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凯歌 第一卷、寒风瑟瑟 第十章,训练初始

杜家六郎 收藏 2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5.html[/size][/URL] 第十章,训练初始 春去秋来、花开花谢。时间一如既往飞逝而过,战士们脸上又多了几许沧桑和古老。那些年轻活力四射的小伙子在这里变得不再富有生机,嘴唇干裂让战士们嘴角泛滥着血丝,杜泽伟身体痊愈,从楼里走出来看到外面正在训练的战友们,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即可涌出心头,寒酸和无从言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5.html


第十章,训练初始


春去秋来、花开花谢。时间一如既往飞逝而过,战士们脸上又多了几许沧桑和古老。那些年轻活力四射的小伙子在这里变得不再富有生机,嘴唇干裂让战士们嘴角泛滥着血丝,杜泽伟身体痊愈,从楼里走出来看到外面正在训练的战友们,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即可涌出心头,寒酸和无从言语的辛酸。这不仅仅是杜泽伟看到战士们的可怜,更是对自己未来生活的绝望。

李仁健站在训练场,手中拿着衔接式应急棍不断挥舞着套路,看到从楼里面走出来的杜泽伟便恢复姿势朝着他走过去,部队继续在赵裴轩的组织下训练着,外面寒风萧瑟,给人一种刺骨的寒冷,杜泽伟脸上泛滥红晕,是太冷才让脸上的血液不断凝结,当看到李仁健过来时,杜泽伟扭头过去站在面前说道:“队长”

李仁健随手将手中的应急棍递给旁边的战士问道:“身体怎么样了?”

杜泽伟循规蹈矩的站立在队长面前低头答道:“已经好了,没有什么问题了。”

李仁健随口说道:“嗯,好了就行。下午开始参加训练。”

这句话出来时,的却是出乎了杜泽伟的意料,看着熙熙攘攘的训练队伍,那些卖命的训练方队,和那些放声呐喊番号的战士。杜泽伟瞬间心凉到了谷底。下午开始参加训练,训练对于杜泽伟来说是最惧怕的东西,这下倒好,身体好了但是新一轮的考验又开始了。

看着那些无私奉献,将青春奉献给大山的士兵兄弟们,遥望着自己未来的生活,微弱的伤感将整个人所包围,加之刚才李仁健的话,让他对自己未来的生活感到了渺茫甚至绝望。烈日炎炎,但却有着凛冽寒风的呼啸,给人一种刺骨的疼痛,原本大山的天气变化无常,对于这个饱尝都市冷暖生活的兵来说,是从未曾体验过的砝码。

强烈的紫外线穿透皮肤,好像这里的战士已经习惯,不觉得严酷天气所带来的刺痛。不禁抬头看着天空,被大山完全包围,杳无人烟的禁区,将是自己军旅生涯的最终归宿。

…………………

零星的雪花飞舞在天空,但是战士们知道,无论多么严酷的天气都无法阻止李仁健强烈训练的决心。在这样的管理模式下生活多年的战士们,不用考虑太多,直接奔赴训练场。

杜泽伟也紧随着训练队伍跑步而去,对这样的生活根本无法融入,包括此时拿着防暴棍也感觉到了颤抖,全身的不舒服。却听到早已站立在训练场教员刘志宇的呐喊:“哎,说你呢?”

杜泽伟斜着脑袋看着正在呼喊自己的教员,连忙答道:“你在说我?”

着实无奈的刘志宇瞪着他喊道:“那你觉得我在说谁呢?”

看着眼前的教员和自己一样,肩膀上同样是士官警衔。只不过相对自己的来说粗了一些,明显的中士警衔。这样的分明在杜泽伟眼里没有什么,士官的一视同仁让自己没有什么胆怯,在自己的原单位,像士官队伍基本上是龙蛇混杂,高级的士官更是多如牛毛,像刘志宇这样的教员杜泽伟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刘志宇任警棍盾牌术教员,同时担任S中队一班班长,尖刀班的班长自然是军事素质过硬,军事技术在全队中也是榜眼探花级别。看着刘志宇,杜泽伟脸上稍作表情,应道:“这么多人,我怎么知道你在说我,何况我有名字。”

听到杜泽伟的这话,刘志宇脸上呈现出来的不仅仅是郁闷,更是无语加纠结,没有想到自己这样具有名望的人,在这个家伙跟前竟然如此不着调,何况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让自己瞬间的面子拉不下来。将自己的心情稍加调节,看着杜泽伟说到:“看看别人是如何持警棍盾牌,再看看你?”

