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30节:北进与南下


“我们现在已经有了3个渠道。一是苏联红军总部;二是北平地下党组织;三是西北军29军。你看我们开局很顺哪!”

——柳原振雄


2、中西功:(1906年——1942年)中共特工英雄。

日本三重县人,日本共产党员、中国共产党。

1931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7月与满铁中共情报员郑文清一起成为“影子武士”小组成员,担任副组长。并与潘汉年联糸。

1941年7月他与“影子武士”小组最高负责人柳原振雄经过严谨、科学的分析认为:日本军阀下一步的战略方向不是“北进”, 而是“南下”。

8月,柳原振雄、中西功等受中共、苏共之命,亲赴日本备战的中心大连收集情报。11月,两人又去东京了解到更多的情况。认为日本海军将于12月初发动太平洋战争。

1941年10月5日,与中西功联系密切的“拉姆扎”小组重要成员尾崎秀实,被日本特别警察课逮捕后,中西功暴露,于1942年6月16日被捕。日本这才证实了“影子武士”小组的存在,大为恐慌地惊叹:“影子武士小组所取得的情报,对大日本帝国的危害远胜于佐尔格!”



石原正自得意,冷不防有一人讥笑道:“石原君当年发动柳条湖事件、炸死张作霖、九一八炮轰北大营、鼓动关东军夺占满蒙,是何等英雄气概。整个帝国青年将校皆视石原君为楷模,竞相仿效。何以不过数年,顿消了英雄气、畏首畏尾;视支那人如虎狼、惧怕退缩;该不是坐上了将军宝座,就固步自封了吧?”

众人望去,原来是石原的直接下属,作战课课长武藤章大佐。作战课负责拟订作战计划,是作战部的核心部门。武藤章是对华战争狂,早就对石原的战略不满,今天便借机发泄。

石原本是性情暴躁之人,岂容下属武藤章当众发难,怒喝道:“岂是我畏支那人如虎狼,事实是自1935年以来,中国工业已有不小的进步,国军又得德国人的军援与训练,战斗力大为增强。

更为重要的是:西安事变得以和平解决,国共两党已抱成团,地方军阀也一致拥护蒋介石。中国再不是一盘散沙了,形式上已完成统一。今非昔比,皇军再难象昭和5年那样,关东军仅以万余兵力,便可轻取东三省千里之地了!

倘若对华北用兵,不知作战课长阁下计算过没有,须用多少兵力?战费多少?”

年约40,满脸横肉、凶相毕露的武藤章想了想说:“至少要再动员15个师团,军费嘛,需开支55亿日元。”

“好嘛!仅陆军限于华北,就要耗费半数以上的军需库存,还不一定能获胜,平津战役还须海军配合,这一笔军费还未计算呢!假如引发日中全面战争,怎么办?不知武藤君想过没有?作战课何等重要的要害部门,阁下不应只会拿着笔在纸上谈兵,须要用脑子认真想一想!中国兵圣孙子早有训戒:‘兵者,国之大事,生死存亡,不能不慎!’否则将毁帝国根基于一旦!”

武藤章自知石原号称皇军第一战略家,绝不是浪得虚名,正面与之较量非已所长,便另辟蹊径,转移话题:“石原君可还记

得田中大将遗嘱?”

石原本有几分书呆子气,不知是计,答道:“身为帝国军人,那个不知田中大将遗嘱?我还能全文背诵呢。”

“请试背诵经典名句。”

坂垣、土肥原心中暗道:“石原这个呆子要上当了!”

果然,石原欲买弄自己的记忆力,摇头晃脑地背诵:“吾人如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

武藤章鼓掌赞道:“石原君果然好记忆,但不知这段经典名言做何解释。”

石原仍不知自已一步步入瓮,哂笑道:“武藤君怎地竟不如小儿?田中大将把征服世界的计划分为三步。第一步征服满蒙;第二步征服支那;第三步征服世界。”

“原来如此。我刚才所说,不正是尊循田中大将的遗嘱吗?石原君为何反对?岂不是与田中大将的遗嘱对立嘛?”

