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29节:目标华北


“皇军已将北平与天津隔断,对北平已形成包围。北平外围,国民党军只据有卢沟桥。然而,卢沟桥虽是一座小桥,宛平城也不过是弹丸之地,但却是平津通往中国内地的咽喉要道,得失关糸全局,29军必拼死保卫。因此,稍有不慎,便会牵一发而动全身,以致影响到对苏俄战略的大局。我主张切不可任事态扩大,千万不能因夺占北平而引发日中之间的全面战争!”

——石原莞尔


武藤章:(1878年——1948年)甲级战犯。

1928年——1930年任日本陆大教官。

1930年——1932年陆军省军务局要员。

1937年任参谋本部作战部作战课课长。

1937年11月任华中方面军副参谋长。1938年7月转任华北方面军副参谋长。1939年晋升少将。1941年晋升中将。

1942年任近卫师团长。

1943年——1945年任苏门答腊第2守备师团长。

1948年12月23日在东京鸭巢监狱与东条英机、松井石根等被处以绞刑。


“不!”陆军省次官,梅津美治郎大将环顾四座开口说: “我们应趁苏俄顾头不顾尾,取守卫态势之机,在华北大力发展、扩张。”

东条英机叫嚣着:“对!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已经以《关东军关于对苏对华战略意见书》为题,写了一份报告,请帝国陆军省审阅。”

说着东条英机将一份厚厚的文件,郑重其事地交给梅津美治郎。

近卫饶有兴味地问:“东条君,可以说一说你的这一份报告的要点吗?”

“完全可以,首相阁下。”东条英机得意地看了一下在座的军政要员,提高嗓门道“我认为,帝国今后应在中国华北和江南采取军事行动!”

杉山元大将点头赞许道:“给南京蒋介石政权以有力地一击!解除后顾之忧,再对苏俄发动战争,此为上策。东条君,你很有战略眼光嘛!”

东条英机有些飘飘然起来,他转向内阁海相米内光政大将、海军副大臣山本五十六中将,请求道:“届时还须海军大力支持、配合。”

米内光政大将面无表情地问:“东条君,你是想要海军配合攻打南京吗?”

“不,海相阁下,”东条英机否认道“攻打南京暂时还不是我们的首要目标。”

“那你的目标是哪儿?”海军副大臣山本五十六中将追问。

“上海。”

“上海?”参谋本部参谋次长今井清中将不解地问“1932

年1.28皇军不是已经和中国军队交过手了么?对付一个19路军都没有讨到便宜……”

“不,参谋次长阁下,”东条英机狡辨道“这一次是要占领上海!”

“上海是国际大都市,美英利益在东方的根据地,占领上海会引起国际的巨大震动,必须慎重!”山本五十六不无忧虑地说。

“是的,上海是国际大都市,”东条英机争辨着“也是蒋的经济命脉,占领上海,就等于切断了蒋的动脉……”

“上海先放一放,”田代皖一郎大将,因为自己的支那驻屯军司令部就在天津,因此对华北的情况更为关切,急问“东条君,华北,你打算怎么干?”

“还能怎么干?”东条英机没好气地说。

土肥原贤二笑道:“还不是扒铁路、炸火车、关东军的老一套罢了。”

众人听了,爆发出一场哄堂大笑。

“我反对!”

突然一个人高声叫道。众人看去,原来是作战部部长石原莞

尔少将。

作战部是日军参谋本部第一部,负责军事战略指导和战略计

划的研制。集中了参谋本部90%的权限,在参谋本部各部中,地位最为重要。况且,日军总参谋长是皇族闲院宫载仁亲王,他平时并不怎么管事,实际行使权力的是参谋次长今井清中将,而这位今井清中将对石原是言听计从,所以军界议论说:“石原君是帝国参谋本部的实际参谋长。”因此,众人虽然面露不满之色,但碍于情面,也不好斥责他。

坂垣征二郎却因曾是石原的顶头上司,便毫不客气地斥问:“石原君,众所周知,在日本军界南北战略两大派别中,你是坚定的北进论者,一向认为日本的前途是在向大陆扩张。怎么?你……”

“坂垣君,诸位,请听我解释。日本的前途当然是向大陆扩张,这一点是铁定的,是帝国的基本国策,是不能改变的!”

“这不就结了。”东条嘀咕着“那你还反对什么?!”

“东条君,须知,对帝国而言,目前,最大的致命军事威胁不是中国、不是英美,而是苏俄!”

