之间就将他们一路上关于干燥房间、热水、交通工具和最起码的医疗服务的幻想冲得烟消云散了——这座位于一座“U”型山谷中的训练基地几乎变成了一座废金属回收站,整整一个连编制的履带式机动弹道导弹发射车连同超过一个连的护卫部队在战斗中被全部击溃,其中一些导弹在被摧毁前还在加注燃料,另一些弹道导弹则已经开始起竖,但它们的燃料罐却像被冻坏的萝卜般肿胀爆裂了开来。里面的液体燃料凝成了固体碎块,将导弹的弹体撑得千疮百孔,让人一望即知它们毁于何人之手。很显然,战术弹道导弹部队将那里当做了他们的临时发射阵地,但“天国”的突击部队赶在他们来得及有所作为之前粉碎了这支部队。值得庆幸的是,现场证据清楚地表明,这些还算识时务的导弹兵们在发现情况不对后就立即放弃了抵抗,最大限度地避免了伤亡。


这该死的好运气!想到这里,魏格纳下意识地用力咬紧了自己的下嘴唇,一阵淡淡的咸味在口腔中扩散开来,看来他咬得太用劲了点。该死的混账东西!他一边低头赶路,一边在心里诅咒着那些出现得非常不合时宜的家伙。尽管训练基地里或许还有为数不少的物资和能够开动的车辆,但这支被摧毁的战术弹道导弹部队让一切变得皆无可能——他们的燃料补给车也在突袭中被全部被毁,更糟糕的是,它们不是被冻住燃料罐报销的,而是被战斗机器人的压缩空气射钉枪打成了筛子。大量有毒易燃的液体燃料积满了训练基地的地面,让魏格纳一行人不得不放弃了进去搜刮物资的打算。


算了,现在诅咒那些混球也没用。魏格纳设法安慰自己道。不要灰心,我们还能去下一个训练基地或是仓库碰碰运气,总不可能所有这样的地方都被那些混蛋导弹兵给占了吧?当然,下一处他所知道的这类目标离这里少说也有四五十公里,而且……


“快看,那里有我们的人!”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技术军士伊贝丝.贝奈特的声音打断了魏格纳混乱而恼怒的思绪,“是一场战斗!”


“战斗?”京特.魏格纳快步踏上了一块一人高的花岗岩,朝着贝奈特指的方向举起了望远镜——虽然他们几乎丢掉了一切与维持生存无关的东西,但幸好他没有丢掉这个,“见鬼,还真是我们的人。”他自言自语道。


在几公里外的公路旁(魏格纳估计那应该是通往洛阳基地的3号公路),一支人数不少的部队正包围着一处低矮的环形山。这种直径从十几米到一两公里不等的小型环形山是上次大战结束时被摧毁的月球碎片陨击产生的遗留产物,在北半球的中低纬度地区到处都是,在经过一个多世纪的风雨侵蚀后,那些主要由黄土和砂岩构成的环形山往往会变得低矮平缓,除非从高处俯瞰,否则很难将它们与普通的小土丘分辨开来。


当然,环形山与普通小土丘还是有所区别的——在学习关于如何利用野外地形地物隐蔽自己的课程时,魏格纳就曾经学过该如何利用这些小环形山设置阻击阵地:只要运用得当,小型环形山顶部坡度平缓的凹坑可以被当做非常好的临时防御工事,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曲射武器和头顶上落下的航弹。而积年累月的风化往往让这些小环形山的山体表面覆盖满了碎石、细小沙砾和黏性很差的干燥土壤,对于那些试图徒步攀登的攻击者而言,这就像蚁蛳的陷阱一样让他们难以攀爬,而即使有登山工具也不会带来太大帮助——因为很难找到可以承受重力的地方。


在逃离前线的一路上,魏格纳也见过一些被共和国卫队布置成防御阵地(大多是临时防空火力点)的小环形山。但是,这次作为攻击者一方的却是一支友军部队——他无法辨认出他们到底隶属于共和国卫队、特别共和国卫队、巡道军、空军野战军还是社会革命军陆军,因为这些人的服装和装备都非常混乱,活像是个神圣联盟共和国军装展览会:其中一些人穿着最常见的带土黄色沙漠迷彩的FAD-56,另一些人身上套的则是已经破烂褪色的FAD-46,看上去仿佛刚从仓库角落里取出来,甚至还有几个穿着带有全套内循环系统、背着笨重的空气再生背包(当然,这些背包里是空的,因为在这里根本用不着空气再生装置)的最新式FAD-70战斗服的人。另一些人则穿得五花八门,有穿着暗绿色和褐色作训服的、有穿着暗蓝色地勤人员服装的,甚至还有穿着白大褂的,也不知是技术人员还是医务人员。很显然,这是一支由来自十几支甚至更多部队的残兵败将拼凑起来的杂牌军,但这群人看上去至少还有着最起码的秩序和战术配合,这让他不由得感到了些许诧异。


不过,在这些人中真正让魏格纳注意的还是几个装束特别奇特的人:这几个人的身高普遍超过了两米甚至更高,这让他们颇有些鹤立鸡群的抢眼风范。乍一看去,他们穿着的似乎是某种放大了的FAD-70战斗服,但却更像是某种金属制品,这些人的动作尽管非常敏捷,但却带着一种难以言表的机械感,而他们的负重更是远远超过了正常人负重的极限——其中一个人手中端着一门似乎是从“昆吾”坦克的顶部武器站里拆下来的机关炮,足能容纳两百多发炮弹的弹箱被他直接用输弹管挂在背上。另外几个人则索性端着一支大口径反器材自动步枪。魏格纳知道,这玩意的分量不比重机枪轻到哪里去,但这家伙却若无其事地在奔跑中用它连连开火,仿佛那只是一支普通的突击步枪。


在环形山的四周散布着十几具人类尸体和四个战斗机器人支离破碎的残骸,离环形山不远公路上则有与这个数量相当的报废车辆,其中大多数是20吨级的载重卡车,车厢上的篷布已经燃烧殆尽,融化的轮胎像蜡一样黏在了碎石子铺成的路面上。除此之外,在公路旁还趴着一辆外型活像是只没有尾巴的大鲎、顶部安装着一具类似身管火炮的装置的怪异车辆的残骸,它表面的淡银色光泽再清楚不过地昭示着它绝非地球上的工业产品。不过,这并不能改变它被击毁的命运:它的外壳上布满了网眼般的弹孔,而致命一击则来自于一枚击穿它侧面装甲的大口径穿甲弹。这玩意的那一打不知什么材质制成的车轮倒是没有融化,而是像被打散的台球般滚到了附近的各个角落里。


“将军在上,看来这一局好像轮到我们了。”京特.魏格纳用力搓着手指。确实,尽管神圣联盟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已经彻彻底底、毫无悬念地输掉了“高加米拉”反击战役,但眼下的这场局部战斗却完全相反。十几个、也许是三四十个蜘蛛状的战斗机器人被这支特殊的杂牌军奇迹般得团团围住,不得不凭借这座环形山负隅顽抗。这些“天国”远征军的基本战斗单位不断尝试着利用它们的优秀机动性突围,但那些穿着特殊战斗服的人每次都能用猛烈的机关炮和反器材步枪火力准确地将它们堵回去。在几次不成功的尝试后,又有两个战斗机器人变成了废金属,而它们的对手则有六倍于此的人在交火中阵亡。不过这无关紧要,毕竟这支部队的人数要比被他们包围的对手多出不止六倍。


“我们也上吗?”雅列兴奋地问道。


魏格纳摇了摇头:“做好战斗准备,但不要轻举妄动。先看看再行动不会有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