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23节:日军战力


“我个人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日本不会对苏联发动全面的侵略战争,因为它还没有实力,没有准备好。但是我必须提醒各位,半年前,也就是1936年11月,德意日三国就已经结成了初步的政治同盟。随着侵略战争的扩大和升级,德日双方都感到有必要进一步加强经济、政治和军事的全面合作。所以日本挑起局部的战斗甚至战争,是完全有可能的,红军必须做好应对战争

的准备。” ——柳原振雄


“日本人的思维方式特点是过程本身重于结果。所以,日军参谋分为3等,1等是作战参谋、2等是情报参谋、3等是兵站参谋。所以,只要密切关注日军的人事变动,看什么人在那一支部队任作战参谋,或是那一个作战参谋晋升为指挥官,就能分析出日军动向的端倪。

同时,由于日军分为5个等级,我们便可以从序列番号中

大致分辨出它的战斗力高低与强弱。只要注意日军的调动,看它将什么番号的部队调往哪些地区和战场,如此,也可以大致看出东京统帅部的战略重点在哪儿了。

比如说石原莞尔,陆大毕业。校方评价:‘石原君的头脑是自陆大创办以来最优秀的’。1935年8月任日本参谋本部作战课长,攻占中国东北三省的作战计划全部由他制定。此人极具谋略远见,军界称之为日本陆军第一战略家。还评论说‘如果条件具备,他可能成为日本的希特勒。’1937年3月晋升为少将,现任日本参谋本部作战部长。

坂垣征二郎,陆大毕业。日军少壮派首领之一,参加过日俄战争。1929年任关东军参谋,9.18事变后任伪满政府顾问、军政部最高顾问、关东军参谋长。日本军界有个说法:‘石原的脑力、坂垣的武力’。

土肥原贤二,1912年11月日本陆军大学24期毕业。1931年9月任沈阳市长、10月在华北建立特务机关。1932年升为少将,3月在天津正式成立特务机关,并任机关长。9.18事变后,20日为奉天市长。1935年6月,又去华北策划自治。签定《土肥原——秦德纯》协定,夺取察哈尔大部主权,又组建殷汝耕‘冀东防共自治政府’, 逼迫宋哲元在北平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晋升中将。现任第14师团长。

试想,日军由这样一些参谋出身的战争狂人、疯人掌控,不发动战争,岂不是咄咄怪事!”

“这么说,苏日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了!”

伏罗希洛夫忧心忡忡地叹道。

“我个人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日本不会对苏联发动全面的侵略战争,因为它还没有实力,没有准备好。但是我必须提醒各位,半年前,也就是1936年11月,德意日三国就已经结成了初步的政治同盟。随着侵略战争的扩大和升级,德日双方都感到有必要进一步加强经济、政治和军事的全面合作。所以日本挑起局部的战斗甚至战争,是完全有可能的,红军必须做好应对战争的准备。”

“你认为红军的当务之急是什么?”朱可夫追问。

“一是战斗力的提高。战斗力包括两个因素:一是物质的,也就是武器装备、后勤供应等;一是精神的,也就是战斗精神与意志。战争巨人拿破仑说得好:‘世界上只有两种力量——利剑和精神。’

日军历来强调精神因素和主动进攻、近战、以步兵为主等传统观点和战法。日军武器装备和技术装备在亚洲虽然无国能比,但与西欧各国相比,却相差太远。由于国力有限,这一现状在短期内又无法改变。

因此,日本军界高层认为:当务之急是一方面要努力设法改变装备落后的状况;另一方面是以现有的装备与强敌战斗,更必须充分发挥精神的作用。重视精神作用,也是日本民族的特点和日军一贯的作战指导思想。从1894年的日清战争直到现在,日军一直强调精神因素,取得了不少成功的战例。

所以,日本军界高层认为:‘胜败之举,不在兵力多寡,精练而富有攻击精神的军队,可以寡敌众。’日军虽然在武器装备和技术装备上处于劣势,但深信并坚定地尊循‘攻击精神旺盛的军队,可以超过物质的威力而取最后的胜利!’”

“那么,日军强调主动进攻和近战的指导思想是什么?”

