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区长甘为情妇陪葬?

fengyimin 收藏 0 658

文/逗号

2010年12月8日,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政府原副区长章宏斌,因故与情妇梅莲发生冲突并将其杀害,是夜驾车移尸至湖北,次日在湖北黄石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近日,马鞍山市检察院对章宏斌审查起诉。


又是官员偷情的丑闻,又是命丧不伦的案件,官员从追求感观刺激而养情妇始,又以杀情妇而付出沉重的代价。这样的不道德恋情不仅使男女之情多了罪孽,还平添了血腥,令人毛骨悚然。


不过这起案件发生在宣城,无疑让人想起了另外一起颇有影响的腐败案件。宣城市原市委副书记杨枫,不仅非法收受、索取巨额贿赂,还创造了“优秀男人哪个没有三妻四妾”的养情妇理论,同时包养7个情妇“实践”自己创造的理论。为防止情妇们争风吃醋,杨枫“创造性”地运用进修时学来的MBA管理知识,让“首席情妇”邹某用分类法统领其他6个情妇,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还实现相安无事。后因邹某失宠而反戈一击举报,致杨枫意外翻船落马。章宏斌虽然也有与杨枫一样的贪色本性,且长期在隶属宣城市的辖区工作,却未能学得老领导杨枫养情妇的本领,一个情妇也摆不平,以致面临丢掉小命为情妇陪葬的尴尬。


其实,养情妇既为社会道德不容,又为官员纪律所不许,断难有好的结局。即使如杨枫之类在其中注入“管理知识”的含金量,也逃不脱“多行不义必自毖”的规律。更重要的是,有物质基础作支撑是养情妇的要件,不管是先有钱后有情妇,还是先有情妇而后需要钱,情妇与贪腐结缘几乎是必然要。杨枫也好,章宏斌也罢,抑或是其他什么高人,既然是以戏弄生活的本意出发,也自然收获被生活戏弄的结局,吞下自酿的苦洒。这个道理很简单,可偏偏被认为是社会精英的官员们,总是参不透其中的道理,不断地制造出害人害己的丑剧。


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这样的至理名言当然有着真理的光辉,但也有例外。贪官与情妇制造的家庭不幸,就不能说各有各的不幸,而是有着惊人的相似。这其中既有贪官自己贪婪放纵的因素,也有组织放任自流的原因,是两个原因综合作用的必然结果。杨枫养了那么多情妇,杭州市原副市长许永迈也养了情妇,难道作为身边的领导和同事,真的就浑然不知?江苏徐州原区委书记董锋,还有浙江温州瓯海区原区委书记谢再兴,则简直是毫无顾忌地公开养情妇,组织上也能说不知道?当然不是,只是所有表面上天衣无缝的制度和监督,面对这样公开的贪腐都发生故障和失灵,直到酿成无可挽回的悲剧,才被动地查处贪官,并归咎于贪官不自律。这样的制度和监督何尝不值得深思。


谢再兴为情妇陪葬了,章宏斌怕也难逃这样的厄运。这样的贪官固然是咎由自取,但这样的悲剧终究还是悲剧,而且并不是不可以避免的。那么当贪官自律的闸门被冲垮后,组织上的监督该如何履行呢?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