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如皋一校长因猥琐学生被拘留(图)

fengyimin 收藏 0 107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报讯 一名从事教育工作几十年的高级教师竟然是一个衣冠禽兽的变态狂,6月2日,江苏如皋市某小学校长袁某因涉嫌多次猥亵多名儿童被当地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等待他的将是道德和法律的双重严厉审判。



据扬子晚报报道,5月28日上午9时许,如皋市邓元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称,邓元阚庄小学校长袁若春多次猥亵小学生,强迫学生舔含其生殖器。袁若春的老伴健在,子女已经成家立业,在当地也算是个知名人士,怎么可能做出如此令人发指的无耻之事?



为了慎重起见,警方派出两名便衣侦查员前往举报人反映的受害人家中调查。经过耐心细致的启发教育,受害小学生李某(化名)泪流满面地控诉了袁若春先后数次对其猥亵的情况,同时还提供了数位其他受害人的姓名。警方对袁依法进行传讯。经过数个回合的较量,袁若春交待,去年11月至今年5月,他先后以给学生补课、检查作业为借口,将10余名12岁左右的小学生骗至办公室,利用小学生对其畏惧的心理,威胁、诱骗孩子们舔含其生殖器,先后作案50余起



学院书记下任务 大学女生停课给领导陪舞(组图)



2004年10月27日09:59 重庆商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些来访干部大都是四、五十岁的男人。女生们一去,就被叫过去陪着跳舞。那些女孩子虽然是舞蹈专业的,但她们大都不会跳交谊舞。但是那些男的还是半搂半抱地要教她们跳,一边跳舞一边还和她们闲聊,讲着一些什么身材好、皮肤好之类的话。有些人还追问她们的手机号码,有的还故意透露自己的身份……女生年纪大多都才十七八岁,这样一群女孩子居然被和她们父亲差不多年纪的人抱在怀里跳舞,就因为那些男人都是什么干部吗?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地点就在大学校园内。”10月26日,《新周报》披露了南京师大音乐学院强迫女生停课陪到校视察的领导跳舞一事



学院书记下任务 舞蹈女生难违命



10月8日中午,南京师大先林校区东四栋学生公寓楼门口,身材高挑的舒丽笑盈盈地站在秋日的阳光里,一脸纯真。但这位音乐学院2003级舞蹈编导专业班的班长与记者约见的另外3名女生一样,开始谁都不愿重提发生在9月27日那个“不愉快”的接待任务。



相对于班上其他女生来说,这件事更令舒丽感到沮丧——身为班长的她正是这次接待任务最直接的执行者和组织者。一切,都从接到那个“紧急通知”开始……



9月27日中午,正在午休的舒丽突然接到班主任刘理老师的电话:“学院楮书记要你下午到她办公室去一趟,有重要任务布置到你们班。”



舒丽告诉记者,她当时感到有点奇怪:班主任为何不像以往直接通知我们呢?是什么重大任务需要学院领导耳提面命?



带着疑问,下午3点刚过,舒丽如约来到学院二楼书记办公室。学院党委副书记楮慧平向她分派了任务:“你下午带全班女生陪上面来的领导唱唱歌、跳跳舞。”舒丽的第一感觉是这个任务很荒诞,当时她表示了异议:“我不敢肯定大家能接受这样的接待任务!”



“你们一定要服从学院安排,这是校长办公室分派下来的,也可以说是校长布置的,你向全班女生讲明这一点,必须要去!他们现在正在参观学校,马上要去。”



舒丽别无选择,身为班干部的她应该尽力为学院领导分忧。



权威途径下通知 相关领导诉委屈



10月8日上午,记者在音乐学院书记办公室见到了楮慧平副书记。楮慧平说,其实,当时她的心情是最紧张的:“我在中午之前才接到学院王书记的电话通知,要我安排好后直接告知校长办公室。”她感到心里没底的是,整个音乐学院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学校中秋、国庆的双节演出。“已经有150个学生被抽出去排节目去了,突然说要找舞蹈系的女生陪陪这三四十个领导,我一下子到哪里去找这么多人啊?”