其实支那驻屯军的军官,尤其是高级军官,对关东军是既看不起,又疾恨羡慕。因为说起支那驻屯军,本是老大,是日本驻扎在本土之外,资格最老的一支军队。1901年9月,清政府与美、英、德、法、俄、奥、意、荷、比、西、日11个国家代表在北京签订了《辛丑条约》,其中第九款决定:中国应允诺诸国会同酌定数处,留兵驻守,以保京师至海道无断绝之虞。

从此,在中国华北地区驻屯的外国军队就有美、英、法、意、日5个国家,司令部都设在天津。约定人数为8200人,每国不超过2000人,日军应为400人。沿北京至山海关铁路线分驻廊坊、天津、塘沽、唐山、秦皇岛、山海关等12处地方。1911年辛亥革命后,日本派出“清国驻屯军”,由军司令部、北清驻屯各部队、上海驻屯步兵大队编成。1913年改称为“支那驻屯军”。

1935年5月,支那驻屯军兵力配置为北平2个中队、天津8个中队。1936年4月17日,日本陆军大臣寺内寿一在内阁会议上要求强化支那驻屯军,内阁一致同意。18日发布陆甲第6号军令,确定将支那驻屯军的编制升格为独立兵团,增加兵力6000人,达到8400人。司令官也由少将级升为中将级。

而关东军是在1905年日俄战争之后,由铁路守备队改编而成的,虽然比支那驻屯军晚成立了好多年,但是在9.18事变后却像个暴发户飞黄腾达起来,兵力由原来的1万人,迅速扩充至10万人,而且司令官是大将级。关东军具有暴发户的一切特点:骄横跋扈、目中无人;指手画脚、肆意妄为。看不起其他的部队,就是对老大——支那驻屯军,也是毫不客气,常常反客为主、喧宾夺主。特别是自诩为“满洲国之父”的坂垣和被人称为“亚洲劳伦斯”的土肥原这两个人,手伸得太长了,从东北伸到华北来捞世界了。面对这个暴发户,怎不让田代皖一郎恨得牙痒痒地,况且田代皖一郎是皇道派,而关东军军官都是统制派,两派斗争历来是水火不相容的。

“何以见得呢?”田代皖一郎因石原的反对,害怕自已失去立战功的机会,恼恨地问。

“皇军为什么夺占东三省?不就是要尽快在大陆建立起反苏的作战基地吗?皇军为什么支持、扶助满洲国建立,不就是要大力经营东三省,稳定后方吗?我并不是反对坂垣、土肥原君二人主张继续扩大侵华战争,由东北而华北,进而华中、华南,直至全部征服中国。我只是认为,从战略上考虑,时机还不成熟。”

“那你认为要在何时才能对华北用兵?”

内阁陆相、陆军大臣杉山元大将问。

“我认为苏俄国力雄厚,日本须拼尽全国之力与之争锋,只要打败苏俄,天下还有谁敢与大日本帝国叫板!”

“好是好,只是时不我待。”海军副大臣山本五十六中将说“海军方面的意见,还是采取南进战略为好,从美英手中夺取南洋,拥有了取之不尽的战略物资,我们想对付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时不我待,山本君说得好!”石原进一步分析:“日本未来最大的威胁是苏俄,而不是中国!若再越过长城往南发展进攻,必使日本陷入长期战争中,将日本国的力量消耗殆尽,无力与苏俄抗衡。一旦中苏结盟,联手抗日,则日本必败无疑。我们己经占有东北,就应好好经营,暂缓对长城以南用兵,积蓄国力,准备与苏俄决战,故而从现在起,帝国就应按对苏俄作战的要求,做好一切准备。开发满洲,兴建大工业,扩充军备,力争三五年内,形成对苏俄的军事优势。所以,卑人认为时下实不易对华扩大战争,此应为我帝国军事战略的第一条原则。”

石原扫视一下会场,见众人交头接耳,有人赞同,但大多数人并不理解石原战略意图的深意。杉山元闭目养神,看不出是何立场。便起身快步走到大幅地图面前,用指示棒指着一处地方说:“诸位请看。”

土肥原贤二说:“卢沟桥!”

“对,卢沟桥!目前华北的态势是:皇军已将北平与天津隔断,对北平已形成包围。北平外围,国民党军只据有卢沟桥。然而,卢沟桥虽是一座小桥,宛平城也不过是弹丸之地,但却是平津通往中国内地的咽喉要道,得失关糸全局,29军必拼死保卫。因此,稍有不慎,便会牵一发而动全身,以致影响到对苏俄战略的大局。我主张切不可任事态扩大,千万不能因夺占北平而引发日中之间的全面战争!”

石原话毕归座,战争指导课课长河边虎四郎、主任参谋堀场一雄、军务课课长柴山兼四郎等人纷纷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