朱可夫又问。

“日军认为:只有主动的进攻和敢于近战,才能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敌人,才能取得战果。而防御是消极被动的。近战,就是缩短与敌人的战斗距离,使敌之优势火力失效;而日军擅长贴身格斗的特长就得以发挥,正是扬长避短。日军缺乏远程打击火力,至使远战能力低下,只有实施近战才能弥补自己的不足。因此,日军条令规定:‘冲击的出发阵地,应最大艰度地接近敌方阵地。”

“日军条令规定距离是多少?”布琼尼问。

“一般来说,与目标间的距离通常不得超过150米。而若敌人进攻,不到400米,不准开火。’”

“我的天!这么近哪!”布琼尼吃惊地叹道“这样一来,大多数远程火力就发挥不了作用啦!”

“再说一说日军为什么只强调重视步兵,而忽视其他兵种呢?”朱可夫要求道。

“这与日军的战争历史有关。历史上日军在亚洲并未遇到强敌,主要对手是中国,而中国军队的武器装备比日本更差。日军认为:步兵灵活机动性较强,有广泛的适用性。大炮不能上刺刀,解决战斗,最后仍然要靠步兵。因此日军条令规定:步兵向来是日军主要的兵种。是诸兵种协同作战的核心。”

柳原振雄看了看在座的红军将领,加重了语气说:“我要再次强调:军队的战斗力是武器装备和技术装备以及掌握它的士兵这两个因素共同构成的。缺少那一个都不能构成战斗力,都不能单独地成为战争的决定因素。战争的胜负取决于双方政治、经济、军事、地理、战争性质、国际援助等诸多因素。而其中起决定作用的便是战斗力,而人的精神力量只有通过人的战争实践,变为物质力量,才能决定战争的胜负。”

“战争中士气比武器装备更为重要!战争是赤裸裸地暴力行为,在异常激烈地生死搏斗中,战斗的残酷性决定了一支军队的勇气和士气、意志和精神。物质与精神如鸟之双翼,缺一不可!物质是精神的基础,精神是物质的灵魂。二者密切结合,才能产生巨大的力量。只有雄厚、强大的物质,而没有精神支柱,铁多气少,但毫无士气的军队是打不了胜仗的。”

“你的意思是说日军有很高昂的战斗士气喽?”

布琼尼有些不满意地说。

“元帅阁下,日军每一个联队都有天皇亲授的队旗,旗手十分荣誉,必须优等生才能担任。”

“这又能说明什么?”布琼尼反问道“战旗不过是一种识别

标志罢了,那一个国家的军队没有几面战旗?”

“但是唱着这样的军歌上战场的,除了日本,还有那一个国

家的军队有呢?”

“什么军歌?”伏罗希洛夫好奇地问道。

柳原振雄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低声地唱起来:“冲向高山,让尸骸填满沟壑;走向大海,让浮尸飘满洋面……”

红军将领们听了都沉默不语,布琼尼感叹道:“听起来,是挺让人震撼的。在世界各国军队中的歌曲里,确实找不出象日本这样字字带血、句句见尸的军歌!”

“元帅同志,这一曲军歌的名字就叫《祈战死》。日本人对死亡有着特殊的理解,他们认为:人的生命如樱花一般短暂,因此活着就要象樱花那样灿烂;死了也要象樱花那样辉煌。现在,日军官兵们见面时的口头禅是‘让我们到靖国神社再会吧!’

另外,日军官兵平时的训练是完全按照战争的需要进行的,是模拟战争的状态和可能出现的情况来设计和安排的。比如说西伯利亚是酷寒地区,而中国的东北地区也是严寒地带,为准备将来与苏联可能的战争,关东军专门组织了抗冻训练,军官们带头在零下露天睡觉,虽然曾经冻死过人,也没有停止。目前,日军基本上解决了严寒地带的作战问题。

再有,日军官兵对红军强大的装甲部队,普遍存在着恐惧心理。针对红军装甲部队强的特点,为解决这一问题,日军强迫士兵躲在简单地掩体里,让坦克隆隆地从头上开过,有些胆小的士兵经受不住,从掩体里爬出来,被坦克碾死,也有的掩体被坦克碾毁死在里面,但是日军仍旧坚持训练,现在大多数士兵已经过了这一关,虽然还没有什么对付坦克的好办法,但是在心理上已不是那么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