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32节:三方角逐

12 月18日,冀察政务委员会正式成立,宋哲元就任委员长。同时,他本人和他主要的助手萧振赢也分别得到了河北省主席和天津市市长的职务。加上此前秦德纯就己经担任北平市市长、张自忠担任察哈尔省主席,宋哲元和他的29军最终取得了冀察两省和平津两市的全部权力。——平山大侠

1、松井久太郎:(189年——1942年)日军中国驻屯军参谋长,少将。

2、川岛芳子:(1906年——1948年)本名爱新觉罗. 显纾、自取名金璧辉。清朝贵胄肃亲王善耆第14女,第4位侧妃所生。肃亲王为满清八大铁帽子王、世袭贵族之一,第一代肃亲王豪格为皇太极长子。因皇族男子只能过继给本国皇族,因此将6岁时送给日本翻译官、特务、策划满蒙独立的罪魁祸首川岛浪速做养女,改名川岛芳子。说:你去东洋,会当你为珍贵的客人,送你个字叫“字东珍。”后勾搭日本陆军特务田中隆吉少佐、日本陆军华北派遣军司令官多田骏大将,当上安国军司令官。在华各地猖狂进行特务活动。1945年被国民党政府逮捕,1947年被判处死刑,1948年3月25日早晨6时40分,在北平秘密执行枪决,因子弹从脑后射入,死者面目全非,无法辨认。时年42岁。

其实死者为冒名顶替的刘凤玲,因在狱中患上不治之症,被人用金条收买替死。其妹向报界透露:刘凤玲死后,其母去领金条,却不见回来,从此下落不明。而川岛芳子隐姓埋名,在长春近郊藏匿30年,于1978年病死。

3、白坚武:(1880年——19年)字馨远、号馨亚(兴亚),河北省交河县人。1910年入天津政法学堂,与李大钊同学。

1920年在直鲁豫巡阅使吴佩孚手下任政务处长。1929年北洋军阀被击败后,他逃往日本,做了汉奸。

1935年6月中日签署《何梅协定》与《秦土协定》后,6月底,发生白坚武暴乱事件。白坚武在天津特务机关长大迫通贞的暗中支持与策划下,打出“华北正义自治军” 的旗号,自任司令,收买北平军分会铁甲车大队,计划攻入北平,建立华北国。未料被侦知,拘捕了铁甲车大队的叛国分子。6月28日白坚武提前发动暴乱,制造了“丰台事件”。领着数百人攻打永定门,被守军打散,白本人乘日轮逃跑。1937年,他又跑回天津,继续为日本人卖命,被中共地下党处决。

“那么,宋的,态度又如何?”田代问。

胤景川说:“此时宋哲元的态度更加暖昧。如果南京政府决心抵抗,他当然也就有胆量一战,反之如果南京政府继续持妥协态度,那么他也不打算落在后面再当牺牲品。

11月29日,29军副军长兼北平市市长秦德纯将军在给老长官冯玉祥的信中充分暴露了宋哲元的想法:政府如决定整个抗日,请速调大军北上,则29军愿为前驱。否则,徒令29军单独牺牲,华北造成第二满洲状态,恐于国家无补’。”

“宋哲元真实的想法是对日、蒋的话各听一半,不偏不倚,两边都不得罪。”土肥原贤二补充说。

“土肥原君说得是,从11月29日到12月9日,宋哲元就是这样,一方面,他寻找种种借口尽量拖延宣布自治的时间,不向我方做出任何明确的承诺,最后干脆溜回在天津的寓所躲了起来;一方面他又以日方的压力为借口,向南京方面索取更多的权力。他的主要谋士之一29军总参议萧振赢,在记者招待会上有意无意的透露出了日本要求华北自治的三个条件:侵犯主权,不干涉内政,不侵占领土。言辞中己经显露出了似乎不得不屈服于我方压力的 苦衷,借以向南京政府施压。”

11月30日,何应钦到华北主持。南京政府的打算是,如果条件许可,那么就由何应钦担任北平办事处处长的职务。实在行不通,就设立--个冀察政务委员会,由宋哲元担任委员长。可以以‘同防共、适当修改币制改革’的条件建立一种事实上的华北半自治的政府。”

“我要提醒诸位,”土肥原贤二强调“在这之前,宋哲元频频向南京发电,要求有中央大员来主持华北事务,以减轻他的责任。但是现在事情己经不一样了,何应钦真的来了,他又态度极为冷淡,除了迎接一下以外,便躲起来不见面,摆开了一付要撂挑子不干的架势。