石原这才明白过来,暗恨武藤章这小子用心险恶。但他毕竞聪明过人,想了想遂道:“并无对立之处。”

田代皖一郎是皇道派的孑遗将领,正想看统制派的笑话,追问道:“愿闻其详。”

石原冷冷扫了田代一眼,不慌不忙地说:“征服支那,必遭苏俄、美英反对。所以征服支那,必定要陆军先打败苏俄、海军先打败美英!在这个前提下,皇军才能实现征服支那的计划。否则,皇军必陷于中国的泥沼中不能自拔!因此,全力对付苏俄,正是为了最终征服支那。请问武藤君,这与田中大将的遗嘱对立嘛?”

在座诸位见石原本己落进陷井,几句话又轻松地解脱,仍旧占据着上风,不禁暗自佩服石原的辨才。连武藤章也一时语塞。

“说得好!”忽然有一人拍手赞同。

众人看去,原来是海相米内光政大将,便听他侃侃而言:“我们海军极为赞同石原君的战略。英美在东南亚并无多少实力,待海军夺取了东南亚,返回头再也陆军一道消灭苏俄,中国这块肥肉还跑得掉吗?”

武藤章徒自不服,发问道:“倘若中国军队向皇军挑衅呢?”

“皇军在华北中国驻屯军巳增至万余人,又有关东军、朝鲜军的6个师团10万多人支持,况且自《塘沽协定》以后,又签定了《何梅协定》、《秦土协定》,中国必不敢在华北对皇军动武。”

石原答道。

“何以见得?”武藤章步步紧逼。

“纵观日中历年来的冲突,有那一次是中国主动挑起的?又有那一次不是中国屈让而结束的?这便是明证!”

“我是说万一?”

“万一有变,从战略全局和帝国安全着眼,也要忍让,万不得已,皇军只有收缩力量,撤回关外,放弃华北,一切以不引发全面战争为原则。”

此言一出,众人大哗!田代皖一郎因涉及到自身的切身利益,不由咆哮如雷:“大敢!你竟然要中国驻屯军撤回东北,放弃华北……”

众人也千夫所指,就连原本支持石原的参谋本部战争指导课课长河边虎四郎大佐、主任参谋堀场一雄大佐、陆军省军事课课长田中新一大佐、军务课课长柴山兼四郎大佐等人也觉得他说得太过份了。陆军次官梅津美治郎斥道:“石原君太不象话了!支那人有什么可畏惧的?只消拔出军刀,八格牙鲁,他便会象狗一样俯首听命了!”

众人一片哄笑。

东条英机也道:“据情报,苏俄并无动静。刚才柳原君也报告说,苏俄在边境采取守势。再说苏俄国内正进行大清洗,苏军元气大伤,自顾不遐,此时正是我帝国发展扩张的大好时机!”

言罢,盯着陆相杉山元,众人也一起注视着,等杉山元表态。

杉山元开口道:“土肥原君,请你尽快赶赴天津,利用一切可资利用的力量,策划华北自治。田代君你返回天津,整军备战。待我与首相面奏天皇,请天皇定夺。”

会议散了。过了几天,日军参谋本部作战部部长石原莞尔中将、情报部长本庄繁中将召见柳原振雄。石原莞尔开门见山地说:“柳原君,皇军将在华北有大动作,土肥原君向我们请求调你去协助他策划行动。”

本庄繁也说道:“柳原君,你刚回国,有些情况不了解详情,我简要说一下。1935年6月,土肥原君在华北策划自治取得成功。签定了《土肥原——秦德纯》协定,夺取了中国察哈尔大部分主权,接着又组建了殷汝耕‘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同时逼迫宋哲元在北平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土肥原君因功晋升为中将,现在已经是第14师团长了。

本月9日关东军参谋长东条君的上书,引起天皇的高度重视,11日批准了计划。

你在苏联干的不错,获取了苏军大量情报,因此你已经被帝国陆军省任命为中佐,同时参谋总部委任你为苏俄课长兼中国课长,你必须马上赶赴天津,到帝国驻天津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向田代皖一郎大将报到,并协助土肥原君挑起华北事变。”

“另外,”石原莞尔交待说“你顺便去一趟旅顺,南满铁路局已经安派了一位巡视员,还配备了一部电台。你必须负责东北至天津铁路沿线的安全,所以派一位巡视员配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