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土抗战,军人之责(一)

剑舞凌云 收藏 3 113
导读:在那个清晨,一个普通国军军官违抗命令,只是为了保护他拿心底热爱着的百姓。几百将士浴血奋战,将生的希望留给了身后匆匆南撤的百姓。 他们当中有人怯懦吗?我们今天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很清楚。血就是血,百姓的血是血,将士们的血也是血。他们不惜自己流血而不愿看到百姓的血,甚至流干了最后一滴血。 陈锋咬牙看着桥面上中弹的兄弟,奄奄一息中,端着枪射击,日军喊叫着冲上了桥面,那些禽兽甚至以为他们已经征服了这座桥,征服了这个民族。 小鬼子,你他妈的想错了。只要爷们有口气在,就会跟你们这一帮禽兽血战到底!

在那个清晨,一个普通国军军官违抗命令,只是为了保护他拿心底热爱着的百姓。几百将士浴血奋战,将生的希望留给了身后匆匆南撤的百姓。


他们当中有人怯懦吗?我们今天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很清楚。血就是血,百姓的血是血,将士们的血也是血。他们不惜自己流血而不愿看到百姓的血,甚至流干了最后一滴血。


陈锋咬牙看着桥面上中弹的兄弟,奄奄一息中,端着枪射击,日军喊叫着冲上了桥面,那些禽兽甚至以为他们已经征服了这座桥,征服了这个民族。


小鬼子,你他妈的想错了。只要爷们有口气在,就会跟你们这一帮禽兽血战到底!


送你一个词,这个中国几千年被敬仰的词:玉碎!


挥手间,陈锋眼中有泪。一声震天的巨响,这座桥连同桥上十几个重伤的国军兄弟,和冲上桥面得意的小鬼子,玉碎了。


几十年后,陈锋总会作一个相同的梦。在梦里一群稚气的年轻人穿着制服,喊着操,从他身边列队走过去,军容严整,军刀雪亮,唱着大刀进行曲,嘹亮着往前走。陈锋叫住他们,问道,这是去哪啊。


“陈团长,是你啊,走!咱们大小日本去!”


每次梦到这个地方,陈锋就醒了,坐起来,看着身边的妻子,听着那温柔的鼾声,心底有一滴泪。


来吧,看看那天清晨的厮杀,日军两个队压到了河边,双方都依托着堤坝压制射击,成群成群的日军着了魔一样趟水过河向陈锋阵地上冲击。炮声连着炮声,枪声连着枪声,空气中是刺鼻的硝烟和弹壳迸出弹仓的声音


两个本应该和睦相处的民族在一片承载了太多血泪的土地上厮杀,这泪还不够多吗?这血厚厚的堵塞了汗牛之书,这片土地注定了浸透着血泪。几年后,两支不同信仰的中国军队在继续扑腾着,继续泼着血泪。


那个清晨,那个崇尚樱花的民族,把他的子孙训练成了禽兽,而禽兽在那条河里一个一个倒在猎枪的下面


当天上午,日军的坦克跟上来了,全团阵地一片火海,即使这样,团里的兄弟们仍然在殊死的抵抗。日军组织了两次大队规模的涉渡,冒着河水的寒冷,朝对面冲。这边三个营基本打残了,炮连的炮弹打光了,炮兵变步兵,拾起阵亡兄弟的枪,继续血战在那条河边。


这山市咱们的,这水是咱们的,咱爷们的好山好水的好地方,绝不能让这禽兽污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