楮慧平向记者道出了当时指派舒丽这个班女生的真实心迹:“学院舞蹈专业总共就这4个年级4个班,思来想去,还是03级的女生最合适,刚大二,专业水准不错,又不太世故,能听学院安排。”



楮的说法得到了音乐学院党委书记王常恩的印证,也正是他在那天向楮慧平副书记转达了这个特殊任务,而给他分派任务的是校长办公室负责人朱毅。



10月9日,音乐学院党委书记王常恩显得十分无奈:“音乐学院是奉命行事,充其量只算这项任务的执行者。”



与王常恩一样,最先向音乐学院下达这项紧急“陪侍任务”的南师大校长办公室主任朱毅,面对记者采访时也是“一脸无辜”。



“不错,这个任务通知确实是我亲手布置下去的,但我也只是奉命行事。”朱毅向记者强调。



女生被派去陪舞 联欢惹来不愉快



班长舒丽从学院领导那里领命之后,即刻赶往正在上课的教室,几经犹豫,她向正在讲台上聚精会神地授课的老师转达了陪舞任务,希望老师能配合提前下课。



记者调查得知,9月27日下午,为2003级舞蹈专业全班学生授课者为陈新坤教授,这个突如其来打断正常教学秩序的“紧急任务”,让这位素来一丝不苟的教授感到惊讶,学生更是一片哗然。



“特别是当听到班长宣布‘全体女生留下,男生可以自行安排时’,教室里顿时发出一片嘘声!”03级女生王仪娜对当时的情景印象深刻,她告诉记者:“我们班共有18名学生,女生10人。”



陈教授无奈地宣布提前下课。而“领导们已等候多时”的催请,使得女生们甚至来不及回宿舍放下书本,就紧随舒丽按通知地点向校内宾馆“教师之家”奔去。



此刻,南师大校方有关负责人正陪这些领导等候这群女大学生。



“这个场所的气氛让人很不自在,我们傻愣愣地站在大门口。”一名当事女生这样向记者描述当时的情形,她还听见有人说:“怎么只来了这么几个人呢?”有人解释:“音乐学院现在节日表演任务很重!”



稍后,终于有校办一名中年女士过来向她们简短招呼:“这些都是来学校检查工作的领导,你们陪他们跳跳舞轻松一下,别拘束,放开点!”



于是,10名女生开始找一块地方坐下来。之后,音乐和歌声响起时,她们就开始被邀请陪这些领导唱歌、跳舞。



有女生直截了当地抱怨:“突然间如此近距离地和领导接触让人感到很不自在,但是没办法,他们兴致很高,我们是奉命而来,又看到学校领导陪他们都是毕恭毕敬的样子。”



在记者已惊动学院高层的情形之下,接受记者采访的数名女生顾忌于“谁乱说谁负责”的警告,都不愿过多描述当时的诸多细节。



陪舞之后要陪吃 舞蹈女生多逃离



与女生们一样,原本对此事反感的家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都变得敛息屏气。南京当地一位当事学生的家长通过相关渠道转告记者:“孩子们才读大二,要为她们着想,希望以后学校再不要这样做。”而来自甘肃、沈阳等外地省份的女生根本就不敢向家长提及:“怕父母不放心!他们不会相信学校会安排学生做这种接待!”



那天的陪舞活动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究竟有没有出现有悖于或者说超出道德范畴的事情呢?