我们要的就是华北的‘全面自治’,要的就是最大程度上割裂华北与南京政府的联系。就算何应钦是中央嫡系中有名的亲日派将领,那也是中央嫡系将领,所以日方拒绝与何应钦面谈。何应钦在宋哲元处受到冷遇,想与我方谈判又连吃闭门羹。最终认识到由他主持华北全局事实上己无可能,所以最后只能采取了第二步的折中方案,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由唯一能够在南京与东京之间活动的宋哲元担任委员长,由他掌握冀察平津的全部权力。

不过,一方面中国方面的抗日情绪又趋高涨,另一方面立刻把华北完全挖到手里,也会引起英美苏等国的强烈反应,逼得太急了搞不好会欲速则不达,那反倒不如先允许‘轻度自治,以渐进方式工作’。

考虑到宋哲元有与我方作进一步合作的可能,于是12 月18日,冀察政务委员会正式成立,宋哲元就任委员长。同时,他本人和他主要的助手萧振赢也分别得到了河北省主席和天津市市长的职务。加上此前秦德纯就己经担任北平市市长、张自忠担任察哈尔省主席,宋哲元和他的29军最终取得了冀察两省和平津两市的全部权力。”

胤景川笑着说:“对蒋介石来说,他当然不喜欢给予宋哲元这个西北军旧将这么大的权力,不过这个结果总算从名义和形式上避免了冀察平津脱离中国版图,倒是大体上还可以接受。

而对日本来说,这不过是使华北特殊化的第一步,离期望值差得还太远。不过既然华北己经事实上与国民政府半脱离了,而宋本人在此前也表现出了不少与日本合作的态度,我方觉得只要不急不躁、循序渐进,建立第二个满州国也未必没有可能。”

“看来,最大的受益者还是宋哲元。”

日军中国驻屯军参谋长松井久太郎少将说“

“这个狡猾的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土肥原贤二愤懑道“此后的一年半时间里作为政府首脑的宋哲元一直按照‘不说脱离中央的话,不说硬话、不作软事’原则,来与我方周旋。”

“是的,”胤景川接着说:“在政治上,宋哲元与我方、蒋方继续打他的太极拳。他对我方‘共同防共’的要求作出了一定的回应,却又有一定的抵制。远在1935年12月,当北平的大学生起来游行示戚,反对华北自治时,他的29军就曾经出兵予以镇压,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二九运动’。可是1936年2月,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发起东征作战,攻入山西境内。我方要求在华北境内自由剿共,他又开始就华北防共问题与我方进行了断断续续的谈判,故意拖拖拉拉谈而不判。而且我方一切关于让他与殷汝耕合作,彻底脱离南京政府的计划也被他全部拒绝。

在经济上,因为有利可图,宋哲元倒是积极回应了我方‘经济提携’。这一时期,我方抛出了一连串的技术援助、贷款和共同开发的诱饵。他甚至瞒着南京与田代司令官签订了《中日经济提携四原则》。”

田代点头说:“是有这么一回事,宋哲元表示愿意向日本借款办企业,准许日本开发航空、铁路、煤矿、铁矿、港口、通信等要害产业。只是由于南京政府得知后,坚决反对,这份协定又被打了回来。他与我方己经签约进行中的津石铁路、塘沽港、龙烟铁矿等项目在南京政府的压力下也被迫中止。”胤景川接着说:“在军事上,1936年3月,他派自己的参谋长张抛亭到南京向蒋介石要钱要枪,用来组建4个新旅。对杂牌军一向很小气的蒋介石难得大方,一次就给了2000支汉阳造步枪和8门火炮,每个月增加拨款80万元,外加武器进口执照。

为了筹措经费加强武力,宋哲元还不惜冒犯南京政府,截留了两省两市大部分的税收。仅仅是冀察两省,他每个月就至少可以获得372.5万元的收人。

要知道,1935年前后一个中央嫡系步兵师一个月的全部经费也不超过20万元。清末民初,精锐的北洋六镇一年的经费一般在白银180万两上下,折合成银元的话也是大约每月20万元左右。由此可见他手里钱真是不少。

有了钱好办事,大沽造船厂是华北主要的武器制造厂之一,有能力生产步、机枪、冲锋枪和迫击炮,宋哲元就把自己的军械处长委任为厂长,为其生产武器。有了武器进口权和天津的出海口,宋哲元又从国外进口了捷克产步枪10000支,火炮121门,毛瑟手枪400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