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 正文 第十五章

abc250095266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7.html[/size][/URL] 深夜,金文中忧虑的望着窗外,这间屋是这栋豪宅最好的地方,几乎可以看到整个豪宅所有的景色,站在他旁边的苏瓦特突然开口道:“先生,你该休息了。”金文中挥挥手说:“不急,我现在还没有睡意。” 苏瓦特走到桌前,拿了几个药片盒一杯水走到金文中:“那先生把药先吃了。”金文中吃完药,对苏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7.html


深夜,金文中忧虑的望着窗外,这间屋是这栋豪宅最好的地方,几乎可以看到整个豪宅所有的景色,站在他旁边的苏瓦特突然开口道:“先生,你该休息了。”金文中挥挥手说:“不急,我现在还没有睡意。”

苏瓦特走到桌前,拿了几个药片盒一杯水走到金文中:“那先生把药先吃了。”金文中吃完药,对苏瓦特说道:“现在已经不早了,你先去休息,我想一个人在这屋里呆会。”“是的,先生。”苏瓦特转身离去。

苏瓦特出了金文中的房间,看了看手表,他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来到了大门口,大门口有两部摄像机,这两台摄像机让整栋豪宅进出没有死角,整栋豪宅的保安可以说是相当严密的,除了有摄像机监控外,那些保镖每隔半小时,就要到这栋住豪宅的四周巡逻一次,

看苏瓦特走过来,两名手持对讲机的保镖迎了上去,一名留着小胡子的保镖对苏瓦特问道:“苏瓦特先生,找我们?”“不是,我闲的无聊,过来看看。”苏瓦特看了看四周,又对那留着小胡子的保镖问道:“马里斯,其他的人呢?”马力道:“罗姆和维斯到厨房去弄吃的去了。”苏瓦特道:“哦!难怪。”转身准备离开,突然又回头对马里斯又说道:“你们当班的时候不要喝酒,否则,被金先生知道了,他会很生气,可能会扣你们的薪酬。”马里斯道:“知道了,苏瓦特先生。”

苏瓦特正准备离开,一辆黑色轿车开着大灯从远处过来,到了豪宅门口,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个高大汉子走到铁门前敲门,马里斯快步回到门房从房内的监视器看了看,然后打开了最边上的一小扇铁门,对那个高大汉子问道:“你找谁?”“找金先生。”那高大汉子面无表情的说道,马力道:“这么晚了找他什么事?”那个高大汉子道:“克里先生要我们来找他,是关于基金会的事。”

马里斯道:“你们回去吧,金先生晚上是不见客的。”苏瓦特走过来,看到那高大男子,好像特别高兴:“罗西,你怎么回来了。”那个高大汉子道:“刚下的飞机。”苏瓦特对马力道:“把大门打开,让他们进来。”马里斯对苏瓦特问道:“苏瓦特先生,你认识他们?”苏瓦特道:“当然,他们是金先生的朋友。”“哦!”马里斯把门打开。

那高大汉子开着车进了大门,当他的小车快开到马里斯和另一个保镖面前的时候,突然,车窗慢慢摇下,从里面伸出一只黑洞洞的枪口,“噗!”“噗!”两声轻微的枪响,鲜红的血一下子从两个保镖的头上流了下来,两人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带着非常错愕的表情倒在了地上死去。

苏瓦特看那两个保镖倒地死去,他并不感到意外,他也没有感到一点惊慌,那车开到他面前,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四个黑衣汉子,都拿着带消音器的手枪,为首的并不是那高大汉子,而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男子,那年轻男人他比那高大男子矮一点,身体瘦削,看上去孔武有力,非常结实,他银色头发,蓝色眼睛,外貌非常平凡普通,普通到即使你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几天几夜,但是当你一转身马上就会记不清楚他的样子,他挺着腰瞪着苏瓦特,眼里带着一丝丝令人害怕的杀气慢慢走到他面前。

当那年轻男人来到苏瓦特眼前,苏瓦特立刻感到全身有一种特别不舒服的感觉,好像全身被无数的小针针扎,“其他人呢?”阴沉沉的声音,带着一点爱尔兰的口音,这种有点沙哑而死气沉沉的声音让苏瓦特全身的毛孔尽数放大,他真有点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于是战战兢兢说道:“一个在那姓金的门口。”指了指厨房的方向:“还有两个在厨房。”那年轻男人脸上露出冷笑,手轻轻抬起,枪口对准了苏瓦特的面门,还未等苏瓦特惊恐的喊出声来,“噗!”的一声,子弹打进了苏瓦特的眉心,他也和那两个保镖一样中枪倒在了地上。

那年轻男人冲着那高大男子,低声说道:“戴维斯,你到厨房去找那两个人。”戴维斯点了点头,提着枪向厨房方向走去,那年轻男子转过身来冲着另外两个黑衣男子:“你们守在这里,把这里清理干净,别让待会就会赶到的警察找到什么。”那两个黑衣人点了点头,那年轻男人见已经安排妥当,跟没事般哼着美国歌手克里斯的成名曲Run It,提着枪迈着轻松的步伐向那楼走去。

金文中躺在床上想着过去的往事,他想到了儿时最喜欢吃的家乡的凉粉,想到了村口那有钱人家漂亮的闺女,那个女孩比他大两岁,扎着两个小辫子,笑起来露出两个小酒窝,一直是他梦中情人,如果不是他离开中国,那女孩很可能成为了他的妻子。

突然,他突然感到门口有重物落地的声音,接着门被打开,他轻声问道:“是苏瓦特吗?”没有人回答他,他打开灯从床上坐起来,看到走进来的是一个黑衣汉子,那黑衣男子面无表情,看上去非常冷酷,手里拿着一支带消音器的手枪,枪口正对着自己的脑门。

金文中在这一刻并没有感到害怕,他反而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他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他也不想问这人为什么要杀他,因为他觉得他在这个世上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于是宁静的闭上了双眼,“噗”那黑衣男子扣动了扳机,枪声轻微而又沉闷,血从金文中的面颊慢慢流了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