即便迫于校方压力,也仍有知情者愿意向外界描述当时那些让她们感到“不愉快”的情景。



对出现在校园网BBS上学校要女生陪舞的说法,记者在采访中接触到的所有女生都没有直接否认,只有一名当事者对“陪饭”这个情节做了一个她认为“非常客观”的澄清说明:“整个活动中,的确有要求我们继续陪他们吃饭的内容,但我们中的很多同学都坚持说有事,最后都‘逃离’了。”



记者到“教师之家”宾馆实地探访获知的事实,也佐证了这位女生的说法。



所有参加陪侍任务的女生,都不知与她们跳舞联欢的领导身份,在场的校办负责人也没作介绍。记者在采访校长办公室负责人朱毅时屡次问及,朱含糊其词地说:“是参加党校学习的一些领导,其间也有以前的校友。”而音乐学院党委副书记楮女士提供给记者的说法同样也声称是来自于朱毅:“朱主任要求音乐学院一定完成任务,他强调说其中有高层的领导干部。”



追踪 师大论坛被屏蔽 负面影响难消弭



当这次“陪舞活动”被公布在南师大BBS“师大天空”论坛之后,顿时引起全校师生的普遍关注,校方对此采取了最简单有效的措施——技术屏蔽。



在师生们看来,校方的做法是对学生明显不尊重,学生对此表达意见的最极端言辞是:“学校这种拿漂亮女大学生当工具媚上的做法让人感到愤怒和恶心!”显然,这次活动的具体执行者音乐学院及相关负责人,首当其冲地成为了学生“问责风暴”的中心。



10月8日上午,在南师大先林校区行政二楼,校长办公室主任朱毅向记者解释:“学生反映占用了一点教学时间来陪上面来的领导唱歌、跳舞,这都是事实,学校也不否认。”但他不同意外界对安排女大学生接待领导的指责之辞,他认为这次活动的准确定性应该是“一次完全正常、文明的与领导联欢活动”。



但有学生指出说,既然是联欢活动,为什么只要求舞蹈系的10个女生参加而不要另外8个男生也参加呢?



朱毅主任向记者承认,要办好一所大学必须要与社会各界建立广泛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也需要社会各个层面给予支持帮助。因此,在一些交往过程中,出于礼节的需要,“类似这种接待活动也不是第一次。”他坚持认为:“即便是从爱校的角度出发,学生为学校的发展尽点义务也在情理之中。”



10月10日,就在记者结束采访时,音乐学院王书记已向学生传达了一条内部规定:日后凡是学校安排的类似接待作陪任务,学生有权拒绝,学院一律不再作强制要求。



说法 强迫学生去陪舞 学校涉嫌性贿赂



无论在南师大还是其他高校,几乎所有接受记者调查的大学生都明确表示,“在大学校园里不该发生这种事情”,“学校应该尊重学生”,“学生太弱势,肯定是迫于校方压力”等。



“问题产生的关键背景在于,很多高等教育资源是由各行政部门直接掌控,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学校会把这种社会上的陪舞活动也安排进了大学校园。”10月13日上午,社会问题分析专家、华中师大教授江利华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一针见血地指出:“接待好了这些掌握实权的领导,也许就能为学校获得更多发展机会。”他进一步将这种现象简单概括为——社会和官场中庸俗社交活动方式在高校的蔓延!他认为:一般来说高校的各级管理者还是非常传统的,不论是学校还是学院,对这种社交娱乐方式并不适合指派学生去做都心知肚明。其实管理层的目的只有一个,取悦与学校发展关系密切的上级部门官员。



武汉大学法学院博导、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周叶中先生认为:如将这种“取悦”放到法律面前仔细考量,实质是侵犯了女大学生的合法权益。



“这种取悦上级领导的活动是非常庸俗和低级趣味的,虽无具体的伤害行为发生,但它所反映的实质已涉嫌色性贿赂。”武汉大学另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学院教授指出,即便这是一次真正的学生领导联欢活动,学校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来要求学生必须参加也是违法的,尽管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名学生将学校推上被告席。(注:文中所涉学生均为化名)(《新周报》供文稿)




本文内容于 2011/6/4 9:11:58 被蓝色调之梦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