刘志宇不用询问他的名字,上次的失踪事件闹腾的几乎是没有人不晓得杜泽伟的大名。可以说,杜泽伟在S中队,乃至点上。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人。这倒是没有什么,更嚣张是这样的野兽级别,竟然徒手一个屠了一只狼。

杜泽伟打量着自己,确实自己和别人有所不同。将警棍盾牌拿错了相反的方向。连忙回过神来将东西拿好回到队伍里面。给刘志宇投掷着抱歉的表情。此时刘志宇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不给自己面子,说什么刘志宇都不会消气。

杜泽伟心中倒是没有什么,但是自己不知道,就发生的这件事情,已经深深的得罪了尖刀班班长刘志宇,而且还是警棍盾牌术教员。

下午的训练紧张有序的进行着,通过下午的训练杜泽伟才深知,原来机关战士和基层战士之间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像今天下午这样的训练可以说是皮毛训练,只是对简单技术科目的训练,谈不上什么严酷,更没有苦累可言。但是对杜泽伟来说,可言让自己的全身散架,能将自己全身的骨头拆下来。

零星的雪花在天空中飞舞,似乎要将这片大地吞没。当雪花落在地上后,被战士们训练的脚步踩踏的融化在脚下,寒冷的天气遮挡不住亢奋的战士热情,手脚冻的冰凉的战士似乎失去了知觉,将警棍盾牌术一遍遍温习着,像似将这些技术性的训练科目运用到了实战之中,那么的专注那么的认真,包括下午的杜泽伟也彻底忘记了全身的疲惫和不适应,奋勇的和战士们融入在一起。

李仁健站在训练场,在训练队伍的周围不断走动,观看着下午的训练效果,但是李仁健将下午的目标彻底锁定在了杜泽伟身上,虽然下午李仁健没有说过一句话,眼里看到的却是训练上笨拙的杜泽伟在奋不顾身的刻苦练习着。这点就满足,对于一个带兵人来说,只要手下的兵能够刻苦进步,能够奋勇向上,不怕带不出来好兵。下午杜泽伟的训练成绩不是很好,但是却让李仁健非常的满意,即便是刚才杜泽伟得罪的刘志宇,也对杜泽伟刮目相看。能够 这样的用心,这样的认真训练,自己也找不到任何的弊端来徇私舞弊。

下午训练收操,不光是教员作了训练讲评。李仁健也对下午的训练进行了小结。表面上没有指出杜泽伟,可话中的意思已经将杜泽伟捧到了天上,对杜泽伟进行了表扬。但是杜泽伟需要的并不是这些,只不过是将心中烦躁彻底的发泄而已。

康嘉靖作为政治主官,对于训练上的事情管的并不是太多。但是当兵多年的康嘉靖对于训练几乎达到了一定的境界,能够拿到全武警部队的散打冠军头号,年轻时候的康嘉靖几乎是一个神话。可是在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康嘉靖选择了政工,不再搞军事。也不再触碰与军事有关的任何工作。在政治工作的行列中不断努力,也是政工干部中的佼佼者。

平时的训练康嘉靖不怎么参加,但是通过其他的渠道康嘉靖也了解中队的训练水平,对于李仁健这个队长的训练方法和训练成果是非常的肯定,这一点康嘉靖没有任何的担心,自己不只是中队的政治指导员,更是中队党支部书记,对全中队有着全权负责的责任。训练上有李仁健康嘉靖从来不会担心,只是偶尔通过一些渠道对训练进行了解,在特有的机会下对实战水平进行检验,但是今天下午看着杜泽伟训练的样子,康嘉靖联想到了多年前的自己,不由的吭声暗笑。

下午四个小时的训练结束,回到宿舍后杨伟强看着杜泽伟说道:“下午你训练表现不错,看的出来你非常的卖力。”

听到这话,杜泽伟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轻声呵笑。对杨伟强说:“我只是为了安稳的将这里的生活过下去,只要熬过这个冬天新兵下连。”

杨伟强坐在椅子上,放下手中的水杯说着:“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既然在这里了,就安心这里的工作。队长的脾气你还摸不上,只要你听话自然过的舒服,要你你不安生,那么就有你好受的。”

对于杨伟强的话杜泽伟不否定,同样也有着深度怀疑。只剩下了三个月时间,自己更不会长久的呆在这里。这个世界谁都不会是主宰者,但是自己只是为了安稳。

笑呵呵的看着杨伟强,杜泽伟说着:“只能过一天算一天了!”

杨伟强看着他同样的笑了起来,不知道是处于班长对战士的关心,还是看着可怜楚楚的杜泽伟怜悯。

山里风口大,杜泽伟的嘴唇已经泛出血丝。干裂的皮肤让整个人看起来老了好多,显现的没有一丝精神。只是杜泽伟来这里的时间不长,还没有完全性的适应这里的环境。今天下午,只是训练初始而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